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其他 » 梦见自已被打昏了头(梦见自己拿砖砸自己头)

梦见自已被打昏了头(梦见自己拿砖砸自己头)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1 阅读数:33人阅读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慕初心

1

漫天大雪梦见自已被打昏了头,关山难越梦见自已被打昏了头,又是一年上京赶考时。

重子行裹紧身上的破旧冬衣梦见自已被打昏了头,艰难地在大雪中奔走。

天色渐黑,风雪声也愈来愈大,他一个不慎跌落在深深的雪中,正爬起来时,却看见漫山大雪霎时崩塌。

他吓得直往雪崩的相反方向跑去,却奈何抵不过雪崩的速度,被埋于层层白雪之下。

他想要挣扎,却被埋得更深,雪下空气稀薄,不多时便晕了过去。

然而再醒来时,却已身在家中,家中妻子正在灶前添柴,听见榻上有动静连忙转过身来,见是他醒了,忙过来看他,一脸担忧,“可算是醒了,夫君你无事吧?”

重子行摇摇头,只觉头疼得厉害。

妻子却抱住他,哭道,“幸好你没事,你猜我怎么救得你?我昨晚梦见你被雪山埋住了,心疼得厉害,今天请了村民同我一起上雪山去看,你果然被埋,这才救了你。”

妻子梦见雪崩,隔天带村民上雪山,无意救下丈夫性命。

重子行回抱住妻子,细声安慰她,又听她道,“要不就不去考试了吧,阿觉也大了,你是时候教教他读书认字了。”

阿觉是他和妻子唯一的儿子,如今已四岁,乖巧听话,自己赶考已考了两回,三年一回,如今已而立之年。

从家乡到京城的路也就雪山那一条路,艰难险阻,重子行细细思考了一番,点头称是,将上京盘缠交给了妻子。

此时儿子已从外面捡柴回来,他下榻整了整这么些年来的书,挑出一本开始教儿子识字。

妻子准备好了晚饭,三人吃过休息了一会儿便上榻入睡。

2

屋外寒风凛冽,重子行抱住妻子裹紧被子,却愈发感觉寒凉,怀中妻子更冷得似块冰。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却骇地直往后退,她哪里是自己的妻子,分明是一块大雪雕的人形模样!

再看四周,哪有什么床榻被褥,哪有什么土灶土房,都是冰雪堆砌而成,一旁小榻上的自己的儿子,也是由冰雪砌成。

这是……雪妖?

重子行惊恐地捂住自己的嘴,原来妻子并未做什么梦来雪山寻他,而是他被雪妖制造了一场幻境困住。

他蹑手蹑脚地下了冰榻,直往外奔,吱吖吱吖的脚步声他也来不及管,直往外跑。

方出门,却一脚踩进一个深深的雪坑里,他想爬起来,抬头一看,却吓得直往后退。

这雪坑里,全是破旧衣服,而旧衣服底下,尽是尸骨,数不清有多少副。

他连忙踩着尸骨往上爬,一个不小心却跌落在地,手里正杵着一件衣服和白骨,他低头一看,竟是自己妻子的,而妻子旁边,还有件小孩的衣服,正是阿觉的。

他心如刀割,却是又惊又恐,不管不顾踩着妻儿的尸骨往上爬。方爬上去,正见扮作自己妻子模样的雪妖牵着另一个雪砌的阿觉温笑道,“夫君你去哪儿啊?”

“我去看看可还有柴火,灶里似没有柴了。”

他悻悻一笑,转身就将这两只雪妖踹进了深坑里,雪妖被踹得支离破碎,雪花飞舞。

他铆足了劲儿地跑,却到哪儿都是雪屋,怎么跑也跑不出去。

他停下脚步,眼前的雪却慢慢凝结起来,又变成了自己妻子的模样。

他骇地腿软跌坐在地,雪妖慢慢走近,地上的雪在此时也一层层将他困住。

雪妖眼睛发红,舔了舔嘴角,指了指雪坑里他妻儿的白骨疑问道,“你难道不要你的妻儿了?”

重子行回头看了一眼,认命般低下了头,雪妖发出一声狞笑,缓缓靠近将他裹住,开始吸取他的血肉精魂。

3

却听得重子行一声冷笑,“我要我的妻儿,但更要你的性命!”

