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公司风水 » 关于梦见自已的女儿出车祸死亡的信息

关于梦见自已的女儿出车祸死亡的信息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0 阅读数:91人阅读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卿莫去

1

蓝雨山站在一座石头桥上梦见自已的女儿出车祸死亡,满脸都是迷茫之色。他记得自己在开车梦见自已的女儿出车祸死亡,迎面开过来一辆大货车。

然后他就莫名其妙地走在了一条小路上,道路两旁开满了鲜花,却散发着浓烈的血的气味。走着走着,他就上了这座桥。

这是什么地方呢?蓝雨山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桥下的水。

漆黑的水,时不时有几条雪白或者青绿色的胳膊从水里伸出,挣扎拍打水面。间或有人挣扎着露出头,喊一句“救命”就又沉了下去,似乎被什么东西拖拽着似的。

救不救呢?

蓝雨山感觉自己浑身冰冷,似乎连头脑也不清醒了。

蓝雨山犹豫了一会儿,看见一个小小的女孩从水里挣出头来。一个呼吸的功夫,又淹入水中。

“姗姗?”蓝雨山惊呼了一声,想也不想跳下了水,拼命向着女孩的方向游了过去。

姗姗是他女儿,蓝雨山是出了名的女儿奴。

他的心肝宝贝怎么会在这里?蓝雨山来不及想那么多,只知道奋力划水,向着女儿的方向游过去。

水是黑的,质感粘稠,像是游在一整桶沥青里,用尽了全力也只能移动一点点。

“姗姗!姗姗!姗姗!”

蓝雨山把嗓子都喊劈了,“别怕啊,爸爸在这里,爸爸来救你了,别怕啊!”

脚踝猛然一紧,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水下传来,整个人被拽向水底。

蓝雨山不是个狠人,甚至有些优柔寡断。可这次,他只迟疑了一秒,就深吸口气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一把抱住拖拽他脚踝的人影。

姗姗等着他去救,谁拦着他他就拼命。

黑水隔绝了所有的声音,格外寂静。蓝雨山突然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从微弱,渐渐强劲。

噗通,噗通,噗通……

“爸爸……”

是姗姗的声音!蓝雨山猛然睁开了双眼。

他浑身是血,坐在驾驶位上。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而来,蓝雨山这才想起,自己出了车祸,被大货车撞下了路面。

姗姗!姗姗!

蓝雨山咬紧牙关,原来不是他去救姗姗。而是他都上了奈何桥,却看见姗姗的挣扎,听见她的呼唤。是他的女儿唤醒了他……

这大概就是血缘的力量吧。

蓝雨山推开了车门,双手撑在满是碎玻璃和汽车残片的地面上,向着马路的方向爬了过去。

“姗姗,爸爸还活着,爸爸会回家的。你等着……”

蓝雨山挣扎上了路面,踉跄站起,朝着远处开来的车挥舞着双手。

“停车,我出车祸了,帮帮我。”

车呼啸而过。

蓝雨山不死心,索性站到了马路正中央,直接拦住下一辆车。

“停车!”

车呼啸而过,直接穿过了蓝雨山。

蓝雨山低下头,看着身体被车冲撞的消散,又慢慢聚拢在了一起。

2

蓝雨山猛然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耳边传来女朋友温柔的声音:“雨山,怎么了?”

蓝雨山的女朋友叫尤萍,所谓女朋友,就是指妻子之外的那个女人。

“我……我女儿……”蓝雨山伸手抓起床边的衣服,一边手忙脚乱的穿衣服,一边说道:“我梦见我女儿出事了,我赶去救她,路上出了车祸。”

尤萍撇了一下嘴,烦躁的翻身,闭上了眼睛。

蓝雨山冲出了房门,直奔地下车库,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双手握住方向盘还感觉到一阵阵恐惧。

刚才的梦,太真实了。

今天下午,趁着妻子跟闺蜜逛街的功夫,蓝雨山借口姗姗想表妹了,把姗姗送到了自己妹妹家。自己则跑出去偷偷跟尤萍约会。

半梦半醒的时候接到了妹妹的电话,说姗姗在公园落水了。

蓝雨山急忙开车奔公园,路上出了车祸。他还在水中看见挣扎求救的姗姗。

蓝雨山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回忆着那个梦。

太真实了,真的。

才出车库,手机响了,蓝雨山一惊,竟然是妹妹打来的,时间于梦中一摸一样。

蓝雨山接起电话,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喂?雨溪,怎么了?”

