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梦见男友在梦里很不耐烦(梦见前男友纠缠很讨厌)

梦见男友在梦里很不耐烦(梦见前男友纠缠很讨厌)

作者:admin 时间:2022-04-09 阅读数:62人阅读

本故事已由作者:阿念梦见男友在梦里很不耐烦,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梦见男友在梦里很不耐烦,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27岁的第一天,我醒在一个陌生房间的陌生床上,旁边还躺了一个陌生男孩。

像我这个年纪一般称呼异性都是用“男人”或者“男的”,已经不会再说“男孩”了,可我旁边这个……真的太嫩了。

面色白净,皮肤光洁得好像能看到上面的细小绒毛,说吹弹可破也不过分。

可是,这么嫩的人为什么会光着身子睡在我旁边啊梦见男友在梦里很不耐烦

我一阵头痛,依稀记得昨晚生日趴,陆光明跟我大吵一架说了分手,然后我喝了很多酒,闺蜜徐真真说给我找个男孩……

不是吧……救命啊!徐真真做事当真这么不靠谱梦见男友在梦里很不耐烦

正当我懊丧地捶胸顿足时,他醒了,眨巴眨巴眼睛问我,“姐姐早啊,昨晚睡得好吗?”

睁开眼比闭上眼长得还好看,没睡醒的迷朦样子看上去奶乎乎的,眼睛很大,唇红齿白。

八年恋爱失败,我酒吧买醉,醒来一帅弟弟躺身边“姐姐早”

我在心里嘀咕,这种货色得花多少钱啊!徐真真有这个钱送我点什么不好……真是浪费!

想到这,我对他没什么好脸色,一言不发,起身穿衣服。

他揉了揉眼睛,穿着条内裤就下床了,跟在我后面,“怎么了?姐姐你生气吗?发生什么事?我哪里惹着你了?”

从我穿衣服到洗漱到收拾包包准备离开,他一直在我后面碎碎念个不停,存在感过于强烈。

“你也不用这么有服务精神吧……”我不胜其烦,瞪他一眼,“快点把衣服穿上!”

他听话,跑去拿衣服,一边穿一边走回我身边,“姐姐干嘛这么凶?昨天晚上可不是这样的……”

“打住打住!昨天晚上的事我一个字也不想听。钱已经给过了吧?那咱就两清了,我要走了,你自便。”说完我去拉门,他把我的手按住。

“什么钱?酒店的钱我昨天就付了。你这么急着要去哪?我还想跟你一起吃早餐。”

这个人简直莫名其妙……是套餐里包含了一起吃早餐这项?

“我头痛,只想快点回家,你让开。”我疲惫得很,不想跟他纠缠。

“头还痛吗?可能昨天喝太多了,我们下楼喝个粥吧?我看看这附近……”

我不耐烦地打断他,“你干什么这么殷勤?是不是要我好评?现在服务业也太卷了。但咱们实事求是,昨天晚上我什么都不记得,不给差评就已经很好了,你别啰嗦了!”

他露出迷茫的神态,“什么好评差评……姐姐你在说什么?”

趁他犯迷糊那劲,我赶忙拉开门,坐进电梯,一溜烟走了。

这要搁往常我肯定坐公共交通,但这会很怕那人再追上来,我随手拦了辆的士就上了。下车付钱时才注意到手机竟然是满电,我对昨晚基本全面断片,不可能还记得充电。

只能是昨天的男生给充上的……不得不说,他们做得很细致,连这样的顾客需求都照顾到了。

那昨天应该是很销魂的一夜吧?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这岂不是有点亏?

