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家居风水 » 梦见自已家里成了公园(梦见家里有公园)

梦见自已家里成了公园(梦见家里有公园)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44 阅读数:25人阅读

图为王莉和西宁市儿童福利院的儿童们做游戏。 张添福 摄

图为王莉和西宁市儿童福利院的儿童们做游戏。 张添福 摄

中新网西宁6月30日电 题:青海西宁“快乐城堡”里的“院长妈妈”:跨越大洋的二十载冀盼

中新网记者 张添福

“Dear nurse/fostermother,

We would like to thank you for taking care of Yuan Han Zhi。

We will love her and take good care of her。

We hope in a few years we can show Han Zhi her native country.And we may meet again。”

这是远在荷兰的袁寒枝的养父母梦见自已家里成了公园,三四年前给青海省西宁市儿童福利院的一封留言梦见自已家里成了公园,其中梦见自已家里成了公园,诉说着跨越大洋、二十年不尽的冀盼。

西宁市儿童福利院院长王莉日前对中新网记者说梦见自已家里成了公园,1998年梦见自已家里成了公园,出生不久的袁寒枝被西宁市儿童福利院收养,那一年,也正是西宁市儿童福利院的创始元年,接收的所有孩子都姓袁。

那“寒枝”是何意?王莉介绍,寒枝是寒至之日到的福利院,工作人员想让她在枝头绽放,便起名“寒枝”。

图为王莉(左)检查西宁市儿童福利院的设施设备。 张添福 摄

“虽然寒枝性格倔犟,但我对寒枝却比较溺爱,”王莉说,既然他们到了儿童福利院,就不能再过让人嫌弃的生活,“我想用更多的爱和关注,让他们成长。”

三四岁时,寒枝和煌玉(接收时得了严重黄疸,而起名煌玉,即袁煌玉)先后被荷兰夫妇收养。三四年前,已成人的寒枝和煌玉先后回访西宁市儿童福利院,寒枝的养父母便有上述留言。

“寒枝已经想不起在儿童福利院的生活,但养父母也不回避寒枝曾经在儿童福利院生活过的历史。”王莉说。

据寒枝的养父母讲,寒枝数学成绩出类拔萃。

寒枝还告诉王莉,自己大学想学桥梁设计,毕业后若有机会,愿意回到中国工作。

“他们当年被收养了以后,我经常梦见他们,”王莉说,当年,寒枝和煌玉都穿着粉红色的连体衣服,出门就像双胞胎,“我老梦见我带他们到公园,孩子们在找我。”

“现在,他们非常阳光、健康,我没想到成长得这么好。”自打寒枝和黄玉回访之后,王莉很少在梦里会再“见”到他们。

1998年,西宁市儿童福利院组建伊始,护士出生的王莉,通过招考进入西宁市儿童福利院。

“那时候,西宁市儿童福利院就一栋楼,只有23名儿童,专业人员、硬件设施、规章制度都是零起步。”王莉回忆道。

上班第一天,王莉白班连着夜班,到了第二天,王莉问分管院长,如何交接工作,院领导给王莉找了个本子,“我按照医疗专业的格式,记录下儿童的姓名、年龄、出入量和精神状态。”

“那时候只能是养育服务,吃饱、穿暖就可以,这是养,但谈不上育。”王莉说,“不像2020年底迁入新址的西宁市儿童福利院,康复、医疗、教育、社工、心理等专业齐全而先进。”

从当年购置几张床,再买几个铁皮柜子给儿童装衣服,简陋的生活环境,让王莉感叹如今的西宁市儿童福利院70多间功能室和国际先进设施设备条件之优越,就像“快乐城堡”一样。

经费紧张,王莉说,那时,西宁市儿童福利院从批发市场买的衣服,”洗完后,衣领都到了肩膀头子。儿童福利院买毛线,组织女职工织毛衣,我们不会织,就从头学起。”

“我请假了,有点后悔来这里。院领导找我们谈话说,新机构需要摸索才能走向正轨,”王莉决定留下来,“那时,陆续接收了很多儿童,有的甚至出生就几天,身体条件也不是太好。”

“我们灌两三个热水袋给他们取暖,两小时一换,”王莉说,“孩子们确实需要照顾,这触动了我。”

1999年,身怀六甲的王莉在食堂做完早饭,端着一锅牛奶和馍馍,上楼梯时,脚底打滑,自己连锅带人,扑在了楼梯上。

而此时,锅还稳稳端在她手里。起身后,她第一时间想着给24名儿童喂早饭。

当时王莉已见红,一星期后便早产下一名婴儿。

时光荏苒,西宁市儿童福利的儿童,从最多时的一百五十几名,到现在约九十名,接收的儿童数量逐渐萎缩,“这是社会更加文明的一个标志,随着医疗技术水平提高,即便有点残疾的儿童,家长也不愿意一弃了之。”王莉说。

“这是我们乐意看到的结果,”王莉说,西宁市儿童福利院正在积极转型,如利用现有的各类资源,为社会残疾儿童提供更多服务,来减轻残疾儿童家庭的负担,如日托、全托和个训等。

中新网记者在儿童福利院看到,西宁市儿童福利院的儿童,皮肤白皙、着装干净,外人常感叹,自己家里的孩子,都没有儿童福利院孩子那么干净。

但作为“院长妈妈”的王莉,发型稍显凌乱,别人说,王莉“一年老十岁”,“我也想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但我对自己的确没那个精力。休息时,我宁愿躺在床上,啥都不干。”

“但我们儿童福利院的孩子的衣服脏了,我们随脏清洗,每个儿童每天必须洗澡,甚至有些儿童,每日三餐后,都要刷牙。”王莉自豪地说,“每星期的食谱要经过五级审核,保证饮食均衡。”

“作为西宁市儿童福利院二十多年发展的见证者,我很幸福,也有成就感。我们没有辜负党的托付。”王莉说。(完)

来源: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