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家居风水 » 梦见自已坐在教室(梦见自己在教室听课)

梦见自已坐在教室(梦见自己在教室听课)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08 阅读数:73人阅读
难忘师生情----昭陵初中七二级同学聚会记事魏华锋

光阴荏苒梦见自已坐在教室,往事如烟梦见自已坐在教室,不知不觉我已到老年。

近几年怀旧感越来越强烈,思念儿时的伙伴,少年时的同学,中学时的老师,好几回做梦,梦见自己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

老师还是那么年轻,我们听课还是那样专心……

二零一二年七月的一天,我带着自己初学写作的一篇散文手稿去请教居住在县城的我四十年前的班主任段纯孝老师。

老师特别热情,又倒水,又递烟,把别人送给他的水果摆了满满一桌。

“老师,你太客气了,我是你的学生。”我笑着说。

不料段老师却说梦见自已坐在教室:“你现在都是有孙子的人了,老师把你当朋友看待。”

我连忙说:“不不不,段老师,我永远是您的学生。你还记得语文课本中的一篇文章吗梦见自已坐在教室?那是毛主席写给他的老师徐特立的一封信。信的开头是这样写的:‘徐特立先生,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是我的先生,将来你必定还是我的先生。当革命失败的时候,许多共产党员跑到敌人那边去了,你却在一九二七年加入了共产党。’毛主席都这样谦虚,何况我这农民学生?”

“哎呀,华锋。你的记性真好,一字不差。”这时一位邻居走进门来,段老师连忙介绍说:“这是我的学生。”说着拿起桌上我初学写作的散文手稿,给他的邻居看。“你看,这字写的多好。”老师不停的夸奖,说得我实在不好意思。我轻轻笑了笑,“天天不是镢把就是锄把,不是拉架子车,就是开蹦蹦车,能写好字吗?”临走时,老师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同学之间应该有一个聚会,交流一下,联络一下感情。”我说:“段老师,不容易,同学们天各一方,有的远在兰州、乌鲁木齐,有的又在深圳、北京。近的咸阳、西安、铜川,有的有联系电话,有的几十年没有见过面。在家当农民的,忙得不可开交,现在的娃们都不种地,地里干活的全是五十岁往上的人。哪有时间聚会?”

“挤时间吧!”老师面带着期待的眼神说。

告别了段老师,在回家的路上,我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刚进家门,赵普东来了。他是我初中时的同学,爱看书,勤写作,现已是咸阳市作家协会的会员,和礼泉一些老年文化人共同创办了一个杂志社,出版不定期刊物《西张堡人》(后改刊为醴泉),他是来给我送这一期杂志的,不管是赤日炎炎,还是天寒地冻,他送每期杂志从不间断。

他骑着那辆多年的嘉陵牌摩托车,在礼泉这块文学热土上,来回奔波,组稿送杂志,精神可嘉,很是感动人。

寒暄过后,我把段老师建议同学聚会的意思告诉了赵普东,他很高兴的说:“我前二十年就有这个想法,但农活繁重,实在太忙,再说现在五十多岁的人了,聚会是不是晚了点?”

我说:“不晚,不晚,有句成语不是叫‘相见恨晚’吗?咱们得立即行动。咱两各自联络人吧!”

普东说:“行,一言为定。”过了几天,普东打来电话:“华锋,我有个想法,不知你同意不?”“有啥话就说嘛,我喜欢开门见山。”“段老师今年快八十岁了,我看老师的身体和思维都不如去年了,咱是不是先给老师贺个寿?”我说:“可以,可以,咱先打听一下老师的生日。”“好!”那边挂断了电话。

后来,几经打听,终没有打听到。我打电话告诉赵普东:“段老师的生日打听不到,是这样,咱随便哪一天请老师吃顿饭,算做贺寿吧!”

