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环境风水 » 梦见自已点亮马灯(梦见自己按开关开灯)

梦见自已点亮马灯(梦见自己按开关开灯)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2 阅读数:61人阅读

文/奉友湘

晚饭时,小唐、大刘和我约好,晚上偷偷去水库里捕鱼。从友邻水库借来的渔网就躺在渔船里,白天晒太阳,晚上照月亮,白白浪费资源。好久不沾荤腥了,守着水库没鱼吃,实在是窝囊。因此,我们想趁着夜色下水库去捞一把,如果能有收获,至少可以私下饱餐一顿。但我们不能惊动水库管理站领导和更多的同事。因为领导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要是水库捕鱼的消息传出去,各方都会闻腥而来,头儿们必定招架不住梦见自已点亮马灯;而知道的同事多了,我们就吃不成“独食”了。所以,我们不能出去太早,一定得等大家都梦见周公了才出发。就像当时大家爱学的电影《地道战》里的台词梦见自已点亮马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梦见自已点亮马灯!”

晚九点,各个寝室都没了光亮。那时的夜是黯淡的,我们点的是蜡烛或煤油马灯。这是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人们从物质到精神都匮乏到极点。没有恋爱,没有娱乐,没有消遣,甚至没有书读。漫漫长夜最是难熬,除了抽着劣质香烟,摆点半荤不素的龙门阵,大家便只有搂着寂寞早早困觉。

夏末初秋时节,天气不冷不热。小唐、大刘和我在管理站保坎下的水边会合。19岁的小唐扛着双桨,18岁的大刘提着马灯,小大刘两个多月的我就只拿着自己的雨衣——当然,他们也带着,雨衣是我们捕鱼的工作服。

解缆开船。小唐是桨手,自然在尾舱操桨。我坐在他身后的船尾上,而大刘则坐在船头——因为中舱堆满了渔网,不便坐人。这渔网大名三层刺网,由浮子,网身和网坠构成。圆球型的浮子按一定的间距固定在纲绳上,差不多正常成年男人拳头大小 ,泡沫塑料的质地,轻盈而又浮力强。网身是尼龙丝织成,一共三层,一、三层网眼大,几十斤重的鱼也可以通过。中间一层网细,网眼大概只有一二十平方厘米宽。鱼在水中奔逃时撞过第一层网,遇到第二层细网的阻挡,便会顶着第二层网钻进第三层网,第二层细网自然形成一个网套;惊慌失措的鱼见逃不掉,就会顶着细网掉头回来,自然又会形成第二个网套;如果鱼不停乱窜,便可能会被套上一层又一层。这便是三层刺网捕鱼的原理。网体的最下面便是一条条胖泥鳅般的网坠,又称网脚,用铅制成。沉重的网坠在水中把网拉直,像一道道墙一样横亘在水中,成为鱼儿难以逃脱的铜墙铁壁。不过,这种专业渔网是保护“未成年”鱼的,大体上一斤重以下者可以成为幸运的“漏网之鱼”。

小唐娴熟地划着船,往管理站对面那条沟的深处驶去。这是一条很长的水库河汊,足有几千米长。我们的网长度有限,只能围住其中的一段河道。小唐是管理站的划船高手,双桨在他手里就像使筷子般轻巧灵活,下桨、推桨动作优美,有如摇滚一样的节奏。夜色里只听得“刷刷”的落桨声和船头犁开水面的汩汩声。