呸呸呸!想什么呢……一点印象没有才是好的,当做无事发生是最好的。

我拉开家门,发现陆光明竟然已经起床了,以往的休息日他不睡到中午是不会动的,真是破天荒头一回。

他正在叠衣服,我一边进门一边说,“怎么今天这么勤快干活了?放那我来吧。”

我走到他身边,才注意到沙发旁放着他的行李箱。

陆光明仍旧自顾自叠着衣服,没让我帮忙,“我决定要搬走了。”

“说什么胡话呢?”我伸手去拿他手里的衣服,但他拽着不让。

“我认真的,宋茹南,我跟你真过不下去了。”

我抢他衣服不让他叠,他索性不叠了,一股脑将衣服全扔进脚边的行李箱里。

我又蹲下身去,不让他合上箱子,“咱都过了八年了,七年之痒都克服了,有什么过不下去的?你冷静一下!”

他抓住我手,用了点力将我往旁边推,“我很冷静,现在不冷静那个是你。该说的我昨天都说了,咱们好聚好散。”

眼看他马上要将行李箱扣上,我一个箭步过去,一屁股坐进箱子里,抬头看他,“你要把箱子带走,就连同我一块带走吧。”

他叉着腰,有点没脾气了,“行,衣服我先不拿了,我去浩子那住几天,等你不胡搅蛮缠了我再来搬。”

说完,他真的不再继续跟我抢,从茶几上拿了手机就往门口走。

“哎!”我叫住他,“你认真的啊?你搬了我一个人哪付得起房租?”

他转过头来,叹了口气,好像对我非常失望,“果然,你首先考虑的永远是钱,我真的……算了……”

“考虑钱有什么错啊,有我这么勤俭持家的女朋友你……”

“砰”地一声,陆光明毫无耐心听我说完,摔门而去。

可是……钱明明真的很重要啊,考虑钱还有错了?

2

我跟陆光明是大学同学,不是同专业。我俩相识在食堂,他来吃饭,我给他打饭。

我上大学以来一直在学校食堂“勤工俭学”,中午工作一小时可以换一顿午饭。那阵子我正好轮到“热干面”,陆光明连着吃了一星期。

“同学,你能不能换个窗口打工?再吃热干面我要吐了。”这是陆光明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陆光明是本市人,条件不错,月生活费两三千,因此很少吃食堂。大二有次快迟到了,急匆匆跑进食堂,排了个人最少的队伍,然后就看中我了。

他说对我一见钟情,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遇见他以前没谈过恋爱,也没怎么被追过,他为我吃一星期热干面我就受宠若惊了,后来很顺其自然在一起。

别人上大学是吃喝玩乐,我上大学是到处打工。中午在学校食堂,晚上在商业街的奶茶店,周末在各种路边发传单、服装店里叠衣服、咖啡店里擦桌子。

陆光明说商业大亨都没我忙,跟我约会得提前一个月预约。也说过一些“这能挣多少钱,不如我养你”这类的话,不过我都不当真。

他爱玩游戏,手里电子设备一堆,标准的月光族,不过花光了又会继续问家里要。我总不好意思让他用他父母的钱来养我。

那时我们就已经开始为了钱吵架。他说我财迷,钱在我心里的分量比他重要得多。

我确实觉得他这人有点自恋了,敢于跟人民币争宠。

不过虽然我没什么恋爱经历,自然也是知道这样的话说不得。我只得辞掉一些周末兼职,抽空陪他。

毕业后我们住到一起,大小矛盾不断。

我不喜欢开灯,他说家里不够亮他会很压抑。我洗澡的时候站在一个桶里,盛了水用来冲厕所,他说我丧心病狂。我快递纸盒子都垒在一起凑多了就拿去卖掉,他说我把家里搞得像贫民窟。

