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其他 » 梦见自已穿白西装(梦见自已穿白衬衣)

梦见自已穿白西装(梦见自已穿白衬衣)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4 阅读数:72人阅读

罗倩偎依在黄笑刚的身边,柔声说:“我妈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婚事梦见自已穿白西装,只要你一买到房子梦见自已穿白西装,我们马上就可以结婚。”

提起房子梦见自已穿白西装,黄笑刚沮丧极了。他家在贫穷的农村梦见自已穿白西装,大学毕业后独自在此闯荡梦见自已穿白西装,拼命挣钱,也不论什么工作,只要有钱就干,不分昼夜,到现在也只攒了十来万,连买个差点的二手房也不够。

他也知道准岳母的固执脾气,没有房子,绝对不会恩准他和罗倩结婚的。再说,他如果不买一套房子,也实在是对不住罗倩对他的一片深情。罗倩的一个小学同学叫梁涛的,在搞房地产,他一直狂热的追求着罗倩,他曾许诺,只要罗倩答应嫁给他,豪华的别墅任她挑,罗倩的家人都动心了,只有罗倩坚决不同意。

像他这种没有固定职业的人,想按揭买房也办不到,唯一的办法,就是买旧房子了,明知道希望不大,他还是一趟趟地跑二手房交易所,结果总是失望。最后,一个经理告诉他,你这点钱,只能买一种房子。

“什么房子?”他急切地问,有一点希望他也不愿意放弃。

“凶宅!”经理说,“如果这个房子里发生了凶杀案,或者有人自杀在里边,房子就不好卖,只有低价处理了。”尽管黄笑刚不信神鬼,可这样的房子毕竟让人感到恐怖。想来想去,除此之外实在想不出好的办法,黄笑刚一咬牙,请经理查一查有没有这样的房子,阴不压阳,想我堂堂五尺男儿,难道就镇不住个把小鬼!

经理上网一查,摇摇头,说还真没有这样现成的凶宅。黄笑刚就留下联系方式,让经理一有房子,就马上通知他。可两个月过去了,他没有听到一点消息。黄笑刚坐不住了,一天,他告诉罗倩,自己要出去几天。从此,他就失去了消息,罗倩打他手机,一直关机;打听别人,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仿佛他完全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罗倩心急如焚,暗地里不知道流了多少泪,深怕他为了房子做出什么傻事来。眼看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能等到黄笑刚,却等来了梁涛。

“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梁涛没有像往常一样表白他的痴心,反而莫名其妙的笑着说,“黄笑刚买到房子了,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罗倩一时没明白梁涛的用意,他对黄笑刚一直是恨之人骨,怎么会替他来报喜。

梁涛又凑近一步,神秘兮兮地说:“不过他买的是鬼宅,上一个月,在那里租住的一一个年轻人割腕自杀了。”罗倩终于明白了他的用心,不屑地说:“有些人还不如鬼呢,跟人在一起我都不怕,难道还怕鬼吗?”

梁涛尴尬地干笑了几声,临走又说道:“我可提醒你,死的那个年轻人穿着白色西装,戴着眼镜,晚上碰到他可千万要注意啊。”

第二天,黄笑刚果然笑吟吟地站在她面前,说他已经买到一套房子了,让她去看看。罗倩关心地问他这一段到哪里去了,黄笑刚嘿嘿一笑,说还不是忙着买房子,不跟她联系,是想给她个意外的惊喜。

他们是在晚上去看新房子的,这是一套临街向阳的楼房,位于三层,80多平方。房子装修得朴素典雅,是罗倩非常喜欢的那种类型,可她心里总是别有一番滋味。看着黄笑刚欣喜异常的样子,罗倩又不忍心破坏他的喜悦,只好装出高兴得想唱想跳的样子。

“我们有家了,有家了。”黄笑刚充满憧憬地说着,“等我们结婚了,有了小宝宝,我就当一个优秀妇男,买菜做饭洗衣服,对了,还有给孩子换尿布,全是我的任务。”

不知怎的,罗倩的鼻子有些酸酸的感觉,眼泪似乎马上就要掉下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她说要下楼去买几瓶啤酒犒劳犒劳他。黄笑刚争着要去,罗倩把他按到沙发上,说:“这些天你辛苦了,该我跑点路。'

街上的几家店铺都关门了,只有另一座楼的拐角处的小卖部还亮着灯。罗倩就走了过去,开小卖部的是个中年妇女,很爱说话,一边拿啤酒,一边搭茬。罗倩就说自己是新搬来的,以后会常来这里买东西的,还望多关照啊。

中年妇女笑呵阿地答应了,顺口问了句你住在哪里呀。罗倩答道:“我就住在对面楼上四单元三层2....”