大约二三十分钟后,船驶到了距河汊尽头差不多一千米左右的地方,我们准备在这里开始下网。在一个相对平缓的岸边,大刘跳下船,用一根楔子一样的木桩,把网头牢牢地固定在水边。这时就可以下网了。我踏进中舱,在网边挤出立脚的地方,预备扔网脚。作为捕鱼新手,我只能干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粗重活儿。而大刘则负责下浮子,这活儿技术性强一些,有时得处理网打结之类的问题。小唐依然划船,不过下网时是倒着划,跟划赛艇差不多,不同的是站着操桨。这时船尾在前,船头在后,渔网就在船边顺利溜下。说话间小唐开始奋力向后倒船,速度比前进还要快。这种快速行驶也是捕鱼作业所需要的,就是要迅速将鱼拦住,以免鱼听到响声逃之夭夭。我躬下身子一把一把地抓起网坠,不断向水里扔去,水面咕咕咚咚绽开一串串水花,网坠带着网衣顺着船舷滑入水中;大刘则灵巧地舞动双手,在船头快速放浮子。很快,洁白的浮子便在水面上排成一线,像一条硕大的珍珠链漂浮在夜色里。不一会儿,船到了另一边,渔网下了三分之一。小唐把船掉过来,让船头靠岸,大刘又在岸边打下一根木桩,将网固定。趁这个机会,我才得以站直,甩一甩发软的右手,伸一伸躬得发酸的腰,深深地喘上两口气。

喘息未定,小唐又开始奋力倒船,斜着往对岸划去。此时船已经轻了许多,船速更快了。我闷着头不停地往水里扔网脚,以跟上船倒行的速度,不多久又开始气喘吁吁。好在人年轻,18岁的心脏是坚强的,想着鱼的香味,这累也像是放了糖的。经过三个折返,十几分钟后,我们终于下完网。从浮子上看,渔网在河道上像一个拉开的大大的“Z”。

网下完只是捕鱼的第一步,接下来便是赶鱼。就是要把鱼驱赶得在水里四处逃窜,撞进网里束手就擒。比起下网来说,这赶鱼更是个力气活儿。赶鱼的工具是两根粗大的竹棒,直径大概相当于现在喝水的小纸杯,足有三米多长。一头连着竹根的头部,像极了以前四川农村人抽烟丝的烟袋锅,更为形像地说神似耐克的标志。这赶鱼棒是一种叫“硬头黄”的竹子做的,皮厚而中空小,加上一个差不多实心的头,因此贼重贼重的。

赶鱼开始前,我们先穿上雨衣,以免成为落汤鸡。依旧是小唐划船,我和大刘一左一右背对着站在中舱赶鱼。小唐飞快地划着轻舟,行进到河道接近尽头的地方,便在水面上走着之字,开始向外赶鱼。我和大刘高高举起竹棒,使劲儿砸向斜前方的水中。棒头在水里发出咚咚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分外响亮,传得很远。水花四溅,一部分水珠随着船的前进扑向我们的身体,像密集的子弹般击打在雨衣上,水便顺着雨衣往下淌。竹棒砸进水里后,要迅速地抬起来。因为船在急速前进,竹棒在水面上会因阻力快速往后拖曳,搞得不好会把人拉下水。这时也特别考验人的平衡能力,需要叉腿蹬稳,应和着船急速推进的节拍。我和大刘一边“咚咚”地砸水,一边快速地抬起竹棒。在重新高举竹棒的那一瞬间,棒上的水顺着棒杆流进雨衣的宽袖,一直淌进胳膊肘,顿时一片清凉袭来。这一阵赶鱼大战持续了一二十分钟,直到把整个网区都折腾遍,在幽静的夜里仿佛哪吒闹海一般把河道搅动得波涛翻滚。我和大刘都累得呼呼喘气,雨衣外水淋淋,雨衣内汗淋淋。范仲淹曾写过一首《江上渔者》:“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梦见自已点亮马灯!”此时,我才真正体会到捕鱼人的艰辛。

最惬意最舒服的时刻终于到来。小唐把船划到一片平坦的岸边靠稳。我们跳下船,把雨衣铺在水边不远的草地上,席地而坐。大刘从雨衣衣袋里掏出“春城”香烟和打火机,顺手递了一支给我。他打着火,我们都燃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悠然地喷出一团团烟雾。小唐不抽烟,而是把马灯灯光调暗了一点,仰身躺了下去。这天夜里没有月亮,连星星也躲进了云层。远远传来鱼跃出水面的声音,我们听来胜过美妙的音乐——看来今晚大有一饱口腹的希望。我和大刘抽着香烟,烟头在夜色里忽明忽暗。三人一边轻松地胡吹乱侃,一边等待收获时刻的到来。