陆光明爸妈是小学老师,普通的小康之家,离中产十万八千里。作为家中独子有点被溺爱了,很有一些高调做派。他见过真正的贫民窟是啥样吗?就在那里指指点点,高高在上。

我们因为消费习惯、花钱理念的不同,一路磕磕绊绊,他之前也说过几次分手,但都是小打小闹,很快就会被我哄好。

最严重的一次,他几天没回来,把我电话都删了。我买了一款四千多块的游戏机去浩子家接他,他又跟我重归于好。

我只要为他花比较多一点钱,他就会觉得我还是爱他的。

后来他带我去见过他爸妈,虽然他们二老对我谈不上多么满意,但我们也差不多开始谈婚论嫁。

在那之后我们矛盾更多了,因为我开始管他。

之前我只约束我自己,他花他自己赚到的钱,纵然有点大手大脚,我也随他去了。可往后我们要组建家庭,他的钱就是这个家的钱。

我同他约定开一个家庭账户,每月只留两千块零花,剩余钱全存进去。

他一开始答应得好好的,但过后总要为了新耳机、新鞋子、新卡带……动用卡里的钱。他说每月2000块,我简直像对待叫花子一样对待他。

陆光明是真的缺乏生活常识,对叫花子的生活根本一无所知。

临近我生日,他又要动用账户里的钱给我买礼物。我说我心领了,什么也不用买,咱们和朋友几个一块KTV里聚一下就可以了。

他不依不绕,说了很久,但我铁石心肠,雷打不动。

“铁石心肠”是陆光明经常用来形容我的词。在别的事情上也就算了,但这明明是我生日,我不需要他送礼物,这还不够体贴吗,哪里铁石心肠了?我看是陆光明是非不分。

我以为这次也会随着他磨得没劲了悄无声息地过去,没想到他最后彻底大爆发,当真像火山爆发那样,满面通红。

“宋茹南,我受够了!这过的什么日子啊,咱们穷到那份上了吗?我想对自己好对你好都不行,我这辈子没活得这么憋屈过!你守着那点钱干嘛?留着带进棺材吗?”

我想告诉他,这绝对是误会我了,钱有很多用途,但肯定不包含“带进棺材”这一项。

我还没来得及说,他就扔出来一句“我们分手吧”,然后甩手走了。

预订KTV的钱已经花出去了,朋友们也都陆续快要到了。因此我没追上去,和朋友们一起在KTV。

起先不是太伤心,他闹脾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架不住朋友们一直问,七嘴八舌地声讨“一个在女朋友生日时甩手离去的男的有多糟糕“,又细数他以前的类似行径,渐渐使我烦躁,灌了不少酒,或许也模糊掉了些眼泪,记不清了。

我去微信里看,陆光明没删我也没拉黑。

他之前闹脾气,喜欢删我电话微信来表达抗议,享受我一直不断找他的快感,以此确定我的爱意。

这次连箱子都拿到客厅了,电话微信又一个没删,看起来是动真格的架势。

年初时我还收藏了一些酒店、婚纱的帖子,以为不过这一两年就要嫁作人妻。

我与陆光明虽然不是那种十分甜宠恩爱的男女朋友类型,但长跑八年,我已经觉得这辈子就是他了。

这是一条仿佛早就定好了的轨道,我没想过还有别的方向。如今他似乎决心偏航了,留我独自在原地。

一时间,我分外迷茫。从早上醒在陌生人身边,再到回家面临男朋友分手,我的27岁开始得未免太过魔幻……

就在我想着“这一切有没有可能是梦境”的时候,徐真真打来了电话。

从语气就可以听出来她在那边眉飞色舞,“昨天晚上怎么样呀?”

“我现在是不是还在梦里?”

“什么梦?宋茹南你还没睡醒?你生物钟不是一向很早吗?”

“……”看来不是梦。

“还跟小帅哥在一块呢?都已经不想回家啦?”

她在那头嘻嘻哈哈,而我开始咬牙切齿,“徐真真,你做事能不能过下脑子!整这种犯法的事干什么!”

“犯法?你太看得起我了,这我哪敢?他已经成年了,就是看着嫩……”

“你还装糊涂!”我破口大骂。

电话那头传来地动山摇般地笑声,手机离耳朵两米远都听得到。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宋茹南你要笑死我……你把他当成拿钱买来的了?”

“不是吗?不是你说……找个男孩什么的……”

“明明是你自己一直嚷个不停’分手就分手,老娘还不稀罕……老娘要找小鲜肉……给我找小鲜肉过来……’不给你找还哄不住你,我才顺着你说点一个,我能上哪真给你找去啊?”

