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鬼神 » 梦见空皮箱追自已(梦见空皮箱是啥意思)

梦见空皮箱追自已(梦见空皮箱是啥意思)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08 阅读数:74人阅读

1957年春节梦见空皮箱追自已,大街上整夜放着轰天响的鞭炮梦见空皮箱追自已,是个家家团圆的红火日子。

这样的日子里,湖南长沙中学的语文教员李淑一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失去音讯很久的丈夫柳直荀,柳直荀衣衫褴褛,身上血迹斑斑。

李淑一在梦中惊醒,枕头边上泪水打湿了一大片,心中的担忧促使她提笔写下一首《菩萨蛮·惊梦》,词中写着“征人何处觅,六载无消息。”李淑一对丈夫的踪迹充满了疑惑。她将这首词小心翼翼地写进一封信,给毛主席寄了去。

毛主席看完信以后,深受感动,写下《蝶恋花·答李淑一》作为回信,安慰李淑一,毛主席的妻子杨开慧和李淑一的丈夫柳直荀都是革命事业的战士。

在那个艰苦残酷的战争年代,毛泽东失去了深爱的妻子杨开慧,李淑一失去了挚爱的丈夫柳直荀,两个人经历相似,如此都他们明白各自信中的含义和思念。

家国危亡的背景下,革命先辈们的爱情,显得那么的隐忍,坚韧不拔,细细品来时,是细水长流,相依相靠的甘甜味道。

今天为大家讲述,毛主席与杨开慧,李淑一与柳直荀的爱情故事。

巾帼不让须眉

杨开慧祖籍是湖南板仓人,其父亲是当时著名的教育学家杨昌济先生,父亲是思想开明的进步人士,一直摒弃所谓的男尊女卑,对幼年的杨开慧也是一直寄于重望。

父亲希望杨开慧,为女子者不可逊于男子,要巾帼不让须眉,在乱世不仅要练就属于自己的一身本领,更要为国家的未来做出自己的贡献。

杨开慧一岁时,父亲赴日本留学,由于担心杨开慧的学业,特意向家里写信,叮嘱妻子一定要让小杨开慧去上学,并且严格要求杨开慧的学业。

由此杨开慧在小时候就进入长沙的一所学校上学,并且成为了这所学校的第一批女学生。

她聪慧而勤奋,是先生眼中的好学生,是就读学校的高材生,年少时的杨开慧不曾让父亲失望。

而后父亲十年留学学成归来,带回西方的思想,西方的文化,更是如一股化雨的春风,让杨开慧的思想得到进一步的启迪和开化,受到新思潮的影响的杨开慧成为身体力行的女性思想解放的践行者,成长为走向新世界的人。

她总是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剪了头发就意味是一个“新人”,为当时的社会主流所不能容忍。杨开慧不仅自己思想开明,她还常常鼓励身边的人,读书学习,积极上进。

社会思想落实的现实就在杨开慧的身边,父亲杨昌济虽然是当时著名的学者和教育家,但是她的母亲,向振熙老夫人却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杨开慧有自己的想法,她鼓励母亲也到学校去学习新的知识,开拓自己的视野,去接触更为广大的思想世界。

于是,母亲在当地的实业班学习新技术,杨开慧在其附设的小学班继续读书,被传为一段佳话。从小在父亲身边的耳濡目染使杨开慧养成了思考,开明,聪慧的性格,她后来为躲避追捕,在家乡教书时,也被人们尊称为杨先生。

与君初识

毛泽东年轻时就是关心国家大事的青年,杨昌济先生非常欣赏毛泽东。他说道:“海内人才,前程远大。君不言救国则已,救国必先重二子。”二子之一便是指毛泽东。

毛泽东常常去杨昌济先生的家中求教,与同辈人就天下大事进行热烈的讨论。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好岁月。

每当家中有学生来找父亲时,杨开慧便安安静静地端坐在一旁,在激荡的言辞交锋中,她也在接受新的思想,眼眸中闪烁出的光芒,表明她已经有所得。

一天下午,杨开慧正在房中看书,忽然听得父亲连连叫好,她走出去,原来父亲正在看学生写的文章,而杨开慧没有想到今后她的一生再也绕不开毛泽东这个名字。

她认识了这个拥有挺拔身姿和浩瀚星辰般深邃思想的青年,青年也被这个温柔,安静,聪慧,通达的女孩子逐渐吸引。

年轻的毛泽东和杨开慧,在一次次的接触中,加深了对彼此的认知。他们通过写信来交流思想和心意,杨开慧开头以“润”来称呼毛泽东,毛泽东的回信则总是提到温柔的“霞”。毛与杨二人慢慢地相识,无所不谈,渐渐地相知,相恋。

杨开慧在日后的信中如此写道:“他是幸运的,能得到我的爱,我真是非常爱他的哟”“谁把我的信带给他,把他的信带给我,谁就是我的恩人。”

