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梦见死人为什么不让捞鱼(为什么做梦梦见死人)

梦见死人为什么不让捞鱼(为什么做梦梦见死人)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0 阅读数:74人阅读

  民国九年夏天梦见死人为什么不让捞鱼,大雨倾盆梦见死人为什么不让捞鱼,豫北郭堤村河道树上困住了一家三口。在人们施救过程中,水中又出现两具男尸。

  被困男者对妇女名字很熟悉,被困女者却躲躲闪闪,语焉不详。对于水中男尸,两人的说法更是一人一个样子,导致人们陷入迷惑之中,不知道该怎么决定。

  恰逢大雨挡路,人们无法报案,导致村子成为了一个孤立的空间,雨势较小时,一家想要离开,不料村中一稚童却看出其中端倪阻拦。等真相大白,人们这才发现,相比被困树上,还有更加离奇之事,也因为稚童的细心,使一件让人大跌眼镜的奇案浮出水面。

  Ⅰ:被困的一家

  郭堤村两边被河环绕,靠河有靠河的好处,比如人们可以捉鱼摸虾,可以吃,也可以卖点钱以添补家用。

  郭堤村也由此得名,郭是村里的姓,堤就是堤坝。

  民国九年,六月十五夜里天降大雨,雨大得如同天上有人拿着盆子向下泼。

  天亮后雨势不减,一帮村民到了堤边查看,发现河水已经出槽,河道距离河堤还有近一里远,中间这段距离内有很多树。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发现一片树林中的树上有竟然爬着三个奄奄一息的人。

  村民们惊诧莫名,昨天晚上那么大的雨,这三人难道一直在淋雨梦见死人为什么不让捞鱼

  更加离奇的是,他们为什么会走到中间?还爬到了树上?

  人们想不明白这些事,想不通不要想,先把人救下来再说。

  河水湍急,况且他们三个困于中间的树上,贸然下水怕是不妥,不能为了救人而置自己于危险之中。幸好村民们久在两河边上生活,平时为了捞鱼摸虾,家中备有简易木筏。

  几个小伙子飞奔进村运来木筏,上去向中间摆渡。

  等到了树下,发现树上三人皆已昏迷,树下有一只被泡白的手,木筏上的人一阵惊慌,胆大的用棍子一扒拉,两具尸体从水下浮了出来。

  这两具尸体都是男人,相互纠缠,互相搂抱,早已经死去多时。

  水流很急,尸体被树和草挡着才没冲走,他们先将尸体拉到木筏上运到岸边。两具尸体好像在打斗,其中一个掐着对方脖子,另一个则紧紧抓着对方下身。

  岸边已经站了很多村民,有男人、女人、老人、孩子。本来刚才来的都是男人,可是回家运木筏的人说看到了稀罕事,老人孩子和妇女也都顾不上大雨赶来看热闹。

  雨势这时候仍然很大,加上河中有雾和树,人们对于树上的三人看不太清,只模糊看到一个男人在树上层,一个妇人在最下面,中间树杈上还有个女童。

  将两具尸体扔下又重新返回去,树上三人已经人事不省,将人放上木筏后运到岸边,大家都没有再停留,把这三人连同两具尸体一并运回了村里。

  进入村中不能直接运到谁家,因为有两具尸体呢,所以就先安置在了村边一个破院子里。

  这三个人还活着,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看样子像是一家三口,此时只是昏迷。

  村民们有从家里抱柴禾点火的,有烧姜汤的,有几个妇人从家里抱来了仅有的被子,把妇人和小女孩儿挪到破院子另一间屋里,用被子和姜汤帮她们回温。

  男人身体毕竟要强壮一些,过了不久,男人先醒了过来,他茫然看着村民们,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到了这里。

  村民们心里着急,急欲知道他们一家三口是如何被困在树上,下面水中又为什么会出现两具死尸,所以就发问。

  男人先是愣了一阵,接着脸上现出恐惧神色,最后说出了其中缘由:

  他们一家三口并不是这里的人,住在距离郭店村二十里远的一个村子里,他叫马焘。家里穷,他们是要去城里投奔亲戚。不料昨晚到了此处时突然天降大雨,他们摸黑顺堤赶路,想找个避雨的地方竟也不能。

  正在不知所措时,路上突然出现了两个无赖,这两人一看他们一家三口就起了歪心,对他们疯言疯语,甚至是言语威胁,要让妇人和孩子跟他们走,至于马焘,爱干嘛干嘛去。

  他当然不能同意,就跟这二人起了争执,孩子也不懂事,对这两个人破口大骂。这两个无赖身强力壮,一看劝说不成,他们想要用强。马焘拉着妻子女儿逃跑,不慎滑下河堤,当时水尚浅,他们慌不择路,雨大天黑,根本不知道是在向河道方向逃。

  后面的两个无赖不死心追了过来,但水铺天盖地涨了起来,惊慌之下的马焘一家三口爬上树躲过一劫,两个无赖却淹死水中。

  原来是这么回事。

  村民们恍然大悟,这两个无赖也是倒霉,同时也是报应。同是赶路人,人家一家三口有妇孺,这两个无赖不说帮助人家,却还想着占便宜,被淹死也是活该。

  村民安慰了马焘几句,说妇人和孩子都没事,等全部醒过来养一下就可以离开,马焘感激涕零。

  这时候,有妇女过来喊人,几个老爷们儿过去一看,原来是小女孩儿在发烧。一个孩子在外面淋了半夜的雨,虽然是夏天,可雨水冰冷,孩子体弱,这是给淋病了。

  他们让村里妇女赶紧再熬姜汤,村里谁家有药再煎一些药给孩子服用。大家都在忙活,一帮村里孩子在旁边看热闹。

  苏醒过来的妇人看着忙碌的村民不由得泪流满面,不停说着感激的话。村里妇女随口问她们一家三口是怎么回事,妇人说了事情缘由,却把一边的男人们和看热闹的孩子说愣了。因为这妇人所说和刚才马焘所说完全是不同的版本。

  也就是说,两人的说法完全不同,根本对不上。

民国旧图:母子

  Ⅱ:雨中的疑惑

  妇人是这样说的:

  她叫潘巧红,和淹死的两个男人都是一家人,他们三口是主人,两个淹死的男人是他们家本家兄弟。他们这次是赶去走亲戚,但到了半路下起大雨,一家人慌不择路,导致滑到堤下,水大雨急,他们眼看就要淹死,幸好两个本家兄弟舍命将他们三口推到树上。

  他们一家三口得救,两个本家兄弟却被活活淹死。

  妇人说完失声痛哭,村里妇女们也陪着掉眼泪,女人家,眼窝子浅。

  女孩儿发着烧,见妇人哭,她也撇嘴想哭,可不知道是因为发烧体弱还是别的原因,她无法发出正常声音。

  潘巧红赶紧解释,自己这闺女是个聋哑人,她听不到,也不会说话。村里妇女们同情心更甚。

  这些妇女们并没有听到马焘所说,所以她们相信潘巧红的话,问题是村里男人和看热闹的孩子们刚才都听到了马焘所说。

  这两口子的说法截然不同。

民国时期遗留房子

  丈夫马焘说淹死的两个男人是他们在路上碰到的无赖,因为纠缠他们一家三口,导致了横祸发生,结果两个无赖淹死,他们一家三口被困树上。可是潘巧红却说淹死的两人是她们家本家兄弟,是为了救他们一家三口才被淹死的。

  两人所说出入也太大了,仿佛说的并不是一件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几个村里男人互相看了一眼,正在不知道怎么办时,发现外面有个孩子挤眉弄眼,这孩子叫郭全有,时年十三岁,生得鬼头蛤蟆眼,一副鬼点子很多的样子。

