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公司风水 » 关于做梦梦见窗帘挡不严实是什么意思的信息

关于做梦梦见窗帘挡不严实是什么意思的信息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09 阅读数:67人阅读

本故事已由作者:尤知遇做梦梦见窗帘挡不严实是什么意思,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做梦梦见窗帘挡不严实是什么意思,旗下关联账号“深夜奇谭”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海市是典型的温带季风性气候,七天长假才开始,空气里已经飘着潮湿微凉的水汽和寒气。

最普通的阴雨天气,南城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芙蓉山未来路8号发现了两具尸体。

正准备休假的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队长严朗听到地址后,眉心一跳。

“你说哪里做梦梦见窗帘挡不严实是什么意思?”

年轻的刑警队员以为他没听清,赶紧又重复了一遍,严朗掐了烟,俊脸透着寒意,起身拿着外套往外走。

出事的地点是一幢独栋别墅,严朗带着人赶到时,现场已经被辖区的警察封锁。

提前赶过来的刑警队员郑宇见严朗亲自带人来了,惊讶地瞪大了眼。

要说严朗这个人,在市公安局也算一传奇人物。

二十二岁进入市公安局刑警队,虽然脾气火爆,但破案率高,亲手抓获的悍匪两双手都数不过来,深受局里领导重视。

只是,后来因为一些事,已经被提为副局长的严朗又被调回刑警大队做副队长。

旁人不知,但郑宇自进了刑警大队就跟着严朗,自然是知道他的一些私事。

这别墅的主人叫陆超,他们严队这四年的颓废、被降职,以及左脸那道小拇指长的丑陋疤痕,都跟这陆超有关……

郑宇见严朗几人已经跨进警戒带,来不及多想赶紧跑过去,简单汇报了下情况。

“严队,死者是陆超的妹妹陆雅,还有陆雅的丈夫魏阳。”

2

这是一栋上下四层的别墅,陆家人都住这里,陆雅和魏阳死在了他们的房间里。

刚进去,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床上仰躺着一个女人,脖颈处涌出了大片血。

床尾地上躺着一个男人,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

严朗的视线在房间里转了转,勘查现场的技术人员还在忙碌,郑宇继续汇报道:

“法医已经进行了尸表检验,初步判断,女性死者颈部有一处切割伤,这一刀割断了颈动脉,致使其失血过多而死,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凌晨一点到三点。

“男性死者腹部有三处刀伤,致命伤是胸口这一刀,初步判定是左心室破裂致大失血而死,死亡时间也在凌晨一点到三点。”

严朗问:“第一个目击证人是谁?陆家的其他人呢?”

郑宇跟着他走出卧室,朝对面第三个紧闭的房门指了指。

“所有人都在老太太房间,老太太被吓晕了,陆家的人都在里面陪她,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保姆,也在里面。”

严朗回头,见法医正在用白色的尸袋装尸体,便转身往老太太的房间走。

“严队。”刚给陆家人做完笔录的刑警队员小周合上本子走到严朗身边,指着房间里的几个人给他介绍。

其实不用他介绍,严朗对陆家人,熟悉得很。

半躺在床上精神萎靡的是陆家老太太,旁边伺候她喝水的应该是保姆。

床前凳子上坐着的是老太太的大儿子,也是这栋别墅的主人陆超,陆超旁边是他的二婚老婆吴芝芝。

窗前躺椅上坐着的是陆超弟弟陆成,陆成怀里搂抱着一个穿红色吊带连衣裙的女人,这女人严朗倒是没见过。

小周正好介绍到这里:“那个穿红裙子的,叫陈颜,是陆成的老婆。”

被点名的女人转头朝严朗看了一眼,视线在他左脸停顿了几秒,又把头转了回去。

严朗的目光很快从女人身上移开,他身后的郑宇倒是多瞧了两眼,刚才那女人转头时,还真是让人眼前一亮。

若用一句粗俗的话形容——真是风情万种的尤物!一头大波浪长发,配上艳红的吊带连衣裙,一个短短的眼波足以勾人魂魄。

小周尽职尽责地介绍完后,开始汇报从陆家人口中问出的情况。

“昨晚住在这栋别墅里的,除了两个死者,就是现在这间屋子里的人。

“第一个发现死者的是保姆,她凌晨六点起床做早饭,七点半做好饭,平时陆家人都是自己下去吃,但是陆雅昨天让她今早做好饭叫她,所以她就上去喊人了。

“喊了半天没人应,后来发现门没锁,她就进去了,进去后发现里面的情况,就赶紧报了警,报完警才去喊的其他人。

“所有人都表示,他们昨晚都听到了两人争吵,但因为死者经常吵架,所以谁也没注意,也不知道吵到几点。”

小周汇报完,陆超已经从凳子上起身,表示自己还有事,要出门。

小周唏嘘不已,亲妹妹死了,这当哥哥的竟然丝毫看不出伤心,啧,真是亲情凉薄。

郑宇看向陆超:“没找到凶手之前,昨晚这间别墅里的人都有嫌疑,陆先生要跟我们走一趟。”

陆超没理他,目光落在了严朗身上,讥讽道:“严队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当年的火灾你找不到证据,就想趁这次机会弄死我?哼,可惜了,人不是我杀的!”

