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风水文化 » 关于梦见叫自已拿十万元的信息

关于梦见叫自已拿十万元的信息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7 阅读数:92人阅读

本故事已由作者:尤知遇梦见叫自已拿十万元,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穆棠心里有一个秘密,无法言说的秘密。

这个秘密在脑海盘桓缠绕,像是一个魔咒,更像是诅咒,不断折磨着她,让她每天如行尸走肉般被命运催赶着往前走。

她今年二十七岁,有一家咖啡店,位置在繁华的市中心,规模不大不小,每月收入可观,不用亲自经营,过着许多同龄人羡慕的物质生活。

当然,这只是表面的光鲜,若是窥探她的私生活,没有人会羡慕。

她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叫糖果,最天真无邪的年纪,最甜美的名字,却跟她一样,不喜欢说话,不善交际,医生说,她们母女都有自闭症。

糖果比她更严重,她只是轻微,会跟陌生人简单的交流,糖果却整日抱着一个洋娃娃,闷不啃声,不是哑巴,却更似哑巴。

没有学校愿意收糖果,她每天把糖果带在身边,除了吃饭睡觉,偶尔去一趟咖啡店转转,她们母女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家度过的,她说话,糖果听着,糖果画画,她看着。

这就是她们一天的生活,单一乏味,循环往复,永无止境。

今天,是元旦,是糖果的生日,更是……糖果父亲入狱的日子。

没错,糖果的亲生父亲……在监狱,那个曾拯救她灰暗人生的男人,算是被她亲手送进了监狱。

自从她的记忆开始断断续续的错乱后,她已经不在意那些破碎的往事,因为不在意,所以元旦这天开始给糖果过生日。

下午带糖果出去吃了饭,吃了蛋糕许了愿,回到家已经晚上九点,洗了澡后,她抱着糖果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完几集动画片,已经十一点。

糖果已经在她怀里睡着了,她却没有丝毫困意,拿起糖果怀里紧紧抱着的画板,她有些泪目,画板上有三个人,她和糖果,还有一个男人。

这幅画,是糖果刚才看着动画片画的,动画片里,一家三口和睦温馨。

她不是一个好母亲,甚至,她不配当一个母亲,因为她把一个好好的孩子带成了自闭症,若是有可能,当年,她不会把糖果生下来。

穆棠把糖果抱回床上后,去了二楼的储物间,从最角落的柜子里翻出一个干干净净的收纳盒,打开,从里面拿出一部蓝色的手机。

时隔六年,手机还是崭新如初,这是她和乔岸最后一次吵架时,乔岸送的。

乔岸,就是糖果的亲生父亲。

除了糖果,还有那家咖啡店和这栋小洋房,这部手机是乔岸最后留给她的东西。

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它充电,充完就放进收纳盒里,却迟迟不敢开机。

她想忘了过去,却又舍不得断了回忆,如此纠结,才造就了如今行尸走肉的自己。

突然想看看他的脸,于是鬼使神差的,穆棠按了开机键。

相册里,只有一张照片,穆棠伸手触摸着屏幕,这张脸,曾是她的梦魇,她恨极了他,乔岸入狱已经快六年,她却一次都没去看过他。

因为……不敢。

思绪凌乱不堪,她蜷缩在角落坐了许久,准备把手机关机放回去的时候,屏幕忽而亮了。

晚上十一点半,有个电话打进来。

穆棠看清了那串手机号,几乎是浑身一震,见了鬼般不可置信地瞪大眼。

这是……乔岸的手机号!可是,明明乔岸的手机号六年前已经注销了。

穆棠回过神时,已经按了接听键,她颤着手把手机放在耳边,几乎是同时,手机里传来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靠!穆棠你到底来不来!小爷冻死了,不来交易取消!”

手机掉在地上,穆棠浑身的血液几乎倒转,这是……乔岸的声音!

怎么可能呢!乔岸……明明还在监狱里!就算他能打电话,可是手机号……这声音……

2

最终,穆棠还是拿起了地上的手机。

“乔岸梦见叫自已拿十万元?”

她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当年最憎恨的一个名字,如今喊出来,是满满的愧疚和悔恨,电话里的乔岸似乎沉默了一会,声音带着几分惊讶。

“穆棠?”

他又喊了一声,穆棠确定是他的声音,再也控制不住,自乔岸入狱后,她就再也没哭过,此刻,眼泪却似喷涌的潮水,再也无法控制。

她哭了许久,乔岸一直没挂电话,嘟囔了几句后就没了声音,等穆棠哭累了,他隐约带着憋屈的懊恼声才从手机里传过来。

“穆棠你什么意思,你要是后悔了你直说,连打了八个电话你不接,接通了又哭,靠!是你自己同意的,又不是我逼你,你到底几个意思!”