“我……”我没想到自己醉了是这副德性,也完全不记得说过那些话,“那你……找了谁过来?”

“柯以然,我同事的远房小表弟,刚留学回来,正愁没朋友玩,一喊就过来了”。

“行吧,就当是我酒后失心疯要找小鲜肉,那你也应该有分寸,别让他把我带走啊。”

徐真真又是一阵爆笑,“那你可真是既误会我又误会他了,是你自己拽着人家不放,是你把他带走的!我拦都拦不住……当时真该给你拍下来……”

我简直无法置信,酒精是操控人类的魔鬼吧,我才会变成那个样子……真恨不得她录了视频,连我本人都想观赏……

徐真真笑了好一阵停不下来,平日里她嫌我呆板无趣,我难得一次性给她提供这么多笑料。

“别笑了……我现在很凄惨,陆光明说分手是真的,他要搬出去。”

“搬就搬咯,分就分咯。”徐真真丝毫不同情我。她并不看好我的这段感情,认为陆光明没有担当,好吃懒做,不值得嫁。

听我这边没有声音,她觉出我是真的哀伤,收起了一点玩笑心思,“说不定是好事,你应该再接触些其他男人。柯以然对你很有好感,你试试呗。”

徐真真与我很不同,她很新式新派,对“从校服到婚纱”这种爱情童话毫不感兴趣,她觉得女生不多经历几段,不看清男人,是有大亏吃的。

柯以然比我起码小四五岁,姐姐长姐姐短,无比轻佻,不过是个浪荡子。这么不靠谱的对象,她觉得我可以去试试。

我没接她的茬,挂了电话。

3

陆光明走了的那天下午,我给他打了许多通电话,他不接听也不挂断,只在微信上发我一句“除非是让我过去搬家其他免谈”。

我还是想挽留,但不知道可以说什么,踌躇着。

然后看到微信有了新的好友申请,柯以然。

我因为误会了他觉得内心有愧,很快通过了申请。

他倒不是来兴师问罪,而是说,我的项链落在酒店里了,提出给我送过来。

那条项链是几年前陆光明送我的生日礼物,我一直戴在脖子上,什么时候掉了我竟然完全不知道。

我不好意思让他送,但自己也确实没力气再往外跑,最后报上家门,没能拒绝柯以然的好意。

我给他开门,内心十分尴尬,他很坦然,好像我们之间清白不过。

他还我项链,想给我重新戴上。

我避开了,“你不要这么暧昧。”

他哈哈笑,坐到沙发上,将项链搁在茶几上,目光扫到旁边的行李箱,和里面散落的男士T恤。

“你前男友准备搬出去了?”

他倒是心思灵巧,一看便知。

“不是。”至少我希望不是。

“昨晚我看你很豁达,恨不得马上分手。”

他以为我会像早上那样不愿意听昨晚的事,观察着我的脸色,见我没有阻止,又说了许多,还原酒后疯狂的我。

他说我是十级话唠,拉着他喋喋不休,先说陆光明的坏话,抱怨自己委屈。后来又说小时候养过的猪和牛,开始掉眼泪。

他说我好稀奇,不为男友掉泪,却为猪和牛心碎。

再后来我在大马路上冲着天喊“快来一场流星雨”,没几秒又嘟囔,什么时候能抢到周杰伦演唱会门票……思维极其跳跃,毫无逻辑可言。

他一边说一边学我,活灵活现,逗得我眼泪都笑出来了。

这还没完,去了酒店,我把床当蹦床,张开双臂,跳个不停。又一直嘶吼般地唱歌,却不是周杰伦的歌,像某种方言的山歌,一会悲伤一会狂喜,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真可惜,你怎么没有录下来?”听完后我说。

他不明白,“别人恨不得不留下证据。”

“因为我从来不那样,我都没见识过那样的自己。”

我很规矩,在日常轨道里按部就班,谨小慎微,一切无序与疯狂都离我很遥远。我不知道原来我可以那么疯。

“那我很幸运,全部见识到了,还都记住了。”

“幸运?你不觉得烦死了?”

