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鬼神 » 关于梦见自已牙齿被虫吃一个小洞的信息

关于梦见自已牙齿被虫吃一个小洞的信息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09 阅读数:69人阅读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虺

午休的时候梦见自已牙齿被虫吃一个小洞,办公室里的几个同事坐在一起聊天梦见自已牙齿被虫吃一个小洞,不知道怎么的就聊到墨菲定律上了。

墨菲定律是一种心理学效应,1949年由爱德华·墨菲提出。

具体内容是指: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事情总会朝坏的方向发展,而且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换句话说,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不该发生的全发生了。

“你们真的有遇到那种事情么?”

同事小王好奇的说。

“我遇到过,但基本上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早上起床的时候想着,哇,今天路上千万不要堵车啊,不然肯定就迟到了,结果走一路都是红灯,然后好不容易到了公司门口,心想不会在电梯里面遇见经理吧,结果一开电梯门就看见他那张大黑脸。”小张苦笑着叹了口气,“每次迟到就给抓住了,辛苦加班倒没见着。”

“还不是因为你迟到比晚退多?”

小李漫不经心的翻着一摞合同嘲笑道。

“喂喂喂,别乱说话。”小张回头看了看,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别老笑我,你呢?”

“我也差不多,唉,好不容易放一个假,计划了半个月,准备叫几个朋友出去钓鱼,就想着拜托别下雨啊,一看天气预报,台风梦见自已牙齿被虫吃一个小洞!”

“切,不就是没钓鱼么?娟儿,你有没有?”

小王朝在电脑面前敲键盘的同事娟问到。

“我.......”娟儿犹豫了一下,“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我眼皮一直跳,就隐隐约约觉得家里会出什么事情,心说就快放年假了,可千万别加班了,结果又来了一个大客户,没能赶上回去见爷爷最后一面......”

娟儿一说完,原本热闹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冷清,大家都不说话了。

“哎,老刘,这你年龄最大,经验最丰富,你给我们这些小辈说说呗。”

小王自知说错了话,特意跑到我面前来调侃我。

“我啊,才没有你们那么多事呢,只要提前做好准备,什么事情都按着计划来,保你不会出岔子。”

“真没有?”

“没有没有,快去工作,待会经理来了,小心扣你工资!”

“行行行,老领导发话了,工作嘞!”

我佯怒道,小王这才嬉皮笑脸的回到座位上,看着办公室里的其他几个人也按部就班的开始下午的工作,我这才舒了一口气。

我撒了一个谎。

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

我怕被老虎吃掉。

我从懂事的那一会起,夜里经常会做噩梦,梦很短,我梦见一只金色斑斓猛虎朝我头顶扑来,我清清楚楚的看见它嘴里两颗尖锐的牙齿往我头上刺去,随着一声巨响,整个脑袋都陷落在它嘴里。

梦到这里戛然而止。

我吓得哇哇大哭,连着周围的人也跟着吓一大跳。

我爸妈起初没有在意,后来做梦的次数多了,他们也不得不担心起来,有一天我回家,就看见一个穿的灰布衣服的老太太坐在堂屋里。

我妈说,那是她请来的婆婆,和我们还带点亲戚关系。

老太太把手按在我脑袋上,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念叨些什么。

“唉,既然这孩子梦见他会丧命于虎,那就是逃不开的命运,虎属金......”

老太太松了手,在我妈耳朵边上嘀咕,“不过,安心待在村里也许可保平安无事,到城里去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她围着房子转悠了半天叫我们那那那放上什么东西,出门要拜什么什么神,总之定了七七八八一大堆的规矩。

我被我妈逼着照做了一个星期,又是磕头又是作揖的,后来果真不做再做梦,我便把那一套抛之脑后了,我妈见我好了,也渐渐的把这事淡忘了。

但这几天,不知怎么的,也许是小王这一提勾起了我的回忆,我又开始做梦了。

还是那个梦,我站在雪地中,明晃晃的雪,白得刺眼,那只老虎又出现了,它朝我扑来,我想跑,却僵住了怎么也跑不动。

一连三天了,只要我闭眼,每次都能梦见那个噩梦。

“我们唯一的恐惧,就是恐惧本身。”