严朗双手插兜,狭长的眸子眯成一条缝,俊脸透着冷毅和硬朗,近乎冷漠地看着他。

“是不是你杀的,证据会告诉我。”

陆超盯着他左脸上的那道疤痕,眸中闪过狠戾,笑得意味深长。

“严队长,你还是这么喜欢找证据,何必呢,你说你当初要是听我的,你现在就是坐在市局办公室指点江山的人,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丢了前程,还破了相。”

3

从陆家出来,严朗走得很快,郑宇拉住要跟上去的小周,叹息道:“让严队自己冷静一下。”

小周没继续追,而是满脸惊疑地看着郑宇:“宇哥,严队这是怎么了?他认识陆超吗?”

郑宇没回答他的问题,目光移向远处的严朗,严朗已经停在车边,没急着上车,而是从兜里摸了根烟,大口大口抽着。

郑宇重重叹了口气,回头看一眼身后华丽磅礴的别墅,揽着小周的肩膀笑着问他:“你知道陆超为什么这么有钱吗?”

小周点头:“生意做得大。”

闻言,郑宇嗤笑道:“狗屁!这孙子是靠女人上位!”

陆超,陆氏集团的老总,现在是二婚,他前妻叫唐曼,陆超能有现在的富贵,全靠唐曼。

唐曼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家里是开公司的,家境殷实。

陆超跟唐曼结婚前是保险业务员,单亲家庭,母亲是服装厂工人,两人的家世天差地别。

后来陆超娶了唐曼,从此自行车变奔驰。

两人结婚后,唐家给他们买了房买了车,还出钱出力帮他们开了公司,后来在唐家的帮助下,陆超逐渐扩大生意规模,食品和投资理财都有涉猎。

陆超有钱后,把母亲接了来,也把弟弟妹妹都安排在公司里,通俗地说,就是一人得富妻,全家享富贵。

唐曼二十三岁嫁给陆超,二十四岁那年,唐曼给陆超生了个儿子,二十九岁生日那天,唐家失火。

唐曼、唐家二老、唐家的小女儿唐姿,一家四口全都命丧火场。

后来,唐家的所有财产都被陆超吞没,而唐曼死后没多久,陆超就娶了现任老婆吴芝芝。

至于严朗和陆超的恩怨……

严朗的女朋友,就是唐曼的亲妹妹唐姿,那个当年葬身火海的唐家小女儿。

四年前出事的时候,严朗在外省出差,回来后,女朋友留给他的只有一具烧焦的尸体。

严朗一直觉得,唐家那场火是人为,他怀疑陆超,可惜没有证据。

4

陆家的几个人都被带回了警局,第一个被带进讯问室的是保姆。

“我进去之后他们就躺在那了,我吓坏了,第一反应就是报警,报警之后我就赶紧去喊人,然后太太就晕了,没多久警察就来了。”

保姆明显被吓得不轻,反反复复就这几句话,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严朗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就让人把她带出去了。

第二个被带进来的是陆超。

他说他昨晚有应酬,十一点才到家,喝醉了,回来没洗澡就睡了,直到早上被保姆吵醒,起来的时候陆雅夫妇已经死了。

所有的问题都回答完了,陆超换了个姿势,意味深长地看着严朗道:“听说你们领导已经禁止你再调查当年唐家的火灾,严队长,做人不要这么固执。”

严朗把他挑衅的目光看在眼里,拇指摩挲着无名指的戒指,声音不愠不火:“这么嚣张,真以为我没有证据?”

陆超捂着嘴低笑两声,脸上是无情的嘲讽,挑衅又不屑地耸耸肩:“严队长,我不是被吓大的,你要是有证据,今天我们谈的就不是陆雅被杀的案子,但凡你有一点点证据,你早就弄死我了不是吗?”

他用手拨弄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声音低下去,明显带着警告:“这四年,你像跟屁虫一样跟着我,我脾气好不跟你计较,但是,适可而止吧,如果你再让人跟踪我,我真的会生气的!”

严朗目光淡淡地看着他:“我等着!”

第三个被带进来的是吴芝芝,她说陆超十一点回来,醉醺醺的,她把人扶回房间后,洗了澡就睡了。

第四个被带进来的是陆成,他说昨晚他十点多才回来,然后和媳妇一直折腾到快十二点,后来都累得不想动了,直接睡了。

第五个被带进来的是陈颜,陈颜说她十点之前在家看电视,那时候就听见陆雅和魏阳在吵架,不知道在吵什么,十点多陆成回来,她就没出过卧室。

严朗问完所有问题后,陈颜没急着走,她撩着长发,风情万种地朝严朗眨眨眼:“严队长,我听陆成说起过你和陆超之间的恩怨。”

严朗面无表情:“你想说什么?”

陈颜盯着他棱角分明的五官,最后,目光落在他左脸那道狰狞的疤痕上。

“听说,严队长当年都要升副局长了,可惜因为跟陆超打了一架,不但被降了职,脸上还被陆超用刀划了一道,这么英俊的脸,破相了真可惜呢。”

严朗皱眉,问她到底想说什么,陈颜看一眼他无名指上那个被他一直摩挲的戒指,笑了笑。

“我就是觉得,严队长挺蠢的,为了一个已经死了的女人,搞成这副模样,何必呢,这世上的女人多得是,严队长何必对过去耿耿于怀。”

她的手指摩挲着自己艳丽的红唇,忽闪着眉睫,一脸浓郁妖娆的火焰:“严队长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这样的行吗?”