“不觉得,我很喜欢。”

这么轻而易举说喜欢,简直没道理。更没道理的是,我心跳变快了。

回避掉他的目光,我问他饿不饿,转身进厨房,煮了两碗酒酿汤圆。

他一边吃着,突然说道,“你今天早上好像把我当成了……”

“不是,没有,我睡糊涂了!”我截住他话头,赶忙否认。

他笑,“姐姐几岁?怎么这么容易脸红。”

“27岁,你别叫我姐姐,我叫宋茹南。”

“我22,确实比你小,叫你姐姐有什么问题哦?姐姐?”

我不好意思说,是因为他把这两个字叫得很暧昧。他应该自己也知道,所以故意又叫了一遍,想捉弄我。

我不跟小孩子计较,于是不搭腔。

他埋头吃了会,又说道,“昨天睡前我给你洗脸,你看着我说,我对你真好,你想让我当你男朋友。”

我惊得酒酿都喷出来,他哈哈笑,给我递纸巾。我意识到他在诓我,狠狠瞪他一眼。

“怎么?我做你男朋友这么吓人?”

“你想跟老女人谈恋爱?”

这回换他瞪大双眼,“27就说自己老!你在国外简直算好小。”

“那你在国外就是跟我这个年纪的人谈恋爱?”

“那倒没有……”

那就是图新鲜,想换口味了。我没等他多说什么,拿着两只碗起身去厨房洗掉。

他说他来洗,我没让,他就站在旁边看着。

“你说昨天什么滋味也没有,那是因为我们没做,要是真的做了,我一定不会有机会让你这么说。”他突然坦白。

我内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即察觉到他后半句里的暧昧,有点不自在起来。

不知是不是在国外学的,22岁小毛孩,倒是恋爱的个中高手,句句暧昧,随随便便就把气氛搞得脸红心跳。

他很欣赏我这样局促,在旁边似笑非笑,一脸玩味。但因为长相幼态,是毫无城府的面相,令人讨厌不起来。

我挨过那几分钟,洗完碗就开始送客。

他也不恼,临到门口,正色道,“你昨晚睡前说的话是,你觉得自己一个人过无比快活,这不骗你,我也觉得你做得到。”

他目光移向地上摊开的行李箱,应当是聪慧地猜到了我对陆光明的挽留。

陆光明依旧不接电话,我也只能一个人过。这一周,他趁我不在家时,回来拿了许多日常用品,看来分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周五的晚上,我有心想跟陆光明再谈一次,每次避开我回来拿东西,如此偷偷摸摸,对八年的感情好没交代。

“我不会胡搅蛮缠了”,我发微信给他,约他见面。

他回复两个字,没空。

他以往周末宅得很,就在家里打游戏,怎么会没空?

我气极,想去浩子家找他,还没出门,碰上柯以然来敲门。

“我带你去个地方!”他很兴奋,拉起我就走。

“去哪啊?我有别的事。”

“别的事肯定没有这事重要,我保证你不跟我走绝对会后悔。”

他信誓旦旦,我被蛊惑了,上了他的车。

两个小时后,他带我来到一个山上。

荒郊野岭,乌漆麻黑。

“我现在已经后悔了。”

他还在卖关子,停好车,开始搭帐篷。搭好后自己率先钻进去躺下,把头露在外面。

“你快点过来跟我一起躺下,等下就有惊喜了!”

来都来了,我便去躺下。

“你带我来山上看星星?”我注视夜空,发现山上的视野的确与平地不同,仿佛更近,更星光璀璨。

他沉默着微笑,仍旧目不转睛看着天空。

我同他一起看。不多时,就发现了柯以然带我来的真正用意。

有流星划过。那么快,那么炫目。

“等会还有更多,新闻说一小时内会有最多130颗,是真正的流星雨!”他说这话的语气像在献宝。

我们静静地看着,时不时有流星划过,好一阵,谁也没有说话。

我问他,“你在许愿吗?”