穆棠停止哭泣后,被他的话震住,这句话……好熟悉!

这是……七年前。

她记得那时候,她答应了乔岸去酒店,到了约定的时间却迟迟没出现,乔岸打了很多电话她都没接,后来她想通了接了,他也是说了这么一番话。

穆棠把手机拿离耳朵,她使劲眨眨眼,又扇了自己一巴掌,脸上传来痛觉,她才恍然醒来,这……这不是在做梦!

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抓不住,却又莫名让她激动,她颤着手死死抓住手机,当听到乔岸又气急败坏地骂了两句后,才咬着唇开口。

“乔岸,你现在穿了一件灰色的大衣对吗?你出门的时候手机掉在地上,屏幕摔烂了对吗?”

电话里的乔岸明显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穆棠捂着唇,眼泪横流,没错了,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么离奇古怪的事,但是没错了,她几乎可以确定,现在和她通电话的,是七年前的乔岸!

那时的乔岸,是放荡不羁的魔鬼,彼时,她是卑微如尘埃的野草,为了十万块钱,她把自己献给了魔鬼。

乔岸打电话的这个时间,正好是他们认识的第一百天。

“穆棠?你哑巴了?你到底来不来,小爷快冻死了,你不来小爷就走了!再给你半小时的时间,你要是不来,小爷就当你后悔了,以后咱两谁也不认识谁!”

吼完这一句,乔岸直接挂了电话,穆棠愣了片刻,算了算时间,半个小时后,七年前的自己就会下楼找乔岸,然后……

她打了个冷战,怎么办……要不要阻止?

她了解乔岸,若是她现在骂他一顿,或者直接羞辱后再拒绝,以乔岸高傲的脾气,一定会转身就走。

那么,事后再怎么求他,他都不会再答应,因为他自尊心极强。

当年,那晚之后,她的信仰覆灭,她的人生走向深渊,在乔岸面前,她再也抬不起头,因为她为了区区十万块钱,出卖了自己。

理智告诉她,她应该立刻打电话阻止这次交易,若是没有那晚,或许,她和乔岸就断了联系,她不会有那段梦魇的生活,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可是,若是阻止,就没有那十万块钱,没有钱,养母就进不了手术室,养母会死。

可是,她同样记得,养母从手术室出来,只活了一年多,后来还是病情复发走了。

穆棠痛苦地抱着脑袋,怎么办,该不该阻止……

阻止,就不会有后面的一切,她现在不会这么痛苦,不阻止,养母会得到救治的机会,会多活一年多。

这个选择,穆棠不是没想过,甚至这几年从噩梦中惊醒,她总是后悔,若是在梦中,她会毫不犹豫地阻止,因为反正养母最后都会死。

可当事情真正摆在眼前让她选择时,她迟疑了。

3

穆棠最终没打那个电话,她没有阻止那场噩梦的开始,因为她不能剥夺养母剩余的生命。

穆棠是被领养的孩子,这是养母在她十八岁那年告诉她的。

因为养父身体的原因,不能有孩子,所以买了一个。

穆棠来到穆家时,三岁,喜欢哭,任谁都哄不好,养父脾气暴躁,连着几个巴掌打在脸上,直接把她打懵了,若非养母护着,穆棠估计小时候就活不成。

养父对她态度极差,因为他要的是男孩,结果给了他一个女孩。

他不能赔了钱又没了人,只能把她带回家,穆棠从小就是他的出气筒,他把对命运不公的怨气,全都发泄在穆棠身上。

穆棠自有记忆开始,身上就没一处好地方,从头到脚全是淤青,养母虽然心疼她,却也怕极了养父,只能等她挨过打再去哄她。

或许是从小被家暴留下的阴影,她很排斥与人交往,更习惯了被众人排斥,认识她的人都说她性格阴暗,极端。

她一心想远离养父,好不容易考上了离家最远的大学,养父却说上大学没用,浪费钱,硬逼着她辍了学。

她没有反抗,因为养母检查出了乳腺癌,需要钱,养父不愿给她看,说看不好,浪费钱。

她答应养父出去打工挣钱,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她要出去找她的亲生父母,这件事,她谁也没告诉。

她去了很多城市,找了很多寻人启事的信息,一无所获,后来跟养母通电话的时候,养母听说她一直在找亲生父母,于心不忍,终于偷偷告诉她,她是被人从江城一带抱回来的。

所以,她来到了江城,遇到了乔岸。

穆棠在一家餐厅当服务员,她与乔岸,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直到有一次,乔岸去那家餐厅吃饭。

