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环境风水 » 包含梦里梦见已逝的父亲自己哭醒的词条

包含梦里梦见已逝的父亲自己哭醒的词条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2 阅读数:64人阅读

文|李明阳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眼泪梦里梦见已逝的父亲自己哭醒,因为我对母亲爱得深沉。

——题记

母亲1925年出生在一个叫做枣树店的小镇,母亲一生生了四个儿女并养育成人。母亲是1998年离开我们的,可到如今我还是刻骨铭心地想念着母亲,想念着母亲在时的那个老家。

老家在金桥,一排四间草屋,一个长方形的院子。院子里的石榴树是我妹夫栽的,每年七月间,石榴花开得如火如荼,待秋天回家时,母亲便踮起脚,从树上摘下几个最大的石榴,带给她在远在城里的孙子。母亲说,待石榴熟透,她还要分些给邻居的孩子,那些孩子眼巴巴地看着这些石榴一个夏天了。老家院里的两棵油桐树是我下放的第一年——1975年栽的,当我不在母亲身边的时候,梧桐树昼夜陪伴着我亲爱的母亲梦里梦见已逝的父亲自己哭醒;母亲闲时常抚摸着一天天长大的油桐树,想念着不在身边的儿女。

老家院子里有口压水的井,那是我们多次劝说后,母亲才舍得花钱请人打的。有了这口井,母亲就不用请人挑水吃,不用去塘边洗衣、洗菜了。每逢天旱或雨雪天,母亲还让左邻右舍来此用水。井边有口储水的小水缸,每天早晨母亲总是把水缸装得满满的,于是,她的孙儿、孙女回老家临走时,也学着把缸里装满水,这时,站在一边的母亲脸上溢满幸福的笑容。

我、妻子、孩子一家三口回家的日子,是母亲最为高兴的日子。母亲最疼爱她最小的孙子,而孙子却难得回去一趟。每当孙子回家的前些天,母亲便忙碌起来,买糖果、买菜,若是冬天,必一遍又一遍地晒棉被。当孙子到家时,母亲就会架起火盆,把她托人从山里买来的炭烧得旺旺的。天没亮,母亲又赶到集市上买最大的鲫鱼、最肥的老鸡给她的媳妇和孙子吃,这时候,满街的人都知道,许老太太的孙子回来了。那时孩子小,最多的还是我一个人回家。我一般是早上九、十点钟到家,每次回家,母亲都说她今天正好买了好菜。母亲一边做菜,一边与我叙家常,问孙子、问媳妇、问我的工作。那是怎样幸福的时光、怎样可口的饭菜啊……

母亲知道我冬天易受凉,所以一再嘱咐我要穿得暖和些,尤其下面要暖和,寒从脚下起啊。大约是1986年冬天的一个中午,窗外白雪飘飘,我伏在客厅的桌子上备课,有人敲门,开门后,见是一位老家的熟人,他抖抖索索地递给我一个网兜,说是“你妈带给你的”。我打开网兜,解开包裹着的一层层布,里面是一双崭新的棉鞋:黑平绒的面子,白鞋底,一针一线,极其清晰。这是母亲给我做的鞋……母亲做的,我的嗓子一下哽住了……那年母亲,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

母亲属牛。母亲常说:属牛的人生辰不同,命也不同。晚间出生的是吃饱后睡觉的牛梦里梦见已逝的父亲自己哭醒;早上出生的是满山找草吃的。母亲说她一辈子操心,是找草吃的那种牛。母亲和父亲一辈子在街道商店工作,商店说是集体办的,其实没什么保障,生意好的时候,有人来检查、来收费;生意不好的时候,找谁也不管,所以母亲一直要我们好好读书,以后好有个正式的工作。商店有三间门面,木板门、泥柜台,靠墙一排木头货架上面摆满杂货。集镇上的小店没有上下班的概念,天亮卖货,夜晚关门。母亲和父亲每天天亮前两小时就起床了,一边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一边扫地、抹桌子、生煤炉、烧水。把家里打扫好后,又一道去商店打扫卫生、整理商品,开门营业。我妻子在机关和校园里长大,属于晚睡晚起的人,刚到我家时不适应,背下问我,你家人天没亮怎么就不睡了呢?。