我站在家门口,抖了雨伞上的水珠,在包里翻找着钥匙。

宁城这么发达的城市,别说城市里面了,就是在往外走几十公里,整个省市也找不到一只老虎,就算还有野生老虎,任凭它怎么办,也不可能进到市中心,更不可能到我住的小区里面。

我用逻辑一条条的给自己搭建围栏,眼睛却不经意间暼到墙边上。

上面有些奇怪的水印。

我用手指划了一下,湿哒哒的一大片连在一起。

“没准是小孩子在楼道里玩水枪吧。”

我盯着其中一块像梅花一样的印记,尽管我极力劝告自己,只不过是凑巧而已,但那确确实实是一枚爪印,我转过头把伞尖对着楼道,屏住呼吸在原地杵了好几分钟,这才开门了,面朝着走廊进了屋。

我坐在电脑前搜索着资料,再一次确认了江南省早已经没有老虎了,不光如此,周围所有省份的老虎也没了。

“所以说嘛,人干嘛要自己吓自己。”

我端着茶杯俯身在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自嘲道。

“嘎吱嘎吱。”

一阵怪异的声音却从门口传了过来。

“谁啊?”

“嘎吱。”

“小朋友不要恶作剧,叔叔要生气了哦。”

还是没人应声。

有什么东西在挠门。

我从小总梦见被老虎咬伤,那天深夜传来挠门声,我开始发抖。

我端着水杯,机械的朝门口迈过去。

门是钢铁做的,墙是混凝土的,不可能有什么东西能够冲进来。

我小心翼翼的从猫眼里望去,楼道里没亮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那阵奇怪的噪声也停了。

“也许是我听错了吧。”

我挖了挖耳朵,喃喃自语道,又端着水杯回到房里继续工作。

过了没多久,嘎吱嘎吱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我没听错,确实是从门的另一边发出的。

“砰。”

我在门上拍了一下,就看见两团绿莹莹的东西飞快的从楼道里窜过去了。

“那个,请问一下,你值班的时候,或者监控里面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么?”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我站在门卫室朝里面的保安问到。

“比如说?”

“像......那种比较凶一点的?”

保安朝我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

“像,老虎之类的。”

说出这句话我立马就后悔了,是个正常人都知道不可能出现的事情,保安直愣愣的看了我半天,最后笑着说:“您该好好休息一阵子了,黑圆圈都那么浓重了,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吧。”

“是,是,不好意思,这一阵子......不好意思。”

“好好休息吧,万一有什么事,按门边那个铃,24小时。”

“谢谢。”

保安小哥的话让我安心了不少,这个小区里面住了几百的住户,怎么可能有老虎呢?我老糊涂了,真是老糊涂了,我一面想着,一面又走到了家门口。

门口的店面上湿了两块,前面少小,后面稍大,就像有什么东西蹲在那里一样。

我没理会它,把雨伞往门口一放,哼着歌进了屋。

到了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嘎吱嘎吱的抓挠声又出现了。

我手脚僵硬的坐在椅子上,手忙脚乱的塞上耳机,直到天亮也没敢合眼,第二天早上出门时,外面一片狼藉,整个鞋架子都倒在地上,雨伞被撕扯得稀烂。

楼道里面的监控除了两点绿光意外,什么也没拍到。

这次我没有相信保安的鬼话,下班的时候,我从车库的杂物堆里面翻出一根尖尖的钢管,我提着钢管走在楼梯上,不管我们家门口有什么,我都相信自己有能力解决它。

我走着走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不紧不慢的跟着,我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猛的一回头。

什么也没有。

从头顶的楼梯间传来呼吸声,抬头一看,两团绿火朝我扑来。

啊!

我倒在地上,钢管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个年轻人一边把我从地上扶起来,一边在旁边吐着舌头的哈士奇身上猛拍了两下。

“我是刚刚搬到楼上来的,这几天一直都在忙着搬家的事宜,没有来得及管它,结果没想到跑到您家门口来了,这家伙可能是看着您家的鞋柜,错把您家当成自己之前的家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呼,原来是哈士奇啊……我就说嘛,墨菲定律,怎么可能是真的。”

我躺在沙发上解开领带,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喂,经理,明天上午陪客户?好的没问题,去哪里?什么?动物园?!”