  平时在村里他是孩子王,村里孩子都听他的,调皮捣蛋,是个让村里人烦恼又无可奈何的主。

  男人们出去,没好气看着他,他却让男人们在外面等着,自己去跟马焘说话。

  他进去随意问了马焘几句,问老婆叫什么,孩子叫什么,他们一家靠什么生活这些。

  马焘不知道他问这些做什么,但还是进行了回答,并且说等雨势小了,他们一家三口就离开。

  郭全有问完就出来,跟村里大人们到了一边后,小脸紧绷,显得极为严肃。

  村里大人们不由得失笑,因为他平时最喜欢调皮捣蛋,这时候一副正经的样子让村民实在忍不住。

民国时期破庙

  不理会他们的笑,郭全有说了一句让他们大跌眼镜的话:“这一家三口不对劲,男人和女人都说了谎。”

  接下来,他跟大家说了其中三个疑点:

  一,马焘说他们三口赶路,在堤上遇到两个无赖,无赖要抢他老婆和孩子,他不同意,孩子对两个无赖破口大骂。但潘巧红所说,孩子是个聋哑人,自小不会说话也听不到。一个聋哑人,如何对两个无赖破口大骂?

  二、马焘可以熟练说出潘巧红的名字,但却对孩子的名字只字不提。而潘巧红却连一次马焘的名字都没有提过。一个人遇难被救,当诉说事情经过时,不该首先说自己丈夫叫什么吗?

  三、就是他们二人对淹死的两个人有截然不同的说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说法?说明两人在爬到树上时并没有对好说辞,被救后又各置一室,导致他们说得是一件事,但却完全不同。

  总结的话就是,他们二人都在说谎,但具体什么原因说谎却不知道。既然两个人同时说谎还照应不上,则说明两人都打着鬼主意,还说明他们二人所说都不是事实,真正的事实被两人给掩盖了。

  听了郭全有的话,村民们一个头两个大,这孩子说话有些绕,使他们一时转不过弯,但有一点可以明确,这两人说谎的确不对劲。试想想,假如马焘是潘巧红丈夫,是孩子父亲,他会不知道孩子是聋哑人?一个聋哑人怎么对无赖破口大骂?

  另外,两人对淹死者的说法截然不同,难道人是他们杀的?

  “他们二人会不会是人贩子?偷了别人家孩子,也就是那个小女孩儿,那两个淹死者是追赶者,却被他们两人给淹死在了河中?”

  一个村民突然脑洞大开,问了这么一句。

  大家都皱眉,郭全有想想感觉不可能。假设这二人是人贩子,他们拐了这个小女孩儿,两个淹死者却是身强力壮的男人,他们两人对两人,且这边还有潘巧红一个女人,会落下风?如果被淹死者是孩子的亲人或者父亲叔叔,孩子看见会无动于衷?

  另外,大家不要忘了,打捞出那两具尸体时,两具尸体是什么样子?他们是在打斗,一个掐着对方脖子,另一个抓着对方,一副想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样子。

  如果他们是一伙的无赖,会这样跟自己的同伙打吗?如果他们是一起追人贩子的女孩儿家人,他们的敌人就是马焘和潘巧红,他们有什么理由互相打斗?

  事实的确如此梦见死人为什么不让捞鱼

  众人不由得一阵头疼,这救了一家三口,本来是件大好事,可现在竟然救出了一肚子疑惑,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的,他们心里没有半点谱,就此放三人走,他们不甘心,怕万一马焘是个歹人,那岂不是把女孩儿和妇人推进了火坑?可不让走的话,他们又搞不清这其中的缘由。

  既然不让人家走,就得有个合理的理由,而且还要管对方吃饭,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谁家能有管别人三口吃饭的闲粮?