一道玄光从裹住他的雪妖体内刺出,直刺得雪妖分离溃散。

地上的雪又慢慢凝固起来,变成了重子行妻子的模样。

雪妖捂住被刺的心口,那里正淌着雪水,凝固不起来,雪妖慢慢往后退,敛眉问道,“你是谁?你根本不是重子行!”

那人笑了,他的确不是重子行,只是借着重子行躯体来收妖的捉妖师而已。

六年前,重子行上京赶考,早已高中状元,想回家接妻儿进京享福时,却被告知妻儿上山捡柴,被雪妖迷惑杀害。

他一生没有三妻四妾,只爱这一妻,与这妻子也只生了一个儿子,最爱最宠的,却得知被雪妖所害。

由此抑郁成结,卧病在床,命不久矣,幸找到一名捉妖师为自己妻儿复仇。

重子行最爱最宠他妻儿的,又怎会为了逃命踩着他妻儿的尸骨往上爬,踩着他妻儿尸骨的,是附身在他身上不识他妻儿的捉妖师而已。

4

“我是谁你无需知道,你只需知,今日你定毙命于此!”捉妖师凝雪化剑,直直刺向雪妖眉间,欲结果了她。

却见她面露惊疑之色,细细看了他半晌后,双眸竟流出雪泪,哭道,“是你?”

捉妖师顿了顿,剑尖停留在她眉间。

雪妖用手握住他的剑,一字一句道,“师兄……百年前你杀我一次?如今还要再杀我一次吗?”

“你……”捉妖师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人,雪剑瞬间化成风雪飘飞。

“你是……瑜夭?”

5

百年前,捉妖师和其师妹两人进入一片黑樟林捉妖,熟知里面藏着一只万年树妖。

两人难敌,便采用了声东击西之术,由捉妖师去引它,瑜夭去杀它。

孰知混乱时刻,捉妖师竟将树妖引到了瑜夭那里,而树妖在用树枝疯狂纠缠瑜夭的时候,捉妖师的第一想法不是斩断树枝,而是她死了,他便成了师门中第一的捉妖师了。

仅仅是因为嫉妒她的捉妖才能,想要得到第一那个称号,便眼睁睁看着她被树枝吞噬,随后他头都不回地逃出了黑樟林。

回去后还给自己身上抹了血,称自己被树妖打晕,一睁眼便看见树妖吃了师妹半截身子,想去救却被树妖打出了几丈远,之后便逃了出来。

还发誓自己一定会给师妹报仇,师门第一的名头也落到了他身上。

6

“我是被树妖吞噬了,可死前一抹魂灵飞出了体内,随风飘到了雪山,于是在这雪山成了一只雪妖。”

雪妖握住捉妖师的手,哭道,“师兄,我不怪你,但你难不成还要再杀我一次?让我魂飞魄散?”

“我……”捉妖师眼眸低垂,面露羞愧之色,抱住瑜夭道,“师妹……对不起……”

他声音哽咽,似无比后悔当年的行径,面上却是冷笑,那次只不过算见死不救,哪里算杀呢,这次才算杀你。杀了你,我便是离城第一捉妖师。

他抱住瑜夭的那只手缓缓凝起了雪刃,正要从后刺向她。

恍惚之间雪山变成了黑樟林,眼前的冰屋变成了万年树妖,正缠着他的师妹。

他慌乱之中伸手去救,却又缓缓将手缩回,眼睁睁看着师妹被吞噬,耳边渐渐传来师妹的哭喊:

“师兄,救我……”

“师兄——”

他再次转头就跑,却撞上一把雪刃,是他自己的手凝出的雪刃,那把雪刃正插在他心口,他心口处缓缓流着血。

一切又开始退回到原本的模样,冰屋,雪坑,万里冰山。

“你……”捉妖师张张嘴,欲说什么,却被雪妖一口吞噬,不给他任何言语的机会。

过后她吐出一口骨头,啐了一口道,“真难吃!”

7

她哪里是什么捉妖门的小师妹瑜夭,只不过是会点蛊惑人心的法术雪妖而已。

但,人若没有心魔,又怎会被她困住呢?

就好比那重子行的妻儿一样,被她吞了根本不是因为上山捡柴,而是他妻子觉得他没有出息,屡次赶考都考不上,想回娘家改嫁而已。

这雪坑里的每一副尸骨,尽是如此。(作品名:《行行重行行》,作者:慕初心。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