穆棠从不觉得乔岸对她是一见钟情,因为乔岸第一眼看见她,眼睛里是震惊,第二次见面,带着些许敌意。

所以她至今不明白,既然他对她有敌意,为何还装作喜欢她要追她。

她不堪其扰,却不能辞职,因为养母的病情加重,她需要钱,她高中毕业,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只一身从小被养父练出来的体力和勤快。

她用空余的时间找了两个兼职,再挤出时间找亲生父母,她拼了命地挣钱,可惜,养母还是要做手术,手术后还要化疗,放疗,内分泌治疗……

她请假回去了一次,医生说,整体算下来,要先准备十万块钱备用,她存的钱远远不够,她认识的有钱人,除了吝啬鬼老板,只有乔岸。

回到江城,她走投无路,厚着脸皮跟乔岸借钱,乔岸倒是大方,说借多少有多少。

她不相信乔岸会无缘无故对她这么好,于是问乔岸愿不愿意交易,总之,她不想欠他。

乔岸听后,用最嘲讽的语气痛骂了她一顿,直接反悔不借了,然后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半个月后又找到她,问她还愿不愿意交易。

她不愿意,但是只能愿意,因为乔岸找到她的那天,养母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她必须拿到那十万块钱。

她被养父打到大,也被养母护到大,若生病的是养父,她理都不会理,可对于养母,她不能放弃。

事后,乔岸给了她二十万,她只拿走了十万,她以为辞了职后,可以逃离这个让她失去尊严的地方,可养父却再次把她推入深渊。

4

接到七年前乔岸的那个电话后,穆棠用了两天时间回想,她和乔岸在一起的那两年发生的所有事。

然后,她找来一本日历,把改变她人生轨迹的事情按着时间线写下来,五天后,她又拿起了那部手机。

她记得,明天养父会给她打电话,说十万块钱用完了,养母需要吃进口药,让她再打两万块钱。

她之前存的钱已经在手术前全给养母看病了,彼时的她,身无分文,用身子换钱的事让她深陷苦痛,整日缩在出租房里,吃了上顿没下顿,对未来一片茫然。

养母重病急需十万,她砸锅卖铁刚凑齐,养父联系她再打两万

被养父连着几个电话催促后,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恰巧,乔岸找来了,带她吃了顿饱饭,然后,她也不知道怎么会说出那句话。

“乔岸,你养我吧”

她那时只有两个想法,第一,活着太难,挣钱太难,第二,反正她有过一次,无所谓第二次,甚至第三次。

乔岸闻言没吭声,坐在沙发上抽了两根烟,然后拿出手机给她转了十万块钱,一句话不说起身就要走。

她这个人,从小一根筋,从来不信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会砸在她头上,她需要钱,却不敢相信乔岸会无缘无故地给她钱,所以,她从后面抱住了他。

乔岸开始很生气,骂了很多难听的话,似乎想揍她又忍住了,最后被她缠的厉害,没拒绝,事后,乔岸像是在跟自己赌气,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心思很重。

她却很高兴,因为她从小就知道,买卖,有买就有卖,对等交易才能安心,虽然交易不光彩,但是她不会亏欠乔岸。

穆棠现在要做的,就是要阻止这场交易,因为半个月后她就会知道,养父是骗她的,她给的钱,被养父用来养儿子了。

她拿起手机拨了乔岸的手机号,竟是……空号!

穆棠浑身冒出冷汗,又拨了两次,还是空号,她找那晚的通话记录,竟然……也是空的,好似,那晚乔岸的电话,只是一个梦而已。

穆棠跌坐在地上,怅然若失,莫大的失落感铺天盖地的袭来,她还以为,老天给了她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颓废的在地上坐了许久,看了看时间,马上十一点半,她扶着墙站起来,腿麻了,又踉跄一步跌坐在地上。

然后,手机响了!

穆棠呆呆的看着来电显示,下意识拿起手机接通电话,果然,乔岸的声音再次传来。

“穆棠,你要一直躲着我吗?明天出来吃个饭吧,或者我去找你,我有话跟你说,很重要”

穆棠脑子里只想着明天必须阻止乔岸去找七年前的自己,好不容易又接到这个电话,已经准备几天的话脱口而出。

“乔岸,我回老家了,遇到点麻烦,明天你能来找我吗?”

电话那端的乔岸沉默了一会,良久才道:“你回老家了?”

