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其他 » 梦见自已房子拆迁了(梦见房子拆迁什么含义)

梦见自已房子拆迁了(梦见房子拆迁什么含义)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6 阅读数:82人阅读

作者梦见自已房子拆迁了:名草无主

村子要拆迁的消息不知是何时传出来的,刚开始三三俩俩交头接耳,很快这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村庄。

"听说没梦见自已房子拆迁了?咱这里要拆迁了"

"早就知道了,听说每人要赔六七十平米的房子,还有三十万块钱呢"早上村口散步的老头老太太聊着这样的话题。

到了晚上内容就变成了这样。

"村子过完年就拆啦,咱要过上好日子啦"

"可不是嘛,一人赔一套房子,每人还能分个一百多万。你家就你和老伴儿俩人是不梦见自已房子拆迁了?快把娃户口迁回来啊"

"对对,我这就给儿子打电话"

陆家寨村是个非常陈旧的村子,之所以叫陆家寨村估计大家应该都猜到了,是的,村子里九成以上的村民都姓陆。相传是清朝某个姓陆的土匪在这里安营扎寨,因为靠近山脚下,地势易守难攻。

也有传是因为在明朝,村子里出了个姓陆的大官,所以名叫陆家寨,新中国成立后,统计的时候可能为了图方便没有改名,仅在后面加了个"村"字变成了陆家寨村。村民当然相信第二个,毕竟谁也不愿意当土匪的后裔。

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出去上学或打工了,留下了一村的老人。年轻人在外面结婚生子后,因为两口子要上班赚钱没空带小孩,就把孩子送回村里让老人带。满头白发的老人抱着刚学走路的孩童,就成了村中一景。

年轻人有的在外面赚到了钱,就会在市里买房子,从未想过回村里盖房,毕竟交通实在不便,都不愿回到冬冷夏热的村庄。所以村子依然保持着古朴的建筑风格:青石板的路面,向上翻的房檐,半下午的时候还能看见炊烟四起的景象。至于暖气,天然气这些现代设施是村民没想过的,老人们都认为冬天睡在柴火烧的炕上最舒服,用柴烧火做出来的饭是最香的,煤都不行,又贵又有股怪味儿。

拆迁的消息打破了村子的沉闷,就像是干枯多年的老树发了芽,快要落山的太阳又重新升起。

老人们的目光不再呆滞,像是年轻了好几十岁满眼放光,笑容又重新爬上布满褶皱的脸庞。年轻人回村的次数多了起来,这里不再是他们避之不及,想尽快逃离的牢笼。

村民不再吝啬,各家各户吃肉的次数也多了,用他们的话说:都是小钱,等拆迁款下来,搬到城里天天吃螃蟹。

我们的主人公陆富贵在日上三竿的时候,从被窝里爬了出来。眯着没睡醒的眼睛开始洗漱。陆大娘坐在门口纳鞋底儿,瞅着刚起床的儿子,喊了句:"馍和菜在锅里,你自己热一下吃"

富贵口含牙膏,嘟囔了句:"嗯"

陆富贵今年27了,初中没念完就跑出去打工,属于干啥都不灵的那种人。在饭店当传菜员,因为偷吃客人的菜,被开除了。在商场做销售员,一个月能迟到31天。然后又跑到工厂做工,计件工资,别人一月五千多的时候,他一月不到三千。但因为厂子大,管理松散,也就混了下来。

接到母亲电话的当天,跑去跟主管吵了一架:"你个小主管,整天耀武扬威的,起来迟一点都不行,老子不伺候了梦见自已房子拆迁了!"买了当天的车票就回到了村里,当月工资也没拿,宿舍衣服也没带,这都是小钱。

从此富贵过上了睡觉睡到自然醒,梦里数钱手抽筋的神仙日子。陆大娘老两口也不说啥,等拆迁款下来,放银行吃利息都吃不完,上啥班?

陆大爷和村里老人们谈完了理想和对未来的规划(这理想和未来规划每天都会变,天天不一样)抬脚进门,对正在吃饭的儿子说:"富贵儿,早上你二大爷说拆迁补偿款涨啦,每人要一百五十多万呢,我的天啊。你也别闲着了,赶紧找个媳妇儿,听说过段时间户口就迁不回来了"

富贵咽下一口菜,说:"知道啦,正找着呢,快了"

陆富贵家就三口人,当年陆大爷两口子积极响应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就要了富贵这一个娃。当时看着同村那生了三四个,饭都吃不饱的家庭得意极了,经常对陆大娘说:"嘿,还是咱一个娃好,陆强娃家实在没余粮了,把三闺女送给邻村啦"

可是现在,他家是村子里户口本上人数最少的,陆大爷经常掰着指头数着邻家的人口数量,默默地帮他们算着钱,眼红不已。

富贵正在谈的对象叫刘爱玲是厂里的女工友,上班的时候看人家长得还算标致,经常主动搭讪。可刘爱玲知道富贵好吃懒做,挣的钱还没她的一半多,所以对富贵是爱答不理,眼神中充满鄙夷。

也不知是从哪里得知富贵家要拆迁的消息,开始主动发信息问候。刚开始还比较矜持,聊聊天气,抱怨一下厂里工作累啥的。很快就开始嘘寒问暖了:富贵起床没?贵儿吃的啥?傻小子明天你们那里降温,记得加衣裳。

称呼可谓是循序渐进,但发展神速。

女方家里本来是不愿意的,没学历没工作还不求上进,住得那破房子八成漏雨,想娶我家闺女,嘿,门儿都没有!

