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已经离婚了为什么还能梦见他(为什么总是梦见离婚)

已经离婚了为什么还能梦见他(为什么总是梦见离婚)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7 阅读数:57人阅读

文/秋云亦然

锲子

午夜时分已经离婚了为什么还能梦见他,外科医生秦汉民在一条幽暗漫长的街上走着已经离婚了为什么还能梦见他,他在找一个熟悉的门牌号码。当他来到一幢房子附近时,不由迟疑片刻、驻足不前了,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忧郁。过了好长时间才来到房子门前。

“吱”地一声,他推门而入。走道里漆黑一团,他犹豫片刻,随后蹑手蹑脚穿过走道上楼,在一扇房门前停住了。他掏出钥匙,把门打开,他跨入室内轻轻关上门。他走进卧室,目光投向那张床。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她的睡姿安详迷人。她是秦汉民的前妻郁文莉。此刻,她坐了起来惊恐地喊道:“你是谁已经离婚了为什么还能梦见他?!”

突然,她浑身颤栗不止,双眸静止不动了。他猛地抱住她,吻她的面颊。她的脸毫无表情,如木偶一般。他顺势把她放平,全身压住她。她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他开始拉扯她的衣裤,但她紧捂衣裤。他用力将她的手挪开,但力不从心。他压紧了她,精疲力竭,气喘嘘嘘。突然,他发现她一动不动,面无血色却一脸凶相。他摇了摇她。她还是一动不动。他放开她,满脸疑窦地盯视她,她的脸渐渐变了,这是一张死人的脸……他一脸困惑,浑身冷汗,转身就跑,下楼时感觉一脚踩空掉了下去,“啊”的一声,他的梦醒了。他双目凝滞地望着天花板,陷入沉思……

清晨,郁文莉坐在梳妆台前化妆。她凝视镜中的自己,昨晚的梦境在脑海中盘旋,前夫秦汉民压在她身上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还没消除,她感到奇怪的是,跟秦汉民离婚这么多年了,怎么还会梦见他。此刻她瞪大眼睛细细打量妩媚的双眸,不由蔚然一笑,现在她放下唇膏,背上小手提包出门。

郁文莉上班乘的是地铁,每天当她走向地铁站、涌入熙熙攘攘人流、进入车厢时,她就感到振奋,快节奏的生活她已经习惯。从地铁口出来,去上班的公司仅十来分钟路,有时来不及她会小跑几步,她是个勤快而敏捷的人。现在她已坐在办公桌前忙着公司里的事了。她的手机铃响了一下,当即打开看了,是前夫秦汉民发她的短信:“好久不见,你好吗?想你了!”郁文莉皱了皱眉,回他一句:“你有病。”他说:“昨夜梦见了你。”秦汉民简单介绍了梦境。她感到非常惊奇。难道我俩做了同一个梦?便答道:“那又怎么样?”他说:“最近好吗?想请你吃个饭。”

“没时间。”

“可以通个电话吗?”

“上班呢,不方便。”郁文莉觉得在跟他浪费时间。

“中午有空吧,我给你去电话。”他坚持。

“去你的。”郁文莉冷笑一下把这句话发了过去,还加了个怪脸。

郁文莉关上手机,想起昨晚的梦境,窒息的感觉又来了,不可思议,两人做同样的梦!她自言自语。慢慢从抽屉中取出一张照片。这是一位英俊的先生,他是一位歌手,也是她的男友,在她的心目中他是她的偶像。尽管她结过婚,但觉得自己没有爱过前夫秦汉民,秦汉民虽然爱她,但这没用,当时她只是给父母一个交代。此刻,她盯着照片看了半晌,脸上露出浅笑。

晚上,郁文莉跟马晓敏在一家饭店用餐。她深情地望着他说:“这段时间你很少约我出来,为什么?”

“别太敏感了。”

“我只是怀疑你另有所爱。”

“没想你老是怀疑我另外有人,其实我这人感情专一。”

“那你为啥老跟我玩失踪游戏?”

“不要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好吗?”

“我心中不踏实,晚上觉也睡不好。”

“这不能怪我。别再纠缠这个问题了好吗?”

