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公司风水 » 梦里梦见有小偷躲在床底(梦里梦见家里进小偷)

梦里梦见有小偷躲在床底(梦里梦见家里进小偷)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09 阅读数:86人阅读

来源:人民公安报

薏仁米是兴仁市支柱产业梦里梦见有小偷躲在床底,也是公安部扶贫干部重点帮扶的产业。图为兴仁市薏仁米基地。

今年3月,贵州省普安县退出贫困县序列。至此,由公安部定点扶贫的兴仁市、普安县已先后脱贫摘帽。成绩的背后,浸润着一线扶贫干部的付出与心血。

  时隔半年,在绵绵秋雨中,记者再次踏上行程,去寻访公安部驻黔西南扶贫干部孙安飞、齐朝栋、李建华、樊阳升、田智、侯毅的战斗足迹,了解他们的点滴辛苦,也记录这片土地所发生的最真实的变化。

土地之困

  看着车窗外绵延不尽的山脉,辣子树村第一书记李建华最初的心情复杂而兴奋。

  “产业帮扶,着眼造血”八个字萦绕心间,这是他这个扶贫“第一书记”的第一任务。

  漫山遍野转上一圈,心里的热乎劲凉了半截:辣子树村石山、半石山横断隔绝,土地崎岖薄瘠,只剩下“老弱病残”苦苦挣扎。

  村委会副主任陈宽云建议种辣椒,说“‘老干妈’可以回收”。李建华兴冲冲赶到贵阳种植基地考察,被专家一句“400亩连片种植辣椒才有可能回收”给否决了。希望刚刚冒了个泡,就破了。

  李建华不是容易灰心的人,他抖擞精神,一个猛子扎进村寨里。

  与此同时,棉花村第一书记田智正在阴冷潮湿的山沟沟里,深一脚浅一脚踩在泥泞中穿梭调研梦里梦见有小偷躲在床底;老里旗村第一书记侯毅在群众大会提出产业规划,遭到村民当面否定:“书记,以前也这么干过,结果黄了。”西陇村第一书记樊阳升忙着收萝卜、扛萝卜,旁观的人讪笑:“老板又来收萝卜,今年要卖好价钱喽梦里梦见有小偷躲在床底!”

  土地之困造成连锁反应,干部失去信心,贫困户只信眼见为实,不想冲在前边。还有人要求来点“简单粗暴”:“直接发钱啊,给了钱就脱贫了。”

  最初的日子里,扶贫工作组的情绪如黔西南深山里的气候——云雾蔽日,看不清方向。  

  拨开云雾

  田智计划种植金秋砂糖橘,叫好声有,质疑声也不缺。

  老百姓的话朴素而直接:“我们祖祖辈辈都一直种玉米,你现在说不种就不种,你有啥凭据?”

  田智不愿放弃。专家实地考察后表示,棉花村的种植条件、气候、海拔、土壤适合种砂糖橘。“天时地利”具备,只差“人和”。

  田智多方走访,寻找支持。“扶贫工作组定期碰头,交流心得、商量对策。”田智说,“他们拼命给我打气鼓劲、出谋划策,让我度过了最初的迷茫和忐忑。”

  “产业帮扶是机关干部的短板,偏偏必须得干,那就迎难而上,一往无前。”挂职普安县县委常委、副县长孙安飞想了想,补充道,当然也要因地制宜、顺势而为。

  终于,转机出现了。普安县领导听说后,对砂糖橘产业表示认可;在村里有极高威信的村民陆海信任公安,主动为砂糖橘产业站台……

  穿越山谷,跨过西泌河,田智拉着记者来到一株株小树苗前。小小的砂糖橘树已有半人高,泛着绿意,有的开始挂果,生机勃勃。

  以前,棉花村人世代困顿在深山里,不敢“做梦”;今天,产业扶贫的理想照进现实,穷窝窝里也照进了灿烂阳光。  

  只争朝夕

  挂职兴仁市市委常委、副市长齐朝栋与记者见面的时间一推再推。“我明天去看看贫困学生,你们愿意去吗?”齐朝栋终于联系我们。

  上午的雨下得很猛,一脚跨出去溅起老高的水。领着记者走完他包保的联庄、民裕两个村子。在路边的泥水坑里马马虎虎洗了一把手,齐朝栋又赶紧上车,准备中午去兴义参加一场会议。

  “时间不多了,现在要加速跑,争取走的时候不留遗憾。”说完,他看着车窗外,陷入沉思。

  孙安飞近来同样感到时间紧迫。

  “茭白种植必须抢农期,去年就因为天气等因素,两季种植计划变成了一季。现在收获期乡里劳动力又不够,这怎么能行呢?”孙安飞看起来温文尔雅、笑容可掬,可着急起来一张脸因为急迫而有些泛红。

  在茭白田,孙安飞催着合作社抓紧找劳动力来收茭白;到了巴西菇养殖基地,又连忙看看烘干车间里一个个加工分拣出的菌菇质量是不是过关;迈进小米田,他一看谷穗饱满、颗颗沉甸甸的场景,且喜且忧:“长势这么好,秋雨一到可经不住,得收啊!”

  早上天亮跑到晚上天黑,又在大山里晃了一天,记者感到胸口发闷。可孙安飞还显得精力旺盛、滔滔不绝。

  扶贫工作不是一锤子买卖,反倒像针尖绣花,要有勇有谋,更要百折不挠。

  辣子树村的养鸡场刚刚建成,就有村痞砍断了输水管,李建华协调派出所民警现场取证,到嫌疑人家中设伏抓捕;连续强降水把西陇村在建的产业路冲垮了,樊阳升就去现场勘查路况损坏情况,打报告申请维修款;老里旗村的薏仁米加工厂遭村民堵路、阻拦施工,侯毅耐心劝说,及时化解了矛盾…… 

  守望温暖

  樊阳升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伍克志的样子。

  “老伍蹲在墙根,一双很迷茫的眼睛,眼神中看不到生活的希望。”樊阳升说,他的四个女儿见到陌生人造访,躲到里屋的桌角和床底。

  当时的场景刺痛了樊阳升。这个七尺汉子擦擦眼镜,长吁一声,“想想我自己的孩子,心里不是滋味。让孩子过得好一些,成了我工作的动力。”

  后来,樊阳升在村里办起了乌金鸡养殖场,场址就选在伍克志家100米外。伍克志当起了养鸡场的管理员,不仅有工资,年底还可以分红。

  老伍家也逐渐热闹起来,来往的人们多了,小女孩们不再是最初屋里那群木讷阴郁的孩子。用樊阳升的话说,就是“眼睛中都有光了。”

  贫困长夜里,总有人执炬向前。

  “中国几千年来的贫困即将消除,我很荣幸能够投入其中。”公安部扶贫干部们说,“我们每个人不过是这个时代洪流的一滴水,虽然渺小,却很骄傲。”

  入夜,布依族、苗族的万家灯火点亮了沉睡的深山……

 图片说明:布依族传统佳节“六月六”到来前夕,村民陆大琼没有量尺寸,也没有提前打招呼,依靠印刻在心中的记忆为田智(左一)缝制了一件当地布依族上衣。图为节日当天两人合影留念。

  齐朝栋(左一)在民裕村查看茶树长势。

在乌金鸡养殖项目分红现场,苗族同胞载歌载舞,感谢辣子树村第一书记李建华。

  侯毅(中)查看魔芋长势。

樊阳升在扛萝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