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动物 » 梦见自已买丝袜(梦见自已身上有火)

梦见自已买丝袜(梦见自已身上有火)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3 阅读数:60人阅读

鹅黄梦见自已买丝袜,黛绿梦见自已买丝袜,粉白梦见自已买丝袜,桃红。

春天无限量供应你所渴望的虚空。

春阳下微微的薄汗,比汗更薄的

玻璃丝袜。明媚足以御寒的裙

春分的意思是,这一天之后

每个白天都比黑夜更长

也就是说合法做梦的黑夜变短

梦见你的白昼增加。计算春天的尺

是深夜的心脏律动。是睡不着也

醒不来。是想起你就觉得世界是新的

文珍 《春分之后》

和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一样,文珍既是一名小说家,也是一名诗人。

除了年龄差异,她俩还真有些相似之处梦见自已买丝袜:两人都致力于短篇小说的写作梦见自已买丝袜;两人都勇于书写细腻而奇异的女性生命经验;都具有学院背景;都是从创作之初就开始写诗;都热爱自然——阿特伍德的父亲是一名昆虫学家,她幼年跟随父亲在辗转在荒野里生活,后来专门出有一本短篇小说集《荒野指南》,文珍则在生活中“广识草木鸟兽之名”,并乐于将跋山涉水的旅行经验不无华彩地编织进小说文本当中。

如果你将阿特伍德的诗集《吃火》和文珍的诗集《鲸鱼破冰》相对照,也会看到一个十分清晰的共同点:你能从这些诗句的背后,毫不费力地读出一个个涂抹着人间的聚散欢愁的故事。

以抒情为当行本色的诗歌,一度想将叙事引入到自身文体当中。但诗人们讲起“故事”来,却总有些蹩脚。文珍的诗歌不是叙事之诗,却有叙事之效,同时文字凝练,譬喻精妙,构思新巧,是小说家的厉害。归根结底,小说家和诗人,大约具有两种迥然不同的大脑结构。一个具体务实,一个抽象浪漫,一个泼辣而复杂,一个天真而纯粹。而能同时驾驭两种体裁者,可算是写作者中的幸运儿。

文珍曾经斩获第十三届由南方都市报主办的华语文学传媒大奖 · 最具潜力新人奖。授奖词说:“文珍的小说有一种年轻的沧桑,里面藏着细腻的青春,也有青春破败之后的忧伤。那些迷茫的经验,文雅、深情,所敞亮的人性,却既狠绝又意志坚定。她近几年的写作,不断与时代较真,柔情而不虚美,直白但存着善意,均衡,有力,庄重,因独异于他人而前景广阔。”

文雅、深情,狠绝和意志坚定,这些特质,同样可以在文珍的诗歌中读到。除此而外,还有一种只有诗歌才能袒露的勇敢和真诚。

1月15日晚8:00-9:00,青年作家文珍将携她的首部诗集《鲸鱼破冰》和最新小说集《夜的女采摘员》做客南都读者俱乐部,为我们讲述诗歌和小说的秘密。

文珍,青年作家。曾出版小说集《柒》《我们夜里在美术馆谈恋爱》《十一味爱》,台版自选集《气味之城》,散文集《三四越界》。文珍自1997年开始创作诗歌,但极少在公开刊物上发表。此处按创作年份选入其2003年至2019年间创作的七十三首诗歌。

文珍说:“我写诗其实早于写小说许多年;只是一直不确定自己这些分行的句子,到底够不够格称之为“诗”。两种看似不可调和的文体,时常如雨雪冰雹交汇于心底,构成我生命不可或缺的两面,共同安放许多有幸的光阴;甚至诗歌比小说所能容纳的,还要更多一些。”

“三和大神”、“蚁族”青年、被遗忘的小孩、失了魂的女子……在这本全新的小说集中,文珍写尽了那些时代的断裂过程中掉进了缝隙里的人,他们是被生活之手高高扬起又轻轻落地的尘埃,也是黑暗水面之下拼力凫游的无名者。跟白日里明亮的一切比起来,发生在暗处的弱者之爱更让人动容,这爱里既有温柔又有污秽凄苦,有寄居蟹般贪婪又无望的情和欲,也有注定消逝的事物与当下生活状况发生冲撞后的无尽失落……所谓“夜的女采摘员”,就是以理解之眼,共振之手,去采撷那部分更黑暗,更微不可见的,更转瞬即逝的情感与内心真实,在日常的风暴中写下温柔颂歌,在失序的世界里重建爱的秩序。

作家阿乙评价文珍的作品:“每句话像海明威一样光明,每句话像张爱玲一样狠。”

南都读书俱乐部线上讲座

主办:南都读书俱乐部 十月文艺出版社 一頁folio

主题:从世界的心里面低头向我自己

主讲嘉宾:青年作家文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