当前位置: 首页 » 八字算命 » 梦见自已女儿病危(梦见女儿病危快要去世)

梦见自已女儿病危(梦见女儿病危快要去世)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2 阅读数:29人阅读

23岁时,我1岁1个月的儿子因病去世梦见自已女儿病危;40岁时,我12岁的女儿和10岁的儿子又因磷化铝中毒双双离世梦见自已女儿病危;42岁时,我生下了第4个孩子,我发誓我一定要照顾好这个孩子。可是命运之神不但没有眷顾我,却再一次扼住我的咽喉。

43岁时,还不满1岁的小儿子被确诊为“慢性肉芽肿”,整个家庭再次坠入深渊。就在孩子确诊后不久,他的爷爷和外公在短短的半个月之内先后离世。

我叫李淑英,来自河南省禹州市董村。今年48岁的我,先后失去了3个孩子和2位至亲。如今,我拼尽全力只为让6岁儿子能活下去。否则,家就散了。

回首我走过的路,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可能电视剧本都不敢这么写,但是这些事情都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的人生如此凄苦,也曾多次有过想要放弃自己生命的念头,但是我一想到小儿子那无辜的眼神和他身上曾经受过的苦,我就继续有了活下去的动力。只要孩子没有咽下最后一口气,我一定会为儿子争取一个活下去的希望,因为他不在了,这个家就彻底散了。

我和丈夫都是普通的农民,就在结婚后的第2年,大儿子来到了我们身边。没想到,被全家人视为“掌中宝”的大儿子,却在1岁零1个月时突然发起了高烧,由于当地医院条件有限,又紧急转到郑州某医院。在重症监护室抢救1周后,这个孩子还是离开了我们。突然失去孩子的痛苦,一度让全家人伤心不已。

大儿子去世后,我又陆续的生下一对儿女。两个孩子懂事又可爱,学习成绩也十分优异,他们带给我的快乐,让我逐渐从失去大儿子的痛苦中走了出来。2013年夏季,由于家中存放的粮食生了虫子,我就用“磷化铝”来熏粮食,达到杀虫的目的。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举动,让已经上了初中的一双儿女,因磷化铝中毒双双离世。我亲手埋葬两个孩子后,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言不语,任眼泪肆意流淌。年近8旬的公婆和老公日夜轮流照看着我,请朋友来开导我,怕我想不开寻了短见。如今回想,哪一个母亲能承受这种剜心之痛。

“妈妈,妈妈,你看爸爸头上长了很多白发。”一天夜里我从梦中惊醒,梦见离世的女儿在喊我,我幡然醒悟。孩子们不在了,伤心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而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老公和我的头上都长了很多白发,公公和婆婆的背也更弯了,我必须振作起来,把这个家带向正轨。

2015年2月,已经42岁的我意外怀孕,经过十月怀胎,迎来了我的第四个孩子。转身看到儿子的小脸,我忍不住热泪盈眶,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梦见自已女儿病危:不念过往,珍惜当下,拼尽全力,护他周全。我们为孩子取名下“张家诚”,我们祝福他长大后能够诚信为本、以诚待人。

接下来的日子,全家人都细心呵护着他,用“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来形容对他的爱护也不为过。但我们万万没有想到,一出悲剧又上演了。儿子带给我们的喜悦,仅仅维持了8个月。

2015年10月,孩子突然高烧不退,肺部出现严重感染,治疗不见效后直接转往郑州市治疗,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后,仍不见好转。2016年1月,我们带着孩子到了北京某医院进行治疗,经过一系列检查后,不满1岁的家诚,最终诊断为免疫缺陷病:慢性肉芽肿。

“慢性肉芽肿”是什么病?严重吗?带着疑惑,我向医生咨询着。医生说:“这是一种遗传性白细胞功能缺陷病,可致命。”听到医生的话,我瞬间懵了,蹲在地上好久都缓不过气来,心口疼得就像被刀剜了一样。这个结果,对我来说太残酷了,我无法承受。

我哭着跟医生说:“求求你想办法救救孩子,哪怕用我的命换都可以,如果这孩子不在了,我也一定不会苟活。”医生告诉我:“孩子的这个病唯一的根治方法只有做骨髓移植,但费用较高,后期的抗排异费用也无法预估,你们做好准备。”

医生的话,仿佛在黑暗中给我们投来了一束光明,但想到治疗费,瞬间被用乌云遮住了那道希望之光。这些年以来,家庭经历了各种磨难,一度是债台高筑,自从小儿子生病住院到确诊,早已经花光了亲戚朋友凑来的钱,接下来该怎么办?一家人陷入恐惧之中。

