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动物 » 梦见给自已买裤子(梦见自己裤子穿反了)

梦见给自已买裤子(梦见自己裤子穿反了)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7 阅读数:26人阅读

58年梦见给自已买裤子,近一个甲子的时间。

“当时他还不到两岁啊梦见给自已买裤子!”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梦见给自已买裤子,找到丢失的二儿子罗亚军,一直是罗凤坤最大的心愿。但这一找,罗凤坤就从正值壮年,找到了耄耋之年。

“爸爸!”2021年6月8日,已经60岁的付贵林,跪在90岁高龄的罗凤坤身前,紧紧抱住了他。付贵林,就是罗凤坤找了58年的儿子罗亚军。这一声“爸爸”,这一个拥抱,他已经足足等了58年。

两岁儿子火车站丢失,九旬父亲寻子58年

6月16日早晨,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在枣庄市峄城区阴平镇见到罗凤坤时,他刚刚骑着电动车从集市上吃完早饭回来。这是罗凤坤保持了多年的习惯,自从十年前老伴去世后,因为不想麻烦孩子们,罗凤坤就一直一个人居住。记者注意到,穿着一身红色大褂的罗凤坤,红光满面,心情很是不错。

罗凤坤

罗凤坤的四儿子罗恒胜告诉记者,除了眼睛和耳朵有些小毛病之外,罗凤坤的身体一直很不错。“自从找到我二哥之后,我父亲精神状态就更好了,每天都会点上几支烟抽抽,有时还会喝点小酒。”

推开门进到罗凤坤一人居住的小院里,满眼都是罗凤坤种植的花草,足有百十来盆。罗凤坤说,此前他帮别人看过几年的花圃,从那以后就对种花产生了兴趣。他说他喜欢照顾花,或许照顾花,能够倾注他对失散多年儿子的全部感情。

除此之外,罗凤坤还养了两条狗和一只猫。如果不是因为一周前,找到了自己被拐58年的儿子,罗凤坤的老年生活,似乎和其他老人没有什么不同,也不会引来这么多人的关注。

罗凤坤显然知道记者的来意,一落座就打开了话匣子。虽然已经90岁高龄,但罗凤坤对58年前发生的事仍然记忆犹新。

那是在1963年1月的一天,时年32岁的罗凤坤和妻子、妻妹,还有不到两岁的儿子罗亚军,在枣庄市薛城火车站候车。凌晨2点左右,妻妹的尖叫声惊醒了罗凤坤——罗亚军不见了。

“我一听,这还得了吗!马上在候车厅、火车站附近到处去找孩子,我一直喊‘亚军’的名字,找了一夜也没找到。”罗凤坤说,在找孩子的同时,他还到车站派出所报了警。“我在薛城一个战友家住了三天,但是找了三天一直没有找到。”没办法,罗凤坤只好回了老家。

回老家之后,因为要维持家庭的生计,罗凤坤根本没有什么空余时间去专门寻找失散的罗亚军。但是,每次外出期间,他都会想尽办法去打听罗亚军的下落,不论是到济南,还是到徐州。然而50多年过去了,却一直杳无音信。

罗凤坤所在村庄

儿女接力替父寻亲,哪有风声就去哪问

“想,能不想吗梦见给自已买裤子?一天到晚搁心里想,我一想就喝酒,一喝酒就越想,越想越苦恼,越想越哭。俺邻居一看到我哭,就知道我又想儿子了。没办法谁让咱没本事,找不到。”罗凤坤说,虽然家里一直都有罗亚军的照片,但他想儿子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拿着儿子的照片看。“都在我心里,不需要。”罗凤坤说,罗亚军丢失的时候还不会喊他爸爸,他就盼着罗亚军能叫他一声爸爸。

这期间,罗凤坤的其他几个孩子陆续出生,并长大成人,找罗亚军的重任落在了罗凤坤的孩子们身上。

“我家的仨儿子都长大了,有的去打工了,有的去做买卖了。他们在外面只要碰到有长得像的,就会去看看,打听打听。俺小儿子在外面做买卖到处跑,带着他哥的照片一直带了十几年,哪有风声就去哪问。”

今年53岁的罗恒胜,虽然从出生就没见过二哥罗亚军。但是从七八岁的时候,他就知道家里有一个丢失的哥哥。“我们几个兄弟只要出去有机会,就开始找。看到有类似的情况,都会去询问去走访。每次去都是抱着很大的希望去,又很失望的回来。”

几十年里,罗恒胜和兄弟姐妹几乎走遍了全国,但是一直没能如愿。

不过,兄弟几人这些年却一直都没有放弃过。“这些年来一直都抱着希望,年年抱着希望。我母亲在去世的前夕还提到这个事情,最遗憾的就是在有生之年没有见到我这个二哥,这是她最大的遗憾。”

2015年,罗凤坤一家人到当地公安机关寻求帮助,并采集了血样,但是找到罗亚军的难度还是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2015年,罗凤坤老人到公安局报案时,他老伴已经去世,我们无法获取罗凤坤老伴的DNA数据,只能进行单亲比对。同时,罗亚军当时是在薛城火车站丢失的,那地方交通便利,情况复杂,丢失的方向无法划定。他丢失的时间也非常久远,无法再去走访当时的一些人,很多情况已经无法查证。”枣庄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丛四新告诉记者,虽然公安机关运用了各种方式进行查找,但迟迟未能获得有价值的线索,不过他们始终没有放弃查找,曾先后到河南、甘肃、上海、四川等地进行排查比对。