我猛的一挺身,背后又湿了一大片。

“李总,您好您好,没想到您会约我在这里谈生意。”

“这个全景餐厅,可以最大程度的和动物面对面,我这个人呢,不瞒你说,从小就喜欢动物。”

“是吗,哈哈哈,现在的很多成功企业家都喜欢狮子老虎这一类的动物,王者风范嘛。”

我从容自若的说着奉承话,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瞟着钢化玻璃对面的那一群老虎。

“真是,威风凛凛啊。”

“服务员,麻烦请问一下,你们这里的玻璃,牢固么?”

趁着客户阅读协议书的功夫,我急忙起身走到服务台询问。

“先生,你放心吧,绝对牢固。”

“有多牢固。”

“要多牢固,有多牢固。”

“万一出什么意外呢?”

“先生,绝对不存在任何意外。”

“刘先生?”

客户叫了我一声,我只得快步回到桌前。

“你看看这个部分?”

“好的。”

我一边和客户解释着合同上面的条款,脑子里面却始终注意着玻璃对面。

东边有一只,西边有两只,看样子已经吃饱了,在石洞里面还有么?等等,玻璃真的牢固么?那个小孩子为什么在拍玻璃,不要引起老虎的注意力啊!

快停下!

停下!

“刘先生?刘先生?”

客户轻轻在桌子上敲了敲,把我的思绪猛的扯了回来。

“你没事吧,我看你满头大汗的。”

“没事没事,有点小感冒。”我扯了两张餐巾纸在头上乱擦一阵,“李总,我们继续吧。”

老虎喂饱了么?

爪子那么尖,一定很疼吧?

它会咬气管吧?

它是不是在看着我?

老虎!

老虎!

几个声音在我耳边争吵个不停。

“够了!”

我大吼一声,餐厅里面的所有人都看着我,一脸惊讶。

“李总,对不起,我们……”

“我们还是改日再谈吧。”

“好,实在抱歉。”

我起身和李总握了握手,走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虽然客户没有谈成,但是我总归逃离这个折磨了。

我刚要走出卫生间,地面却猛烈的晃动起来。

地震了!

一块巨大的水泥板塌陷下来,将我死死的堵在了卫生间里,我抱着头蹲在地上,周围不断有瓦砾砸落。

令人胆寒的地动山摇只持续了短短一分钟,接下来便是一片死寂。

“救命啊!”

我被卡死在狭小的空间里,拼命朝外面呼救。

“有人吗?!”

“有没有人!”

“这里还有人活着呢!”

我足足呼救了半个小时,却没有一声回应,正当我绝望之时,头顶却传来刨动瓦片的声音。

“我在这,我在这!”

我大声喊,瓦片刨动的声音越发大了,却没有人回应我。

上面,真的是人么?

我脑子里面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这么大的地震,玻璃应该全部碎了吧。

难道说?

“喂,听得见么?”

我颤抖着朝头顶喊了一声。

依旧无人回应,瓦砾越来越少,一束光从趴开的小洞里射了进来。

我拼尽全力从瓦砾里抽出一根钢筋,顶在自己喉咙处,我宁愿自己选择,也不要死在那个可笑的墨菲定律下!

头顶的最后一块石板被顶开了。

“……哈哈哈哈!”

我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的走在街道上,鞋子只剩下一只,裤子上开了好几个洞,我却忽然拍着脑袋狂笑起来。

我居然会被一个完全没有依据的定律吓成这样,要不是消防员战士眼疾手快,我就做了蠢事了。

“人家戴着呼吸器,又隔着石板,我居然以为人家是老虎,笑死我了!我只是个傻瓜!”

我一拐一拐的往家里走去,商铺里面的东西倒了一地,人们乱成一团,这次地震给所有人都来了沉重的损失,而我却从心底涌起一股重获新生的喜悦。

“去你妈的墨菲定律!”

我狂笑着朝天空竖了一个中指,阳光很强烈,照在玻璃上,狠狠的晃了我的眼睛一下。

周围大楼上的玻璃全都明晃晃的反射着阳光,周围一片雪白,让我仿佛站在雪地中一般。

“喂!小心,楼上有东西掉下来了!”

“你说什么?”

我揉着眼睛,旁边有人对我大喊。

“小心!”

我抬头一看,一尊放置在楼顶的巨大铜虎砰的一声冲破栏杆朝楼下坠来。

难道?

等等!

等等!

不!

我愣在原地,一步也迈不动,铜虎咆哮的大嘴直朝我脑袋砸来。(作品名:《墨菲定律》,作者:虺。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