电话里传来蓝雨溪带着哭腔的声音,“哥!我带姗姗到公园玩,姗姗不小心掉进荷花池了……”

梦到女儿出事我惊醒,不久接到妹妹电话我连忙赶去医院

“我马上赶到,你快想办法求救,快啊!”

蓝雨山挂断的电话,一脚油门往前冲。

车冲出了车库,手机又响了,还是蓝雨溪打来的。梦中,蓝雨山着急开车,没有去接这个电话。

也许接了,会不同!

蓝雨山想着,伸手拿起了副驾驶上的电话。

“哥,”蓝玉溪还在哭,“姗姗已经救起来了,我给你打电话,是让你来医院……”

蓝雨山猛然松了口气,原来是已经救起来了啊。“姗姗没事吧?”

手机里竟然换成了妻子的声音,鼻音有点重,似乎也哭过,“没事,你过来吧,小心开车。”

电话挂断了,蓝雨山一路开到了医院。知道女儿平安,又有了梦中的示警,他这一次没有超速。

梦到女儿出事蓝雨山惊醒,不久接到妹妹电话他连忙赶去医院。

跑上楼,就看见在走廊里低头哭泣的妻子,蓝雨山连忙小跑了过去,“姗姗呢?”

本来只是在压抑着哭声的妻子,“哇”的一声放声大哭了起来,扑进蓝雨山的怀里。

“可怜啊,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孩子一没了,让当爹妈的怎么受得了?”

“可不是,才那么小的孩子,长得还挺乖巧。可怜哦……”

旁边人的声音不大,可蓝雨山如遭雷劈。

死了?

姗姗死了?

3

蓝雨山一阵恍惚,又有了意识,他正站在妹妹的家门口,手里攥着蓝姗姗的小手。

“爸爸,我去跟姑姑和表妹玩,你来接我的时候,记得给我买棉花糖啊。”

清脆的童音入耳,如同天籁。

蓝雨山的心猛然一颤,鼻头一酸,红了眼眶。看着蓝姗姗天真的双眸,纯净的笑容,只觉得心头五味杂陈,俯身一把将女儿抱在怀中。

“宝贝儿,我的宝贝儿啊,你知不知道爸爸多爱你。”

至臻至宝,失而复得。

蓝雨山紧紧抱着女儿。

蓝雨溪打开房门,就看见抱成一团的两父女,吓了一跳。“哥,怎么了这是?”

蓝雨山气狠狠的看了妹妹一眼,一把将蓝姗姗抱起,“走,买棉花糖去。”

蓝雨溪莫名其妙的看着快步离开的父女俩,不解的挠挠头,这是发什么神经呢?

蓝雨山才不管妹妹怎么想,姗姗差点就让她害死了!

抱着姗姗下了电梯,往公园门口的小广场走。姗姗喜欢吃棉花糖,不是超市卖的那种,而是公园门口堆成云朵一样松松软软的,再用食用色素染成粉红,天蓝,翠绿……

姗姗嬉笑着,挑选她想要的颜色。

蓝雨山的手机响了,接起来就听见尤萍的声音,“雨山,你不是说过来吗?我红酒都开了,怎么还没到啊?”

“我不过去了,陪我女儿。”

“你女儿你女儿!又是你女儿!你天天下班就回家,一天跟你女儿在一起十几个钟头。我呢?我一个月才能见你几次?”

蓝雨山觉得头一阵疼,“别闹,姗姗今天可能会出危险,我……我做了个梦。”

电话另一端传来冷笑声,“行啊,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我去把咱们的照片发到你公司,你女儿的家长群,让大家好好看看,你是多爱家庭爱孩子的好丈夫好父亲!想拿这种借口敷衍我,你才真是做梦!”