“那一天是啥时候吗?”我说:“下雨天是咱农民的星期天,啥时下雨啥时办酒宴。”

二零一二年八月的一天,早上七点多钟,天就开始下雨,我被雨从地里赶了回来。在路上碰见惠家沟的刘经委,他小我十多岁,也是段老师的学生。我给经委说:“今天天阴实了,雨越下越大,地里活是干不成了,我和赵普东商量好了,请段老师吃顿饭,你去不去?”“啥时去?”“马上。”经委爽朗地说:“行,我回家换件衣服就来。”

雨越下越大,刘经委打来电话:“华锋哥,雨下这么大,摩托车无法骑,咋的去呢嘛?”

我说:“你在家等候,下菜园村还有我的两位同学要去,我派车过去接你们。”挂断电话后,我又拨通赵普东、王振军、李志省、刘建荣的电话,让他们各自在家等候。随后我让在礼泉经营商店的儿子接我们。考虑到一个车坐不下,我又给我弟弟打了电话,叫他开车送我们一趟。

就这样,我们冒着大雨,顺利到达礼泉大酒店,开了包间。我让赵普东代表大家去接段老师。奇怪,到饭店后,云散了,雨停了,天放晴了,那天的大雨整整下了五个小时,真有点老天作人之美矣。

段老师来了,他和学生们一一握手,精神特别好,每个学生他都能叫出名字来。不愧是延安大学中文系毕业的,记性真好!

老师一来我吩咐服务员上饭菜,上的第一道饭菜是长寿面,同学们一齐站起来向老师祝福。洪超说:“段老师,今天高兴不?”

“高兴,高兴。”

赵普东说“段老师祝你天天有个好心情。”杨克敏说:“段老师,愿你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我最后说:“大家都把祝福的说完咧,我祝段老师吃好喝好,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念健康经。我提议,大家一同举杯,共说一句话,‘祝老师健康长寿’。”

席间气氛热烈,师生情真。赵普东还把儿子孝敬他的软中华牌香烟和名贵的天紫蓝酒带来了。

这正是:父子恩重,师生情深。尊师风尚,应该提倡。敬完了酒后,我对同学们说,“我想组织咱们七二年毕业的全级同学大聚会,请大家发表意见,今天就算筹备会。”

经过讨论,我们决定在十月一日这天,在母校昭中与共和国同庆。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柿子红了,苹果红了,满山遍野的石榴也红了,到处都是红彤彤的,犹如一片红色的海洋。

国庆节那天,秋高气爽,阳光灿烂,万里无云,昭陵初中七二级老同学齐聚母校的大会议室。会议室正面墙上悬挂着红色的横幅,“昭陵初中七二级同学毕业四十年座谈会”,旁是我们为母校赠送的牌匾:上为敬赠母校昭陵初中,中间八个大字:“精心打造,教育航母”,落款:昭陵初中七二级同学会,时间: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

八点以后,同学们陆续来到会场,在兰州的赵景国回来了,在西安工作的赵展谊回来了,在咸阳工作的赵联营带着老婆回来了,在西安的赵小风携同丈夫回来了,在礼泉上班的杨志刘普来了。在本乡任教的王彦昭、高志强来了。张振海、王振军、赵审问、赵锋军、李志省、李共产、赵胜君、刘兴虎、赵志笔、赵建礼、刘永锋、王志怀、洪超、杨志良、赵新君来了,还有刘小莹、高亚苹、杨爱玲来了。能联系上的基本都到了。专车接来了数学老师杨志义,化学老师兼三班班主任赵兴民,语文老师兼一班班主任段纯孝,副校长兼政治课老师王世琳,体育老师兼一班辅导员赵壁。

王世琳老师向同学们赠送了他的散文集《老槐树的故事》。

见到了阔别已久的老师,昭中的往事如在眼前。毕业四十年后,母校相聚,老同学们异常激动。

握手寒暄,赵展谊来到会场,先到的好几个同学不认识了,问我,“这是谁?”我大笑,“怎么你们连展谊都不认识了!他现在可是西安一所大学的副校长呢。”我也是三十多年没有见到赵展谊了。

他几次去肖山村给学校购买石榴,路过我家,想见我一面,终没有见到。但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我俩是从小学一年级念到初中毕业的,考初中时他是全学区数学第一名,我是语文第一名。

