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家居风水 » 梦见采榛子怎么回事(梦见自己采了一兜榛子)

梦见采榛子怎么回事(梦见自己采了一兜榛子)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1 阅读数:41人阅读

图片源自 网络梦见采榛子怎么回事,与本文无关

夕阳西下梦见采榛子怎么回事,炊烟袅袅梦见采榛子怎么回事,王家窝棚今天显得比往日热闹了许多。大队人马分散进屯,王家大院灯火通明,聚集几路绺子开会。有人扮演巫师跳神,掩人耳目。几个绺子的大当家的聊得正来劲的工夫,突然哨兵来报,伪警察署长李金彪带着几个黑狗子来查户口。

巴图拔出二十响盒子炮,跳下炕嚷道:“好小子,来得正好!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老子这会儿就做了他!”

王丹连忙摆手道:“巴图大哥,先不要打草惊蛇。我们先把他们骗过去,然后在尾随他们进城,一举拿下丰乐镇。”

当李金彪接近王家大院时,一缕香火味顿时飘入他的鼻孔,他打了个喷嚏,好奇地抻着脖子向屋内张望。只见窗前人影传动,屋里传来鼓乐之声。大仙扭动身体,腰铃哗啦哗啦地颤响。

大仙哼哼呀呀地唱道:“日落西山黑了天,家家户户把门闩。行路君子奔客栈,鸟奔山林虎归山。鸟奔山林有了安身处,虎要归山得安然。头顶七星琉璃瓦,脚踏八棱紫金砖。脚踩地,头顶着天,迈开大步走连环。双足站稳靠营盘,摆上香案请神仙……老仙我,跃马扬鞭下了高山哪,哎了哎嗨呀!”

伪警署李金彪歪带帽子斜瞪眼,腰间跨着日本大洋刀,大摇大摆和他的随从被请进了大屋,坐在炕沿上。王丹端上热茶,热情地款待着,寒暄着,不敢怠慢。大仙张牙舞爪,一惊一乍地说有鬼有神的,吓得李金彪没敢久留。喝了一杯茶,就灰溜溜地带着随从离开了王家大院。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借着芦苇荡的掩护,几路绺子组建的东北抗日联军悄悄潜伏在丰乐镇外,根据王丹白天派进城的探子侦察,丰乐镇内的鬼子守备队只有四十多人,而火山军兵和一处后,就有六十多人,再加上其他绺子的弟兄总共达到一百来人,在人数上我们占优势,而且白天有一小队人混进城做内应。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半夜子时攻打丰乐镇的战斗打响了,王丹,巴图举着火把,一马当先,策马扬鞭。率领着马队旋风般冲进城内。守备队的鬼子只有几个岗哨没睡觉,抵抗了一阵,其他的还在被窝就被一举歼灭了。鬼子四十多人的守备队做梦也没想到义勇军会突然从天而降。火山军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鸟枪换炮了,队伍打扫战场后立即撤离。

日本关东军得知消息后,调集大批日本兵进行反扑。王丹带着队伍,先是撤到林甸一带。队伍不断地转移,边打边撤,最后一口气跑到北边壕。

日本关东军派出了清乡讨伐队,派伪警署李金彪带路,开始清乡并屯。王丹的队伍处境日见艰难。人马偃旗息鼓,悄悄地撤出,沿着嫩江向上游诺敏河一带山区挺进。进山里休整,待机下山,搞点给养。

队伍撤进兴安岭,正是秋天。山林间五彩斑斓,有红绿黄兰紫,俗称五花山,那红红的秋叶,好似春天里盛开的映山红。那金黄的叶子像摊开的锦缎,清清的河水仿佛唱着优美的旋律缓缓地流淌,人马行进在山间、仿佛人在画中游,晚霞映红了王丹的脸庞。

巴图策马来到王丹身边,说:“大当家的,我们就在小二沟这安营扎寨吧。这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可进可退,日本兵追来了,我们也可以抵挡一阵。这里漫山遍野都是榛子,河里的细鳞鱼又很多。我们多采点榛子,多捕点鱼,兄弟们都能填饱肚子。”

“停止前进,就地宿营。”王丹一声令下。

大伙纷纷下马,砍木杆割草搭窝棚。采榛子,摘野果。河套的野果还挂在干树枝上,有山丁子、楱李子、都柿果。几天来没有发现日本兵追来,日子过得还很有趣,王丹想如果没有日本鬼子,我们的日子该多好呀!她忽然又想起了娘,要是娘还活着那该多好啊!