“你是否可以住到我家来?这样我就睡得安稳了。”

“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考虑的。”他说。

从饭店出来,郁文莉紧紧挽住马晓敏的手臂,跟他来到灯光闪烁的酒吧,他们在乐队旁坐下。马晓敏朝乐队们点点头打了招呼。郁文莉坐在他身边,欣赏正在演唱爵士乐的女歌手。一曲终了,马晓敏从女歌手手中接过话筒,走到小型的舞台上。先即兴调侃了几句,随后开始演唱,不久他边唱边走下台来跟人们握手套近乎。

郁文莉则深情地望着他,视线一直在他身上。一个多小时后,两人出了酒吧,郁文莉紧紧地依偎着马晓敏,来到车库,上了他的奥迪车,马晓敏驾驶着这辆新车在马路上飞驰,不一会把郁文莉送到家里了。郁文莉摸出钥匙开门进去,他跟着她进了房间。郁文莉关上门,他搂住她就吻,她说:“晓敏,你会永远这样爱我吗?”

他皱了皱眉说:“老是问这问题干嘛?”

“我不放心啊!”

“别这样好不好?”

她嫣然一笑道:“那就咱俩结婚吧。”

“这……不急。”他耸耸肩,一副莫测高深的表情:“你喜欢我就因为我是个歌手吗?”他望着她的眸子寻求答案。

“不是这样的……”她垂下了眼睑,“我真的爱上你了。”

他搂紧她,眼睛望着窗外,一脸感动。

他把她抱上床,她的双眼闭上了,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叫了,他看了看上面的号码却不接。铃声嘎然而止。

“是谁打来的?”她问道。

“朋友,不理她。”

“是个女的?”

他笑笑,却不愿意回答。

她叫道:“真的很不放心你。”

他一字一顿地说:“你老是这样子,我受不了!”

“可你身边那么多女孩,我也受不了……”她委屈地说。

“你心地善良这很好,可你老是怀疑我有别的女孩,这让我太失望了,反正我不喜欢你这样子。”

他见她双眸渐渐湿润了,就摆了个无奈的姿势:“别太认真了!”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如果你想跟我好下去,你就别管得太多……”

“好吧,只要你爱我一个人就行了……”。

他微微一笑,搂紧了她。

完事后,郁文莉在马晓敏的怀中静静地躺着。现在,马晓敏睁开眼睛拿起床边箱上的手机看微信,并轻轻将郁文莉的手挪开,突然他关上手机盯着郁文莉的脸。此刻,他脸色阴沉、心情沉重,突然他神经质地扼住她的脖子,越掐越紧……正在睡梦中的郁文莉惊呼起来,睁开眼睛,惶恐地凝视他。

郁文莉喊道:“你想干什么?”

马晓敏垂头丧气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好像在梦幻中……把你弄疼了吗?”

“你脸色苍白、心神不定,与刚才判若两人。你怎么了?”

“对不起,我睡不着,我走了。”他差不多将衣服穿好了。

“这么晚了,去哪儿?”

“我想回去了,明天还有事。”

“家里有人在等你?”

“怎么可能呢?”

她仔细打量他,嗓音微颤:“你想离开我吗?”

“你是个很作的上海小女人!”

“我是上海小女人?”

马晓敏心不由衷地解释道:“是的,老难弄的。”

“你以前不是说过喜欢上海小女人吗?”

“是的,我说过,可没想上海小女人老作的。”

“你究竟爱不爱我?”

“爱的呀,怎么不爱啦!”

“那咱俩就结婚吧,晓敏,如果不结婚……我们是没有结果的。”她祈求地望着她。

“结婚有那么重要吗?”

她温柔地、意味深长地说:“是的,你可以先搬过来住,或者我去你家里住……不办酒席的话,旅行结婚也可以,我们旅行结婚更好,回来后我们小范围请些亲朋好友聚聚就行了……”

他微微一笑说:“你很让我感动!好吧,我会考虑我们的结婚问题。现在我要走了!”说罢转身就走。

郁文莉送了他几步,“你坚持要走我也没办法。不过,你快点给我答复,我要通知家里人的。”

“知道了。”说罢匆匆离去。

郁文莉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当听见房门“砰”地关上后,她浑身不由一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