穆棠屏息道:“是”

乔岸又沉默了一会,道:“好,我去找你,你把地址发给我”

穆棠立刻道:“我报给你吧,你记一下”

等乔岸记下地址要挂电话时,穆棠赶紧道:“乔岸,你到了给我打电话,记着,一定要打电话”

她一连嘱咐了几句,等乔岸挂了电话后,她忙去翻通话记录,果然,通话记录再次消失了,她再拨一次乔岸的手机号,果然,又成了空号。

所以,只能乔岸把电话打进来,只能乔岸找她,她……打不过去,她不能主动联系乔岸。

穆棠有些惆怅,却也勉强放下心来,只要明天把乔岸支开就行了。

只要明天他和七年前的自己不见面,他们便不会再有交集,后来的事情就不会按照原定的轨道发展,或许,很多事情就变了。

第二天,穆棠等了一天,吃了晚饭后,如往常一般抱着糖果在沙发上躺着,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半才接到乔岸的电话。

电话通了,却一直没人说话,穆棠觉得不对劲,试探道:

“乔岸?”

她喊了两声,对方只是沉默,许是太安静,她几乎能听到他抽烟的声音,穆棠心里有些慌,又喊了两声,乔岸才‘嗯’了一声。

然后,她听到乔岸问她,“你不是穆棠,你到底是谁?”

5

穆棠怎么都没想到,乔岸骗了她,他根本早就知道,七年前的她,一直躲在那个出租房里。

他根本没按着地址去老家,他还是去找了七年前的自己。

她试图改变的事情,丝毫没有改变,一切,都在按照原来的轨迹发展。

甚至,更糟糕的是,乔岸发现了她的存在。

“我问了穆棠,她说昨天晚上根本没接到我的电话,我原以为是她删了通话记录故意骗我,可现在,我拨通的手机号是她的手机号,但是,她的手机在我手里,我却在跟你通电话”

乔岸的声音略显阴沉,穆棠的手心开始出汗,她下意识想挂了电话,乔岸的声音却又响起。

“元旦那天晚上,也是你对吗,你知道我穿着灰色大衣,知道我出门时摔一跤手机屏幕碎了,我刚才想着,你会不会是偷窥狂,可是你的声音,跟穆棠一模一样,连喊我名字的尾音,都一模一样”

穆棠不吭声,他又沉默了一会,声音压的很低,开始出现近似迷茫的颤抖。

“可是,穆棠现在就躺在我怀里熟睡,她千真万确是我的穆棠,那你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的声音和穆棠一模一样?为什么你的手机号跟穆棠一模一样?”

“你知道吗,我意识到不对劲时,尝试了很多次,打了很多次电话一直是穆棠的手机在响,准备放弃的时候又突然想到,两次跟你通电话都是在晚上十一点半”

“于是,我又试着十一点半给你打电话,果然,真的是你接了电话,最奇怪的是,打通了你的电话后,穆棠的手机突然自动关机了,怎么都开不了机,你说,是不是见鬼了?”

穆棠被他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头痛欲裂,她该怎么回答?告诉他,她是七年后的穆棠?

这么诡异的事情,若非她亲身经历,她都觉得匪夷所思,更何况从来不信这些的乔岸。

“我……我是……”

她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良久,似下定决心,默了片刻后,也不管乔岸信不信,一字一句说的清晰明了。

“站在你的角度,我是七年后的穆棠,站在我的角度,你是七年前的乔岸,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事实就是,这么诡异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电话里迟迟没有人回应,穆棠以为乔岸不会相信,正准备再解释一遍,他突然开了口。

“所以,那天晚上你为什么哭的那么惨?你是七年后的穆棠,那昨天晚上的电话,你的用意是什么,为了阻止我和七年前的你见面吗?”

他顿了一下,声音越发沙哑,“所以,穆棠,我们后来……怎么了?”

6

穆棠跟了乔岸两年,从来都不知道,他的思路竟然如此清晰。

他们在一起时,乔岸总是一副欠揍的二世祖模样,最开始以欺负她为乐,后来以调戏她为趣。

她没想到,他会问出后面那几句话,她很惊慌,所以她直接挂了电话,甚至,把手机关机了。

后来……怎么了?

若是她现在告诉他,后来他杀了人,如今还在监狱里,那他接下来的生活该怎么过?他该怎么办?