历史老人真会安排,让俩个当年的第一名今天在母校相见,一个已是大学教授,一个由什么也不懂的一介布衣书生变成了老农民。

我们握手寒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感谢这次同学聚会,给了我们相见的机会,圆了我们思念同学的梦,思念老师的梦。

大多数同学都是三、四十年没有见到老师了。

时间紧迫,接我们去预定饭店的八辆小轿车来了,只得取消了一些议程。十一点半,准时到达礼泉县城的“川秦一品”饭店。我们还特邀昭中看大门的张师傅和师生们共进午餐。

席间,同学们轮流着向各位老师敬酒,向老师问好,气氛融洽,师生情真。同学们互相碰杯,兴高采烈,笑声不断。

席间谈话,天南海北。猛然不知谁说了句:“咱们已有好多同学不在人世了。”笑声戛然而止。

写到这里我两眼潮湿,喉咙哽咽,请允许我记下他(她)们的名字:刘克习、李双喜、董英民、赵军、赵建歧、杨亚各、张广、高立虎、惠锦全、惠养权、刘扩社、刘爱国、刘尊理、芮小莉、李风琴、杨爱玲(她是聚会后二零一三年因病去世的),他们英年早逝,没能看到今天热烈的场面,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想起他们心里就难过。我们能够健康的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我在心里默祝我们英年早逝的亲爱的同学,九泉之下好好安息。

下午两点多,我向各位老师说:“老师们都是高龄,出来的时间也长了,望老师们保重身体,来日再聚。”同学们和老师一一握手惜别,聚会圆满结束。人常说,“母亲是人生第一任老师,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在感情的天平上,我认为老师和母亲是等同的,母亲教孩子呀呀学语,母爱是伟大的,但她教的是自己的孩子,母爱又是自私的。而老师呢,他们把知识毫无保留的传授给每一位学生。老师连同他的职业都是神圣的。

母亲和老师相比较,前者象耳机,只能一个人听,而后者象喇叭,只要愿意听,都能听得到。因此,全社会都应提倡尊师重教。这就是我们师生聚会的意义。

我把写的这些聚会经过念给略识几个字的八十岁的老母亲听,她说:“你写的这文章象跟人扯淡呢(扯淡在礼泉方言中是拉话闲聊的意思)。”我又给我大学毕业的女儿看,她说:“老爸的文章象记流水账。”我说这记的可是一份忘却不了的同窗情啊。

站在旁边的有着卫校毕业文凭的我的老婆说:“你爸胡成精呢!跟穿叉叉裤时的同学聚会呢!”

我说:“她爸没上过高中,也没上过大学,没有穿西服扎领带的同学,而这些穿叉叉裤时的同学是我晚年精神生活的支柱。

最后将段老师、张老师的各两首诗以及王老师的散文《难忘的起步》片段摘录如下:

与昭陵中学七二级同学聚会感怀段纯孝2012年10月

(一)

久别今聚喜相见,

纵论世事情意绵。

眼前学生梦里记,

期盼登高有虎胆。

回首风雨路途漫,

重逢惊呼人生短。

千番祝福留不住,

欲借日月回当年。

(二)

离别四十年,

今日回校园。

躬身问讲台,

可曾识我颜。

昔日岁月难,

心中留遗憾。

青山该作证,

无私心底宽。

心中难忘师生谊---昭中七二级同学聚会有感张若民2012年10月

(一)

离别昭中四十春,

晨钟夜灯乃犹新。

教书育人树校魂,

三尺讲台教杆挥。

虎虎门生心真纯,

夜以继日啃书本。

时局动荡无章循,

大多报恨回农村。

(二)

四十年后方相聚,

个个龄过五十余。

风雨沧桑谁可避,

艰难度日多五味。

成家立业养儿女,

心中不忘师生谊。

昭中往事堪回忆,

相聚祝福热泪滴。

《难忘的起步》片段王世琳

2012年10月国庆节前,魏检查同学打来电话,邀我参加他们的同学聚会,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让我有些震惊,我下意识的平静了一下内心的激动,头脑里努力回忆四十年前魏检查这个只有十多岁的小个头同学的模样……