当女儿说富贵家里要拆迁,并且保证到时候送给老丈人一套房,画风就稍作改变了:看照片应该是老实本分,并且能吃苦的小伙子,只要对我闺女好,啥房子不房子的,阿姨不图这个。

在陆大爷的催促下,俩人的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陆大爷翻着老式日历对两个热恋中的年轻人说:"黄道吉日?下个月三号就是黄道吉日,这婚得赶紧结,这户口说锁死就锁死了,到时候户口办不进来,那损失可就大了。三金?买!买五金!房子?都时候赔的房子你们看不上的话,我出钱你们去买满意的!"

就这样,老两口借了钱给儿子办完了婚事,刘爱玲就正式入住老陆家了。

四口人住在老房子里,虽不算拥挤,可很不方便。上厕所排队,洗漱排队。还好现在天气不算太冷,要不在这没暖气的北方,下了炕就冻脚,刘爱玲可不敢想。

一家四口和和美美,母慈子孝,儿媳体贴,婆婆大度,就等着拆迁了。

村里三天两头有人结婚,喜事不断。热闹的气氛像是风吹走了雾霾,四季如春,又像是新中国再次成立,歌舞升平!用那句歌词来形容就是: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

陆大爷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要眯着眼把自家四口人数了一遍又一遍,将来拿到的拆迁款算了一次又一次,然后才能进入甜美的梦乡。

临过年了,陆家传来了好消息,儿媳妇怀孕了。急的陆大爷大清早就出门打听:肚子里的娃算人不?能上户口不?能分到钱不?

晚上太阳落山才回来,中午饭都是在二大爷家吃的,最后带回来一个好消息:怀孕的也算!

这可把一家人高兴坏了,又多了一百多万啊,今年哪怕借钱也要过个肥年!

开春了,新的消息又传开了,亿达和亿科两个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争抢咱村这地块,赔偿款又涨啦!

等不及走到家,村民就开始给孩子打电话了。

"儿子,把孙子的户口也迁回来,赔偿款又涨啦"

"妈,我想让娃在城里念书啊,户口迁回去就上不了城里的学校啦"

"傻啊你,一百多万呢,就算在城里念完书,他这辈子能挣几个钱?你不会算账啊?快迁回来,晚了就办不了啦"

在村民的翘首盼望中,又到了年关。拆迁还没动静,听说俩大房地产开发商打得不可开交,不管最后谁赢了,立马就可以动工了。

刘爱玲给老陆家添了个孙子,从此陆大爷也能和村里的老人一样,可以抱着孙子谈理想,聊未来了。陆大爷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家几口人?我家有五口人呢"

春去秋来,在村民充满斗志和希望中,时间过得飞快,可拆迁还是没动静。

不知不觉,陆大爷一生种地攒下的老底儿已经没了,儿子陆富贵在刷爆信用卡和花呗、借呗后学会了网贷。

陆大爷伸出大拇指给儿子点了个赞:"不愧是多少念过书的人,这网上面儿都没见过也能借到钱"

儿媳妇爱玲心里有点儿没底:"爸,这网上借钱也是要还的,利息特别高,要不我在家带孩子,让富贵出去打工吧,多少能挣点儿"

陆大爷不愿意了:"利息再高能有多高?都是小钱,出去打什么工?能挣几个钱?你和富贵抓点紧再要个娃,比打啥工都强"

富贵在旁边点头称是:"老婆,听说明年一定拆,等明年拆迁款到手咱弄个大超市,你就是老板娘,坐着数钱。"

爱玲一听,好像也是这么回事。

经过俩人的不懈努力,爱玲又怀上了,年底为老陆家再添了个孙子。陆大爷左手抱一个,右手牵一个扬眉吐气:你家五口人?我家六口人啦!瞧,这是我小孙子!

晚上陆大爷梦见在房子破旧的外墙面上,画了鲜红的圆圈,里面写了一个大大的"拆"字,那字红的像是能流出血来。

大地回春,嫩芽露头。春天自古以来就是充满希望和梦想的季节,这时候村里却传来了不好的消息:不拆了。

儿媳正在院里逗两个孙子玩耍,陆大爷进门一脚踹开儿子卧室的房门,拉起还在熟睡的儿子:"快起来,咱到市里去问问,村里人都说不拆迁了"

富贵一下子惊醒了赶忙穿上衣服,没顾得上理睬媳妇,抬脚跟老爷子出了门。

"领导,领导,我们村啥时候拆啊?"陆大爷在建设局敲开拆迁办的门,小心地问道。

"啊?你们是哪个村的?"拆迁办王主任问道。

"我们是陆家寨村的,早就说要拆迁啊"

"听谁说要拆迁的?我都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了?你们村的一天来我这儿三回,都是问拆迁的"

"都说要拆迁啊,不是开发商都找好了吗?"陆大爷心里有点堵得慌。

"这样,你先回去,我了解到情况会通知你们的"

第3天, 村口贴了张通知,大红的标题:

告全体村民书:

因近期你村群众多次到我局了解拆迁情况,经我局详细调查了解,现通知如下:

陆家寨村历史悠久,整体建筑风貌古朴特色,有很高的研究保护价值,已于XX年收入《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进行保护,不许私自改建,法律规定不许拆迁。望各村民相互转告,不可轻信谣传。

特此公告!

陆大爷看着公告,盯着最底下建设局鲜红的印章,像极了一个鲜红的"拆"字,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刘爱玲走了,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娘家。

村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与冷清,年轻人又出去了。只剩下白发老人抱着咿呀学语的孩童,漠然与空洞的眼神回到了村民们的脸上。春去秋来,柳树发了嫩枝,梧桐又枯黄了叶子,可希望再也没光顾过村子。

陆大爷一直卧病在床,晚上经常会默默念叨:一个、两个、...六个人。

富贵仍旧在村中晃悠,逢人便问:村子啥时候拆啊?拆了我媳妇儿和娃就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