很明显,这是个可怕的问题。

连着一年多穆棠都没敢开机,她不敢开机,除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乔岸的问题,还有潜意识里,这段时间她不想打扰。

因为这一年,她和乔岸相处的很愉快,那是她整个灰暗人生里,最快乐的一年。

直到,瞧着日历上那被红笔标记的日子越来越近时,穆棠才重新开机了,因为还有两件让她至今后悔的大事。

第一,是糖果,她不该把糖果生下来跟着她受罪,她不配当个母亲,所以,她要阻止糖果的出生。

第二,是阻止乔岸杀人,乔岸杀的,是她的养父,虽然养父该死,但不该是乔岸杀了他。

手机开机之后,她打乔岸的电话依旧是空号,而乔岸也一直没有打来,直到,中秋节的那天晚上。

算算时间,明天就是她偷偷跑去医院打胎,又因接到乔岸电话,匆匆离开医院错过打胎的日子。

还是十一点半,兜里的手机响了,自从开机后,穆棠总是把那个手机随身带着,遂铃声响起时,她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

乔岸依旧是沉默了很久才出声,似乎喝了酒,声音极为沙哑暗沉。

“穆棠,你终于开机了,穆棠,我们的孩子,生下来了吗?”

穆棠一愣,身子剧烈的颤抖,“你……你怎么知道……不对,我们没有孩子,乔岸,我们没有孩子”

两人在一起时,她每次都会提醒乔岸做好安全措施,有时乔岸的兴致来了,会不管不顾,她也会在事后偷偷吃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后来还是怀孕了。

那时候的她,想给乔岸生个孩子,但是她有自知之明,她只是他包养的情人,她不敢要这个孩子。

乔岸似唏嘘一声,又笑了一声,“穆棠,你后来吃的药,被我换了,那些只是寻常的维生素而已,后来你去医院检查的时候,我以为你不舒服,担心你,偷偷跟着你去了,我知道你怀孕了”

他顿了一下,少许才又道:“今天是中秋节,我想带你回家吃饭,无意间看到你手机上的预约短信了,知道你明天要去医院”

他的声音低下去,隐隐带着哭腔,“穆棠,我一直幻想着,你不告诉我,是因为想给我一个惊喜”

穆棠僵着身子,艰难地抬起手揉了揉被泪水模糊的眼睛,她以为她的演技高超,她以为她隐藏的很好,却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穆棠用手背抹干净眼泪,喉咙似被水淹没,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耳边又传来乔岸的声音。

“我原本的打算,是明天给你打电话,告诉你,我找到你的亲生父母了,你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来找我,然后,我会把你关起来,直到你生下孩子为止”

年轻的声音,却染上老朽般的死寂,就像一个年轻人在念悼词,穆棠的眼泪越来越多,她似乎,能猜出他后面的话。

“但是穆棠,后来我们分开了对吗?你现在过的不快乐对吗?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个决定权我交给你,你要留下这个孩子,明天我会去医院阻止你打胎,你若不要,我尊重你”

“我不……”

穆棠下意识一句“我不要这个孩子”就要脱口而出,却在瞧见仅距离她三米远的糖果时,攸得住了口。

7

这孩子,什么时候从房间出来的?这个时间,她应该睡着的。

糖果慢慢的走到她身边,拉开怀里洋娃娃身上小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几颗糖,翻了翻,挑出一块软糖递给她。

见她不接,又翻出两块软糖递给她,最后,直接把手里的洋娃娃递给她,一声不吭,眼巴巴的看着她。

穆棠突然捂着嘴痛哭,糖果身上的洋娃娃,从来不让人碰,如今竟然给了她,而且,她竟然记得她喜欢吃软糖。

方才,只要她说一句她不想要她,就算间接地要了她的命,突然而至的莫大负罪感几乎把穆棠吞没。

糖果干净亮晶晶的眼睛就像一块镜子,照出了她的胆小和虚伪,手中的那颗软糖,也似一把锋利的刀片,割痛了她的五脏肺腑。

“对不起,糖果,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

手机掉在地上,她把糖果紧紧抱在怀里,痛苦弥漫在四肢百骸,她觉得窒息。

当糖果的小手一下一下拍着她的后背时,冰冷的身体又缓缓回温,苦涩心酸中溢出满满的感动。

恍惚中想起,这几年,往事经常挥之不去,噩梦时常排山倒海的呼啸而至,多少无眠的深夜,也是被糖果不经意间的动作安抚。

似乎只要她的小手触摸她,她就能安静下来,她喜欢拿着糖果的手拍自己疼痛的心脏,久而久之,每当她难过的时候,糖果就会学着她的动作,用小手拍拍她。

这么可爱的小天使,她如何能丧心病狂地毁灭她……

穆棠抱着糖果一直说着对不起,直到,落在地上的手机里传来乔岸的声音。

“糖果……名字真好听,穆棠,是我们的孩子对吗?能让我跟她说句话吗?”