严朗的眉头皱得更紧,郑宇以手抵唇干咳了一声,瞪着陈颜道:“少扯这些没用的,好好说话!”

严队喜欢的女人……

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可惜,这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唐姿。

若说唐曼是朵香艳热烈的红玫瑰,那唐姿就是清如芙蓉的圣洁白牡丹。

可惜,都可惜,一个在最好的年华嫁进了陆家那个深坑,一个死在了最好的年华。

陈颜无视严朗黑眸中明显的警告,她眉目间噙着几分深意,意有所指道:

“我想跟严队长做个交易,唐曼给陆超生了个儿子,六岁的时候走丢了,只要严队长帮我找到那个孩子,关于陆家的事,严队长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从陆成嘴里问出来。”

郑宇见她一脸自信,有些想笑:“陆家兄弟的嘴出了名的严实,他们要是这么好对付,我们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找不到证据。”

陈颜朝郑宇抛了个媚眼,声音带着软绵绵的暗示:“对付男人,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严朗眯着眸子看向陈颜:“你为什么非要找到那个孩子?”

陈颜手掌托着脸,整个人变得懒洋洋的,唇角还带着几许妩媚:“这是我的事,严队长只说愿不愿意吧。”

严朗不答反问:“你要帮我,你不怕陆超真的出事?”

陈颜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噙着万般风情:“怕?如果陆超真有事,陆家就是我们家陆成的了,陆成的都是我的,我高兴还来不及。”

严朗慢慢眯起眸子,这个陈颜,或许真是个突破口。

5

两天后,结合前期调查情况,以及陆家所有人提供的信息,刑警队召开了碰头会。

首先,根据陆家人和保姆的口供,陆雅和魏阳都有杀死对方的动机。

陆雅和魏阳两人结婚七年,有过一个儿子,两岁的时候孩子奶奶带孩子出去玩,在公园碰见熟人聊了两句,一回头孩子不见了。

魏阳是入赘,孩子没丢之前,两人的感情其实还可以,孩子丢了之后,陆雅完全变了个人,经常对魏阳又打又骂。

孩子一直是陆雅的心结,她想再要一个,可惜一直怀不上,总是在吃中药调理身子。

因为她身上的药味太重,同房的时候规矩又太多,姿势和时间都要控制,久而久之,魏阳对她渐渐失去了兴趣,两人的生活非常不和谐。

陆雅总怀疑魏阳外面养了女人,整天神神乎乎的,所以她在受了刺激的情况下捅死魏阳,可能性很大。

而魏阳在陆家的地位还不如一个保姆,陆雅又经常把他男人的尊严踩在脚底,长久的羞辱和憋屈下,魏阳杀了陆雅,也不是不可能。

第二,别墅的安保系统没有被破坏,监控中可以看出,从晚上十一点陆超最后一个进去到第二天早上辖区的几名警察赶到,别墅都没有人进出过。

第三,案发现场提取到的所有指纹也只有魏阳和陆雅的,血迹化验报告也显示,卧室内的所有血迹,都和两个死者的血型一致。

所有证据都显示,陆雅脖颈上那致命一刀是魏阳动的手,魏阳腹部那三刀是陆雅捅的,胸部那处致命伤也是陆雅捅的。

这似乎已经是一条完整的证据链,证据体系也已经完善,但严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只是,还没等他琢磨出哪里不对劲,陆家又出事了。

陆家老太太死了。

陆雅和魏阳出事的一周后,老太太晚上吃过饭突然胸痛倒地不起,被送到医院后,还是因为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郑宇说,老太太先后做了两次支架手术,之前一直按时吃药,但是从半年前开始,迷了心窍地信上了一个什么养生专家。

那专家经常发一些关于“养生”的文章,文章写得头头是道,上面还标注“据专家调查”、“某知名教授临床实验证明”。

特别是前段时间看到一篇关于心脏病的文章,各种病情分析天花乱坠,最后说吃什么药都不如吃保健品好。

老太太信了,直接停了医生千叮咛万嘱咐要按时吃的药,每天吃些昂贵的保健品,家里人劝了也不听,最后钱花了不少,命没了。

严朗听完,吐出一口烟雾,声音低沉如水:“从半年前开始……陈颜嫁给陆成,也刚好半年的时间。”

郑宇眼皮一跳,正琢磨着他这是什么意思,严朗探身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让人查查陈颜。”

郑宇听出他在怀疑陈颜,虽然有些纳闷,但还是在五天后摸清了陈颜的底。

把陈颜的所有资料拿给严朗,郑宇的脸色有些古怪。

“陈颜的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家里孩子多,家境不好,陈颜初中就辍学出来打工,混过嫩模圈子,嗯……吃的是青春饭。”

郑宇把话说得很委婉,嫩模说好听点是模特,其实就是外围女,偶尔在夜总会那种场合走走内衣秀,大多数时间,是有钱男人的二奶。

陈颜之前就是干这个的,不过后来退圈了,有人说是被人玩残了,也有人说被某富商带回去金屋藏娇了,具体原因不知,但是陈颜退圈几年后,又出现了。

见严朗已经翻到后面几张纸,郑宇颇为感慨道:“陆成是在酒吧遇见陈颜的,后来陈颜就跟了陆成,要说这个陈颜也是个厉害角色,能从之前的圈子全身而退,又洗白嫁人。”

严朗低头想了想,突然朝郑宇道:“唐曼的孩子有消息吗?”

