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家居风水 » 梦见朋友耍自已(梦见朋友死了)

梦见朋友耍自已(梦见朋友死了)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4 阅读数:28人阅读

第一章 遗嘱

  鼎盛集团梦见朋友耍自已,法务部。

  林愉坐在椅子上,平静地说着遗嘱:“我死后,名下所有的股权资产都交与我的丈夫傅承昀……”

  公司的首席法务顾楠见电脑屏幕上满满当当的字,停下敲击键盘的手。

  “今天就说到这儿,等会儿我送您去医院。”

  林愉脸色苍白,望着窗外,摇了摇头:“不了,我还要回家给阿昀准备晚饭,他胃不好,不能耽搁。”

  结婚四年,她就给傅承昀做了四年的饭。

  虽说,他一次都没吃过。

  林愉眼底落寞,看向顾楠:“顾律,你也早些回去吧。”

  话落,她站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顾楠看着她单薄到摇摇欲坠的背影,不忍得移开了目光。

  林氏鼎盛集团的小公主,从何时起沦落到此。

  回梅林别墅的路上。

  司机特意减慢了车速,一路上,外面枯叶纷飞。

  林愉拨打了手机中顶置的号码。

  “什么事?”电话接通,男人冰冷的声音传来。

  “三哥,你今天能不能回家?”

  傅承昀在傅家排行老三,从小到大,她一直叫他三哥。

  “家?”傅承昀冷嗤,“林大小姐,难道你忘了,我的家早就没了。”

  闻言,林愉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还想说什么,就听电话那头隐约传来的其他声音。

  “林小姐,还有事吗?”

  傅承昀似嘲讽的声音传入耳中。

  林愉喉咙像是被堵了一团棉花,她佯装平静:“没事了,你工作别太累。”

  话音还没落,电话就被挂断了。

  听着手机内的寂静,林愉望着车窗外,泪水不觉模糊了眼。

  她承认自己懦弱,怕揭穿以后,给傅承昀打电话的资格都没有。

  回到别墅。

  林愉戴上围裙,照常准备晚餐。

  从前她十指不沾阳春水,嫁给傅承昀之后,她不知道是怎么学会的。

  空旷的厨房很冷清,她不习惯这种感觉,打开了手机内的歌。

  “就好像是场隔世经年的梦,醒来我已经失去你的影踪……”

  一首《来迟》循环了不知多少遍,饭菜做好,凉了又热,反反复复。

  客厅内的欧式吊钟已经摆到了凌晨一点。

  林愉知道,今天他又不会回来了。

  她起身准备回房,可这时身后忽然传来开门声。

  林愉眼眸一亮,转过身,就看傅承昀一身寒意得走了进来。

  “三哥,你回来了。”

  林愉忙走到他面前,闻到他满身的酒味,伸手要给他脱外套。

  傅承昀却忽然低下了头,霸道得抱住她…

  “三哥……”林愉知道他要做什么,心顿时慌了。

  一声三哥让傅承昀清醒过来,他视线瞬间冷了下来。

  “别叫我三哥,你不配。”

  话落,他转身去了二楼浴室。

  你不配!

  林愉趴在沙发上,大口的喘着粗气,鼻尖的湿热慢慢浸透了一角。

  她记得上次傅承昀不准她称三哥的时候,是林凌雪出车祸身亡。

  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

  林愉拿纸巾将鼻间的鲜红擦拭干净。

  而后她去到二楼卧室,细心地给傅承昀备着睡衣。

  不知多久,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

  傅承昀穿着黑色浴袍从里面走了出来:“明天你搬出去。”

  林愉眼底满是诧异。

  “为什么?”

  “凌雪没死。”

  第二章 未亡人

  简单的四个字,如同一道惊雷。

  林愉一直知道林凌雪是傅承昀心底的未亡人。

  可她也知道,活人不该与离开之人争。

  然而如今,林凌雪回来了……

  “三哥,我们才是夫妻。”林愉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卑微。

  傅承昀却只是冷淡地撇了她一眼:“你仔细看看四周,这栋别墅有一处地方是为你建的吗?”