“就是到80岁、90岁,我也要找到亲爹亲娘”

在距离阴平镇不到50公里的济宁市微山县,今年60岁的付贵林,也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然而,不同的是,他是近些年才付诸的行动。

6月16日下午,在微山县城,记者见到了刚刚退休的付贵林。

在付贵林的印象中,从记事起,他就一直生活在济宁市微山县。平日里,父母对他也是关爱有加。“我这边的父母对我那是太好了,比对我的两个姐姐都要好。”

但是,在付贵林17岁的时候,他偶然间知道了自己不是亲生的事实。“无意间听到了父母的悄悄话,再加上外面人的指指点点,才知道我不是亲生的。”付贵林说,他的养父母一直没有把这件事的真相告诉他。

付贵林也因为顾及到父母的感受,不想让父母伤心,一直没有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当年生活最困难的时候,就会想要找到父母,但是没有表露出来。”

20世纪90年代,付贵林的养父母相继去世,付贵林又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养家糊口的重担,又让他迟迟没有付诸行动。2017年,两个孩子相继成家,付贵林也逐渐到了要退休的年纪,付贵林想要找到亲生父母的想法再也抑制不住了。

付贵林

2017年,付贵林第一次走进当地派出所,寻求警方帮助寻找亲生父母。

“别说60岁,就是到80岁、90岁,我也要找到亲爹亲娘。”虽然如此,付贵林仍然觉得希望非常渺茫。“毕竟这么多年了,想找到是很难的,就像大海里捞金,非常渺茫。”

今年6月,警方经过排查、采集血样、DNA鉴定,最终确认了付贵林就是罗凤坤的丢失的儿子罗亚军。

其实,刚开始,付贵林也有顾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拐走的,还是被送走的。要是被送走的,我肯定不认,要是被拐走的,我必须得认。”付贵林说,今年6月份,当地派出所的民警找到他,说他的父母找到了,并告诉他亲生父母和家人这些年一直在苦苦寻找他的情况。

“当时心情非常激动,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能找到家。听说那边还有一个老父亲,我更想满足他的心愿,也满足我的心愿。”付贵林说,一直到和父亲见面前,他的心情都非常的激动,甚至连吃饭和休息都不正常了。

这一声“爸爸”,他等了58年

和付贵林有同样心情的,还有罗凤坤。

“我非常高兴,光想哭,就想着赶紧给我找到领来才好呢,谁不想见亲人呀。”罗凤坤说,知道找到二儿子的那天,他就迫不及待地要和二儿子见面。

“6月1日那天,(枣庄)市公安局给了消息以后,全家人都沸腾了。58年了,整天在梦里头想这个事。现在找到了,那真是不敢想象,真是天大的喜事,一家人都感觉能找到真是太幸运了,咱是幸运中的幸运。丢了58年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结果就可能了。”罗恒胜至今仍然觉得像做梦一样。

2021年6月8日下午,罗凤坤和付贵林在济南相认。为了这次见面,罗凤坤专门给每个儿子买了新衣服和新鞋。“老父亲专门给我买的T恤衫、裤子和鞋子,当时我就觉得,虽然我们兄妹这么多,但是老父亲还是没有忘记我这个儿子,到现在还在想着我。”这也让付贵林感动至今。

“当时我们都非常激动,马上要见到失散58年的二哥,那心情是无法形容的。我父亲他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的,恨不得一下子见到我二哥。”罗恒胜还记得当天在枣庄去往济南的高铁上,一家人激动的心情。

罗凤坤和付贵林父子相认

“爸爸!”6月8日下午,付贵林快步跑到罗凤坤身边,跪着拥抱了90岁的老父亲。这一声“爸爸”,罗凤坤已经等了足足58年。

“我抱着他15分钟都没放手,越抱越紧,我抱着他一直哭。”罗凤坤说,见面那天,他和二儿子一直聊到了晚上12点多。“就聊他是怎么被人抱走的,我是怎么找的,他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付贵林说,和亲生父亲相见的那一刻,他就觉得罗凤坤和自己脑海中父亲的样子差不多,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付贵林认为,也许,他们此前曾经不止一次地擦肩而过。“当时我就说,可能我们的缘分没到,就这么近,五六十公里,以前我觉得可能会很远,在南方什么的,没想到就相差几十公里。”两家仅仅相距不足50公里,却足足走了58年。对此,罗凤坤和付贵林都觉得非常遗憾。

相认时,付贵林说,最大的心愿就是回老房子看看自己出生的地方。相认之后没几天,付贵林就专门带着一家人全部回了老家,去看望父亲和兄弟姐妹,还去祭奠了去世的母亲。“到了那边,好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脑海中好像很熟悉这个地方,又好像很模糊,就是这种感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付贵林说,虽然不能到父亲身边尽孝,但是只要有空闲时间,他都会去看望老父亲和那边的兄弟姐妹。“我就是出嫁的闺女,会经常回娘家看看的。”同时,付贵林还希望能征求老父亲的意见,尽快让老父亲到他家过上几天。“他想过多长时间就过多长时间。”

罗凤坤也想着,能和儿子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但是具体什么时候过去,罗凤坤说,他还要好好想想。

“从‘团圆’行动开展以来,枣庄市公安局共找到丢失50年以上的被拐儿童3人,罗凤坤老人找到丢失58年的儿子,是枣庄时间最长,也是山东省最长的。”丛四新说。据了解,自公安部2021年初开展“团圆”专项行动,截至6月初,已找回失踪被拐儿童1737名,侦破拐卖儿童积案9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36名。

来源: 山东省委政法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