那是八年前的事了,王老倔在关里老家种地为生。由于赶上大旱的年头,庄家颗粒无收,王老倔交不起租子。恶霸地主趁老倔在地里干活,带着狗腿子闯进王家,硬拉王丹的娘去地主家抵债。

王丹哭喊着追赶着:“娘,我要娘。叔叔大爷,你们行行好,别抢我娘!”

王丹抱着娘的大腿不放,狗腿子一脚把她踢倒在地,磕得她头破血流。她爬起来继续追赶,到了地主家门口,王丹娘挣扎着不进门,一头撞到了门柱上,气绝身亡,鲜血流了一地。

王丹扑过去,拼命地哭喊:“娘,你醒醒,娘,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呀,娘!”

王老倔和女儿安葬完王丹娘后,一天夜里王老倔提着鬼头大刀,摸进了恶霸地主家,一刀结果了恶霸的性命,为王丹娘报了仇。王老倔提着大刀,领着女儿连夜逃出了村庄,踏上了闯关东的路。

这天巴图在林子里发现了一只狍子,他举起新缴获来的三八枪。单眼一瞥准星,随机扣动扳机。“啪”的一声清脆的枪响,狍子尖叫了两声,扑通倒地。

几个弟兄高喊着:“大哥好枪法。今晚有肉吃了。哈哈!”

傍晚,王丹和弟兄们在篝火旁烤起了狍子肉,喝起高粱烧,大伙儿跳起了蒙古族舞蹈。

巴图拉起马头琴,哼起了呼麦:“嗡啊呼哎、啊呼哎啊呼哎啊哎哎哎!”

伴着古老的情歌,欢声笑语传遍山林,传向星空。

酒醉正酣,巴图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眼前是一片碧绿的草原,草地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巴图骑着枣红马,跨着盒子炮,摇摇晃晃地行进在花丛中,他翻身下马,放开缰绳,让马儿尽情地吃着鲜嫩的青草。自己弯下腰大把大把地采集着鲜花,他要把这鲜花送给大当家的,他心中的花木兰。

天刚蒙蒙亮,两架日本飞机嗡嗡地轰鸣着从远处飞来。巴图在梦中觉得有两只大黄蜂围着自己嗡嗡地转,他被忽然惊醒,见眼前飞来的是飞机,巴图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奔向枣红马,从马鞍下摘下三八枪,拉动枪栓,咔嚓子弹上膛。然后弓下腰,把枪驾到马背上开始瞄准。

王丹高喊:“弟兄们,快把篝火熄灭,赶紧躲起来。”

话音刚落,日本的飞机就向窝棚俯冲下来,巴图立刻扣动扳机,“啪”的一枪射向空中。飞机上的机关枪哒哒哒冲着窝棚一通疯狂地扫射。紧接着扔下两颗炸弹,窝棚被炸着了火,王老倔不幸被炸身亡,弟兄们也伤了好几个。王丹抄起三八枪,向飞机一通猛打。当飞机再次盘旋俯冲的一刹那,王丹和巴图的弟兄们一起开火,打头的这架飞机遭了秧、机身被打了许多洞,油箱被打着了。飞机顾不上扫射了,急忙拉起,拖着滚滚浓烟和烈火,挣扎着撞向山顶,轰隆一声爆炸了。另一架飞机急忙转身逃跑,飞过山头,迅速地消失在远方。

王丹召集弟兄们,掩埋了父亲,王丹举起鬼头大刀,发誓要为父亲报仇,决心要杀回堷达。

成吉思汗的子孙,有着英勇善战的天性。巴图举枪明誓,一定要打回堷达,破坏日本的飞机场,让小日本的飞机趴窝。

山里的据点被发现了,是非之地、不可久留。王丹和巴图集合人马连夜偷偷地挺进堷达地区。想出其不意地杀个回马枪,袭击堷达机场。

日本勘探队,自从丰乐镇被几个绺子组建的东北抗日联军袭击后,铃木英治龟缩在肇州城大约有一年多没敢出来,这次奉关东军总部命令,硬着头皮出来勘探,没敢动用大队人马,只带了一个班的卫兵秘密进行。他们让伪警察署长李金彪带路。