母亲晚上也去店里。柜台上摆一盏被母亲擦得极明亮的煤油灯,灯下,母亲嗤啦嗤拉的纳着鞋底,有一笔无一笔地卖着货。我上小学的时候,常跪着长条板凳爬着柜台,在母亲抚爱的目光下和纳鞋声中写字、做功课,大约到晚上九点钟的样子跟着母亲回家。回家的路上,我们边走边说话,有时母亲问我,你长大跟谁过,娶不娶老婆。我说,我不要,我跟妈过。那时的我,回答是认真的……有时,月光如洗,蛙声如潮,我和母亲谁也不说话,我在看地上随我和母亲移动的身影,母亲在想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放假的时候,我白天把作业做完,晚上就不到母亲那去了,而是到一个叫做农产品交易所的地方听大鼓书,可每听到关键处,母亲便喊着我的乳名唤我回家。母亲的呼唤是亲切的,她让我记忆终生,诗人但丁曾说过: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

母亲个子不高,但母亲是个极坚强的人,面对困难、面对打击,不叹息、不低头,我极少,不,是从没有见过母亲流过泪。我的祖籍在河南商丘,听先人说,自祖父往上七代行医,经年累月,家藏医书数卷,还有位先人救活过一位垂死的年轻孕妇,被当地誉为有起死回生之术。可惜至祖父辈时,祖父的一个兄弟为鸦片所染,卖去祖传医书,以致家道中落。我的祖父是由河南逃荒到安徽一个叫金桥的地方。那是个小集镇,有谁在这样的小镇上生活过吗,单门独户,举目无亲……。父亲是个认真而文弱的人,文化大革命中被列为批判的对象,作为孩子的我们,那时从心底感到孤独和无助,在那时,惟有母亲能保护我们,她不低头、不掉泪,站得稳、走得正,她坚信日子会好起来。我很喜欢听一首叫做“好大一棵树”的歌,每当听到这首歌时,我便想起我坚强的母亲。

母亲的娘家有外公、外婆、舅舅、舅妈。回忆起来,只朦胧记得外婆和母亲在家中坐着叙家常的样子,外公的模样我是一点也不记得了。舅舅一生无儿女,后来我大哥过继给了舅舅。可舅舅、舅妈去世早,大哥文革中也死于肾炎……,想起来,母亲娘家可谓伤心至极。但在我印象中,母亲从未提及过这些。今日想来,母亲年轻时,大抵觉着孩子尚不省事,讲这些孩子也不懂;中年时,母亲整天想的是孩子成家立业的事,更无暇谈及;待到母亲年迈时与孩子已是聚少离多,许是担心在短暂的团聚中谈及这些伤了儿女们的心,所以把这些伤心的事一直放在心底。法国一位哲人说,女人固然是脆弱的,母亲却是坚强的。

母亲去世的前一天夜里,下了好大一场雪,漫天皆白,地上积雪盈尺,清晨,我得知母亲垂危,踉踉跄跄往母亲住处赶。这时,大脑恍恍惚惚,一片空白,只觉得路上人很少,出租车几乎没有,大地静得出奇,白雪让人头昏目眩,我没有思想、没有悲哀,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雪地里。我努力在想,我在哪,我去哪?我想起了1984年,那也是好大的一场雪,积雪没膝呀,可那是我孩子出生的日子呀……难道……我的亲人生与死的日子……都和大雪有关吗……惶惑中,有一辆出租车在我面前缓缓停下,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似乎在说看我象有急事,就停下让我上车……,我怎么啦?我在梦中?是的,我做过这样的梦,母亲去世了,我大哭……猝然哭醒,原来大梦一场,母亲并未去世梦里梦见已逝的父亲自己哭醒!悲去喜来,我的心怦怦地跳,于是赶紧在星期天回家看望母亲。

但这次……,这次……母亲真的走了,永远地走了……

母亲走了,我不用牵挂她了,不用牵挂她在雨里,不用牵挂她在风中,不再牵挂她生病,也不再牵挂她节日的孤独了。可是,我的妈在哪!我的家在哪!当我出差在外,身处日暮黄昏的旷野,看到炊烟缕缕升起时,我听到母亲悠长的呼唤;当我外出归来,万家灯火扑面而来时,我听到了母亲悠长的呼唤......