郑宇摇头:“还没,不过陈颜提供了一个方向,应该快了。”

严朗嘱咐道:“多派些人去找。”

6

唐曼生的儿子叫陆航,走丢那年才六岁。

严朗见到孩子时,是在陈颜跟他交易的四个月后。

当郑宇把孩子带到他跟前时,严朗怔在原地许久,嘴里叼着的烟卷掉落浑然不知,直到郑宇提醒他衣服被灼烧一个洞才恍然回神。

严朗是见过陆航的,虽然见到的次数不多,但印象很深,因为陆航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孩子,粉雕玉琢,可爱得很。

那时候唐姿总窝在他怀里,说想生一个和陆航一样漂亮的儿子,严朗甚至已经想好他们儿子的名字。

严朗试图从眼前这孩子身上找到熟悉的感觉,可是……

按着时间算,这孩子应该九岁了,明明九岁,看起来却只有六七岁。

骨瘦嶙峋的小身板,皮肤黝黑,眼窝深陷,面黄肌瘦,浑身上下都呈现出不健康和营养不良。

触目惊心的是,他左臂没有了!

“确……确定没找错人吗?”

严朗的声音带着颤意,郑宇把手里的亲子鉴定报告递给他。

“刚找到的时候我就联系了陈颜,她送来了陆超的头发,已经确定是父子关系。

"被人卖到了山里,买他的是一个五十岁的老头,这孩子天天吃不饱,还得洗衣做饭做家务,慢一点就会被打。”

郑宇停顿了一下,伸手摸了摸陆航的脑袋,声音带着悲悯和哽咽。

“孩子一直想跑,次数多了,老头在气头上想砍了他的腿,孩子用手去挡,结果,把胳膊砍下来了。孩子后来发高烧,老头嫌花钱也不给看,最后把脑子烧坏了,傻傻的。”

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严朗让郑宇带陆航去吃饭,离开前,他嘱咐郑宇顺着买陆航的老头去查人贩子。

等人走后,严朗坐在办公室里抽了两根烟,第三根烟咬在嘴里时,陈颜来了电话。

“严队长,按着郑警官给我要头发的时间,现在亲子鉴定结果应该出来了吧,我要见孩子。”

陈颜的声音带着很轻快的笑意,严朗想起陆航的模样,拿着打火机点燃嘴里的烟,猛抽了一口,声音沉冷如冰。

“你找那孩子,到底想做什么?”

他了解陆超,那个男人太要面子,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是个残疾,还有那吴芝芝,绝对不会善待唐曼的孩子,所以,他在考虑要不要把孩子送回去。

陈颜没回答严朗的问题,只是娇笑着抛出筹码。

“严队长,当年唐家那场火,我已经从陆成嘴里问出来了,我录了音,你让我见孩子,我就把录音给你。”

7

陈颜见到陆航后,脸上的表情很难看,好半天,嘴里才挤出一句残破的话:“严队长,找不到就找不到,不用随便找个孩子糊弄我吧。”

严朗把亲子鉴定报告递给她,陈颜接过,看了两遍后,又看向陆航,从牙缝里挤出一抹笑。

“这孩子生在陆家,真是够倒霉的,”说罢,她又指着陆航问,“你们在哪找到的?胳膊怎么没的?人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严朗大致回答了问题,陈颜安安静静地听着,平静又冷漠,只在听到陆航断了胳膊时稍稍低下了脑袋。

严朗觉得她有些奇怪,正要开口,陈颜已经从包里拿了录音笔递给他,严朗伸手接过,指尖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陈颜骤然收了手。

“严队长,我还有事,孩子你先帮忙看着,我明天再来。”

严朗看着自己的手指,再看看陈颜跑出去的背影,只觉有什么要从心底涌出来。但是,此刻他来不及深想,让郑宇带走陆航后,他急匆匆回到办公室打开录音笔。

郑宇安顿好陆航进来时,录音笔里,正播放着陆家最大的秘密……

原来,陆超之所以能追上唐曼,都是因为吴芝芝。

吴芝芝和唐曼是闺蜜,但吴芝芝一直羡慕唐曼投胎投得好,羡慕她长得漂亮、家世好。羡慕太多,就成了嫉妒,嫉妒太多,就有了取而代之的算计。

当时,陆超是吴芝芝的男朋友。

陆超只是卖保险的,除了长得帅、能说会道,其他根本拿不出手,吴芝芝因为心里那点自尊,从未把陆超带出来过。所以她身边的朋友没有人知道她交了男朋友。

吴芝芝的计划,就是让自己的男朋友陆超去勾搭唐曼。

唐家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等陆超娶了唐曼,就能拿到唐家一半的财产。

财产拿到手,他们再想办法逼死唐曼,然后陆超再娶吴芝芝。

这就是吴芝芝的计划,陆超同意了。

吴芝芝了解唐曼的一切喜好,她把唐曼的喜好全都告诉了陆超,然后制造机会让两人偶遇。

唐曼很相信缘分这种东西,当突然出现一个和她的喜好一模一样,甚至在她生病或者心情不好时恰好出现的男人,她很快沦陷。

这段婚姻,唐曼的父母强烈反对过,但耐不住唐曼的坚持,最后二老不忍心看着女儿伤心,勉强同意了。

婚后,陆超对公司上心,对唐曼疼爱,对唐家二老孝顺,唐曼觉得自己嫁对了人,唐家二老也渐渐对陆超改观。

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张伪善的皮囊下,藏着的是一颗肮脏丑陋的灵魂,他可以为了钱践踏人命。