  全都没了主意的人们看向捣蛋大王郭全有,郭全有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给众人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首先,马焘肯定认识潘巧红,因为他能熟练说出潘巧红的名字。可是潘巧红却并不一定知道马焘,这一方面说明他们并不是一家人,另一方面又同时说明他们不是一对人贩子。

  试想想,假如他们是一对人贩子,会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吗?

  其次,这两人不知道什么原因逃到了一棵树上,但两者的目的并不一样,或者说两者是在无奈之下逃上了一棵树。而且在救他们时有一个非常让人不解的地方。

  假设是一家三口,被困水中,边上出现了一棵树,大人们会怎么想?首先想到的会是孩子,他们会把孩子先送上树,自己再说活命。大部分的大人都会先保孩子的命。

  但是这一家三口呢?被救时,马焘在最上面,孩子在中间,妇人在最下面。如果说要让上面有个大人好向上拉孩子,那也该是潘巧红在最上面,孩子在中间,马焘在最下面。

  现在完全反了过来,最大的可能就是,误入水中发现被困,马焘先爬上树求生,潘巧红将孩子顶了上去,自己爬在最后。

  所以,马焘在危急时刻并不在意潘巧红和孩子的死活,假如他知道潘巧红的名字却又跟她不是一家人。

  可不可以是这么个可能,马焘其实是在追潘巧红,所以他知道潘巧红的名字。虽然是追,可危急来临时,他根本不管潘巧红的死活,自己先活着再说。

  不是一对人贩子,说自己是一家人,但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并不是一家人,下面还有两个死人,幸存者又相互说谎。这简直就让村民好奇死了,同时一个个都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可惜的是那小女孩儿不会说话,假如会说话,她也许能告诉村民们究竟是怎么回事。

  郭全有眼珠转来转去想出个主意,他对着村民们耳语了一阵,村民们先是诧异,后来频频点头。

民国旧图:农户家

  村里妇人们正在安慰潘巧红,郭全有全身是泥,脸红脖子粗的走了进来,嘴里骂骂咧咧。

  “你这孩子,身上怎么这么腌臜?被人推泥窝里了?”

  有妇人笑骂他,郭全有一甩脑袋:“这么大雨,二叔非让我去报官,说村里出现了两个死人,不报官不行。我才不去呢,结果二叔生气把我推水里。”

  妇人们哈哈大笑,潘巧红却脸色大变,这些被郭全有看了个正着。

  同时,在马焘休息的地方,村民们在闲聊,说出了这么大事,已经派人去报官了。

  马焘听后脸色同样大变,他艰难从地上爬了起来,说不能再麻烦村民了,两个无赖淹死是咎由自取,他们一家三口也得赶紧走。

  村民们热情拉着他让他再休息,况且孩子还发着烧,这时候仍然还在下雨,根本走不成。

  马焘变了脸色,又不敢跟村民发火,执意要走。

  外面的郭全有一挥手,几个村民涌进来一齐动手把马焘给捆绑起来,马焘感觉莫名其妙,说村民们难不成想要害他们一家?

  潘巧红这时候也说要走,求村民们可怜可怜他们一家人。

  郭全有一晃脑袋说:“让你们走很简单,你说出你丈夫的名字就可以。”

  潘巧红呆住了,久久不作答。

  她回答不上来梦见死人为什么不让捞鱼!一个女人,连丈夫名字都不知道吗?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却说这个男人是自己丈夫,深夜被困于同一棵树上,下面还有两个死人,这种事简直诡异莫名。

  大多数村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明白为什么要救人又绑人,可一看潘巧红说不出马焘的名字,他们也回过味来,这里面有别的事啊,不管这两人是干什么的,但肯定不是一家人。

  还有,他们一听说要报案就急着要走,说明他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大家也不理会跳脚的马焘,他已经被捆绑,再作不了妖,至于潘巧红,她一个女人更翻不起浪,小女孩儿还病着,村民并不怕她会暴起。