走一步算一步吧,继续借钱给儿子治疗。孩子病情稍微稳定之后,我们无奈选择了出院回家,边努力挣钱边给孩子做保守治疗。这期间,孩子年近8旬的爷爷奶奶靠种地维持着家里的日常生计;丈夫不分昼夜地外出拉货、扛包挣点散钱,只要能挣到钱,不管什么脏活、累活他都干;我一边照顾小家诚,一边做手工,哪怕一天只能换来二、三十块钱,我也不敢停歇。我们非常清楚,我们是在和死神抢时间,要准备足够的治疗费,钱不仅可以决定小家诚的生活质量,更能决定他的生命长度。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按照我们的计划来。2016年9月,小家诚突然发病,直接送进了ICU。医生送来病危通知书让签字,一向坚强的丈夫因为害怕,手颤抖到写不出字来。几年前医院抢救一双儿女的画面,再次浮现在我们面前,病危通知书,给我们带来的心理阴影仍然没有散去。“签吧,我们要相信医生!”在我的鼓励下,丈夫签完了字。经过一番紧急抢救,小家诚成功脱险。

家诚的CT报告显示肺部大面积感染,并出现脓包。医生说:“如果不及时进行骨髓移植,孩子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医生剩下的话,我已经听不清了。我泪流满面地瘫倒在地,嘴里哭喊着:“求求老天,给我留一个孩子吧!”

就在孩子治疗期间,公公积劳成疾住进了医院,不久就在医院带着遗憾去世。给公公办完葬礼半个月后,我的父亲也因病在医院离世。两位老人离开时都留下了同一句话:“一定要治好家诚的病!”

小家诚不知道“死”到底是什么概念,只知道爷爷和外公去了天堂,去给他找药去了。“妈妈,我想爷爷了,我想外公了。”孩子充满童真的话语,再次击垮了我心底的防线。我抱着孩子痛哭道:“儿子,爷爷和外公很快就能回来陪你,你要勇敢地配合医生吃药打针,病好了就可以出院找小朋友玩了!”

虽然安慰着儿子,但我心里却清楚,孩子时刻游走在生死边缘。如果跑不赢死神,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我不能辜负两位老人的遗愿。2020年8月,我们带着亲友凑的钱,再次赶到北京,开始给儿子做骨髓移植前的评估。在经过了化疗、清髓后,2020年11月10日,孩子终于进入了骨髓移植仓。

小家诚进仓后,化疗药的副作用导致他整天呕吐、头痛、厌食,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着基本的生理需求。医生说,没想到家诚的反应这么大,只能用价格昂贵的进口药来减轻症状,否则孩子挺不到移植就没了。

看着自己银行账户上的钱一天天减少,我和丈夫心急如焚,每天都被即将停药的恐惧笼罩着。经过各方努力,2020年12月14日,家诚终于顺利出仓,出仓后病情也一天天在好转,我始终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病友之间传着这么句话:“移植有价,排异无价”,家诚移植出仓后,我真实地体验到了这句话的来由。移植后,孩子就一直住在医院里,他和各种身体排异做着斗争。医生担心他以前肺部感染严重,害怕肺部排异就直接要了他的命,所以全部使用了进口药,高额费用可想而知。如今孩子又查出了巨细胞病毒, 医生说,后续的治疗费可能还需要好几十万,而我们早已家徒四壁、债台高筑,如何拿得出来呀?

家诚今年才6岁,他还没进过学校的大门,也没有能好好看看这个世界,美好的人生尚未开启,难道就这样等待凋零?我不甘心!家诚是我的唯一希望,把他平安带回家也是两位老人临终前的托付,尽管小家诚的求医之路荆棘丛生、阴云密布,但是我不会放弃。

如您愿意帮助这个家庭,可长按识别二维码查看项目详情,进行捐助。如不能识别,可将二维码保存到手机相册,打开扫一扫,从相册中选取二维码进行识别。该项目由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919大病救助工程发起,在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公益”发起募捐,并负责项目的审核、执行及信息反馈。该项目最终解释权归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所有。详情请关注“水滴公益”平台动态。监督电话:4009-010-919。

“感光计划”为公益摄影师、慈善组织、募捐平台搭桥,发布困境家庭的图片故事,助力募集善款。该计划是由今日头条携手中国摄影家协会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等具有公募资格的慈善组织联合发起的图片公益项目。如有困难,可私信“感光计划”官方头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