其实陆超可以一脚踹了吴芝芝,但是唐家人的存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自己的罪恶,他虚伪,他要亲手撕碎自己的过往。

唐家的那场火,是吴芝芝和陆超设的一个局,一个所有陆家人都知道且都参与了的局。

陆超、吴芝芝谋划,老太太和陆雅抱走孩子,魏阳和陆成点火。

冰雪严寒的天气,凌晨三点的大火,厨房熬干了的粥,用最惨烈的方式吞没了唐家人。

唯一庆幸的是,陆超借着给唐曼过生日,提前用酒灌醉了他们,所以,他们应该是在睡梦中走的,不会太痛苦。

严朗听完录音,无名指上的戒指几乎被他捏变形,赤红的双目噙着无尽的悔恨。

如果他当时没有离开,如果他当时在唐姿身边……

陆超!!

8

别墅里连续死了三个人后,陆超他们就搬出来了。

因为陆成和陈颜的公寓在装修,所以他们暂时还跟陆超、吴芝芝住一起,这是陈颜的要求,她说住一起热闹。

陈颜从刑警大队回到家已经快七点,路过书房的时候,听见里面有动静,应该是陆超在忙。

陆超和吴芝芝结婚几年一直没有孩子,吴芝芝的弟媳怀了三胎,吴芝芝想把孩子抱过来养,最近经常往娘家跑,回去两天了,还没回来。

陈颜给吴芝芝打了个电话:“大嫂,我怀孕了,大哥的孩子。”

无视吴芝芝的咆哮,陈颜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她给陆成打电话。

她问陆成几点回来,陆成说九点,陈颜望着天花板暗黄的灯光算时间。

吴芝芝给她父母在海市买了房子,她弟媳现在住她妈的房子,距离这里开车最多三十分钟,八点肯定到了。

陈颜让陆成八点回来,说有惊喜给他,陆成说好。

最后,陈颜给严朗打了个电话。

“严队长,现在只有陆成的口供,没有证据,只要陆超死不承认,你也拿他没办法。

“如果想抓他,你今晚带人过来,八点半,不能太早也不能太迟,一定要听话哦,不然你会白跑一趟。”

陈颜洗了个澡,换上吊带丝绸睡裙,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张孕检单。

书房里,陆超听见动静回头,见是陈颜,他挂了电话,整个人往后靠在凳子上,视线在她妖娆的身体上来回打量。

陈颜把水果盘和手机放在书桌上,然后拉起陆超的胳膊,自然而然地坐在了他大腿上。

“大哥,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想先听哪一个?”

因为她搂着陆超脖子的动作,春光乍现,陆超没推开她,眸色深沉。

"坏消息。"

陈颜绯红的俏脸充满诱惑和风情:“坏消息就是,从现在开始,大哥不能碰我了。”

陆超动作暧昧地捏了捏她丰满的臀:“怎么,想甩开我?”

像陈颜这种妖艳的尤物,陆超觉得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第一眼见到她,陆超就动了心思。

所以,当陈颜时不时朝他暗送秋波后,他丝毫没有客气,他对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一向来者不拒。

当他提出保持关系时,陈颜没拒绝。两人多是出去开房,很少在家里。

“为什么不能碰你了,嗯?”

陆超又问了一句,陈颜看着他眼底翻江倒海的情欲,笑得像一只勾人的妖精,她把手里的孕检单递给他。

陆超打开,短暂的怔愣后,脸上骤然出现大喜之色,陈颜怀孕了,两个月,这个时间,只能是他的。

因为那时候,陆成出差了。

陆超虽然对孩子无感,但也希望有个亲生的继承人,但是吴芝芝不能生,手里又有很多他的把柄,所以纵然他外面有女人,也不敢留种。

但是陈颜不同,她是陆成的老婆,到时候她生了孩子,他再说服陆成把孩子过继给他,合情合理。

陆超喜悦之情无以复加,抱着陈颜就是一顿猛亲。

陈颜进来时,并未把门关严实,故意留了一条缝隙,所以,当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时,她立刻捂住陆超的耳朵,同时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

陆超也不客气,陈颜适时发出声。

“砰——”

房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进来的是吴芝芝。

她刚走到客厅就听到书房里传来的暧昧声,大惊失色。

陈颜说她怀了陆超的孩子,她本来还有一些怀疑,但是眼前这一幕,已经足够有说服力!

吴芝芝此刻悔不当初,这段时间她的心思都在弟媳肚里的孩子上,经常往娘家跑,她知道陆超外面有野花,但只要不过分就好。

没想到陆超在家里也搞上了!

吴芝芝扑上去扯陈颜的头发,给她一巴掌,又甩了陆超一巴掌,气得浑身发抖。

“陆超你混蛋!”

吴芝芝一直都知道,陆超嫌弃她不能生孩子了,可她不能生还不是怪他!