他十分讨巧地说,“在你身边,已经愿望实现。”

“油嘴滑舌。”但我心里感动了,他将我的醉话放在心上。

“周杰伦好久不开演唱会,想买门票也不行,只能先带你看流星雨,别的愿望,以后再说。”

我不太相信我们能有以后。但这么煞风景的话,我没说出口。

“你为什么为猪和牛哭了?”过了阵子,他问道。

“这个故事很长的,你当真要听?”

他做出很虔诚的样子,等我开口。

“我有两个姐姐,喜南,爱南,都没有用,生不出男。我出生后,有人说,家里女丁太多,不行。他们把我送走了。我小名叫’燕子’,因为飞出去了。

三四年过去,一直怀不上,又把我接回去,勉强叫做’茹南’。我不想如男,我情愿是燕子,自由自在。他们不喜欢我们三姐妹,我们自己也不喜欢自己。

但我喂猪放牛,发现猪和牛很喜欢我。猪对着我哼哼叫,牛就是哞哞叫,它们跟我很亲近,很喜欢我。

猪后来成了桌上的菜,牛老死了。”

柯以然听得眼泪汪汪。我自己很漠然,它们离去多年,我都不知道我会在酒后为此哭泣。

“我喜欢你。柯以然喜欢宋茹南,哦,不,喜欢宋燕子。”

22岁小孩说的喜欢,我不预备当真,一笑了之。

他急了,“怎么陆光明喜欢你你就当一回事,我的喜欢就不算数吗?”

我正欲争辩,手机响了。徐真真发来一张截图。

是陆光明发的朋友圈,手里牵着另一个人。

我点进陆光明朋友圈,发现他屏蔽了我这条,但不够聪明,或者就是也没真的那么在意,忘了屏蔽徐真真。

哦,原来,是这样没空。

才一周,已经牵手,迫不及待官宣,那是什么时候好上的?

不敢深想,眼泪已经快要出来。可这种事情不值得流泪。

柯以然旁观这一切,气呼呼地,“我来帮你气死他!”

他拉我起身,掏出手机,把自己的脸挨到我的脸上,拍了照片。

我看他准备直接拿我手机发朋友圈,阻止他,“我朋友圈好多人,你仅他可见就行了。”

“这样太假,气不到他,等下还以为你对他多在乎。我又不丑,难道你还嫌拿不出手?”

说得句句在理,无法反驳。

十几分钟内,收获了近百个赞,柯以然喜滋滋,“肯定因为我帅。”

再过了十几分钟,陆光明果然打了电话过来,“宋茹南,你挺厉害啊。”

我回他,彼此彼此。

“我明天就来搬家!”

“求之不得。”

他被我噎到,停顿了下,才说,“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关你屁事。”

他怒了,“人家也就是玩玩你!不看看你自己几岁了!”

“哦,我心甘情愿。”

他彻底没话说,挂了。

“哇哦,姐姐原来好会怼人,太性感了!”柯以然夸张地活跃气氛。

我也诧异,原来自己还有这么牙尖嘴利的一面。

不过嘴瘾过完后,心里只剩虚空。

我重新躺下,盯着夜空发呆,恰好有流星划过,我想许愿,却发现……内心茫然,连想要什么愿望都不知道。

从前我想要有人喜欢我,陆光明出现了,我以为这就很圆满,如今他喜欢了别人。

跟他在一起时,我想要一个家,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如今家也变得没有可能。

我不知道我还想要什么。

柯以然也躺下,在身边温柔地看着我。

“我们今晚不回去,睡在山上好吗?”帐篷里有睡袋,不会冷。

柯以然应道,“你要睡我呀?”

我没什么心情回应他的玩笑。但他很知趣,自己补充道,“嘿嘿,我不会乘人之危的,我要你真的心甘情愿。”

他特意重读“心甘情愿”四个字,我后悔听他的在接电话时开免提了……

他见我不说话,又央求道,“我刚刚也帮了你的忙,你不答应在一起,约会总可以吧?”