“萍萍,你……”

尤萍冷哼了一声打断,“给你半个小时,看不见你人我就发照片。你知道我什么脾气,别以为我是吓唬你!”

手机中传来“嘟嘟”的忙音,蓝雨山只觉得手脚冰凉。没错,他知道尤萍是什么人,她真干得出来。

“哥,你怎么在这儿呢?”蓝雨溪诧异的声音响起。

蓝雨山转过头,只见蓝雨溪手中牵着她的女儿,就站在自己身后。这是蓝雨溪家门口的公园,她时常带着女儿过来散步。

蓝雨山挣扎了一会儿,“小溪,帮我带姗姗一会儿,我很快回来。”

蓝雨溪刚一点头,蓝雨山又厉声说道:“绝对不能去荷花池,知道吗?绝对不能!”

蓝雨溪一愣,蓝雨山已经向着自己的车冲了过去,嗖的一声就不见了,只在众人的视线中留下一道残影。

心急火燎的把车开到了尤萍家楼下,才要下车手机响了。

蓝雨山心头狂跳,颤颤巍巍接起电话,蓝雨溪带着哭腔的颤抖声音又一次出现了,“哥,姗姗不小心掉进荷花池了……”

蓝雨山的心像被一把揪住了,手机从手中滑落。

随着一声轻响,手机落地,屏幕上跳出一个推送。

尤萍:还有一分钟,我开始倒计时了。60。

59。

58。

……

4

蓝雨山站在自己家里,女儿姗姗躺在沙发上,举着平板电脑看动画片。

“我晚上回来。”妻子刚换好外出的棕色小羊皮高跟鞋,那是新买的,穿出去跟闺蜜炫耀一下。

清醒过来的蓝雨山一把将妻子抓住了,“别!别去!哪里也别去,就在家里,看着姗姗。”

妻子不解的看了一眼女儿,姗姗正被动画片逗得发出“咯咯”笑声。

“老公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最近工作太累了?”妻子放下了手提包,转身双手捧住蓝雨山的脸,踮起脚尖把额头贴在他的额头上,“没发烧啊。”

蓝雨山有口难言。

今天让妻子去跟闺蜜逛街,是他一力促成的,这是个机会。

蓝雨山一把抱住了妻子,贴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别去了,难得我在家休息一天,我们都在家里,哪里都不去,好不好?”

声音有些发颤,源自心底深深的恐惧。

可这颤音却让妻子误会了,发出嗤笑声来,“都老夫老妻了……你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别去……”蓝雨山紧紧抱着妻子,仿佛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感觉到他的迫切,妻子连忙在他后背轻拍,“好好好,不去不去。”

安抚好了蓝雨山,自去给闺蜜打电话取消约定。

“我家老公,说什么都不让我去,非让我在家陪他。刚才在门口,抱着我不松手,我力气没他大嘛。”妻子带着炫耀的抱怨中,蓝雨山的手机响了。

一条推送跳上屏幕,“你家黄脸婆走了吗?你几点过来?我买了红酒,你出发告诉我一声啊,我先开了红酒醒醒酒。”

蓝雨山看了一眼妻子,她在衣帽间,一边换下出门的衣服,一边给闺蜜打电话,没注意到这边。

飞速回复消息,“有点突发状况,我过不去了。改天好好补偿你。”

几乎是刚把消息发出去,立刻收到了回复,“改天?改到哪天?你是不是又想放我鸽子?我今天过生日啊!要你陪我半天很过分吗?我不管,你过来!”

妻子换完了衣服,穿着一件深粉色猫咪居家服从衣帽间走了出来。这衣服跟姗姗的是亲子装。母女两个,两只甜蜜慵懒的猫。

妻子坐在了沙发上,抱住姗姗,两个胖猫一起看动画片。朝着蓝雨山招招手,“老公,过来啊!”