穆棠把糖果抱在腿上坐着,然后才弯身捡起手机,她把手机贴在耳朵上,明明没碰到太阳穴,太阳穴却似针扎那般疼。

“对不起,我没把女儿照顾好,她不爱说话,可能没办法跟你交流”

乔岸似碰倒了酒杯,电话里传来一声玻璃倒地的声音,很快,他的身音又四平八稳地传来。

“没关系,你把手机开外音,我就跟她说一句话”

穆棠把手机开了外音,乔岸在电话里喊了一声糖果,糖果听到自己的名字,扭头朝手机看了一眼。

“糖果,我是爸爸”

意料之中的,糖果听到这句话并未给予反应,只老老实实的窝在穆棠怀里,眼睛里是浓浓的困意,却还时不时要睁开眼看她一下。

穆棠在她眼睛上亲了亲。

“乔岸,你听着,我要这个孩子,还有,一个月后的今天,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你……”

砰!

穆棠的话还没说完,手机里突然又传来一阵玻璃碰撞的声音,紧接着是一道近乎尖锐的质问。

“乔岸,你在跟谁打电话?你是谁的爸爸?”

穆棠暗道一声糟糕,正要挂电话时突然想到,这是……她自己的声音,所以,乔岸被当年的自己发现了?

等等!

仔细算算日子,恰恰是从这时候开始,甜蜜破碎,他们之间有了无休止的争吵。

乔岸从来不亏待她,知道她喜欢喝咖啡,直接送了她一个咖啡店,知道她喜欢安静的生活,又送了她这套环境极好的小洋房,两人除了不谈感情,相处的很和睦。

一切破裂的关系,都是因为......她以为乔岸有家室,有老婆孩子,不愿再被他包养,乔岸一遍遍的解释,她不听,所以,他把她从医院骗走后,就把她关起来了。

她恨极了他的幽禁和控制欲,却从未想过,他是为了保住这个孩子,他不说,她也不愿听他说,两人就一直僵持着。

8

最终,穆棠还是没来得及多问一句,因为争吵声响起时,乔岸挂了电话。

她在忐忑中煎熬地等待着乔岸的电话,每天早上醒来,都会下意识抱抱身边的糖果,糖果还在,说明乔岸如当年一样,阻止了她打胎,万幸!

那次之后,乔岸迟迟没有再打来,穆棠每天抱着手机盯着日历,倒数着日历上的时间,距离中秋节已经过了一个月,按着当年的时间算,明天......就是养母下葬的日子。

当年,她听说养父用她给养母治病的钱又从人贩子手里买了一个男孩后,就断了与家里的联系。

为了不再被养父压榨纠缠,她换了所有联系方式,她有两个手机,一个寻常用的,一个专门用来跟养母联系的。

跟养母联系的手机大多时候都是关机的,只在她想跟养母联系的时候才会开机。

最开始是隔个一周联系一次,后来听养母一直聊那个男孩,聊养父对那男孩如何如何好,她便隔一两个月打一次电话。

以至于,养母死的时候她并不知晓,最后一次开机时,已经是养母要下葬的消息。

她告诉乔岸她要回老家送养母最后一程,乔岸没拦着她,要陪她一起回去,她拒绝,她不愿让乔岸看见她的狼狈。

她恨乔岸,却又不得不承认,她爱上了乔岸,所以在乔岸把她关起来时,她只闹过一次,便安安静静地当了被他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她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偷偷去了养母下葬的地方,本想着等人都走了之后上去拜一拜就离开,却不想还是被养父发现了。

养父拽她回家的时候她没敢反抗,因为她怀孕了,只要他不动手打她,她可以暂时屈服。

回到家后,养父一巴掌差点把她打懵,再动手时,她名义上的弟弟拦住了养父,果真如养母所言,养父很疼这个儿子,她没有再挨打,而是被没收了手机,然后被关起来。

当天夜里,养父等他那儿子睡了之后,开锁来到她的房间,骂她是白眼狼,骂完之后又给她要钱,她不敢惹恼他,吵了几句后,答应只要他放了她,要多少给多少。

岂料,他那双阴森森且不怀好意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慢慢的,言语之间多是不入耳的污秽之言。

那天晚上的记忆,穆棠其实已经很模糊,因为她总不愿去回忆,她只隐约记得,她剧烈的反抗惹恼了养父,被他拽着头发往墙上撞。

后来的事她就不知道了,再醒来,她躺在乔岸怀里,养父倒在血泊中,身上插了一把弹簧刀。

乔岸说,穆棠,我帮你杀了他,以后就没人威胁你了。

乔岸说,穆棠,对不起我骗了你,我真的有个孩子,是个女孩,叫糖果。

乔岸说,穆棠,从始至终,我爱的只有糖果的妈妈,你只是替身而已,穆棠,恨我吧。

穆棠记得,就是因为这两句话,警察来的时候,她指着乔岸说,他就是杀人凶手,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乔岸被警察带走。