李金彪提心吊胆地带着勘探队,在萨尔图一带转悠,转来转去,来到了萨尔图南侧二十公里处的四姓村,这个村是个自然村,住着邵、单、于、王等四个姓氏,当时村里有四十多户人家。

那是1934年的春天,日本关东军和石油勘探队来到这里。他们抢夺财物,抓鸡打狗,抢男霸女。侵占农田,抢占民房,强抓民工,给他们搭架子、送水,他们欺负村民,经常进屯骚扰,铃木这个老色鬼晚上还要找花姑娘陪睡,强迫屯里的妇女陪他们享乐。屯里的人家恨透了这群日本人,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跑吧,村民渐渐地逃光了,只剩下五户老弱病残的跑不动的,只能忍气吞声,艰难度日。

日本关东军要勘探石油,就在四姓村边立起个大架子。并没完没了地测量、勘探,还到处打井放炮。住在这里的几户居民恨透了小日本,他们常常在夜晚出动,偷偷地拆卸大架子上的木制装置,使日本人的勘探队无法进行正常勘探。

王丹一行人马下山后,昼伏夜出,风雨兼程。绕过了几道卡子,今天借着夜幕悄悄地靠近堷达机场,在大约一公里外的小树林潜伏下来。机场岗楼上探照灯光摇摆着循环扫描着机场的护栏。机场内停着十几架飞机,一股巡逻的日本兵扛着三八枪大摇大摆地绕着机场巡视着,枪口上的刺刀在探照灯下闪着寒光。

咋办梦见采榛子怎么回事?王丹和巴图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打掉探照灯,然后兵分两路迅速包抄鬼子巡逻队,顺势冲进机场,摧毁飞机,然后撤出战斗在王家窝棚会合。

巴图端起三八枪,瞄准探照灯扣动扳机。枪声刚落,岗楼上的探照灯挣扎着闪了两下,随后灭火。

“冲!”大当家的一声令下。

众弟兄兵分两路,打马如飞,日本兵慌了神,岗楼上的机关枪照着机场外围一通乱扫。子弹在头顶身边乱飞。王丹甩开双枪,朝着日本兵射出了复仇的子弹。马队一眨眼就冲到了机场外围,弟兄们把手榴弹、煤油瓶一股脑地投进了机场。一通乱枪又打着了两架远处的飞机。

机场上日本兵的警报嗷嗷地怪叫,一架探照灯突然打开。晃的人头晕目眩,机场警备队的摩托队和装甲车突然从背后冲过来。

“撤!”大当家的一声招呼。

人们调转马头,立刻向外冲杀,不幸的是有人在马上中弹牺牲;有被打伤,脚卡在马镫上,被战马拖得皮开肉绽的;有被打伤落马,被鬼子用刺刀乱刀戳死的,现场惨不忍睹,大约激战了半个多钟头。

日本的飞机报废了两架,巡逻小队大部分被报销。火山军的弟兄也死伤过半,日本兵出动了铁王八,又调动周围据点的援兵,王丹的队伍寡不敌众,马队被冲散,众弟兄奋力突出重围,一口气跑到预定集合地点王家窝棚,等了一个时辰王丹清点人数,发现身边只跟随着十几个弟兄,眼下没什么好的去处,只能暂时撤回北边壕。

王丹带着十几个弟兄,走得人困马乏,又饥又渴。瑟瑟寒风吹得人直打寒颤,大伙踅摸着到哪找点吃的,找个歇脚的地方喘口气。远远地看见几缕炊烟飘起的四姓村。村边有个大架子,有一群人影晃动,还有一辆汽车,是日本人在那里搞动作。真是天老爷饿不死瞎家雀。打他狗日的一家伙,抢点给养。

