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梦见自已煎鸡蛋(梦见自已手上长了很多)

梦见自已煎鸡蛋(梦见自已手上长了很多)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4 阅读数:84人阅读

不能吃难道还不能闻?我要使劲的闻不给你们闻。徐静云幼稚的想到。

“娘亲这些可真好吃,下次我们还这么弄好不好?”六郎这个小精灵鬼一边撒娇道。

“我还不知道你们两个梦见自已煎鸡蛋!好!”徐家兴回答道。

怎么还有下次,还来?不是吧?徐静云很想打扰他们,但是还是忍了忍。

毕竟叔不可忍,婶可以忍。我还是当一个安静的小婴儿吧。

“吃完没?吃完了就去休息!

时间不早了!”徐家兴看着吃完瘫坐在床上手里摸着肚皮的两兄弟不客气的说到。

“嗯!知道了!”说完就手拉着手走出了房间。

徐家兴看见他们走了以后收拾了残局。

两兄弟走进自己的房屋。只见一旁躲躲闪闪偷偷摸摸的四郎。

看见他们走进自己的房屋。

闻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味儿肉香,眼神中闪过一丝丝的嫉妒。

“四郎,你上个茅房怎么上这么久?”大郎在睡梦中醒来,看见四郎回来就迷迷糊糊的问道。

“哥,我刚才上厕所回来看见了三郎六郎,我闻见他们身上有肉的香味。

他们是不是又开小灶了?为什么明明都是徐氏家的孩子?

为什么我们没有他们过的好?”四郎不解的问。

说着说着眼睛闪过一丝丝的怨恨。“为什么我不是三姨的孩子?”

在一旁的大郎听见四郎的埋怨,楞了愣。

不知从何起四郎竟然有了如此心思。

“四郎,虽然我们没有三郎他们那么幸福。

但是我们现在日子比村里的那些男孩子不知好了多少。

我们要珍惜现在我们要惜福。”大郎在一旁急切地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这种日子为什么要惜福呢?

“虽然我知道你羡慕三郎他们。但是我们也过得不差呀!

比起村里我们真的过的过的真的好。这本就是我们的本分该做的。…”大郎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只能翻来覆去的这样说道。

“我知道了,大哥,睡觉吧!”四郎垂头丧气的说道。只是心里有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怨恨!

“妻主,东西,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李氏问道?

“快了,快了。”徐家兴急切的说道。

东西收拾好了过后就急吼吼的跑到床上,抱着自家的夫郎。

“你说,咱们这女儿该叫什么名字?”被抱在怀里的李氏看着自己家妻主问了问。

“哎!咱们女儿的名字娘和爹可是说了得他们取。”徐家兴遗憾到。

“如今还没有取名字啊,唉!也不知爹和娘取什么名字?”李氏疑惑道。

“虽然我们不能给孩子取名字,但是我们可以取小名啊!”

“真的吗?那取什么好?”李氏惊讶到。

“嗯………!”徐家兴想了想,笑了笑。

一旁的徐静云今天两夫妻的对话。竖着耳朵听了听。

心里很是着急,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小名儿可是很重要的呀!

“不如我们叫他铁锤吧!你看这铁锤肯定是活得又久又长还硬呢!”徐家兴高兴地说道。

果然不能抱有希望,李氏感叹道!

一旁的徐静云听了愣了 , what? 我没有听错吧?

铁锤。也不知道他娘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铁锤活的久。

一想到以后有人喊他铁锤铁锤儿,然后显示出她那魁梧的身材。。

那场景就冷都打了一个哆嗦

“咳咳,这名取的真好。

但是铁锤…不如我们还是取个比较文雅一点的吧!

例如石头啊!什么的…”李氏眼光盯着自家的妻主,提着建议。

如果徐家兴真要说就叫铁锤话,他家夫郎绝对要把他撕了!肯定不会让他睡床。

看见自家的夫郎的眼神你敢说叫铁锤,

我就让你打地铺。,这哪是建议,明明就是威胁。

“我突然也觉得铁锤不太好听儿,不如就叫石头吧!”徐家兴小心翼翼地改口说道,

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瞟了瞟自家夫郎的脸色表情。

看见李氏的表情像是缓和了些。还好还好。

而一旁的徐静云。听见自己的小名儿从铁锤变成了石头。

虽然觉得石头不太好听,但是至少比铁锤好听多了。

“你说我们家石头头还办不办洗三满月!”李氏又趁机追问道。

“嗯,夫郎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家可是定下了规矩。

近三代不管生男生女都不许办喜三满月,否则就断子绝孙。

咱家石头刚刚是第三代不能办了。”徐家兴小心翼翼的说完。

用眼神瞟了瞟自家的夫郎,感觉自己要惨了。

“不过爹可说了。咱们家女儿是第一个大孙女,

虽然不能办但洗三满月用的那些食材还是会买回来。专门留着给你吃。

我可是看了爹买了几百个鸡蛋。可不少呢。

说是你这坐月子要用的。你看!”徐家兴急切的把自己所知道的说出来。

李氏听见徐家兴说的!这呆子尽会哄人。

不过一想到这几百鸡蛋就算没有几百个,至少有几十个都是他的,想想就觉得开心。

毕竟他嫁进徐家,前前后后看见六个孩子的出生都没有办。

以为徐家跟村子里面的人一样是办不起重男轻女。?

后来他才知道徐家原来还定了这么一个规矩。

“不说了,该睡了!”徐家兴急切的说道。他怕他夫郎又要问一些什么问题?怕了怕了。

李氏听见过后!嗯了一声。 然后美滋滋的闭上眼。

做梦都梦见自己被鸡蛋环绕的样子蒸一个,煎一个,煮一个,吃一个。

天亮了!起来出房间的徐家兴紧紧裹着衣服哈了一口气!

连忙关上门别让自己夫郎冷着了!这坐月子可不能吹风。

早上大家吃的都是大渣子粥,下的是酸菜。

毕竟在冬天在家也不干活所以吃的少但也能混个水饱。

吃完的徐家兴放下碗筷就道梦见自已煎鸡蛋:“娘,我家石头大名叫什么名字呀!”说完摸了摸头。

大家一听石头都有点懵这谁呀!徐家兴看见大家迷茫的眼神就解释道!

这不昨天晚上给女儿取得小名这石头硬命长。

徐老娘反应过来:“名字等下我和你爹去东村吴瞎子她算的准。”

徐家兴听完后就急匆匆的跑去厨房,给她夫郎送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