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人物 » 梦见自已和儿媳结婚(梦见自已要和别人结婚怎么说)

梦见自已和儿媳结婚(梦见自已要和别人结婚怎么说)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4 阅读数:79人阅读

本故事已由作者:白玉京,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在高歌的咖啡馆里大醉一场,第二天醒过来,我发现自己睡在高歌家的床上。

高谖已经去店里了,家里只有高歌在。

我瞅准时机,直截了当地问高歌:“高歌姐,之前高谖告诉我,逆天改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这个代价是一命换一命吗梦见自已和儿媳结婚?”

我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固然可喜,可如果这种“重生”是建立在牺牲别人的生命之上的,我肯定不能接受,哪怕我对那个人有过救命之恩。但我一直怀疑是搞错了,因为我从来不曾记得我救过别人。

“不管付出了什么代价救你,已经发生的事,谁也没办法再去改变。”高歌回答我,“停留在过去没意义,我们都应该向前看。”

“高谖会有事吗?”我知道发生了的事情没办法改变,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高谖为我去死吧?

“如果他有事你会怎样?”高歌问我。

我看着她,心跌落湖底,愧疚感像吐出来的一串气泡,咕噜咕噜往外冒。

“他说,我曾经救过他,但是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就算他过去曾经遇到过险境,我救他也是本能,也不是希望得到他的回报。他根本没有必要回报我。”我有些沮丧,也有点自暴自弃,“如果他坚持回报,那给我点钱,或者给我一些经济上的补偿就好了,也没有必要付出这么惨烈的代价。当初跟张立清结婚,是我自己做的选择,说句难听的话,我那是罪有应得。凭什么我做了错误的选择,让别人替我承担后果?他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只会让我难过,对他心生愧疚。”

“你真是这样想的?”高歌有些动容。

“那高歌姐,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你能心安理得地接受这样的报答吗?”我反问她,“更何况,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如果真的救了他,也绝对是在确保自己安全前提下的举手之劳。如果救一个人,会让我自己陷入险境,也许……也许我就……退缩了。”

“你不要愧疚。”高歌主动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不管你是舍己救人也好,是举手之劳也好,对被你救的人来说,结果就是改变了他的一生。”

“高谖真的没事吗?”说了这么多,我又绕回到了最初的问题。

“他不会有事的。”

高歌身上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我就这样被她莫名其妙说服了。本来我还想再追问她更多细节的,但很明显她不愿意跟我详谈,这件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转眼到了发工资的日子,收到工资后,我重新盘点了自己手头的钱。七月份乐瑶结婚和八月份跟张放在外面约会吃饭,两个月的花销都超过了预算。

不过去掉九月份的生活费,我手里还是存了四万多,其中三万是我自己的,另外一万是认识不久的张立清借给我救急用的。

既然我自己都有三万块钱,最近也没什么花钱的大项,我决定把钱还给张立清。

转账后,我给他发了一条消息,告诉他还钱的事儿,算起来,我们已经好久没聊过了。

“我说了,这钱不着急还,你花就行。”

“反正早晚都得还,正好手里有钱,就先还了。”

“中秋节,你会回来吗?”张立清问我。

“不回吧,回去的车票挺难买的。”说实话,回老家的票难买是真的,但只要我想回家,还是能买到票的,但我不愿意回去,也就没买票。

“最近给你爸妈打电话了吗?”他又问我。

“打了,怎么了?”被他这么一问,我有点心虚,实际上,我已经半个月没给家里打电话了。爸妈至今对我辞职去青城耿耿于怀,只要我打电话给他们,他们一定会数落我。我实在受够了他们的唠叨。

“他们没对你说些什么?”

我从张立清试探的问题中,逐渐意识到他话里有话:“他们能说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哎,看来你爸妈没跟你说。”张立清叹了一口气,“他们也挺不容易啊。”

“他们到底怎么了?”他这个关子吊足了我的胃口。

“你爸妈买了去青城的车票,要去看你。”

“啥?”我大吃一惊,“他们要来青城看我?梦见自已和儿媳结婚!”

“嗯,他们说挺想你的,也不知道你在青城过得好不好,就想去看看你。他们买车票老费劲了,都不知道可以从网上买,一趟趟往火车站跑,售票员服务态度也不好,他们又不会用自助售票机,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你妈妈给我打了电话,我帮他们买的。”张立清告诉我。

前段时间,我爸妈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家,问我要不要回家过中秋。

想到又要被爸妈唠叨数落,我谎称公司要加班,抽不开身,就不回去了。

自从我三月份离家到九月份,爸妈已经有半年多没见过我了。

我听了之后,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张立清还在电话那头继续唠叨:“他们不跟你说,可能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你跟他们打电话的时候,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别说漏嘴啊!”