  林愉回答不出。

  庭院的寒梅是林凌雪所爱梦见朋友耍自已

  屋内的欧式设计是林凌雪所喜;

  舞蹈室、室外泳池等等都是林凌雪需要的。

  而她林愉除了从林家带来的衣物,一无所有……

  这个婚房不属于她。

  她强忍着心涩,望着傅承昀冷冽的侧脸:“三哥,我也没了家,这里是我的家,你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

  三年前,她的父母因为车祸去世,而她在迪拜帮傅承昀摆平一个商业大佬,连二老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我的亲人只有凌雪。”

  这话,让林愉的心被凌迟。

  她一直以为两人是彼此唯一的亲人,原来不是……

  傅承昀换了一身衣服又离开了,离开前,只留下了一句话。

  “过几天,我们把离婚证也办了。”

  林愉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漆黑如墨的夜色仿佛要将她吞噬。

  脑中一阵阵蚀骨的刺痛袭来。

  她取出红红绿绿的药大把大把吞入口中,强忍着痛,喃喃出声。

  “三哥……我不想离……”

  苦涩的话随风吹散,四周没有任何回应。

  林愉缓缓闭上了眼。

  ……

  林愉不喜欢花,因为她从小就对花粉过敏。

  可偏偏梅林别墅,不管是春夏秋冬,里面都开满了各种花。

  去往医院的车上。

  林愉止不住的咳嗽着,司机张叔不忍心:“小姐,反正傅三少也不常回,院子里那些过多花粉的树,都砍了吧。”

  林愉却摇了摇头:“砍了树,三哥又该生气了。”

  她知道傅承昀在乎的从来不是那些花朵树木,他在乎的是爱花的林凌雪。

  医院里。

  主治医师兼朋友沈煜珩把诊疗记录摆到了她的面前,恨铁不成钢。

  “按照这个扩散程度,不出两个月,我就该参加你的葬礼了。”

  林愉眼眸微颤,拿着诊疗单的手指尖泛白。

  沈煜珩又说:“傅承昀呢?”

  “三哥忙。”林愉终于开了口。

  “他是忙,还是没时间陪你?”

  沈煜珩话音刚落就后悔了,他看着林愉越发苍白的脸色,停顿了良久。

  “先做姑息治疗吧。”

  “好。”

  林愉拿起诊疗单,一步步走出办公室,脑海中尽是沈煜珩的话。

  不出两个月……

  她失神地往外走,可下一秒,她的步伐僵住。

  远处,是傅承昀高大后背,他正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女人。

  林愉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人,是林凌雪。

  她真的活着!

  林愉还没回过神,就听林凌雪熟悉的声音:“三哥,医生说宝宝很健康。”

  第三章 来迟

  医院外,正飘着凄冷的雨。

  林愉不知道是怎么走出来的,她让张叔先回去,而后自己撑着伞走在街上。

  临淮市。

  街道上,三两行人,独她孤身一人。

  林愉在一处婚纱店旁停了下来,里面正放着她喜欢却不应景的歌《来迟》。

  “……这本就是我一厢情愿的固执,只是该如何忘记你的名字……”

  林愉静静在外站了良久,细细研磨着一厢情愿这四个字。

  她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傅承昀,那是她十岁的时候。

  她从小遗落在外,十岁的时候,才被林家找回。

  那时候,林家大院里,傅承昀也在。

  别人都叫他三哥,林愉也跟着叫,当时他一脸阳光,向林家长辈保证:“我又多了一个妹妹,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她。”

  是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呢?

  ……

  是夜。

  林愉翻来覆去,噩梦不断。

  自从生了病,她经常会梦见傅承昀抛弃了她。

  梦见小时候,自己和林凌雪同时摔倒,可傅承昀和爸妈扶得都是她……

  冰冷的手触碰到脸颊,林愉瞬间惊醒,就看昏黄灯光下,傅承昀冷冽的一张脸落入眼帘。

  “三哥……”

  傅承昀剑眉皱了皱:“你今天又去医院了?”

  “我……”林愉害怕他知道自己生病,正要解释。

  傅承昀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沈煜珩是我兄弟,你找什么男人不好,非找他?!”

  林愉脑中轰得一声,眼底全是震惊:“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心里有数!”