当初他跟唐曼结婚后,她怕他真的爱上唐曼,经常留他在自己那里过夜。

她怀过五次,前四次他不让留,说万一被唐曼察觉就完了,说等唐曼死后,想怀几个怀几个,她听他的话,把孩子都打了。

怀第五个的时候,医生说不能再打了,再打后面就怀不上了,他倒是同意让她留下了。

但唐家失火那晚,她怀孕四个月,肚子疼得厉害,她让他送她去医院,他说没事,说休息一会就好,一直拿着手机等电话。

她疼得受不了,去卧室拿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半路又摔了一跤。

那晚,唐曼死了,吴芝芝唯一的孩子也没了。

吴芝芝恨极了,后来在陆家看到唐曼留下的那个儿子,她故意把他带出去,让母亲提前找了人把他带走。

既然她的孩子活不了,唐曼的孩子也绝对不能留!

9

陆成听到声音跑上来,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老婆绿了他?跟他哥搞上了??

陈颜趁着陆超夫妇扭打在一起,拿着桌上的孕检单走向陆成,递给他,说这就是惊喜。

陆成接过,刚开始是惊喜,后来脸色骤然大变,两个月,那时候自己在出差,不可能是他的孩子!

“谁的!”

陆成一双凌厉阴狠的眸子似要在陈颜脸上剜出一个洞,陈颜揉着刚才被吴芝芝打疼的脸,笑得风情万种。

“当然是大哥的,陆成,我倒是想给你生啊,可是你不行啊,我跟了你这么久你都没让我怀上,我跟了大哥才几个月就怀了,你不行不能赖我啊!”

“贱人!”

陆成暴怒,直接一巴掌把陈颜打翻在地,抬脚就往她肚子上踢,陈颜哀嚎着喊陆超救命,陆超见陆成正踢他儿子,忙用力甩开吴芝芝跑过去拉住陆成。

吴芝芝被甩到地上,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陈颜艰难地捂着肚子站起来,她从桌上拿起水果刀走向吴芝芝。

吴芝芝刚才撞到了脑袋,此刻还晕晕乎乎的,陈颜在她跟前蹲下,举起刀,毫不犹豫地刺入她的胸口。

“你是这场灾难的源头,最该死!”

她低低地呢喃一声,然后拔出刀又捅了两下,吴芝芝惊恐地瞪着她,身子使劲抽搐着。

陈颜转过头,两兄弟已经停止打斗,正惊愕地看着她,陈颜把染满血的刀递给陆超。

“大哥,陆成把你和吴芝芝合谋烧死前妻一家的事告诉我了,大哥,你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你的人生不能有污点,杀了吴芝芝和陆成,就没人知道你的秘密了!”

污点?

陈颜的话提醒了陆超。

唐家的事是陆超心里最阴暗的角落,他不允许任何人再提及,当年他是让陆成发了死誓的,他说过,只要陆成泄露,一定会杀了他,尽管他是他亲弟弟。

陈颜知道唐家的事了,那肯定是陆成告诉她的!一个不能保守秘密的嘴,留着会是个祸害。

陆超思考的时间其实很短,陈颜说完话,他已经本能地去接刀,所以,当陆成还在震惊连蟑螂都不敢踩死的陈颜竟然敢杀人时,陆超已经把刀刺进了他胸口。

人的意志力一旦被某种可怕的执念控制,就会完全失控。

陆超一共捅了陆成五刀,速度极快,陆成没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真的会杀他,所以……死不瞑目。

陆超被溅了一身的血,身上血淋淋的有些骇人,他推开陆成,拿着水果刀一步步逼近陈颜。

“知道那件事的人,都死了,只剩你了。”

陈颜脸上没有丝毫害怕,反倒带着愉悦的笑容,她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冲陆超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

“一条命如果不够你判死刑,来吧,我再送你两条。”

陆超看着她言笑晏晏的脸,突然意识到什么,只是还没来得及反应,门外已经传来警笛声。

10

陆超挟持着陈颜下楼。

严朗森冷的目光从陈颜脖颈间的水果刀掠过:“陆超,把刀放下!”

陆超嗤笑:“放下?好啊,你现在在你脑袋上打一枪,我就放开她。”

他顿了一下,笑得讽刺:“或者,你可以直接无视人质的生死。”

陆超把刀往陈颜脖子里按了按,刀尖已经刺破了陈颜的脖子,瞬间有血流出。

严朗不经意对上陈颜惨白的脸色和慌乱的眸子,猛地一愣,瞳孔骤然缩了缩。

这个眼神……

唐姿,是他的唐姿吗?

当年唐姿被挟持、他被歹徒威胁时,唐姿担忧和恐慌的目光跟这一模一样……

身后的郑宇几人已经举枪对准陆超,严朗沉声呵斥,目光紧锁陈颜,慢慢地,他举起了拿枪的手,对准了太阳穴。

见此,陆超大笑出声:“严朗,这几年你像狗一样咬着我不放,我都忘了你是个好警察了,好吧,那你开枪吧,只要你开枪,我……”

“姐夫!”

陈颜突然喊了一声,陆超愣住,一时没反应过来这声“姐夫”是什么意思。

陈颜不等他反应,一字一句道:“姐夫,我是唐姿。”

唐姿?

