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风水文化 » 梦见自已开车压到花生米(梦见一大车花生)

梦见自已开车压到花生米(梦见一大车花生)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3 阅读数:53人阅读
前言

图|1981年7月6日梦见自已开车压到花生米,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包兆龙、包玉刚父子

1978年的一天,时任国家旅游局局长卢绪章接到了一封电报。

电报是有名的“世界船王”包玉刚的夫人黄秀英从香港打来的,目的是想要回来看望卢绪章的夫人,黄秀英何卢绪章的夫人是表姐妹关系。而包玉刚与卢绪章,也有姨表关系,包玉刚早年曾在卢绪章开办的广大洋行当伙计。

虽然仅仅只是一封探亲电报,可背后却有更深层次的含义。

看望亲属是真,“投石问路”也是真。

1978年的中国,正处于一个改革潮流的关键年份,世界级的船王包玉刚,也萌生了想要回国发展的冲动,可他对于回国仍然有一定的顾虑,于是想出了一招投石问路的计策。利用夫人的名义给国内发去一封电报,看看祖国有什么样的反应。

卢绪章接到电报以后,深知这一消息的重要性,于是主动报告了中央,转来转去,电报最后到了邓小平的手中梦见自已开车压到花生米

“船王要回来,好事嘛。”

一条旧货船起家的世界船王

包玉刚出身于一个浙江小商人家庭,父亲包兆龙本身就是以经商起家,他对子女的要求一直都非常严格,由于家庭条件还不错,几个子女后来都接受了很好的教育。

也许是自幼就叛逆的性格,包玉刚在吴淞商船专科学校船舶专业毕业后,没有进入大学深造,而是跑到上海一家银行当了一个小职员,并逐渐的从职员做到了上海市银行的副总经理。

图|包玉刚年轻时候

本来就已经是违逆了家里意思的包玉刚,后来又从银行辞职。1949年包玉刚跟随父亲携十数万的资金跑到香港经商。

包玉刚童年就对海有这浓厚的兴趣,因此拿出积蓄想要跑海运。

母亲首先就提出反对,认为积蓄全部都压到一条船上,风险太大。

父亲包兆龙也反对,他认为香港的船舶业发展已经成熟,竞争十分激烈,包玉刚此前没有干过海运,没有经验,如何能与人竞争。

家里的劝说并没有让包玉刚打消主意,反而还激发了他的斗志。

不过,包玉刚并没有急于投身航运,而是努力学习航运和船舶知识,一直到37岁时,才在家里和朋友的帮助下,筹募了70多万美元。专程跑到了英国购买了一条烧煤的旧货船。

这艘船运行已经28年,排水量只有8200吨,可包玉刚如获至宝,不仅将这艘船重新刷漆,还将里外都整修了一番。

一艘旧货船将成为包玉刚未来事业的起点。

与当时经营航运业采取短期出租的大佬不同,包玉刚采取的是长期出租的方式。

短期出租,是租船的人每一个航程,就结算一次,这样的收费标准高,而且还可以随时更改,可包玉刚采取的长期出租的方式,是三五年,甚至长达十年的出租,按月结算租金。

虽然包玉刚采取这种方式,赚钱要少,回本要慢,可无疑是一种稳扎稳打的办法。

包玉刚的人生座右铭是梦见自已开车压到花生米:“宁可少赚钱,也不去冒险。”

图|包玉刚和妻子黄秀英

冒险的利润虽然是呈几何倍数增长,可长期运营才是立足根本,从一开始的受人嘲笑,到后来的让人仰望,包玉刚一步步的成长令人惊叹。

1974年希腊船王亚里士多德·奥纳西斯拜访包玉刚,曾这样盛赞他:

“搞船队虽然我比你早,但与你相比,我只是一粒花生米。”

1980年,包玉刚的船只总数达到了200多艘,总排水量也达到了2000多万吨,第二年包玉刚船只中排水量达到了2100万吨,比美国和苏联的国家所属船队的总吨位数还要大。

也是在包玉刚的影响下,香港的船舶业异常的发达,仅次于美国。

包玉刚不仅仅是在海上发家致富,从70年代开始,他将资金转投陆上,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有人曾说包玉刚的财富多到令人咋舌,有人曾说他想要买下一个国家。

包玉刚自己也开玩笑称:

“我不愿意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财产,因为害怕由于不知所措而引起心脏停止跳动。”

阔别家乡几十年,包玉刚自然也想为家乡的建设出一把力。

图|包玉刚

卢绪章将包玉刚的电报转到中央后,得到了邓小平的高度关注,在世界仍对中国充满疑虑的前提下,包玉刚的到来势必会起到推动作用。

邓小平立刻授意主管侨务工作的廖承志给包玉刚发电:热情欢迎包玉刚夫妇回大陆。

“我们共产党人要讲人情啊”

1978年10月,包玉刚夫妇回到祖国,国家的变化令包玉刚看在眼里,尤其是到北京后,和姨表兄卢绪章见面后的一番谈话,更是令包玉刚认为,中国未来将会有极大的发展潜力。