  话落,他大掌一把将林愉拉入怀中。

  林愉想到他的话,还有今天看到的事,本能的抗拒。

  可这一切在傅承昀的眼中,分明是做贼心虚。

  他越发霸道,不管不顾。

  林愉鼻尖一湿,她埋头将鲜红藏在了枕芯中。

  一瓶药落入眼中,傅承昀薄情的话也随之而来:“记得吃。”

  看着那药,再想到今早医院里林凌雪抚摸着小腹说的话。

  林愉喉咙像是被堵了一团棉花上下不得。

  一夜未眠。

  一个急促地电话忽然打来,林愉摸索着手机接过。

  里面传来助理焦急的声音:“董事长,不好了,大小姐来公司了,她说她才是鼎盛继承人。”

  林愉眸色一颤:“我知道了。”

  去往公司的路上,林愉给法务顾楠打了一个电话。

  而后她靠在椅背上,缓缓闭上了眼。

  她刚出生不久,被保姆弄丢。

  之后,林老爷子通过各种手段,找到了和她生日样貌相似的女孩子,林凌雪。

  从那以后,林凌雪代替了她,做了林家千金。

  虽然后面林愉被找回,可永远替代不了,逝去的那十年。

  她是林家真千金,最后却成了林家二小姐。

  鼎盛集团,顶楼总裁办。

  林愉推开门,就见林凌雪坐在轮椅上,抬头笑看着自己:“二妹,姐姐没死,你是不是很惊讶。”

  林愉没有回答,几个保安从门口出来,冰冷的声音响起。

  “林小姐,经举报,你开车肇事伤人,请和我们走一趟!”

  第四章 怀孕

  林愉被顾楠保释出去的时候,外面天色阴沉。

  她一身风衣,身形单薄地站在桦树下,远远就看见傅承昀一身挺拔的西装,带着林凌雪上车。

  而后,傅承昀朝着她走来。

  “为什么这么做?要不是凌雪举报,我还不知道四年前她出车祸,是你一手造成。”

  他的话伴随着冷风一下吹进心底,林愉说不出什么滋味,苍白的唇轻启:“三哥,我没做过。”

  “你还狡辩!”傅承昀目光骤冷,“你知不知道,凌雪一直在替你着想。”

  林愉听到这话,心口的痛意蔓延。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一回来就把你抢走了,现在还要和我抢鼎盛。”

  傅承昀不觉冷笑:“鼎盛,如果她想要,我会帮她得到。”

  “至于我……”

  傅承昀身后的助理走上前,将一份协议递到了林愉手中。

  “我们从不是一路人。”

  话落,他快步离开。

  黑色加长版林肯缓缓驶离。

  林愉低头看着手里的协议,上面离婚两个字刺痛了她的眼。

  顾楠一直站在远处,看到这一幕,不由得走上前。

  林愉眼眸黯淡无光:“顾律,你信我没有伤害林凌雪吗?”

  “信。”顾楠没有半丝犹豫。

  林愉苦笑,就连顾楠这种外人都信自己,而傅承昀与自己日日夜夜相处了四年,却不信。

  她伸手接过一片掉落的枯叶,又想起自己仅剩不多的时间。

  “顾律,鼎盛集团资产清算还要多久完成,我想早日交给他。”

  “最多一月。”

  “一月……”林愉嘴里呢喃着,“刚好,我也还有一个多月,等我去了,就可以放心交给他了。”

  顾楠再忍不住问:“这样值得吗?”

  值得吗?

  林愉望着远处傅承昀离开的方向,她知道,最近他一直在打压鼎盛,想要将其占为己有。

  从前三哥要的,她都会帮三哥得到,如今她快死了,也只能办这最后一件事了。

  她喃喃回:“我只想他开心。”

  ……

  林愉也有自己的私心,她愿意把一切给傅承昀。

  可在生命的尽头,她却独独舍不得给他自由。

  她想自私一回,把傅承昀拴在身边,在最后陪陪自己。

  选择爱一个人,应该炽热,只是她这炽热灼伤了自己。

  傅氏集团,总裁办。

  傅承昀桌面上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接过,里面传来林愉温软的声音。

  “三哥,我知道林凌雪怀了孕。”

  傅承昀眸色一怔。

  他还没开口,林愉又说:“我要你回家。”

  “你耍什么把戏?”