“啊!”中年妇女惊叫一声,脸色陡变。她把递到罗倩手里的啤酒又夺了回去,把钱塞回罗倩手里,边往外推她边说:“请你赶紧走吧,以后千万不要到我这里买东西啦!“哪有这样做买卖的!把顾客向外撵!”罗倩气愤地说。

“我宁可不卖一分钱的东西,也不做你的买卖。我怕你把鬼带进来!”中年妇女把她推到外边说。

罗倩还要争辩,突然,中年妇女望着罗倩的身后,惊恐地睁大眼睛,接着大叫一声,咣咣当当上了门。

罗倩心里腾地一跳,蓦地回过头来,发现在身后距她十来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瘦瘦的人影,借着微弱的灯光,依稀可以看到那个人穿着白色上衣,戴着眼睛,似乎正在怔怔的看着她。纵使再有心理准备,罗倩也不免觉得浑身发凉,她本能地一眨眼,再看时,什么也没有了!

失魂落魄地回到房子里时,罗倩竭力装得镇定点,只推说是铺子都关门了。黄笑刚还是看出点异样,问她脸色为什么那么苍白,是不是在外边受凉了。罗倩怕伤他的心,不敢说实话,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黄笑刚关切的嘱咐了她两句,就去厨房为她烧开水。

罗倩跌坐在沙发上,心犹跳个不停,余悸未消地环顾着整个房间,就在她的目光瞅到窗户的时候,赫然发现,窗户外边,竟然又是那个穿白衣服、戴眼睛的年轻人,他的脸贴着玻璃,似乎正在向她笑呢。“啊”罗倩一声惨叫,声音都变了调。黄笑刚飞快地跑了过来,抱着浑身发抖的罗倩,吃惊地问:“怎么了,怎么了?”

罗倩指着窗外,含糊不清地说:“鬼 ”,黄笑刚放下她,急忙跑到窗户前,推开窗户,探头向外上下左右看个遍,除了楼下街道上的汽车,左邻右舍的灯光,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罗倩开始发烧,做噩梦,总是梦见那个穿白西装的人在追他们俩,抓住了他们,非要拿刀割他们的手腕,她拼命挣扎着,挣扎着,最后醒了,她发现自己是在医院里,紧紧抓住她手腕的,是妈妈,因为手腕上扎着吊针头。

“笑刚呢,她怎么没在这里?”罗倩没有看到黄笑刚,忍不住喊道。“快别说他了!”妈妈不满地说,“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你病了,我就赶快来了,来到这里就没有见到他,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不,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一定有他的苦衷,快把电话给我,我要向问他!”在她的坚持下,妈妈只得把手机给了她,罗倩刚要拨打,正好黄笑刚的一则信息传了过来,罗倩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信息写的是:倩,我对不起你,我没有说实话。

我买的是便宜的鬼宅,让你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我无颜再见你。我不能给你带来幸福,也不愿再耽误你的幸福,只能选择离开,再见了,永远爱你的刚!

罗倩拔掉针头,从床上坐起来,没等妈妈反应过来上前拦阻,她已经跑到了门外,只留下一句“我去找他”就跑了。

来到他买的那套房子前,已是大门紧锁,罗倩又打车来到火车站,焦急地四处寻找,终于在进站口找到了黄笑刚。

“你?”黄笑刚吃惊地看着她,随即他的神色又黯淡下来,“罗倩,我对不起你,我已经把那套房子委托中介公司出售。我没能力....你还是回去吧!”

“不!”罗倩大声喊到,喊声吸引的四周的人惊奇的向这边看,罗倩毫不在意,仍然大声说到:“你不能走,我爱你,我们要结婚!”

“可我....连房子没有!”