有些事情经不起推敲。我从老家逃出来,表面上是逃脱令人窒息的环境,实际上我是想摆脱父母,尤其是妈妈的控制。我丝毫不怀疑他们的爱,但他们一股脑把他们的爱倾注到我身上,从来没有问过我,到底需不需要那样沉重的爱。

毫不夸张地说,就是离开他们,到青城生活,才让我感受到了自由,完全是乐不思蜀的状态,根本不会去考虑他们会想什么。

但跟张立清的这个电话,又让我看到了事情的另一面。我想要逃离的那两个人,是我的父母,是这个天底下最爱我的人。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有些问题还是需要我去面对。

2

我还是给爸妈打了电话,问他们是不是中秋节要来青城看我,起初我妈依然嘴硬不承认:“谁要去看你了?没事为什么要去看你?”

“妈,青城是一个旅游城市,一到节假日宾馆爆满,我要提前给你们定住的地方。”

“定什么住的地方啊?直接住你租的房子里不行?”妈妈对我乱花钱感到不满。

一想到男女合租的居住环境,我已经能想象我妈大惊小怪、咋咋呼呼的反应了。

我轻轻叹了口气:“我住的地方比较小,不方便。我爸也在呢,我家里就一张床,你让他睡哪里?”

“真是麻烦死了!”妈妈抱怨,“你回家一趟的事,非让我们大老远过去!”

“票都买了,还说这些有的没的。”爸爸在一旁插话。

“你们都多少年没出门旅游过了,正好趁着中秋过来玩一趟呗,青城的风景还挺不错的。”

我给他们定了宾馆,提前向高歌请了假,这样就有三天假期陪他们在青城游玩。

张立清帮他们买了假期前一天下午四点多到青城的票,那时候我还在上班,就给高歌打电话,问她能不能先帮我接一下我爸妈。

高歌因为要看店,就让高谖去接人,先送他们去宾馆办理入住,等我下班过去跟他们汇合。

等我下班过去,高谖已经被我爸妈拉着聊了好几个小时了,不用猜他们聊了什么,看高谖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假笑,我都有些心疼他。

他看到我的那一瞬间,如释重负,眼睛都亮了,立刻站起来向爸妈告辞:“叔叔阿姨,既然白桐过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干什么?”我妈挽留他,“我们要去吃饭了,你跟我们一起去吃吧。”

“不了,不了。”高谖慌不择言,连连拒绝,“我家里还有点事,我得赶紧回去。叔叔阿姨,你们在青城好好玩,我走了!”

我送他出门,在等电梯的时候,看到他的T恤都被汗湿透了。

“你送我爸妈到宾馆就好了,不用等我来。”能在空调房里出汗,真不敢想象他遭遇了什么。

“你爸妈不让我走。”高谖有些不自在,“我只能陪着他们聊一会儿。”

“辛苦你了。”让他遭受这种“无妄之灾”,我也有点不好意思,“我爸妈就是那样的人,不管他们说什么,你都不用放在心上。”

“嗯。”

这是我醉酒后,第一次单独跟高谖见面,彼此都有点尴尬。

自从上次跟高歌聊过有关一命换一命的话题后,这个话题就被自动屏蔽。不管是高歌还是高谖,都没有再提这个话题。

我知道他们的用意,他们不想让我背负愧疚感。

他们不提,我也没再提这个话题。

送走高谖,我回到爸妈的房间,他们两个人,尤其是我妈,眼神闪亮,神采奕奕,很明显能让人感受到她近乎亢奋的情绪:“小高人还真不错!”

“就是年纪有点小,比白桐小了五岁呢。”爸爸随声附和。

“那倒是。”妈妈惋惜地叹了口气,随后又自我安慰,“但是他看着少年老成,挺稳重的一个小孩。”

“妈!”