  这些人深夜在大雨中赶路,肯定就是周边村里的。死了两个人,那么就不再是小事,不弄个水落石出,村里人也怕会担到责任。

  反正雨势变小,经过商量后,决定派村民出去打听,看看周边村里有没有出什么奇怪的事,如果打听不出来,他们就报案,让人家去查。

  当下大家做了分工,有人沿堤去打听,有人顺路去打听。

  听着村民们的安排,屋里的潘巧红却失声痛哭起来,显得极为害怕又伤心。村里妇女还是可怜她,可让这些妇女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真相会让她们大吃一惊,同时也明白自己可怜错了人。

  Ⅲ:最后的真相

  潘巧红看村民没有放他们走的意思,她失声痛哭,说自己撒了谎,但不撒谎怕人们轻看她。

  怎么回事呢?她说自己和这个男人并不是两口子,他们是暗中相好。不过她有原因,她男人是个屠夫,生性暴躁,经常打她,她是没有办法才跟这个男人相好。

  他们约好私奔,她又不舍得孩子,就带着孩子一起而去。

  不料遇到了下大雨,后面又有人追,追的人是她的丈夫和小叔,也就是淹死的那两个人。

  他们慌不择路之下滑到堤下,丈夫和小叔也追了过去。

  水在眨眼间就涨上来,慌乱之中,他们三人爬上了树,丈夫和小叔被淹死。求大家可怜可怜她吧,让她们走,要不然丈夫家来人,会把她沉塘。

  她说得非常可怜,可是村民不为所动,因为她尽管编得可怜,但无法解释她不知道马焘名字是怎么回事。一个女人,在家里天天挨丈夫打,有了相好的,两人约好私奔,但她却不知道相好的名字,这不是搞笑吗?村民们只是淳朴,又不是傻。

  她连哭带闹,其实仍然还在说谎。

  她越是这样,村民们就越想弄个究竟。

  一直到了天将黑时,出去打听的村民陆续回来,大多都是什么也没有打听到,不过有两个人却带着一帮人。

  潘巧红一看到这帮人就绝望叫喊,声音凄厉恐惧。

  据两人介绍,这是距离郭堤村十里远外一个村的,他们村里昨晚发生了凶杀案,这些人是死者家里人,还有两个是查案人员。

  怎么回事呢?距离郭堤村十里远有个叫石头屯的村子。昨天晚上,屠夫李付良死于家中,妻子孩子却不知所踪。家里人赶紧报了官,当地派了两个人去查,正在寻找线索,有人进村打听这几天村里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经过了解后,他们把人带了过来。

  从潘巧红凄厉的叫喊声中,村民明白真相就要出来。

民国时期大宅院墙

  潘巧红是被杀屠夫的妻子,小女孩儿也真是她和屠夫的女儿。但马焘却并不是和她相好的人,而是一个贼。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面对婆家人和查案人员,潘巧红和马焘知道再隐瞒不下去,各自说出内情,听得众人瞠目结舌,村民们万万想不到,他们无意间的救人,竟然救出了一个贼和一个杀夫凶手,而且过程还非常曲折。

  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死在河中的两个人,一个叫王自彬,一个叫刘保锋。

  马焘和王自彬是一对小偷,两人专门干翻墙越脊的勾当。

  而潘巧红和刘保锋是一对相好,两人勾搭成奸。

  潘巧红丈夫是个屠夫,平时卖肉,潘巧红也会参与,因此附近的人都认识她,马焘因此他知道潘巧红的名字。

  潘巧红丈夫一个屠夫,生活中是没有任何情趣的,为人粗鲁。潘巧红对丈夫并不满意,因此在卖肉时结识了刘保锋,两人对上了眼,做下了苟且之事。

  如此好了一年多,潘巧红怀孕生下个女孩儿。孩子是个聋哑人,样子却越长越像刘保锋,因此别人有诸多闲话。屠夫自己也怀疑,所以对潘巧红的态度大变,以前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疼得不得了。现在动不动就发脾气,而且还扬言要杀了她和刘保锋。