到达聚会饭店时,涌来一群年近知天命的迎候者,说实在的,这其中大多数人和我已是四十年没有谋面的了,我都叫不出名字来,握着一双双热情似火的手,一声声亲密无间“王老师好”让我应接不暇。

我心里滚动着一股暖流,是一种久违的幸福与陶醉。

席间不时有同学举杯祝酒,我来不及一一细问他们的经历,但是他们稳健的谈吐和同学间乐观风趣的逗笑透射出学子们的成熟和成功。

当年的幼苗现已能撑天,不管他们从事何种职业,人生经历过什么,只要还记得四十年前那份情。这一点就足够了,还用再问吗?

“王老师,在课堂上第一次听你讲哲学,感到新鲜而好奇,至今时时联想难以忘记。”

是啊,读懂平凡人生的哲理,就是智者的境界,话语平实,内涵丰富,青胜于蓝也,我收获了为人之师的最大愉悦和幸福。

乡情、亲情、师生情,情真意切,成熟、成功、成果硕,桃李满园。当年的学子为母校赠送了一块牌匾,他们没有忘记昭陵中学的培育之恩……

历史不会忘记,今日昭中的教学大楼是在四十年前的土坯房上成长起来的。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但没有起步,何以行千里,感谢这次同学聚会,让我反思昭陵中学和我个人的这个难忘的起步……

感谢执著有志的赵普东同学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与我同行,他的一个善意提醒让我从尘封的记忆中捡拾出一些散乱的文字,仅供共同经历过的同学在夜阑人静的空闲里交流咀嚼,我赠同学的书作,权当一档佐料。

古稀之年的深秋,我收获了四十年前学生的祝福,我倍感精神富有,知足有乐哉。 再续师生情,段老师写的两首诗我用手机短信转发给远在北京的同学芮克胜,他在儿子家小住。他回复短信:

“看了段老师的感怀,同感同感!没能参加聚会,遗憾遗憾。感谢老师和母校的培养。”

还得补说一点: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张老师的老母亲归天,居住在西安的赵小风知道了这个悲讯。他打电话告诉了十几位同学,“上次聚会张老师因侄子结婚没有来,这次咱们去行个礼,安慰一下张老师。”

办丧事的前一天,我们去了十三位同学,说实在的,这其中一些同学张老师都不认识了,一说名字,依稀记得。

也难怪,张老师是二班的班主任,这次去的大部分是一班的学生,张老师只给一班代过几节语文课。这次奔丧感动了老师,他一直送学生到村口,一一握手告别。

汽车走远了,我们看见他还站在那里。我猜想,张老师肯定在心里说:“我在领导岗位上,这些学生从来没有找过我,如今我退休了,已到古稀之年,这些四十年前的学生却来为母奔丧,见我一面,这真是师生情深啊!”

我也是三十多年没有见到张老师了,他在赵镇高中时我见过一面,后来老师调县政府工作,以后又到交通局。十月一日聚会之前,我和高日强去张老师家送请帖,邀请他参加我们的同学聚会,一进大门,张老师急忙从里边走了出来。他一眼就认出了我,“魏检查,你还记得张老师?”魏检查是我上小学时用的小名,那时小学和初中在一个学校,七年制,小学五年,初中两年。

“张老师,忘记谁也不能忘记老师,前些年张老师政务繁忙,学生不便打搅,现在你退了,没事了,来看看你,请你参加我们的同学聚会。”张老师高兴的说,“十月一日我侄子结婚,能来我一定来。”张老师安葬母亲后,给我发来手机短信,感谢同学们:

“七二同学联谊会,

内容颇具人情味。

华锋、日强堪为最,

组织活动不知累。

丧母悲讯不翼飞,

小风匆忙西安回。

众生同赴庄河村,

为母奔丧情可贵。

老师仅以这首小诗作为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