“约会不是在一起后做的事吗?”我问他。

他笑我,“老古董,在一起前当然可以约会,不约会怎么确定心意?”

我跟陆光明在一起很快,也只跟他约会过,后来几年是过日子,连约会也没有。柯以然说的没错,我是老古董,什么也不懂。

我答应了他。

柯以然似孩童般笑起来。

4

那个周末,陆光明并没有来搬家,我也懒得理了,我跟柯以然约会去了。

他又带我做了一件我从未做过的事,开卡丁车。

我没开过车,也没考驾照,虽然驾驶卡丁车不需要驾照,但我还是害怕得一直拒绝。柯以然反复劝我,人生不能一直只做做过的事。我又一次被蛊惑了。

上车前要签安全协议,出任何事,后果自负,我手心冰凉。不过一轮结束后,喊着还不过瘾的也是我,又加钱多跑了一轮。

因为我才知道,自己握着方向盘,原来这么爽。

离开前,我坐在那里写好评,可以返五块钱。

以往陆光明很瞧不上我这样做,我为一点点优惠,折腾着买券、写好评……在陆光明眼里全是浪费时间,他感到烦躁,“五块八块的能干啥啊?”

柯以然很有耐心,坐在旁边等我,还指出我评价里“地的得”乱用,帮我改正。

我感到好笑,“你不觉得为这五块钱,没有必要?”

他说,“你觉得有必要,那就有必要。”

之后的几个星期,柯以然又带我去蹦床、剧本杀、做手工,全都很新鲜好玩。我发了不少朋友圈。

在已经快要忘了陆光明的存在时,他突然出现在家里。

“你出现得正好,把东西都拿走,我跟房东说要退租了。”

他却突然很紧地抓住我的手,不愿意松开,“南南,我们不分手。退租可以,我们买房,结婚。”

我冷眼看他,“你被人甩了?”

“我犯了点错,你也犯了点错,我们互相不计较,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像以前那样好好在一起,好吗?”

他把我们说成互相犯错,他连一句道歉都没有。

当时我始终疑惑,为什么不给他钱用来给我买礼物,至于那么动怒,要讲分手?

原来是想要离开了,却还要把错安到我头上。

这就是陆光明,与我在一起八年的陆光明。

“不,犯错的是你,我没错。”

他于是改口,“好,是我错了,我应该珍惜你,回到我身边吧,我们结婚。”

结婚这个话题,以往我提过两次,他都是以“再说吧”应付我,我不敢问原因,害怕自己不被选择,就由他拖着。

“你之前不是不想结么?”

“我……”他犹豫了下,才说,“她没有你好,是我糊涂,我不能错过你!”

原来是出去对比了一番。

“她怎么不好?”

陆光明急急地抱怨,“她懒,只会点外卖,衣服堆成山了不洗,一个化妆品一千二百块,比我游戏里装备贵多了,我吃不消。”

呵?这叫没有我好?恐怕是没有我能伺候你吧?

徐真真说陆光明好吃懒做,并不算冤枉。他人生两大爱好,玩游戏和吃。挑剔外卖,工作日我都要做饭给他。

而至于“懒做”,他完全不会输给他新女友。

我跟他同居之初就约定好家务范畴,一个做饭,另一个就洗碗;一个搞卫生,另一个就倒垃圾。总之是要分工合作,有来有往。

但他总懒得动,用花言巧语哄我帮他做,结果几乎全是我在做。

“对不起,南南。”他终于舍得道歉,“以前的确是我混蛋,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勤俭持家,再好不过了,再给我一次机会。”

外面的千金小姐他吃不消,才回来要我这贫民窟。

陆光明使我心寒。

我断然拒绝,请他出去,剩余物品我会打包好,请他到时来拿。

“八年啊,你舍得吗?”陆光明打感情牌。

可我不为所动,“在你牵她手的时候,我们这八年就已经变得不值一提。”

他又继续说道,“你不是一直想嫁给我?我们现在可以有自己的家了,我会让你幸福!”