不用问就知道,我爸妈肯定又在考察高谖能不能做我男朋友。

“干什么!”我妈没听出我的央求,没好气地呵斥我,“我这也是为你好!小高家条件不错,爸妈也还没退休,爸爸是房地产公司的副总,妈妈是大学老师,就是还有一个姐姐不太好……”

我震惊地看着我妈。说实话,跟高歌姐弟认识这么久了,我只隐约知道他们家条件应该不错,根本不知道他爸妈是做什么的,总觉得这样打听别人家的隐私很不礼貌。没想到,我妈跟高谖聊了几个小时,对他的家庭情况掌握得比我知道的还多,服了。

“就怕这样的家庭,看不起人,咱们家高攀不起。”爸爸忧心忡忡。

“妈——”哪怕明知道不管用,我还是忍不住纠正他们,“我跟高谖只是朋友。”

“那他有对象了吗?”我妈问。

我刚想说“没有”,但看着我妈如狼似虎的眼神,我知道如果我如实回答,她一定会怂恿我追求高谖,只好跟她撒谎:“有了,他女朋友跟我是好朋友。你别让我干挖墙脚的事啊,我还要脸呢!”

“那不能。咱们不能干那种事。”爸爸附和。

“啥叫不能干那种事?”妈妈扒拉开爸爸,不满地看着我,“学会跟我撒谎了是吧?”

“我撒什么谎了?”我辩解。

“哼。”妈妈把嘴一撇,得意洋洋地看着我,“我就知道你会骗我。刚才我都问小高了,他说了,自己没有女朋友!”

“妈,我没骗你。”我无力地辩解,“他前女友是我朋友……”

“那他们俩都分手了——”

“妈。”我哀求她,“咱们别谈这个话题了行吗?”

我有点后悔让高谖来接他们了,早知道就让他们自己去宾馆了。就是怕他们来到青城,人生地不熟,找不到宾馆,我这才拜托高歌姐弟帮忙,没想到又把自己陷进了困境里。

我妈当然不会听我的,在我带他们出去吃饭的路上,她还在讨论我跟高谖的事,让我主动一点,甚至让我明天约高谖出来,陪着他们一起玩。

吃完饭,我把他们送回宾馆,借口赶不上最后一班地铁,脚底抹油,赶快溜了。

3

刚进地铁站,我就收到了张放妈妈打来的语音电话。

我跟张放吵架之后,他倒是没怎么联系过我,但我也不知道怎么投了张妈妈的眼缘,她倒是经常给我打电话,约我去她家里吃饭。我怕遇见张放尴尬,全都拒绝了,但张妈妈对我这么好,我又拉不下脸来拉黑她。我们俩就保持着神奇的联系。

“阿姨,怎么了?”我无奈地接了电话,“我现在在外面呢。”

“在外面呢?不方便接电话是吧?那行,你先忙,我一会儿再打给你。”张妈妈要挂电话。

我怕她一会儿还要打给我,硬着头皮说:“没事,阿姨,你有什么事说就行。”

“这不马上就中秋了嘛!我是想着你不回家吧?要不然来我们家吃饭,一起过节?”果然是邀请我去他们家吃饭的。

我跟张放已经闹僵了,我不知道张妈妈是怀着什么心思跟我继续保持联系的。要说她是个单纯热情的长辈,喜欢跟年轻人当朋友也就算了,但像我这种不擅长跟人打交道的社恐,面对阿姨的热情,真的吃不消。

“不用了阿姨。”我拒绝。

但我的拒绝显然无效,张妈妈依然热情:“没事儿,来吧!这螃蟹不是上市了吗,我给你做螃蟹吃!”

我条件反射地咽了咽口水。

没错,我也是到了青城之后才发现,原来螃蟹这么好吃!

看看,我的弱点被她拿捏得死死的,但我还是抵挡住了诱惑:“真的不用了,阿姨。”

“这孩子,怎么还跟我见外呢!”张妈妈这不屈不挠的精神让我折服,她又提出了另一个折中方案,“你不来我们家过节也行,那要不然这样吧,我做好了螃蟹,让张放给你送过去。”

我还在想拒绝她的借口,猛然想到爸妈给我带来的土特产,想到吃了张妈妈那么多东西,给她买水果什么的,她又不收,这总让我觉得欠了她人情,原本拒绝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阿姨,我爸妈给我带来了一些特产,一直在你们家蹭饭也挺不好意思的,要不然……”

但张妈妈却敏感地捕捉到了更有用的信息:“你爸妈来青城了?”

“嗯。”我趁机拒绝她的邀请,“这几天我要陪我爸妈出去玩,不能去你们家吃饭了。”

“那正好了,你让你爸妈来家里吃饭啊,反正今年螃蟹我们买得挺多,也吃不了!”