半小时过去了,水面上早没了动静。小唐叫了声“起网去”,我们便迅速起身收拾好雨衣上船。小唐把马灯捻到最大的亮度,依然挂在右边的桨柱上。收网时需要三人一齐动手:大刘负责收浮子,小唐负责收网脚。这两项是技术活儿,浮子和网脚都要码得整齐,方便下一次捕鱼时下网。我只能站中间干简单而笨重的活儿——拉网衣。取鱼的活儿最具技术含量,自然用不着我亲自动手,心灵手巧的小唐和大刘都是取鱼的高手。

我们从最后下网的地方开始收网。我躬着身子,双手并用,一把一把地抓住网衣使劲儿往上拖,努力和他们二人保持着相同的速度。此时,我们仿佛在进行三重奏:网衣在船舷上摩擦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拉起的网脚相互撞击,叮叮作响;而浮子间也会碰头,发出轻微的“可可”声。我们一齐拉网的同时,小船便以右边的船舷向水面倾斜的姿态自动前进。

我们一边收网,一边期待收获。老天不负我们的辛劳,在第一段网收到过半的时候,前面传来鱼挣扎的“劈啪”声:有鱼了!我们三人兴奋起来,紧拉几把,一条被网衣紧裹的大鱼拉上船舱。哇,是大约六七斤重的大草鱼!小唐操起身边接力棒般长短粗细的木棒,啪啪啪几下将顽强抗争的鱼砸晕,然后施展手段,只花了一分多钟便将鱼从层层网衣解脱出来。他双手紧紧扣住鱼腮,向我们展示丰收成果。我和大刘一阵欢呼:今晚有鱼吃了!

这个战果无疑极大地鼓舞了我们的“战斗热情”,我们越收越欢。近一个小时后,我们终于收完网,又喜获一条约5斤重的花鲢和一条大概两斤多重的武昌鱼。水库管理站十几个人,差不多人均有一斤鱼了,这对我们来说真算是大丰收。

天有不测风云。尽管我是气象员,也没预报到晚上会下雨。就在开始胜利返航时,老天竟哗哗地下起大雨来。我们又赶紧穿上雨衣。小唐抖擞起精神,全力向管理站划去。风雨大作,漆黑的水面上什么也看不见,小唐只能凭对方向的熟悉拼命往前划。我和大刘则飞快地从船舱往外戽水。我在心里不停祷告:千万不要翻船啊,要不然这鱼就吃不成了!幸运的是,我们终于平安靠岸,浑身水淋淋地提着鱼飞奔回管理站。

此时已经下半夜了。我们赶忙把炊事员朱师傅敲起来。高大富态的朱师傅听说有鱼吃,精神一下来了,急忙点灯起床。他兴奋地捅开火,把鱼去鳞破肚,大块剁开。然后把泡椒泡菜和辣椒豆瓣儿炒香,加上清水,十几斤鱼全部一锅炖烧。我们便回到寝室换了干爽衣服,又来到厨房,倒在墙边打瞌睡。正睡得香甜,朱师傅把我们摇醒:快起来吃鱼了!

睁开眼睛,闻得鱼香,瞌睡早跑到九霄云外。我们四人大碗盛鱼,大快朵颐,尽情享受,直吃到额头冒汗,肚内充实。那个鲜,那个美,那个满足,胜过此生中最豪华的宴席。在那个年代可以吃鱼吃个饱,这等奢侈,仅此一次。肚子吃饱,瞌睡来了。我和大刘、小唐各回寝室,倒头便睡,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日悬中天。

本来以为午饭时还能再喝点鱼汤,可朱师傅告诉我们,留下的鱼,早饭时就让大家给风卷残云般洗白了。接下来的两天,我和大刘、小唐担心会挨领导的批,说话、干活儿都格外小心谨慎。不料什么也没发生,甚至没人提起吃鱼的事。只许乱吃,不许乱说——江湖规矩,看来大家都懂。就像前面说过的那句台词:悄悄地进村儿,打枪的不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