年轻女孩子恋爱的那一颗羞涩的心,温柔的都要化了,这两颗有力的年轻的心脏在热烈的跳动渐渐越靠越近,成就了一段革命情谊与夫妻情谊的佳话。

相定终身

1920年的时候杨昌济先生过世,毛泽东以半生半婿的身份参加了葬礼。后来杨开慧进入福湘女中读书,但是由于杨开慧开明的思想与校方的保守思想不相容,因她多次参加进步活动,很快就使自己被学校开除了。

1920年冬天,杨开慧将自己的所有衣物都收拾进一个小皮箱里面,她带着皮箱来到毛泽东的住处,湖南第一师范。

结婚那天,杨开慧穿着母亲亲手缝制的棉旗袍,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毛泽东的四弟毛泽民以及他的爱人王淑兰还有他在长沙的几位好朋友陪着毛泽东一早的站在门口迎接新娘子。毛泽东认真地理了头,特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藏青色的长衫,脸上洋溢着喜悦而灿烂的笑容。

他们举行了一场简朴而简洁的婚礼,一不置办嫁妆,二不坐花轿,三不布新房,四不办酒席,也没有送亲客,没有婚礼中亲朋好友的祝贺,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不做俗人之举”。

就这样他们结婚了。他们的洞房是在湖南第一师范教员宿舍,他们没有为新婚置办任何新的物件,新房里面都是以前用过的东西。

这都是因为杨开慧向毛泽东表明心志,她要自由平等的婚姻,立志不要做俗人的礼节。过了一段时间他们才花了六块大洋请了一些挚友吃饭。

简单朴素的婚礼却成就了一段不简单的婚姻历程。这简单的婚礼是妻子对丈夫的体谅,也是丈夫和妻子对未来的美好期许,从一开始这对夫妻就向封建传统做出了反抗的姿态。

成就另一对革命夫妇

杨开慧积极地宣传妇女地位的解放,身边的很多女性朋友都受到她思想的感染,敢于勇敢地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在福湘女中读书时,她和出生书香世家的李淑一结识,两人是室友同时也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彼时,柳直荀是一个思想进步的热血青年,一边读书一边参与运动,他是毛泽东和杨开慧的好友,年近而立之年,但是终身大事还是没有着落,朋友都很是替他着急。

之后杨开慧将他介绍给了李淑一,李淑一和柳直荀一个是气血方刚的有为青年,一个娴静温柔的女孩子,他们一眼就看中了对方。

李淑一对这个看起来有些严肃的青年所深深的吸引了,柳直荀也往福湘女中跑得格外勤快。杨开慧总是鼓励李淑一多学习,多和柳直荀一起探讨,时间久了,李淑一的思想越来越开明,她和柳直荀两个人也是感情日笃。

时局纷乱,外面的世界风云变幻,吵得熙熙攘攘,喧闹声中总是有你最想听见的声音和最期盼看见的面容。李淑一常常就着微弱的烛光靠在窗户上阅读着柳直荀刚刚寄给她的宣传资料,鞭辟入里的言辞直击人心,思想的火花一旦被点燃之后,再难以熄灭了,同时她的脑海中常常能够浮现出那个温柔的青年人的面容。

她时而低头下去沉思凝神,时而又蹙着眉连连摇头叹气,但是当他望向自己的时候,总是能有一抹温柔的微笑,就像是和煦的春风一般沁人心脾,是温柔的暖意。

烛光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暗淡了下去,小窗月高升,月光映照下李淑一的脸上泛上了红晕,是黑夜也无法阻挡的对于幸福的期望。

1924年10月,24岁的李淑一和柳直荀在亲友的祝福中,喜结连理。有他们的后人回忆道:“姨母和姨父只在一起了20个月就分开了。”

革命夫妻生死与共

革命的热血儿女志在四方,革命的患难夫妻自然也是聚少离多,无论是毛泽东和杨开慧,还是李淑一和柳直荀都是如此。

新婚两年以后,柳直荀就响应组织的号召,告别妻儿,去湘潭等地开展农民运动。只是柳直荀和李淑一都没有想到,这次的分别就是永别。

在动荡的岁月中,李淑一做起了家庭教师,一边辛苦拉扯孩子长大,一边盼望着丈夫平安的消息。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1928年冬天,柳直荀从上海寄来了他30岁的照片,照片上面已经是一个中年人的形象,肤色苍黄,白发星星点点,饱经沧桑的脸庞,半眯起的眼神中透着异常的坚毅的光芒,照片的背后就是这两句诗,分别了许多年,他甚是想念妻儿,但是不平天下事,没有家可言。

1929年,柳直荀再次从天津来信,这次他打算把妻儿接来天津,让一家人团团圆圆。但天有不测风云,夫妻间的照片和书信在桃花村的老家被国民党查获。

李淑一以“著名共匪之妻”罪名被捕入狱,被关入长沙司禁湾陆军监狱,国民党希望通过这个弱女子追查柳直荀的下落,对她进行了严刑拷打和威逼利诱。

但她始终咬紧牙关,一个字也不曾说出口。再到后来,李淑一经柳李两家和朋友的奔波营救才被保释出狱。但她始终受到监视,活动范围不得离开长沙。自此以后,被监视的李淑一与东奔西走的柳直荀便失去了联系。

