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动物 » 梦里梦见药名(梦里梦见自己杀人)

梦里梦见药名(梦里梦见自己杀人)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07 阅读数:27人阅读

剧本剧本梦里梦见药名,一剧之本。在舞台艺术作品、影视艺术作品的创作生产中梦里梦见药名,剧本是核心要素,是一切后续创作的前提,它决定了剧目的题材、情节。一段时期以来,艺术创作中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优秀剧作家少、优秀剧本少。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还是有一批有情怀、有思想、有才华、耐得住寂寞、潜心创作的剧作家。王勇,可以说是其中一个代表。曾观看他编剧的几部作品,也读过他的作品集,深深感到他的创作不仅有深度、有温度,而且有激情、有感染力。总体来讲,呈现这样几个特点。

第一,从创作覆盖面看,可谓题材丰富,形式多样。细数王勇的作品,有京剧《英子》《四面楚歌》《告别迷茫》《墙头马上》《大漠昭君》《藏羚羊》、歌剧《星海》《呦呦鹿鸣》《红船》《天使日记》、舞剧《红高粱》《天边的鼓声》、人偶剧《鹿回头》、琼剧《百年苍翠》、赣剧《等你一百年》、吕剧《海殇》、淮剧《小裁缝》、上党梆子《路魂》、河北梆子《人民英雄纪念碑》、喜剧《生死之间》、儿童剧《飞呀飞》等20多部,其中几部获得“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大奖、曹禺剧本奖,或被列为优秀舞台艺术作品资助项目等,可谓高产而质优。这些作品,既有历史题材的,比如反映王昭君为维护汉朝和匈奴和平而不断斡旋的《大漠昭君》、反映项羽从称霸四方到兵败的《四面楚歌》、反映甲午海战悲壮经历的《海殇》,又有革命题材的,如反映中国共产党成立的《红船》、反映长征中与部队失散的西路军女战士的《英子》、反映红军战士妻子痴情等候丈夫几十年的《等你一百年》、反映面对日军铁蹄奋起反抗的《红高粱》、反映艺术家冼星海成长和创作历程的《冼星海》、反映建造人民英雄纪念碑工匠故事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也有现实题材的,如反映2020年抗疫的《天使日记》、反映诺贝尔奖获得者屠呦呦事迹的《呦呦鹿鸣》等等。在呈现形式上,有京剧、琼剧、赣剧、河北梆子、吕剧、淮剧等多个传统艺术门类,又有话剧、歌剧、舞剧等舶来艺术品种,涉及多种舞台艺术表现形式。王勇的创作空间广阔,且风格各异、形式多样,充分反映出作者对不同艺术门类特点的深刻把握和高超驾驭能力。

第二,在主题和内容上,始终坚持正确方向,传达向上向善的力量。王勇所聚焦的主题,既有中国共产党成立、甲午海战这样的大事件,也有反映人与自然、男女爱情等的寻常事;所塑造的人物形象既有毛泽东、李大钊、陈独秀、项羽、王昭君、冼星海、屠呦呦等古今名人,也有鲜为人知的红军战士、海南种胶人、雕刻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石匠、藏区的孩子、正直的小裁缝、抗疫中逆行的医生护士等普通人。无论写什么,他都始终贯彻中央关于文艺创作的要求,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和第十次文代会第九次作代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努力做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歌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例如在《鹿回头》《等你一百年》中,他歌颂爱情的美好坚贞;在《飞呀飞》《英子》《海殇》《小裁缝》《百年苍翠》《红高粱》中反映普通人的家国情怀;在《藏羚羊》等作品中提倡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在《大漠昭君》中倡导民族团结;在《天使之爱》中演绎抗疫精神;在《红船》中诠释红船精神;在《呦呦鹿鸣》中向科学家致敬。在他的作品中,蕴含着对祖国、对党、对人民的深厚情感,传达着中国精神、中国力量。同时,他也通过犀利的笔触来刻画反面典型,揭露丑恶的人和行为,比如《藏羚羊》中的盗猎者、《小裁缝》中的假革命党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善于感受时代脉搏、把握重大时间节点。比如,迎接新中国成立70年华诞,创作了河北梆子《人民英雄纪念碑》;在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之后,推出了歌剧《呦呦鹿鸣》,表达对科学家的崇敬之情;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后,创作了《天使之爱》,反映医护人员的无私大爱;为了向党的百年华诞献礼,创作了歌剧《红船》,反映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等革命先辈寻求真理、建党创业的过程,这些都体现了剧作家发时代先声的责任担当。