  潘巧红和刘保锋经过商量后,两人决定要私奔。按道理说,私奔就私奔呗,可是刘保锋恨屠夫,认为他经常殴打潘巧红,所以他想要杀死屠夫,也算出口气。

  昨天晚上,屠夫回家后喝了酒,潘巧红让早就等候在外的刘保锋进家,两人合力杀了屠夫后逃跑,他们认为这天地茫茫,兵荒马乱,只要一逃,谁还能找到他们?

民国时期遗留房子

  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杀人时,被马焘和王自彬看见。这两人是去潘巧红家里偷东西,因为他们知道屠夫嗜酒,而且平时卖肉,家里有一些存钱。

  两人半夜进家,东西没偷到,却目睹了杀人事件。这两人一商量,想出了一个非常贪婪和奇葩的主意,他们要把潘巧红和闺女卖掉换钱,反正这对男女杀了人,他们不敢声张。

  就这么着,他们二人追着私奔的两人而去。

  潘巧红和刘保锋带着闺女在大堤上狂奔,后面两个贼追赶。这时候突然下起大雨,两个贼也追了上来,他们威胁潘巧红和刘保锋,两人带着个孩子慌不择路滑下大堤,两个贼也追了下去。

  可是下面的水奔流而至,涨得很快,加上雨大天黑,几个人全都恐惧异常失去理智,刘保锋和王自彬扭打在了一起。

  马焘一看不对劲爬上了树,潘巧红眼看要被淹死,她把闺女托上树后自己也爬了上去,下面扭打的刘保锋和王自彬却双双掐着对方要害被淹死。

  三个人在树上,走又走不了,喊别人又听不见,生生淋了半夜雨,直到白天被村民发现所救。

  被救后,马焘心里打着拐卖的主意,所以他声称是一家人。潘巧红犯下了杀人罪行,她更不敢暴露,也不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也称是一家人。

  但由于他们并不是一家人,也根本没有商量过,所说的话中漏洞百出,十几岁的郭全有因此产生疑心,最终导致了全面案发。

  雨夜一家三口被困树上奇案,就此真相大白。

  列位看官,您能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吗?您能明白潘巧红被救后的绝望吗?

  她跟人勾搭成奸,丈夫平时会殴打她,原因是她出轨别人。这明显是没有半点感情的夫妻,按道理说,潘巧红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跟人私奔,这尚能取得人们的一点同情之心,可是先错在她,所以这点同情心也并不值钱。

  和人私奔就私奔吧,干嘛要杀死自己的屠夫丈夫?就为了让刘保锋出口气?

  人是杀了,可被小偷看见,同时天降大雨,导致刘保锋和一个贼被淹死,自己和孩子以及一个贼被困于同一棵树上。因为杀了人,被救后不敢说实话,还要装成和贼是一家人。

  村民们没有放他们走,就算是放走了,她能有好结果吗?以马焘的打算,潘巧红和闺女以后的日子都将在水深火热中度过。可是怎么办呢?她一定非常后悔,可是这有用吗?

  马焘和王自彬两个贼,乱世之中,偷别人东西,不劳而获,目睹杀人凶案后,灵机一动想要拐卖获利,最终一死一被抓,也算是咎由自取。

  我们从案子中能看出什么?潘巧红的心从开始偏向刘保锋时,就已经一脚踏上了深渊边缘,如果能及时止步,尚有挽回的余地。可惜的是她没有止步,反而一头扎了进去,并且幻想着能够凌空飞渡,其结果只能是跌入深渊。

  马焘和王自彬本想趁火打劫,不料火中取栗这种事本身带有风险,得的只是小利,一旦失,就可能是烈火焚身。本案中如此,世间万事都是如此,您认为呢?

  (本文由黑嫂原创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