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鬼神 » 梦见自已往岸上爬(梦见掉到河里又爬上岸)

梦见自已往岸上爬(梦见掉到河里又爬上岸)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5 阅读数:26人阅读

“人不是为失败而生的。”“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给打败。”

《老人与海》中的老渔夫圣地亚哥在海上经过三天精疲力竭的搏斗,最终将一副巨大的鱼骨架子拖上岸。圣地亚哥看起来一无所获,但他却是胜利者。因为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不在于结果,而在于不屈不挠的行动。

老人与海(节选三)

作者:海明威

鲨鱼飞速地逼近船梢,它袭击那鱼的时候,老人看见它张开了嘴,看见它那双奇异的眼睛,它朝前咬住鱼尾巴上面一点儿的地方的鱼肉,牙齿咬得嘎吱嘎吱地响。鲨鱼的头露出在水面上,背部正在出水,老人听见那条大鱼的皮肉被撕裂的声音,这时,他用鱼叉朝下猛地扎进鲨鱼的脑袋,正扎在它两眼之间的那条线和从鼻子笔直通到脑后的那条线的交叉点上。这两条线实在是并不存在的。只有那沉重、尖锐的蓝色脑袋,两只大眼睛和那嘎吱作响、吞噬一切的突出的两颚。

但那儿正是脑子的所在,老人便直朝它扎去。他使出全身的力气,用糊着鲜血的双手,把一支好鱼叉向它扎去。他扎它,并不抱着希望,但是带着决心和满腔的恶意。

鲨鱼翻了个身,老人看出它眼睛里已经没有生气了,跟着它又翻了个身,自行缠上了两道绳子。老人知道这鲨鱼快死了,但它还是不肯认输。它这时肚皮朝上,尾巴扑打着,两颚嘎吱作响,像一条快艇般划破水面。海水被它的尾巴拍打得泛出白色,它四分之三的身体露出在水面上,这时绳子给绷紧了,抖了一下,啪地断了。鲨鱼在水面上静静地躺了片刻,老人紧盯着它。然后它慢慢地沉下去了。

“它咬掉了约莫四十磅肉。”老人说出声来,“它把我的鱼叉也带走了,还有那么许多绳子。”他想,“而且现在我这条鱼又在淌血,其他鲨鱼也会来的。”

他不忍心再朝这死鱼看上一眼,因为它已经被咬得残缺不全了。鱼挨到袭击的时候,他感到就像自己挨到袭击一样。“可是我杀死了这条袭击我的鱼的鲨鱼。”他想,“而它是我见到过的最大的登多索鲨。天知道,我见过好些大的。”

“光景太好了,不可能持久的,。”他想,“但愿这是一场梦,我根本没有钓到这条鱼,正独自躺在床上铺的旧报纸上。”

“然而人不是为失败而生的。”他说,“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给打败。”“然而我很痛心,把这鱼给杀了。”他想,“现在倒霉的时刻要来了,可我连鱼叉也没有。这条登多索鲨是残忍、能干、强壮而聪明的。但是我比它更聪明。”“也许并不。”他想,“也许我仅仅是武器比它强……”

但是快到午夜,他又搏斗了,而这一回他明白搏斗也是徒劳。它们是成群袭来的,朝那鱼直扑,他只看见它们的鳍在水面上划出的一道道线,还有它们身上的磷光。他朝它们的头打去,听到上下颚啪地咬住的声音,还有它们在船底下咬住了鱼使小帆船摇晃的声音。他看不清目标,只能感觉到,听到,就不顾死活地挥棍打去,他感到什么东西攫住了棍子,它就此丢了。

他把舵把从舵上猛地扭下,用它又打又砍,双手攥住了一次次朝下戳去。可是它们此刻都在前面船头边,一条接一条地窜上来,成群地一起来,咬下一块块鱼肉,当它们转身再来时,这些鱼肉在水面下发亮。

最后,有条鲨鱼朝鱼头撕咬起来,他知道这下子完了。他把舵把朝鲨鱼的脑袋抡去,打在它咬住厚实的鱼头的两颚上,那儿的肉咬不下来。他抡了一次,两次,再一次。他听见舵把啪的断了,就把断下的把手向鲨鱼扎去。他感到它扎了进去,知道它很尖利,就再把它再往里扎。鲨鱼松了嘴,一翻身就走了。这是前来的这群鲨鱼中最末的一条。它们再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了。

他感觉到已经在湾流中行驶,看得见沿岸那些海滨住宅区的灯光了。他知道此刻到了什么地方,回家是不在话下了。“不管怎么样,风总是我们的朋友。”他想。然后他加上一句:“有时候是。”“还有大海,海里有我们的朋友,也有我们的敌人。还有床。”他想,“床是我的朋友。”“正是床。”他想,“床将是样了不起的东西。你给打垮了,到感到舒坦了。”他想,“我从来不知道竟然这么舒坦。”“那么是什么把你打败的梦见自已往岸上爬?”他想,“什么也没有。”他说出声来,“只怪我出海太远了。”

等他驶进小港,露台饭店的灯光全熄灭了,他知道人们都上床了。海风一步步加强,此刻刮得很猛了。然而港湾里静悄悄的,他直驶到岩石下一小片卵石滩前。没人来帮他的忙,他只好跨出船来,独立把它尽量拖上岸滩,把它紧系在一块岩石上。