陆超大惊失色,瞪直了眼,陈颜在说完最后一个字时,狠狠往刀口撞去。

血流如注,艳红的鲜血从脖颈喷出,陈颜,不对,唐姿的目光始终落在严朗脸上,像是要把他的脸永远刻在心里,倒下时,她嘴唇蠕动,轻轻喊了声“严朗”。

看到她倒下,震惊后的郑宇立刻朝陆超开了枪,连着两枪,一枪打在陆超拿刀的胳膊,一枪打在他膝盖上。

严朗已经第一时间跑过去接住唐姿,抱着她软绵绵的身子,严朗整个人都在抖,想开口,唇瓣晃动得厉害,到嘴的话全变成了零碎的呜咽。

唐姿,她说她是唐姿……

他早该发现的,他怎么这么蠢,他竟然没早点认出她。

严朗伸手按着唐姿的脖颈,想帮她止住血,血却越来越多,严朗痛哭出声。

“为什么……你明明还活着,为什么不来找我,唐姿,为什么不找我!”

他用力嘶吼着,五官狰狞。

唐姿颤抖着抬起手摸他的脸,惨白的脸色看不出丝毫痛苦,反倒带着解脱,她轻轻抚摸着他左脸上那道疤痕,声音轻得像羽毛飘落。

“那支录音笔……你继续往后听,你想知道的……都在里面。”

“书房……书房有摄像头,你能找到的,里面有陆超杀人的证据。”

豪门夫妻在家遇害,书房里的隐秘摄像头,记录下了关键证据

她抹掉他的眼泪,又拉着他的手放在唇边:“严朗,你亲我一下。”

严朗红了眼眶,低着头吻住她,唇齿间,也不知是谁炙热滚烫的泪水。

唐姿的气息越来越弱,她握住严朗的手,慢慢拔下他无名指上那枚被他摩挲无数遍的戒指。

她说:“严朗,忘了我,好好活着,找个好姑娘娶了。”

她说:“严朗,帮我好好照顾航航,他的小姨,已经帮他报仇了。”

她说:“严朗,我希望你前程似锦,长命百岁。”

“唐姿!不要……不要丢下我!”

严朗恐惧地握住唐姿垂落的手,一股腥甜从喉间溢出,他抱紧她,仰头嘶哑痛哭,像个无助的孩子。

他才刚认出她,刚认出她……

郑宇瞧着这一幕,也红了眼眶,陈颜……竟然是唐姿!

11

唐姿一直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梦醒了,爸妈还在,姐姐还在。

可是,梦终究只是梦。

是的,她没死,她是那场大火中唯一的幸存者,她能活,是因为魏阳救了她。

魏阳救她,告诉她所有真相,不是愧疚,而是因为他也恨陆家,陆雅给他的耻辱、陆家给他的耻辱,他都要报复回去。

而她,就是魏阳报复陆家的工具。

那时候,魏阳外面养了一个情人,那情人得寸进尺想上位。

魏阳不敢让陆雅知道,正琢磨着怎么处理那个情人,他看着唐家这场火,想出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他把那情人叫到唐家附近,把人打晕后扔进火里,换了唐姿。

那场大火,虽然没要了她的命,但是毁了她的脸,魏阳送她去整容,送她做声带整形。

是陈颜的脸,又比陈颜漂亮艳丽,之所以用陈颜这个身份,是因为那个被魏阳扔进火里的情人,就是陈颜。

魏阳曾是陈颜的金主,对她的所有事都一清二楚。

陈颜早就跟家里闹掰了,被魏阳包养时,也是被私藏在公寓,所以她的失踪,并没有人知道。

唐姿醒来时,想联系严朗,但是魏阳不给她手机,不让她跟外界联系。

魏阳的计划是让她嫁给陆成,陆成好色,最好攻破,魏阳让她进了陆家后,周旋在陆成和陆超两兄弟之间。

他让她吹枕头风,挑拨兄弟俩的关系,然后怀上陆超的孩子,这样,兄弟俩就能反目。

再者,吴芝芝不能生孩子,如果她怀上陆超的孩子,吴芝芝一定会崩溃,到时候再加把火,吴芝芝就有可能跟陆超决裂。

魏阳说,陆超的所有的秘密吴芝芝都知道,陆成也掌握了不少,若是他们几个闹僵了,就有好戏看了。

魏阳的真正目的,是得到陆超的财产,他要让陆家人自相残杀,他坐收渔翁之利。

这个计划要成功,勾引陆成和陆超兄弟俩的女人一定要足够红颜祸水。

所以,魏阳把她变成了技术娴熟、会取悦男人、没有尊严的情人。

她被魏阳关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那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年,魏阳给她下药,想方设法调教她。

魏阳知道她不会反抗,他选择她,是因为她是最合适的人选。

一来,她与陆家有血海深仇,为了报复陆家,她也会尽心尽力。

二来,魏阳知道她和严朗是恋人,所以他最初把她关起来时录了很多视频,他给她下药,让她主动迎合他,如果她不听话,魏阳就会把那些视频发给严朗。

她没有回头路了,她被折磨得失去了所有防身盔甲,她的自尊被魏阳撕得粉碎。

严朗是她心里最后一缕阳光,她宁愿死,也不愿让他看见不堪的自己,那会让她生不如死。

所幸,堕落的唐姿,不是顶着唐姿的脸。

成功进入陆家之后,魏阳第一个要对付的是老太太,因为他不想再喝中药,他觉得那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为了让老太太死得自然,他们设计让老太太迷上了养生,让她一步一步走进陷阱,让她自己停了自己的药,直到猝死。

