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女人梦见自已无意打死人(梦见自己打死老鼠)

女人梦见自已无意打死人(梦见自己打死老鼠)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1 阅读数:72人阅读

我像个提线木偶一样女人梦见自已无意打死人,一举一动都受人牵连。我走到那石像前头女人梦见自已无意打死人,低头一瞧,却看见一具血肉模糊发臭的尸体,我吓了一大跳,一回头,却看见身后的那个女人拿了一把锋利的剪刀对着我恶狠狠的说道:“我看你的皮不错,不如就把你的皮剥下来给我用吧。”

我吓的不轻,立马睁开了眼睛。

扫视了屋里一圈,原来自己做了一个噩梦。

往窗外看了一眼,才刚刚天亮,时间是早上六点半。

我今天就要走了,昨天和爷爷说过了。爷爷说让二叔早上回来一趟来送我,也不知道二叔回来了没有。我穿好衣服,洗涑完毕,就倒了一杯热水端着站在门口,往马路的两头看过去。早上天气有点凉,很多村民还没起床。我往村西头看过去,看见不远处墙头底下站着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我看过去,发现那女人也在看着我,时间很短,她看我也看着她,身子往后一退,隐在了墙角处不见了。

虽然没看清楚她的脸,但是我从她的身型上来看,总觉得从来也没有见过她。

说不定是谁家的亲戚,我这样想。

回去屋里,把包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坐在院子里静静的等候二叔回来。

突然,女朋友的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我回复:“今天。”

“今天再不回来,我就去你家找你。”

“我今晚一定回去。再说了,你来找我干什么,我们老家山高路长,道路崎岖,也不好走啊。”

“我不管……”

我不再回复她,将手机关了机保存电量。

早上八点的时候二叔还是没有回来。爷爷让我跟二叔打电话催一下,说不定二叔把我要走的事情给忘记了。

打了二叔的电话却一直没人接,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依然没通。爷爷忍不住了说要不然我送你好了。

爷爷找了一辆三轮车,开着车将我送往镇上。

我们离开村子很远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村子,心说再见又要等半年了。

这时,我无意中看见路边齐腰高的草丛中居然站着一个女人,那女人长发遮脸,站在草丛深处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那女人居然和我在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我心里猛地一惊,心说那女人会不会是汪梅……

视线渐渐变得开阔,我也渐渐看不清楚那片草丛。

来到了镇上,始发车辆还没走,不过大巴上已经坐了好多人。

爷爷将我的行李放到了后备箱中,又交待了我几句后,便回去了。

我上车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而我旁边则是一个空位,一直没有人来坐。其实,坐上车的时候,我一直都希望身旁能坐一个美女,这样漫长而寂寞的旅途,就不会变得那么枯燥了。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我昨天没睡好,我刚坐上车,头靠在玻璃上没一会儿,困意袭来,上下眼皮直打架,我也没多想,就睡着了。

我是一路被颠簸醒的,我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往窗外看过去,看见窗外的树木青山很快的消失在了视线中,头靠在车窗上,还能听见大巴发动机的声响。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正想拿出来手机看一看。刚要掏手机的时候,一回头看见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坐在我的邻座上面。我当时也没敢正眼看她,只是用余光偷瞄了一下。

看她的身材挺好的,心说这女人一定长的很漂亮。

闻着空气里弥漫着的一股奇特的异香味,我想我这漫长的旅途终于不用那么枯燥了。

我心想,我再睡一会儿,睡醒了就找个话题和她聊聊天。

虽然我有女朋友,但是聊天总没什么的吧。

于是,我又靠着座椅决定再眯一会儿。

然而,我却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我又梦见了那个我似乎永远也看不清楚她面容的女人。

我们两个坐在同一辆行驶的大巴上,而且还坐在同一个座位上。

我梦见我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那女人突然抽出一把刀就要割我的皮。

……

我一下子就被吓醒了。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却听见一阵吵闹声。

我往窗外看了一眼,发现车窗外停着许多私家车。

往大巴中一看,发现大巴上的乘客在站起来看着前面的,也有人把头伸出车窗外的,还有人坐在座位上,一脸忧愁。

有人抱怨说,“这下怎么办啊,我明天就得上班呢?今天要是回不去,那个二百五经理非炒我鱿鱼不可。”