冤家路窄,这天当日本勘探队刚刚立好了井架,正要开钻时,遭遇了双枪女侠王丹。

勘探队的一小队日本兵,哪里是王丹马队的对手,王丹一马当先甩开双枪,啪、啪,一枪撂倒一个,巴图和马队的兄弟们,一齐开火,劫杀了十几个日本技术员。没死的几个日本人见招架不住,丢下井架子,驾车狼狈逃窜。王丹的马队缴获了日本人的枪械和给养,打马飞奔,扬长而去。

王丹、巴图一行人马在撤往北边壕的途中,遭遇了一小股日本清乡讨伐队。又是一场恶战,十几个弟兄拼死掩护大当家王丹,巴图形影不离地保护着王丹。王丹跑着跑着觉得战马的身体在流血,枪声渐远,她急忙勒住缰绳,下马检查。巴图也急忙下马,不看则已,这一看让她大吃一惊。她发现战马的腹部中弹,鲜血直流,肠子露了出来了一段。王丹心如刀绞,急忙把自己的衬衣扯开,接上布条和巴图一起把露在体外的马肠塞进马的体内,用布条勒紧马肚,然后翻身上马。

战马带伤继续跑了大约十华里,终于因流血过多支持不住了。战马哀鸣着跪倒在地,王丹被甩下马来。她扑向马头,把马头搂在怀里,失声痛哭。战马也似乎感觉到主人的悲伤,眼含泪水奄奄一息地打着断断续续的响鼻,好像再说:“对不起,我没能陪你继续战斗,真的很遗憾,我们只能来世再见了。”战马渐渐地闭上了双眼。王丹泪如雨下,取下颈上的围巾,郑重地盖上了马头。然后起身默哀片刻,她忽然抽出盒子炮,冲着天空“啪、啪、啪”开了三枪。

巴图将王丹扶上自己的坐骑,随后翻身上马。巴图紧紧拥抱着王丹,俩人策马扬鞭,奔向远方,走进那连绵起伏五彩斑斓的兴安岭。

王丹想不到,谁都没想到,一场巧遇的战斗,居然改写了历史。

在堷达县档案馆,有关东军历史资料记载,1936年,日本住堷达县参事官铃木英治、油井镣一、太内雄行、伪警察署长李金彪。在萨尔图一带打井勘探时,遭遇堷达女匪王丹,系王定山之女。有十几名日本技术人员被打死,铃木英治等人逃进肇州城。

从此这支勘探队,再也没敢出来。直到日本投降。

日本人丢下井架子,大架子静静地躺在荒野,任风雨的侵蚀,流沙的埋没。随着来东北逃荒的人不断增多,在大架子这块地方逐渐地聚集了一个小屯,大架子屯因此得名。

1945年日本投降后,日本鬼子逃跑,村民们愤怒地拆毁了这个大架子。为了记住日本侵略者的罪行,有人就给这个村取名叫“大架子屯”。也有人不同意,还叫这个村为“四姓屯”,居民又达到四十多户。

1956年,新中国石油勘探队来到这里,也在村西侧立了个勘探用的大架子,取得了重要的地质资料,为大庆油田的开发作出了贡献。这时,该村居民姓氏杂乱。“四姓屯”的叫法自然没人提了,“大架子屯”就这样叫了下来。

1960年春季,一列火车吞云吐雾地开进堷达火车站,浩浩荡荡的石油大军挺进红色草原。新中国石油1205钻井队,在铁人王进喜的带领下,在大架子屯附近打出了第一口油井。进而发现了举世瞩目的大庆油田。

一个匪夷所思的巧合,改写了中国人的命运。如果当年,没这伙不起眼的抗日武装打跑了日本勘探队,那么历史又该是什么样子呢梦见采榛子怎么回事?不堪设想!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解放后,有人称看见过王丹。有谁知道她就是当年的双枪女侠。

2021年3月17日

李正开,黑龙江省音乐文学学会会员,大庆市作家协会会员。2010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喜欢诗词,歌词,小说创作等。

#短篇小说#

延伸阅读:

「短小说」大架子屯(1)王老倔收拾了钱大赖,放走他屋里的女人

「短小说」大架子屯(2)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王丹被推举为首领

感谢浏览,感谢关注;欢迎留言讨论,我们一起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