9

乔岸的第五通电话,是在养母下葬的那天,依旧是晚上十一点半。

电话刚接通,穆棠就急声问他现在在哪里,乔岸说:“我还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回老家,刚才走错了方向,下个路口拐弯就进村了”

穆棠松了口气,又赶紧道:“乔岸,你现在立刻把车停下,然后立刻报警,让警察去我家,你不要去,乔岸,你千万不要去”

她的声音极为尖锐,电话里是一阵沉默,紧接着,是乔岸忽而沉重的呼吸声。

“穆棠,今晚发生了什么事对吗,我们分开......是因为今晚的事吗?穆棠,告诉我吧,求你”

穆棠哭着道:“是,你会杀了我养父,然后坐牢,乔岸,你不要去,你现在赶紧打电话报警”

电话里又是一阵沉默,然后,乔岸笑了一声,他说,“穆棠,其实有件事我一直在骗你,其实,你才是乔家的孩子”

穆棠一愣,听清楚了他的话,全身血液瞬间凝固,她听到了什么?做梦吗?用手掐了掐脸,好痛!

你才是乔家的孩子......你才是乔家的孩子......

这句话,似疯魔一般,彻底且持续地响在脑海里,咔嚓咔嚓地响,几乎抽干她全身的血液。

乔岸似叹了一声,声音在继续,慢慢的说着那个他一直藏在心里的秘密。

乔岸说,穆棠,当年你走丢之后,你妈疯了一样找你,精神不太好,你爸就在孤儿院领养了我。

本来想转移她的注意力,没想到事与愿违,你妈安静了一阵后,又开始到处找你。

说句实话,其实我挺恨你爸,他不该领养我的,你妈不能见你爸对我好,但凡你爸对我好一点,你妈就会跟他吵架,说我抢了你的位置,说你还会回来,不准任何人碰你的东西。

吵着吵着,他们就离婚了,你妈不要我,我便跟了你爸,没过多久,你爸再婚,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我在家里像个外人。

再后来,我听到了你妈的消息,你妈离婚后,还是一直在找你,一次次失望,绝望,愧疚折磨着她,她......自杀了。

你妈离开后,我尝试着帮她继续找你,找了三年依旧没你的消息,准备放弃的时候,竟然在江城的那家餐厅见到了你,你跟你妈年轻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我觉得不是巧合,就调查了你。

我找到了你的养父,沿着这条线找到了当初的那些人,穆棠,抱歉,即便确认了你的身份,我也没敢告诉你真相。

我不能告诉你,你爸带着他的老婆孩子出国定居了,现在我也找不到他们,更不能告诉你,你妈为了找你没了,穆棠,我说不出口。

穆棠,我曾羡慕你的人生,可是我过着你的人生,却从来没有快乐。

知道你是乔家的女儿后,我把对你爸的恨,转移到你身上,我想报复他,所以故意折磨你,我知道这没逻辑又幼稚,可我还是欺负你了。

我更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上你,有了这个念头后,我想远离你的,可你偏偏找上我,要用自己换十万块钱,我很生气,所以气走了。

后来回来找你,我其实只是想把钱给你,没想到你这丫头一根筋,好吧我承认,我是混蛋,我没抵抗住诱惑。

一步错,步步错,后来我陷得越来越深,最后完全失去控制。

穆棠,其实中秋节那天,我想带你回家吃饭,是准备把真相告诉你,可知道你不要孩子后,我很生气,非常生气,以至于失去理智把你关了起来。

可是怎么办呢,穆棠,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10

乔岸的声音淹没在一道尖锐的哭声里,穆棠记得那个声音,是她那个名义上的弟弟,他哭的很惊悚,像是见到了极为恐怖的事情。

然后,她听到乔岸开门下车的声音,然后,她听到乔岸大喊穆棠的声音,然后,没了声音。

手机没挂断,但任凭她怎么喊乔岸,都无人回应,四周静悄悄的,她仿佛能听到手机里传来血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然后,过了许久......许久,她听到乔岸当初在她醒来时说的那些话,他说他杀了她养父,说他背叛了她,让她恨他。

然后,她听到警察把乔岸带走,再然后,她听到有人捡起手机,然后,她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你是糖果的妈妈……穆棠,对吗?”

声音极为平静,穆棠却听得毛骨悚然,她捂着几乎跳出胸口的心脏,“你......你怎么知道?”