蓝雨山急忙把手机揣进口袋里,“来了。”

手机在口袋里不断发出消息提示音。

“怎么了?”妻子见蓝雨山不看消息,好奇地问了一句。

“没事。”蓝雨山起身,想借去洗手间的时间看一眼手机消息,裤子兜破开了,手机啪一声摔在地面上。

手机屏幕朝上,上面正是尤萍发来的消息。

蓝雨山俯身去捡,妻子快一步拿在手中,才看了两眼,浑身颤抖,哆嗦着抬手指向蓝雨山。

大约是顾忌姗姗在旁边,喘息了几口,又把手放下了。拿出自己的手机打给蓝雨溪,“小溪啊,我跟你哥有点事要解决,你能帮忙带姗姗半天吗?”

蓝雨山头发都倒立起来了,“不!不行!”

妻子冷笑了一声,自顾自对着电话说道:“好,我和姗姗在家等你。”

蓝雨山只觉得手脚冰凉。

姗姗扑闪着长长的睫毛看了过来,大眼睛中满是迷茫。

片刻后,蓝雨溪过来了,抱着姗姗要离开,蓝雨山拽着妹妹不松手,“不能,你会害死姗姗的,姗姗不能跟你走!”

“你以为你装疯这事就完了?”妻子从厨房把刀拎出来了。

蓝雨溪“嗷”一嗓子,抱着姗姗冲了出去。

蓝雨山转头,正看见雪亮的刀锋。

5

蓝雨山站在一座石桥上,慢慢恢复了意识,双手抱着头蹲了下来。

为什么啊,为什么所有人都在逼迫他。姗姗难道真的是命中有此一劫吗?他救不了她,救不了自己的女儿。

蓝雨山红着眼抬头,“我还想再试一次!”几步冲到桥边,双手一撑石头护栏,整个人跃了过去,

双脚离开了地面,向下坠落。

不过一秒钟,整个人就被黑水吞没。

蓝雨山没有挣扎,直直往下沉,像陷入了沥青的小飞虫,被包裹的密不透风。

噗通,噗通……

窒息感如期而至,心跳声又一次响起。

蓝雨山做好了准备,这一次,他要救回他女儿,无论如何!

再次睁开双眼,头顶的光让人目眩,仿佛一瞬间被千万支箭刺穿了,疼得连呼吸都不敢。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沉痛的声音,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不!我没死啊!我还有感觉!我还活着!

蓝雨山极力想要让人注意到自己,可视线却在一点点涣散。

妻子嚎啕痛哭的声音,蓝雨溪边哭边安慰妻子的声音,在耳边时远时近。

姗姗呢?姗姗到底怎么样了?

蓝雨山急切的想要知道女儿是否安好。

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急促而慌乱,尤萍的尖叫声响起,“这不是真的,不是!他没死!雨山雨山!我是萍萍啊!”

这个女人怎么来了。

蓝雨山直觉不好。

果然,妻子的哭声戛然而止。

从询问到质问,从指责到互殴。

病房里终于乱成了一锅粥。

蓝雨山突然觉得,他不是很想活过来。

6

“云大师,还是送不走吗?”

二十四岁的女生,因为工作的关系,搬回到了曾经的旧房子。

没办法,租房毕竟要花钱嘛。可谁知道竟然有脏东西。辗转找到了云铃铛,可这位云大师在她家里从早上呆到了晚上,竟然还没有走的意思。

云铃铛摇了摇头,叹口气,“他执念未了。”

“那……那怎么办啊?”

女生脸上浮现出焦急的表情来,眼看天黑了,她不想在这样的房子里过夜啊!

云铃铛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突然低声问道:“他是不是一直在喊你的名字?”

女生连忙点头,“对对对!他一直在叫我,可吓人了!”

“你父亲过世的时候,你多大?”

“四岁……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父亲过世了?”

云铃铛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墙角痴痴站着的蓝雨山。他还在幻境里,十几年没有摆脱过的幻境,一次次做着营救女儿的尝试。

蓝姗姗福至心灵,突然喊道:“你是说,他是我父亲?”(作品名:《凶宅中介:一次机会 》,作者:卿莫去。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