陆雅和魏阳之所以死在老太太前面,是唐姿设计的。

魏阳在陆家找不到男人的尊严,所以总在她身上找优越感,总会想方设法地占有她。

周旋在三个男人之间,她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所以,她挑了魏阳心情最差的一天动手。

那天,陆超一票否决了魏阳精心准备了半年的项目,魏阳郁闷了一天,回家又被老太太逼迫当着全家人的面喝中药。

老太太说陆雅生不出孩子赖魏阳,不赖陆雅,说如果陆雅再怀不上,就再给陆雅找个男人,让魏阳净身出户。

每次提到孩子,陆雅都会发疯般痛骂魏阳母亲,因为魏阳的母亲把她儿子弄丢了。陆雅的精神有点问题,发起疯来谁也拦不住。

那天,魏阳被否决了项目,心里窝着很大的火,又被老太太逼着喝中药,又听陆雅一直在侮辱痛骂亲娘,他反抗了,两人回到房间后大吵了一架。

没有人去劝,因为无论两人吵得多厉害,最后都是魏阳跪着认错,陆家人早就习惯了。

陆雅在外面是有个情人的,唐姿安排的,陆雅享受过几次后,对他稀罕得很,所以当那人打电话说他正在楼下等她的时候,陆雅撇下魏阳就走了。

当晚,唐姿给陆成喝下了有安眠药的茶,陆雅凌晨一点离开,她凌晨一点半溜进了魏阳的卧室。

她告诉魏阳,她从窗户看见一个男人把陆雅接走了,两人在楼下热吻,陆雅今晚应该不会回来。

她没告诉魏阳,她让那男人凌晨两点一定要把陆雅送到家。

所以,陆雅回来的时候,正好把她和魏阳捉奸在床,她衣裙半褪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她假装慌张,魏阳大惊失色。

陆雅发疯地冲过来,声音大得似乎要把所有人引过来。

唐姿把桌上的水果刀递给魏阳,提醒他如果陆雅不死,他的计划就会暴露,他们都得死。

若换作平时的魏阳,必然不会在冲动下杀了陆雅,但是,那时候事情发生得太快,陆雅又不依不饶,容不得他思考,当陆雅要出去喊人时,他抬手抹了陆雅的脖子。

陆雅死了,趁着魏阳还没缓过劲,唐姿夺了他手里的刀,毫不犹豫地捅入魏阳的身体,没给他反应的机会,她连捅三下后,最后一刀刺入他胸口。

唐姿喜欢看侦探小说是受严朗的影响,她知道严朗喜欢看,为了跟他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她看了很多侦探悬疑电影和小说,跟严朗讨论的时候,又得到他的指点,所以,她懂如何抹去自己的痕迹。

再次见到严朗,唐姿觉得恍若隔世,在讯问室里,她已经记不得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在那短短的二十分钟里完全变成陈颜。

知道严朗一直在查火灾,还为此降了职,她其实不想让严朗和陆超对上,因为陆超太狠了。

所以,她让严朗帮忙找陆航,想分散他的注意力,当然,让严朗找,也是最快的办法,她之前不敢找他帮忙,陆雅和魏阳的死,是个契机。

唐姿之所以等这么久不动手,是因为她要找到姐姐的孩子,找到陆航之后,就是她结束这场恩怨的时候。

她原本的计划是把陆航安顿好再一把火烧了陆家,但是,陆航如今的模样刺激了她。

她不能让陆家人死得这么轻松,她要让他们自相残杀。

这些年,严朗为了抓陆超做了很多努力,他想抓,她就让他亲自抓,抓到陆超,破获当年唐家那场火灾。

孩子是意外,她去见陆航的前一天去了医院,她觉得这是天意,她就两个月前那一次忘了吃药,孩子就来了。

如果没有这个孩子,她还真不能确定那天会不会成功。

当刀架在脖子上,当严朗把枪对准脑袋,唐姿知道,她该走了,她不能再给严朗惹麻烦,不能再拖累他。

她知道严朗肯定能救下她,但是,从被魏阳带走的那一刻,她给自己的结局……就是死亡!

那枚戒指,曾是她亲手给他戴上,最后,由她亲手摘下,他吻她的那一下,她就当是新郎亲吻新娘,就当这辈子嫁过他了。

她只希望,他真的前程似锦,长命百岁。

严朗,我的爱人,再见了。

12

陆超被判了死刑后,严朗带着陆航去看了唐姿。

唐姿墓碑上的照片是严朗选的,那是唐姿的脸,不是陈颜的脸。

照片上,唐姿笑得很灿烂。

“唐姿,你放心,我会把陆航当成我们的儿子,好好地照顾他。”

“唐姿,你抛弃了我两次,以后可不准再这样了,你摆脱不了我,想让我忘了你,做梦,下辈子,我还去找你。”

天地很安静,严朗坐在地上,慢慢地摩挲着被他重新戴回无名指的戒指。

他没有哭,出奇平静,只是,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睛里,失去了光亮,只剩一片落寞的死灰,仿佛一座寸草不生的荒岛。(原标题:《再见爱人》)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