“乔岸把我关起来的一个月,一直陪着我,他以为我睡着了,其实我是装睡,他总是趴在我肚子上,说我们的孩子以后叫糖果,他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我都听到了,虽然匪夷所思,但是我信了”

穆棠抓紧手机,一时无措,她要说什么,她现在正在跟过去的自己对话,她该说什么?

穆棠脑子里一团乱,手机里仅隔片刻的沉默,已经又传来声音。

“穆棠,那男人是被一把弹簧刀刺死的,那把弹簧刀,一直在你的口袋里,乔岸知道你口袋里有刀吗?你真的觉得,人是他杀的吗?”

穆棠闻言一震,用力把眼睛瞪得很大,弹簧刀......弹簧刀......

脑子忽而疼的厉害,穆棠抱着头在地上打滚,脸色惨白,巨大的恐惧像是深海的水,紧紧包裹着她的身体,直至完全淹没了她。

记忆翻江倒海的袭来,扎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是啊,那把弹簧刀......

那是她回家前专门去超市买的,从高中开始,她见养父时口袋里总会藏着一把刀。

那把弹簧刀一直藏在她大衣的口袋里,她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养父拽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时,她从口袋里拿出了那把刀,然后,狠狠捅向了他,不知道捅了几刀......

原来,人是她杀的!

原来,这就是她一直隐藏在心里的秘密,无法言说的秘密,不敢窥探的秘密。

她其实……想起过那把弹簧刀。

只是心里总记着乔岸最后的那句……“你只是替身而已”。

不愿深想,不敢细想,以至于时间久了,脑子如铁锈一般,自我催眠再也想不起来了。

穆棠抱着头哭的撕心裂肺,手机里,传来一声叹息。

“你是未来的穆棠,未来的日子是你的,这个选择交给你,警察还没走,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穆棠停止哭泣,抬头看向正朝自己走来的糖果,当糖果把手里的一颗软糖递给她时,她立刻用手捂住了眼睛。

“穆棠,自首吧”

11

穆棠做了个梦,不好不坏,过去种种,在梦里像是一场没有结局的电影。

一觉醒来,她已经身在监狱,没有恨,没有悔,更没有害怕,直到醒来这一刻,她才觉得自己真真正正活过来了。

乔岸说,他羡慕她的人生,过着她的人生,却不快乐。

她也是,羡慕他的人生,过着他的人生,也不快乐。

如今,她把他的人生还给他,让一切回到正轨,是最好的结局,只是,穆棠摸了摸平坦的小腹,一切回到正轨,她的糖果......还在吗?

再见到乔岸,穆棠有些恍惚,隔着玻璃,乔岸的脸色有些沧桑,看起来很疲惫,见到她时,却眼睛发亮。

“穆棠,对不起”

“乔岸,对不起”

两人同时说了对不起,穆棠的愧疚或许乔岸不知道,但是,穆棠却知道乔岸为什么说对不起。

其实她不怪他,甚至要谢谢他,若是她知道真相,以她当时的心态,绝对承受不住。

一边是因为她的亲生母亲,一边是被病痛折磨的养母,一边是有了新家庭把她忘了的亲生父亲,一边是想把她榨干折磨她的养父,她若知道真相,会疯的。

穆棠张张嘴,欲言又止,有很多问题想问他,却迟迟张不开口,她不知从何问起。

最后,还是乔岸先开了口。

“当年你养父死后,你那个弟弟,已经回到了亲生父母身边,他是当时唯一的目击证人,前几天他的父母已经同意让他出庭作证,你是自卫,穆棠,你再等等,很快就能回家了”

穆棠垂泪,肩膀抽动了两下,低低的声音隐有试探,“你知道......糖果吗?”

乔岸笑着没说话,放下电话出去了一下,再进来时,手里牵着一个小女孩,女孩怀里抱着一个洋娃娃。

他重新坐下,然后把女孩抱在自己腿上,小丫头古灵精怪的眸子忽闪忽闪的看着她,一脸好奇。

穆棠捂着嘴哭的厉害,乔岸拍拍女孩的脸,小丫头从洋娃娃身上的小包里拿出几块糖,把其中两块软糖朝她的方向推了推。

透过玻璃,眼巴巴的看着穆棠,眉眼弯弯,笑得像个天使。

“妈妈,我叫糖果,我和爸爸在等你回家,爸爸说,等你能回家了,带我们去看外婆。”

乔岸也看着她,父女俩笑起来唇角的弧度完全一致,连眉眼都极为相似。

穆棠破涕为笑,用力地点了点头。(原标题:《穆棠的选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