他拔下桅杆,把帆卷起,系住。然后他扛起桅杆往岸上爬。这时他才明白自己疲乏到什么程度。他站住了一会儿,回头一望,在街灯的反光中,看见那鱼的大尾巴直竖在小帆船船梢后边。他看清它赤露的脊骨像一条白线,看清那带着突出的长嘴的黑糊糊的脑袋,而在这头尾之间却什么也没有。

他再往上爬,到了顶上,摔倒在地,躺了一会儿,桅杆还是扛在肩上。他想法爬起身来。可是太困难了,他就扛着桅杆坐在那儿,望着大路。一只猫从路对面走过,去干它自己的事,老人注视着它。然后他只顾望着大路。

临了,他放下桅杆,站起身来。他再举起桅杆,扛在肩上,顺着大路走去。他不得不坐下来歇了五次,才走到他的窝棚。

进了窝棚,他把桅杆靠在墙上。他摸黑找到一只水瓶,喝了一口水。然后他在床上躺下了。他拉起毯子,盖住两肩,然后裹住了背部和双腿,他脸朝下躺在报纸上,两臂伸得笔直,手掌向上。

早上,男孩朝门内张望,他正熟睡着。风刮得正猛,那些漂网渔船不会出海了,所以男孩睡了个懒觉,跟每天早上一样,到老人的窝棚来。男孩看见老人在喘气,跟着看见老人的那双手,就哭起来了。他悄没声儿地走出来,去拿点咖啡,一路上边走边哭。

许多渔夫围着那条小帆船,看着绑在船旁的东西,有一名渔夫卷起了裤腿站在水里,用一根钓索在量那死鱼的残骸。

男孩并不走下岸去。他刚才去过了,有个渔夫正在替他看管这条小帆船。

“他怎么啦?”一名渔夫大声叫道。

“在睡觉。”男孩喊着说。他不在乎人家看见他在哭。“谁都别去打扰他。”

“它从鼻子到尾巴有十八英尺长。”那量鱼的渔夫叫道。

“我信。”男孩说。

老人终于醒了。

“别坐起来。”男孩说,“把这个喝了。”他倒了些咖啡在一只玻璃杯里。

老人把它接过去喝了。

“它们把我打败了,马诺林。”他说,“它们确实把我打败了。”

“它没有打败你。那条鱼可没有。”

“对。真是那样。那是后来的事。”

“佩德里科在看守小帆船和打鱼的家什。你打算把那鱼头怎么着?”

“让佩德里科把它切碎了,放在捕鱼机里使用。”

“那张长嘴呢?”

“你要你就拿去。”

“我要。”男孩说,“现在我们得来商量一下别的事情。”

“他们来找过我吗?”

“当然啦。派出了海岸警卫队和飞机。”

“海洋非常大,小帆船很小,不容易看见。”老人说。他感到真愉快,可以对一个人说话,不再只是自言自语,对着海说话了。“我很想念你。”他说,“你们捉到了什么?”

“头一天一条。第二天一条,第三天两条。”

“好极了。”

“现在我们又可以一起钓鱼了。”

“不。我运气不好。我再不会交好运了。”

“去它的好运。”男孩说,“我会带来好运的。”

“你家里人会怎么说呢?”

“我不在乎。我昨天逮住了两条。不过我们现在要一起钓鱼,因为我还有好多事需要学。”

“我们得弄一支能扎死鱼的好长矛,经常放在船上。你可以用一辆旧福特牌汽车上的钢板做矛头。我们可以拿到瓜纳巴科亚去磨。该把它磨得很锋利,不要淬火锻造,会断裂的。我的刀子断了。”

“我去弄把刀子来,把钢板也磨好。这大风要刮多少天?”

“也许三天。也许还不止。”

“我要把什么都安排好。”男孩说,“你把你的手养好,老大爷。”

“我知道怎样保养它们的。夜里,我吐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感到胸膛里有什么东西碎了。”

“把这个也养养好。”男孩说,“躺下吧,老大爷,我去给你拿干净衬衫来。还带点吃的来。”

“把我出海时候的报纸,你也随便带一份来。”老人说。

“你得赶快好起来,因为我还有好多事要学,你可以把什么都教给我。你吃了多少苦?”

“多的很啊。”老人说。

“我去把吃的东西和报纸拿来。”男孩说,“好好休息吧,老大爷。我到药房去给你的手弄点药来。

“别忘了跟佩德里科说那鱼头给他了。”

“不会。我记得。”

男孩出了门,顺着那磨损的珊瑚石路走去,他又在哭了。

那天下午,露台饭店来了一群旅游者,有个女人朝下面的海水望去,看见在一些空啤酒罐和死梭子鱼之间,有一条又粗又长的白色脊骨,一端有条巨大的尾巴,当东风在港外不断地掀起大浪的时候,这尾巴随着潮水起落、摇摆。

“那是什么?”她问一名侍者,指着那条大鱼的长长的脊骨,它如今不过是垃圾,只等潮水来把它带走了。

“鲨鱼。”侍者说,他打算解释这事情的经过。

“我不知道鲨鱼有这样漂亮、形状这样美观的尾巴。”

“我也不知道。”她的男伴说。

在大路另一头老人的窝棚里,老人又睡着了。他依旧脸朝下躺着,男孩坐在他身边,守着他。老人正梦见狮子。

朗读者:北辰

今日话题

读完《老人与海》

你收获了怎样的感悟?

欢迎留言与我们分享梦见自已往岸上爬

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