  “你不是说我害的她吗?如果你不想再失去她,就回家。”

  她的声音依旧轻柔,只是在傅承昀听来异常刺耳。

  “你要敢伤害凌雪,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落下狠话,傅承昀挂断了电话,拿起外套飞奔出公司。

  另一边,梅林别墅。

  林愉站在院外,不由苦笑,如果不是林凌雪,她真的很难让傅承昀回来。

  院中,工人将花木全部移除。

  领头的工人走来:“林小姐,已经全部砍掉了。”

  “好,你们回去吧。”

  林愉付了钱,送工人们离开。

  而后,她回到别墅,站在那些花木中,拿起火把,将它们一一点燃。

  很快大火熊熊燃起。

  曾经,傅承昀种下这些花,从来没有打理,都是林愉让人照料。

  现在,她想把所有关于林凌雪的东西抹除。

  火势蔓延,她站在烈火包围中,看着火势蔓延到自己的脚边,目光空洞。

  黑色的迈巴赫缓缓停在了别墅门口,傅承昀下车时,就看到林愉衣衫单薄地站在熊熊烈火之中……

  第五章 离婚

  “你疯了吗?”

  傅承昀拔腿朝林愉冲过去,将她拉出了火海。

  宽阔温软的手,一瞬间让林愉回过神,她仰头看着傅承昀,眼底含着泪光。

  “三哥,你回来了。”

  她悲楚得神情如同一根根针刺进傅承昀眼底。

  他心口猛地一缩,紧接着松开了手。

  “你要怎么样才肯离婚?”

  离婚,又是离婚。

  林愉压下心底翻涌的苦涩,“三哥,当初我爷爷死前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傅承昀深邃的眼眸一沉。

  林愉自言自语:“爷爷说,你必须照顾我一生一世,而你也在他面前发过誓。”

  听此话,傅承昀原本对她那点愧疚瞬间荡然无存。

  “林愉,你真是下得一盘好棋,当初傅家出事,林家袖手旁观,你爷爷更是逼迫我娶你。现在你要我信守承诺?!”

  林愉直视着他,原本清晰的视线,如今像是镀了一层灰白色的幕布。

  她知道是因为癌细胞压到了视觉神经。

  可能过不了多久,她就真的什么都看不见了……

  “是,我要你陪我一生一世,少一天少一个时辰少一秒都不行!”她一字一句。

  “痴心妄想!”

  傅承昀话语刻薄低冷。

  林愉喉中一口腥甜涌出,声音也软了下来。

  “三哥,如果我把鼎盛送给你,你可以多陪陪我吗?”

  傅承昀心底一颤。

  他还没回话,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视线不清晰,林愉的听觉却灵敏了不少,她隐约听到电话里,林凌雪的声音:“三哥,我好害怕,你在哪儿?”

  接着,林愉就听傅承昀温柔回。

  “别怕,我马上回来。”

  话落,傅承昀毫不犹豫从林愉的身旁离开。

  汽车发动,一股子冷风吹过。

  林愉眼底含泪,望着那漫无边际的黑暗,喃喃低语:“三哥,我也害怕……”

  ……

  几天后。

  鼎盛集团。

  董事会。

  “既然大小姐回来,我们理应把权利交还给她。”一个公司元老说。

  另一个元老附和:“若不是大小姐四年前遭人所害,我看现在鼎盛的继承人就是她,我们应该重选继承人。”

  “……”

  林愉默默地听着这些话,目光落向一旁静坐的傅承昀。

  他也有鼎盛一部分的股份。

  今天这场逼宫,如果不是因为他,那些公司元老根本没胆子提。

  “傅董,你怎么想?”

  林愉开口,目光落在他身上。

  傅承昀闻言,狭眸微抬:“你做了鼎盛董事长三年,也够了。”

  这话又狠又冷,他真的要逼自己退位。

  一旁首席法务顾楠就要把林凌雪不是林家真千金,只是养女的证据摆出来,忽然林愉挡住了他的手。

  “散会。”

  公司元老一个个走出了会议室,顾楠也无奈离开。

  偌大的办公室就只剩下林愉和傅承昀两人。

  “只要你答应离婚,我可以不动鼎盛。”傅承昀先开口道。

  林愉闻言,看着他:“那三哥你怎么和林凌雪交代?”

  “她本来就是林家女儿,必须有鼎盛一半的股权。”傅承昀理所当然回。

  当初,林家为了不让林凌雪自卑,没有对外宣布她养女的身份。

  没想到如今养虎为患。

  林愉站起身:“好,我答应你。”

  这一刻,傅承昀愣住了。

  接着他就听林愉说:“八号,我生日的时候,去办离婚吧。”

喜欢的点个关注,顺手点个赞给个鼓励支持,看后续点我头像进主页,找一样的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