“你有!我们就在那房子里结婚,好吗?那不是鬼宅,那一定是我们的福宅!昨天晚上,肯定是我看花了眼,世界上哪里有鬼!”罗倩说着环顾四周,大声喊道,“你们说,世界上有鬼吗?你们谁相信鬼,谁见到过鬼?”

人们纷纷摇头。罗倩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硬是把黄笑刚拉了回来。再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的了,婚期就定在了五一节。在结婚的前一天晚上,一切都布置得当,望着虽然简单但是充满喜气的房间,两个人都涌起无限的幸福感。

偎依在黄笑刚的身边,罗倩欢悦地叫着:“鬼呀,鬼呀,你不来为我们祝福么?”话音未落,她觉得身边有点异样,抬眼看时,面前就站着一个人: 白色西装,宽边眼睛,苍白忧郁得吓人的脸!罗倩尖叫一声,几乎要昏过去,男子汉的本能让黄笑刚一手拉住罗倩,一手指着白西装喊道:“你是谁?来我们家干啥?”

“你们家?”白西装笑了,声音阴森恐怖,“这是我的家!你们侵占了我的家,我就要你们的命。”

黄笑刚想冲上去揪住他,没想到一晃之间,他的右手已经掐住了黄笑刚的脖子,黄笑刚挣扎着,怎么也挣不开。同时那人的左手里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刀子,他冷笑

着说:“我是割腕自杀的,现在要割你的腕,这样才能让我得到超生!

罗倩倒不害怕了,她不顾一切的上去抱住白西装的左臂,可是那胳膊像铁的一样,丝毫不动。白西装哼了一声:“小姐,我只要他的命就够了,你还是赶快离开吧!

“没有他,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罗倩继续用力拉着,黄笑刚脸憋得通红,说不出话来,只是用眼色示意,让罗倩赶快走。

“我不走,死也要和你在一起!罗倩声嘶力竭地喊着。眼看着白西装的刀子就要伸向黄笑刚耷拉着的手腕,罗倩就去夺刀子,一不小心,刀子割破了她的右手腕,鲜血喷涌而出。一时间,几个人都呆住了。

罗倩没有去捂伤口,惨然地一笑,靠在黄笑刚的身上,柔声说:“刚,我爱你,能和你一同死去,也是我的福分。你这个怨鬼,动手吧!

不知怎的,白西装的手颤抖起来.突然,他把刀子当的一声扔到地上,松开掐着黄笑刚的手,迅捷的拿过一条毛巾包住罗倩的手腕,说道:“你看我,我这是干什么呀!别愣着,赶快随我把她送到医院去!”说着,他背起罗倩,往楼下就跑。还没有完全明白过来的黄笑刚一边急剧地咳嗽着,一边跌跌撞撞地跟着向下跑。

在医院里,白西装说出实情,这一切其实都是梁涛的安排,他只是梁涛公司里一个懂些武术的保安。梁涛对罗倩从没死心过,他得知黄笑刚着急买房,就安排了这样一个鬼宅给他,然后派白西装装鬼吓罗倩,那晚窗户上的影子,就是白西装从楼上用绳子吊下来的。

眼看着计策将成,没想到罗倩痴心不改,竟然追回黄笑刚,要和他结婚。梁涛恼羞成怒,就派白西装来暗杀他,反正小区里都知道这里闹鬼。

“我本来不想来,可梁涛许诺我,只要我把事情办成了,就给我一套房子。我和女朋友正谈恋爱,也缺少房子! "白西装悔恨地说,“看到你们生死与共的恋情,我也醒悟过来,我要是真下了手,还算是人吗?”

白西装把他们安置好,不顾他俩的劝说,执意到公安局去自首,揭开梁涛的阴谋。

罗倩只是皮外伤,包扎一下就行了,没有耽误第二天的婚礼。婚礼上,小区的很多人都来了,小卖部的那位中年妇女也来了,她歉疚地说:“那晚上,我不该那样说你,现在看来,不要说没有鬼,就是真的有鬼,也要被你们真挚的爱情给感动了,要弃恶从善呢。”

她风趣的话逗引得大家都笑起来,屋里屋外,到处充满了喜洋洋的气氛。#头条##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