不幸的是柳直荀在1932牺牲了。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后,李淑一才得到丈夫已经离世的消息。也就是说柳直荀临走也没有能和李淑一以及一双儿女见上一面。

“我失骄杨君失柳”

或许是柳直荀放心不下妻子一定要来见一面,在柳直荀牺牲之后不久,李淑一就梦见了丈夫,血迹斑斑,衣衫褴褛的模样。

李淑一哭醒以后,提笔写了那首寄给毛主席的《菩萨蛮》,是一个“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悲伤故事,梦里人再也不能成为归乡人。岁月悠长,李淑一在失去丈夫的日子里,一直做好一名老师的本分,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

走过了艰难的抗战岁月,迎来了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毛主席时时忙于各种事务,不得脱身,但在看见那一首《菩萨蛮》之后,他也深深的思念起了很久以前的开慧。

1927年,毛泽东因为需要指挥秋收起义,与妻儿分别。革命事业的如火如荼地在开展。1930年,毛泽东率领红军两次进攻长沙,湖南的何健不甘被红军两次重创,决意报复共产党人,掀起了腥风血雨的白色恐怖。

他一方面派人去韶山开棺毛家的祖坟,另一方面出重金悬赏捉拿藏在乡下的杨开慧母子。越来越多的造反派想要抓她,杨开慧和孩子的处境日渐危急。

为了保护杨开慧母子活下来,群众们只好说对外宣扬杨开慧已经死了,母子暂时躲过了追捕,但消息也传到了毛泽东那里,他心疼,手里常常是夹着烟,一根接着一根,不停地抽。

杨开慧有好几次在人名的掩护下得以逃脱抓捕。直到10月24日,大儿子毛岸英的生日,杨开慧回板仓看望母亲,敌人得到消息把杨家层层包围,杨开慧被捕入狱,连同毛岸英和保姆孙嫂一起被捕,最终转入长沙陆军监狱进行关押。押签上面写着:“最严重的政治犯,女共党杨开慧一名,附小孩一名,女工一名。”

敌人恶狠狠地逼问毛泽东的下落,杨开慧严词决绝,不肯透露半个字。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外表柔柔弱弱的读书女孩子在严酷的刑具面前依然高昂着头颅。

没有办法,他们太想打击毛泽东,于是他们试图换上伪善的面孔。他们把杨开慧客客气气地请到客厅坐下,假惺惺地说:“只要你在报上发表和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的启事,你就可以马上得到自由。”

他们以为胜券在握,但是杨开慧却回答:“让我和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除非海枯石烂。”敌人使出浑身解数对杨开慧软硬兼施,但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杨开慧知道自己一定会遭到敌人的毒手,一天,杨开慧对来探望的亲友说:“我死不足惜,但愿润之革命早日成功梦见空皮箱追自已!我死后,不要作俗人之举。”

之后杨开慧在狱中抱着毛岸英,对他说:“孩子,我没有别的话要说。如果你将来见到爸爸,就说我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说我非常想念他……,我不能帮助他了,请他多多保重梦见空皮箱追自已!”。

时年,11月14日,杨开慧在长沙浏阳门外十字岭的刑场上,英勇就义。毛泽东听闻消息,写信至杨家“开慧之死,百身莫赎。”

后人在整理杨开慧的故居时,杨开慧藏在墙缝中的40000余字的书信被发现,此时毛泽东已经逝世六年。毛泽东始终是没有再看到他亲爱的“霞”为他写的书信。

在那个时代,她对丈夫,对孩子,对家国的话语都无处诉说,这才落笔成文,这些文字在黑夜中静静地承载着杨开慧的情思,流传于今。

当中写着,“又是一晚没有入睡。我不想忍了,我要跑到他那里去。小孩,可怜的小孩,又把我拖住了。我的心挑了一个重担,一头是他,一头是小孩,谁都拿不开。”“我想假使是他死了,我的情丝将永远缚在他的尸体上,不会放松,可惜他还不知道我这番情景。”

字里行间是情义,想见又不能见,苦痛煎熬,更有为人母,为人妻应尽的责任。这份炽热的,执著的感情只能以如此隐忍的方式,来使其地久天长。

在《蝶恋花·答李淑一》中,毛泽东写道“我失骄杨君失柳”,后来解释为“女子为革命而丧其元(头),焉得不骄。”

在毛泽东的眼中,杨开慧是温柔可爱的妻子,也和好友柳直荀一样是坚定的革命战士,所以他把两人一起写进了一首词中,即使上了天际,也要吴刚拿出最好的桂花酒来招待,两人的英雄事迹引得月宫仙子也为之广袖起舞,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忽报人间曾伏虎”,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革命取得胜利的消息更能够安慰在天的英魂和慰藉这夫妻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