“你只是想让我继续伺候你,你应该去娶个女佣。”

他被我气到,“你!你现在怎么这么讲话?你自己也犯错了……哦!就是因为那个男的是不是?他带坏你!”

他上来捉住我的肩膀,逼视我,“宋茹南,你清醒点,你跟他有什么未来?一个花花公子,你为他放弃我,你好好掂量掂量!”

我坚定地直视他,“我不是为他放弃你,是为我自己。”

他终于无话可说,愤然离去。

我重新找了房子,搬进去那天,是柯以然在帮忙。

他问我,“离开渣男,重获新生,为什么不开心?”

我说,“他是我的青春,我没有青春了。”

柯以然把手搭上来,握住我的,“不许这么悲观,你有我,我还有很多青春,分给你。”

我朝他笑,但没有点头。

因为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得起。

5

一个月后,七夕。

柯以然约我吃饭,法国餐厅。他之前是法国留学,对法餐一直很有好感。

我第一次吃这样的高档餐厅,上菜步骤繁琐,一顿饭可以吃好久。不过我不介意,和柯以然一分一秒我都珍惜。

上到甜品时,柯以然拿出礼物,一个方形的绒布盒子,“送你。”

是一条银色项链,吊坠是翅膀。

“之前的项链,掉了就掉了吧,换根新的。”

我取出这根新的,挂到脖子上。

他很高兴,“宋燕子,跟我在一起吧。”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我反问他。

“第一次在KTV看见你的时候,你很快上来拖住我,在我耳边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

“什么?”

“你说你很爱挖鼻屎,然后挖给我看。”

“……”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应该是因为,我每次在家挖鼻屎,陆光明就说我粗俗,说我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爱惜形象,还要说当初看上的可不是这样一个我。非常啰嗦,害我在家里挖鼻屎还要背着他。

“我第一次看到这么不计形象的女生,觉得很特别。我的家人朋友、圈子,全是些……比较在意形象的人吧,很多精英、淑女……大家都有面具,你没有。”

原来我也是他的“轨道外”。

“你的愿望都那么小,我想要全部满足。”柯以然十分深情。

“那你知道我现在的愿望是什么吗?”

他摇头。

“燕子有了翅膀,应当学会飞翔,见识天地的广阔。”

我被父母接回去后,就忘了自己能飞,一直被困在“重男轻女不被喜爱”的人生里。不断追求被爱是多么可怜,没有人爱我,我就以为自己没有价值。

我为陆光明做那么多,因为好怕失去唯一喜欢我的人。

却不知道,最应该喜欢我的人,是我自己。

别人一出生被爱,因此无师自通,晓得爱自己。我不会,就要从现在开始学习,飞出以往旧世界。

他有些黯然,“你要飞走吗?不能待在我身边?”

“天地很大,我想先在外面飞一阵。”

我想我应当有一段独自的旅程,在喜欢任何人之前先喜欢上自己。此时盲目踏入一段恋爱,我仍旧会是患得患失的那个。

毕竟别人的喜欢难保永久可靠,最可靠的,永远是自爱。

他苦笑,“早知道不送你翅膀。”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柯以然,我很开心。”这是发自肺腑。

“可我觉得很遗憾。”

“不必遗憾。”我看着眼前的餐盘说道,“我于你而言,无论如何也只是一道前菜,你觉得新鲜爽口,很开胃,尝过便可。但你真正需要的还是主菜。”

我与柯以然千差万别,双方一时“脱轨”才得以相遇,能与他约会,已经满足。他的确还有很多青春,也因此,我觉得自己无法留得住。

“你这个说法太武断了,怎么能肯定,你就不是主菜?”他仍不放弃。

我想了想,觉得不无道理,“对的,不能肯定,那我们拭目以待。”

“真的?还会再飞回来?”他盯牢我。

“谁知道呢,相信缘分吧。”

他终于露出好看的笑容,“好,我相信我们有缘。”

那么,至此,我跟柯以然告一段落。

我将启程,找我自己。(原标题:《27岁第一天,我睡了个弟弟》)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