母亲去世后,我朝思暮想,但一直未梦见母亲。直到母亲去世后一个多月的一天夜里,我突然梦见母亲或者说母亲来看我了。那是在金桥老家的屋子里,母亲和衣而睡,衣服极整洁,面部极清爽,神情也极安详。我不相信是真的,我担心这是梦,但抬头看却真是金桥老家呀,房子中央还横着一根挂毛巾的铁丝,用手一摸,铁丝上的毛巾还湿漉漉的呢。我赶忙呼唤母亲,哭诉我们以为她去世了,诉说我们对她彻骨的思念……大梦醒来,万籁俱静,拧开灯,时针指在两点,我睡意全无,惆怅万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当我有能力使母亲过得好些的时候,母亲却走了,当我真正懂得孝心母亲的时候,母亲却走了……我回想起与母亲在一起时的朝朝暮暮,重拾与母亲一块生活的点点滴滴,梳理着母亲的经历、生活和情感,感受着母亲的仁慈、坚韧、艰辛、委屈和无助……母亲把一生、把一切给了她的孩子、给了她的家,而我,究竟为母亲做了什么呢。每念及其,我的心就隐隐作痛。我常常夜半醒来,在黑暗与孤独中想念我亲爱的母亲,内疚、困惑、茫然、失落、无助一起涌上心头,煎熬着我的心灵。无尽的追忆、无尽的思念、无尽的自责如层层叠起的浪花,一次又一次地、汹涌地撞击着我心灵的闸门。我一遍又一遍地扪心自问,我对得起母亲吗?天知、地知、母知、我知,然慈母已逝,茫茫天地间,谁能告诉我!

我不知道是否有天人感应之说,反正母亲出殡的那天,天突然放晴,一路上,青松翠柏,一路上,白雪皑皑。太阳透过树林,赤橙黄绿,毫光万道,似在为母亲送行。我心感慨:“慈母西去心欲摧,白雪漫天泪满衣。可叹一别成千古,而今只盼梦中归。芳草萋萋年年碧,思母情长夜夜啼。最怜老父依闾望,风急天高孤雁飞”。我把我的这首诗,把我滴血的心、长流的泪,把我无穷无尽的思念,跪献于母亲的坟前,愿她在遥远的天国——幸福、平安。

注:《我的母亲我的家》(又名《最美丽的声音》)发表于《人民日报》“大地”副刊(2006-11-25第08版)。

作者简介: 李明阳,安徽肥西人。教育工作者,全国教育书画协会理事。曾任中共安徽省委教育工委委员,安徽省教育厅总督学。国家督学。著有《我的母亲我的家》《楹联手抄》《书法自然人生》《教育路上行与思》《书画百家诗》《春风秋雨》《楹联手抄》《书斋夜话》《麦兜的歌谣》《诗情文意翰墨香》《我诗我书》等书。其中《楹联手抄》被译为韩文版。《书画百家诗》为《人民日报》“新书架”推荐书目。与人合作的《农村义务教育管理体制问题研究》获第四届全国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三等奖。诗歌《老师您让我懂得奉献》《黄山云》收入人民教育出版社、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的小学教材。有十篇散文刊登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2013年在韩国又松大学和澳大利亚达尔文大学孔子学院进行中国书法专题讲座,2014年省书协在合肥主办《李明阳书法展》,2018年在安徽大学文典阁作《向经典致敬——书法自然人生》讲座,2019年在安徽师范大学举办《我诗我书——明阳诗歌书法汇报展》,2020年在安徽医科大学举办《明阳抗疫诗书展》(展出作品均增高校馆藏),2021年应邀参加在北京大学举办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全国教育书法作品邀请展》。

壹点号老牛随手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