包玉刚这一次回国与卢绪章、廖承志都分别见了面,不过一个遗憾的事是,没有见到邓小平。

原本两人是准备见一面的,可因为邓小平临时有事所以没能见成。

1980年3月,包玉刚在六机部柴树藩的邀请下,再一次回到祖国,和六机部商谈合作造船一事。包玉刚不仅发起成立了香港与内地合资的国际联合船舶投资有限公司,还向中国内地造船厂订购了六艘货船,对中国船舶业的出口起到了积极作用。

这一次与华国锋、叶剑英、王震等国家领导人见面后,包玉刚积极表达了想要支持国家旅游业的想法。

图|包玉刚

3月21日,包玉刚小心翼翼的给中央写信,提出了想要捐款1000万美元修建一座现代化规格的旅游饭店:

“北京缺少旅游饭店,我来贡献,就在北京建一座旅游饭店,要求只有一个:纪念我的父亲。我父亲已经80多岁了,饭店就以我父亲的名字命名,叫‘兆龙饭店’。”

时任中国旅游管理总局副局长的庄炎林对此印象十分深刻。庄炎林在旅游局负责涉外接待工作,对于当年北京的接待环境十分熟悉。

包玉刚刚到北京第一个晚上,就面临没有住处的问题。当时北京有多少家涉外饭店呢,庄炎林回忆称:挺有限的六七个涉外的饭店,就5200个床位,真正合规格的话呢1800个。

包玉刚的女儿包陪庆也称:

“我们当时是到北京饭店,因为当时我父亲带了一家人他的妹妹,妹妹的丈夫啊,也带着我,但是那个时候房间的分配不够用。”

当时安排包玉刚住到北京饭店,作为主客的包玉刚,自然是被安排了单独一间房,可其他的随从以及一切亲属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大家相互将就,各自挤一挤也就住下了。

大概是这件事情给包玉刚留下了深刻的影响,所以才提出要捐款建一座星级饭店。

图|北京兆龙饭店

只是远在香港的包玉刚想不到的是,他即便是想要捐赠这些钱,也经历了好多波折。

庄炎林无不感慨地说道:

“我们历来都主张自力更生,既无外债又无内债,对贷款也不通,你捐赠的话你那算什么,你不是自力更生吗梦见自已开车压到花生米?”

更让庄炎林想不到的是,因为包玉刚提的一个小小的要求,更是在国内掀起一片反对的声音。

当时的中国思想尚不开放,对一个大资本家的捐赠,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更何况修建好的饭店还要以包玉刚的父亲名字命名,这不是为资本家树碑立传吗?

尽管包玉刚一再表示,只要答应条件,支票立马就送过来,时任国家旅游局局长的卢绪章先后两次打报告到国务院,虽然两次都获得了批准,可在当时愣是没有人敢接这张支票。

庄炎林始终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包玉刚对国家的贡献很大,这样的条件应该答应,于是庄炎林向主管侨务的廖承志反应此事。

廖承志心情十分激动,他在屋子里不断来回踱着步子,十分感慨地说道:

“世界上各国都有侨民,可是你想想看,哪国的侨民能像我们的华侨那样,离开祖国后,在海外一代甚至几代,生根了,发财了,可心里想的、念的,依然是远在天边的家乡和祖国!他们关注、渴望的依然是家乡和祖国的建设和富强梦见自已开车压到花生米!”

鉴于事情的重要性,廖承志建议庄炎林,直接写报告给邓小平反映这件事。

图|“世界船王”包玉刚

邓小平听廖承志说了事情的经过后,也感到十分愤慨:

“人家无偿捐资1000万美元给我们建旅游饭店,这是对我们社会主义建设有用的事嘛,何乐而不为?要求命名“兆龙饭店”,为什么不可以呢?人家讲孝心,想借此表达对给予自己生命和教育自己成人的父亲的深情和谢意,是好事嘛,我们共产党人要讲人情啊,何况人家对我们有贡献,纪念纪念应该!”

“别人怕‘接’出麻烦,我出面接受这笔捐款。”

邓小平不仅表示同意,还答应为饭店题字,并要求国家旅游局,在三环上选择最好的地方建这所饭店。包玉刚听说后也十分高兴,立即打电话表示:“好,我马上把支票送过来。”

与邓小平的交情

由于一些缘故,签字赠款仪式一直到一年以后才举行。

1981年7月3日,包兆龙、包玉刚父子一行九人乘飞机抵达北京,7月6日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专门接见了包兆龙、包玉刚父子。

“我们早就应该见面了。”

一见面,邓小平就快步上前,紧紧地握住他们的手说道。

包玉刚详细的介绍了自己的发家历程邓小平听的十分认真,两人就有关中国船舶业的发展进行了深入的探讨,邓小平十分高兴:“那好啊,你帮我们把这件事情搞起来。”

图|包玉刚与邓小平

两人不知不觉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临别之际邓小平紧紧地握住包玉刚的手,意犹未尽地说:“过去我们没有见过,这次见到了。”

包玉刚也十分感激地说:“是的,谢谢,感谢邓副主席的接见!”