第三,从创作手法看,可谓视角独特,善于出新。在写作的切入点上,王勇常剑走偏锋,匠心独具。例如,写西路军故事时,没有着墨于激烈的战斗,而是聚焦一个与部队失散的女红军英子,来还原那段真实的历史。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中,没有宏篇叙事,而是从刻写人民英雄纪念碑切入,写老石匠和他为革命献身的儿子儿媳的故事,折射出人民群众创造历史、人民就是英雄的主题。再如,反映甲午海战的吕剧《海殇》,没有描写甲午海战的壮烈场面,而是以邓世昌、方伯谦、林履中等几位管带夫人的视角来切入,以她们的期盼、悲痛反映了海战的悲壮、将帅的无奈、国运的衰败,揭示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的真谛。在《天使日记》中,通过一个女护士的日记,描写那段惊心动魄、催人泪下的抗疫历程,塑造出抗疫英雄的群像。在剧情的铺陈方面,王勇也有独到而巧妙之处。比如,《呦呦鹿鸣》中,把《诗经》中“呦呦鹿鸣,食萍于野”与主人公的名字和经历巧妙链接起来,以呦呦鹿鸣诗句取剧名,并依照其中的诗意设计了主旋律唱段,使屠呦呦的医学人生有了厚重的传统文化根基,使科研故事充满了诗意和灵性,体现出剧作家丰富的想象力和高超的艺术表现技法。在《红船》中,通过一大会议召开和马克思主义传播、筹备建党两条线交错展开,逻辑清晰,层次丰富,把建党过程反映得脉络清晰、全面透彻,特别是在一大代表开会时,让李大钊和陈独秀在舞台两侧进行咏叹,与南湖会场的重唱遥相呼应,多种旋律重复一个主题,实现了时空交错,把建党的明线和暗线展示得淋漓尽致,耐人回味。

第四,从文笔风格看,可谓充满诗意和韵律美,富有艺术感染力。王勇的剧本中,比喻、排比、拟人等手法交错运用,不仅推进了剧情,更渲染了人物的情绪,营造了美好意境,而且很多台词、唱词、歌词都合辙押韵、朗朗上口,充满诗意的表达。比如,赣剧《等你一百年》中写道梦里梦见药名:“让我们相会在梦里,风作笛,雨做琴,雷做鼓,在梦里歌唱;让我们相会在梦里,星儿当灯笼,月牙儿当船,风儿当船桨,在梦里徜徉。”把恋人间的思念描写得淋漓尽致。“海疆破,何处捞鱼蚌梦里梦见药名?国土丧,家又在何方?正当民族多为难,更需铁血好儿郎。”有反问,有回答,层层递进,引人入胜。京剧《四面楚歌》,通篇词句工整对仗,体现了扎实的文学功底。《红船》里南湖边坐船一段“叫船娘叫船娘,解缆绳,摇船桨,让画舫在南湖上荡漾。叫船娘叫船娘,解缆绳,摇船桨,让历史在南湖边起航。”这种充满韵律美的段落在不同剧作中可谓比比皆是。他还特别善于化用古诗词、活用百科知识,也善于运用民间曲调俚语。在有关医学题材的剧目中,巧妙运用医书中的药名、药方设计台词。在《大漠昭君》中昭君出塞的路线,都认真考证了史实,引用十分严谨。这些都充分体现出剧作家深厚的文学素养、丰富的知识积淀和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

古人云,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我想,这就是王勇“咏之”这一笔名的本意吧。期待咏之不负众望,推出更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的力作。(作者梦里梦见药名:松雨)

来源: 文旅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