“我奶奶病重,我今天要是赶不到医院,我就见不到她最后一面了。”

说完,一位戴着黑框眼镜打扮斯文的中学生模样的小女生哇哇的哭了起来。

车厢里抱怨和咒骂的声音彼此起伏,我心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候我突然注意到,之前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女人不见了。

我从座位上站起来,仰起头往前面看。

就看见前方有一块从山上掉落的巨石挡在了路中间。巨石挡在了路中间,车辆根本无法继续行驶,抢修的工作人员一直迟迟未到。看样子,今天有可能走不掉了。

我这样想着,回头往车窗外看,果然看见有很多车辆已经开始调头回去了。司机师傅近距离观察了一下情况,回来无比沮丧的告诉我们说,前面实在过不去了,今天咱们只能调头回去,明天再走了。

据说那巨石很大,得用专业人员专业车辆拖走。不过要把那巨石拖走,恐怕也要等到明天了。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关系,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还有一天时间呢。即便明天走我也来得及。只不过女朋友那边不太好交待了而已。

车上的乘客虽然情绪激动,但是这是谁也没有办法的事情。

司机师傅小心翼翼的调转了车头,我们又往回开了过去。

……

一个小时后,车辆又回到了镇上。

当天下午我并没有回家,而是在镇上找了一家宾馆。因为我觉得让爷爷来回接送很麻烦。

镇上的宾馆很破旧,不过却很便宜。

我住的那间宾馆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外,还有一台破旧的电视机。房间的门也很破,一推门就嘎吱直响,要是再稍微用点力,能把整个门给卸下来。

我在街上买了几个烧饼,喝了一碗胡辣汤后便回到了宾馆。明天还要早起坐车。所以我洗过热水澡之后,便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玩了一会儿手机,刷了一会儿微博,觉得最近娱乐圈里也没啥事发生,也没有吃瓜看热闹的乐趣了。丢下手机,就睡觉了。

不知道睡到啥时候,我被蚊子给咬醒了,这宾馆里不但脏,而且蚊虫很多。我睡眼惺忪,睁开一只眼睛坐在床上慵懒的在身上到处挠痒痒,另外一只眼睛费劲千辛万苦才勉强睁开,马路上昏黄的路灯透进来,照亮了半个房间。

起身从背包里翻出来花露水摸了摸,就又躺在床上睡着了。

后半夜的时候,朦胧中突然听到有人在和我说话。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睁开眼睛,侧身一看,发现床头坐着一个背对着我的女人。从后背看她,杨柳细腰,长发披肩。

“你还没有帮我把我的尸骨挖出来,你就要走?”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脑袋还是在刚睡醒的状态,那一瞬间没能来得及理解她的意思。接着,又听见她说:“你要是不帮忙把我的尸骨挖出来,我就剥了你全家人的皮。”

这句话立即把我吓醒了,我猛地起身坐在床上,伸手去够灯的开关。摁了开关,房间里明亮起来,然而屋子里除了我之外,却什么人也没有。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心说那汪梅不会一直在跟着我吧。我开始害怕起来,这时候才想起来王半仙给我的那张符咒。于是我就慌忙去找,然而翻遍衣兜还是没能找到。

我想了想,可能是被我忘在家里了。

我坐回床上,不敢再胡思乱想,因为一想多了我就觉得害怕。

房间的灯就一直开着,我也没有关掉。就这样亮着灯,准备再休憩一会儿。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之后,我突然后背上有点刺挠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如同有人用手指甲挠着你后背的皮肤一样。我觉得很不舒服,无意中翻了个身子。

结果一翻身过去,就看见一张苍白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她那布满血丝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我。

我吓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就准备大声喊叫呢,她突然伸出手捂住了我的嘴巴,接着我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小风,醒醒,快醒醒。”

我听见有人喊我,就睁开了眼睛,眼前一张人脸由模糊变得清楚。

是我家隔壁邻居小童的爷爷章伯伯。

看见是章伯伯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这时候章伯伯问我说:“昨天不是听人说你爷爷把你送走了吗?你怎么又回来了?对了,你怎么站在这睡觉呢?要是困了,你就回家睡啊。”

听见他这么说,我回头往四周看了一眼,发现我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村里。低头一看,发现我居然站在一个圆圈里头,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脚一挪开,就看到地上写着扭扭歪歪的字。

那是一个“死”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