虽然两人这是第一次见面,包玉刚却始终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通过这一次交谈,包玉刚也感受到了邓小平对于改革开放的雄才伟略。

包陪庆还记得一个细节,那就是邓小平紧紧地握住爷爷的手说:你我都是一样,烟不离口。

包玉刚本人是不抽烟的,而且也最反对吸烟,公司里历来不允许任何人吸烟,包陪庆动情地说:

“只有两个人能在父亲面前抽烟,一个是爷爷,而另外一个就是邓小平。”

在签字捐款的仪式上,邓小平亲自出面,接过了包玉刚手中的支票,无不歉疚地说道:

“你们要知道,我们现在办事的效率就这样,定个名字,找个地方就那么难,拖了一年多。今后一定得想办法改进。”

图|1985年邓小平与包玉刚会面

1983年9月5日,邓小平亲自为饭店题写店名“兆龙饭店”。

1985年10月25日,邓小平亲率十数位国家领导人,参加了兆龙饭店的开业典礼。

事实上,邓小平不仅题写了“兆龙饭店”,还亲自题写了包玉刚捐资建设的“宁波大学”。

1984年8月初,邓小平在北戴河作出了把“全世界的‘宁波帮’都动员起来建设宁波”的指示,远在香港的包玉刚十分激动,立即启程回到了阔别30多年的家乡宁波。

宁波也是中国东南沿海最重要的港口城市之一,1984年宁波被列为14个沿海开放的城市之一。

回到家乡后包玉刚看着家乡的建设,深情地说:

“宁波的面积是香港的10倍,人口也跟香港差不多,但还没有一所综合大学,在全国向四化进军中怎么行呢?”

包玉刚现场就决定,捐款5000万,为宁波修建一所大学。

1984年12月20日,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接见包玉刚,听说他捐款为宁波修建大学的事儿,邓小平盛赞包玉刚:“你真热心,好!好!这是件好事情。”

包玉刚提出要求,希望邓小平能为宁波大学题写校名,邓小平欣然答应。

对国家的建设和发展,包玉刚付出了相当大的心血。

除了改革开放以后,在80年代初中国还要面临一个严峻的考验——香港回归。

图|包玉刚与撒切尔夫人

英国在香港问题上,始终采取强硬的姿态,而包玉刚利用自己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为香港回归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包玉刚曾积极向撒切尔夫人传递了中方对于香港的态度,包玉刚的女儿包陪庆对此影响十分深刻。虽然包玉刚传递了邓小平要延续香港的法律和社会制度不便,可撒切尔夫人并不完全相信。

当意识到撒切尔夫人对中国似乎存在另类的偏见后,包玉刚就主动提出,邀请撒切尔夫人到中国,亲自看一看改革开放的成果。

包玉刚亲自在英国造船厂订购了一艘船,当时英国造船业正处于颓势,包玉刚这一行为无异于是雪中送炭。在和撒切尔夫人会面时,包玉刚借机提出,希望她能出席这艘船以及一艘在上海的船的下水仪式。撒切尔夫人欣然允诺。

1982年秋,中英结束了第一轮谈判后,撒切尔夫人如约赶往上海,参加完“世谊号”下水仪式后,包玉刚陪同撒切尔夫人参观了上海,亲眼见证了中国人的崭新面貌,对于后来中英谈判,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图|包玉刚与撒切尔夫人合影

《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建立后,包玉刚担任起草委员会副主任和咨询委员会召集人,据同是委员的邬维庸就曾说过:

“中国、香港、英国三方关系以往一波三折,包玉刚是缓冲及中介角色,发挥了影响力,一句话起的作用往往超过十个人的意见。”

也因为这一系列的努力,邓小平同包玉刚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1986年4月21日,邓小平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包玉刚,并同他谈了“一国两制”的构想,令包玉刚深受感触。从1981年两人第一次见面以来,包玉刚每年都要去北京,前后差不多见了15次面。包玉刚也是邓小平见过次数最多的香港人士。

包玉刚对邓小平的人格魅力和政治胸怀是十分钦佩的。

中国自古以来对土地就有这由衷的热爱,相比来看,大海实在是有些波谲云诡,难以琢磨,可包玉刚却不同,他硬生生地在西方发达的航运产业上撕开了一道裂缝,并称为其中的佼佼者,凭借一己之力,香港的船舶业十分发达,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存在。

包玉刚是当之无愧的世界船王。

图|包玉刚出席上海交通大学兆龙图书馆奠基典礼

而包玉刚之所以能取得成功,除了和他孜孜不倦的探索追求有关外,还和他的刻苦钻研有这密切的关联,包玉刚热衷于学习是他能取得成功的重要性因素。

1991年,包玉刚因病在家中去世,享年73岁,他的去世引发了世界的轰动,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落幕,闻听噩耗的邓小平第一时间发去唁电深情悼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