是我输了。

我以为搬出我爸妈可以拒绝她的邀约,却没想到她热情地直接要邀请我爸妈去他们家过节。

本来想拒绝她的,结果现在把我自己陷入了更大的麻烦里,我都想扇我自己。

“阿姨,不用麻烦了。”我想不出委婉拒绝的理由了,只能干脆一点。

“正好张放这两天也有空,你让他开车带你爸妈出去逛逛嘛。你自己带他们怎么逛啊,怪累的。”张妈妈还在替我热心地安排行程。

我实在吃不消她的热情了,只能粗暴地想结束通话:“阿姨,真不用了。我在地铁站,马上要上地铁了,先挂了哈,等有空我再打给你。”

挂断了电话,我全身疲惫无力,我爸妈来青城已经够让我焦头烂额了,现在又跑出一个热情得让人吃不消的张妈妈,明明我跟张放都闹成那样了,她怎么还不放弃我?她是看上我哪一点了?

张放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听说你爸妈来青城了?”

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张妈妈告诉他的,说不定还在他耳边聒噪,让他开车带我爸妈逛青城。

不出所料,张放发给我的第二条消息果然是:“我这两天正好没事,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开车带你们逛逛。”

“不用了。”我拒绝他,“谢谢你。”

“能聊聊吗?”他又问我。

我不知道他还想跟我聊什么,没有回他。

隔了几分钟,他又给我发消息:“上次的事,一直没给你道歉。”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用道歉。”

“我有些话憋在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跟谁说,想找人聊一聊。”

我看着手上大包小包的特产,想着怎么也得给张妈妈送一些,还掉她的人情,就答应了:“我在三号线地铁上。”

“好,那你从B口出来,我在那里等你。”

我家没有直达的地铁,平时我尽量选公交出行,但这次给我爸妈定的宾馆,靠近景区,地铁比较方便,本来我打算乘地铁到离我家最近的一站再转乘公交回来。

我出了地铁站,张放果然已经在等我了。

他看上去状态不是很好,有点憔悴。

我把在地铁上就分好的特产给他放到后座:“这是我爸妈带来的特产,麻烦你带给阿姨。”

“不用。”

“要的,我在你们家蹭了好多饭,给阿姨买水果她又不收,这怎么都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他见我这样说,就没再反驳:“那就帮我谢谢叔叔阿姨。”

我默默上了车,他一言不发地朝着我家的方向驶去,一路上他不说话,我也默默看着街旁的风景。

等到我家附近,他才突兀地问我:“你说这世界上有爱情吗?”

我颇为诧异,没想到有一天我跟张放会讨论这样的话题。

有吗?

迄今为止,我没有遇见过。曾经让我心动过的男人,后来也伤了我的心,把那点光芒抹掉了。

“有吧。”我笑得有点僵。

“你爱过一个人吗?”他又问我。

“隐私问题,我不想回答。”其实不是不想回答,是因为没有爱过,又觉得如实回答好像显得自己太可怜了,只好模棱两可。

“我爱过。”

车子开到了我家那个路口,以前蹭张放的车,我都让他在路口停车,我从这里下车的。因为小区是单行线,路边又停了很多车,他一旦开进小区,要绕很大的圈子才能开出去。

今天他竟然开进来了。

道路两旁停满了车,张放开车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停车位,只好从另一个出口出去,绕远再开回来。

“是粱冰吗?”我问。

他沉默了片刻,反问我:“你怎么看她?”

“我怎么看她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你心中是什么样子的。”

“对我来说,她就像一朵罂粟花。”张放迷恋又痛苦地说,“明知道有毒,却还是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我没有接话。

他又继续说:“我知道你是个很不错的姑娘,节俭持家,善良聪明有爱心,特别适合当老婆。娶了你,我只要安心在外面打拼就好了,把家交给你,我很放心。我妈又那么喜欢你。”

“但是等我真的追求你,才发现……”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要把车里的空气全都吸走,在肺里酝酿,酝酿成一把把杀人于无形的刀子,“挺没意思的。”

我忍不住冷笑起来:“是挺没意思的。”

“你生气了吗?”他听出了我话里的嘲讽。

“张放,我觉得这番话你找错了倾诉对象,你不应该跟我说,因为你就算说了,也于事无补。你应该直接跟粱冰说,如果她知道你是真的爱她,说不定会回到你身边呢?”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回答道,“我知道的……你对我……还有感情……但是我不能给你同等的回应,我是怕你受到伤害,才跟你把话说清楚。”

“我对你还有感情?”我被他这自信的态度气笑了,“你是怎么看出来,我对你还有感情?”

我想起前段时间,他追求我,我排斥他那么明显,连他自己都说,感觉我跟他之间像是隔着一条银河,怎么转眼之间,他又笃定我对他“还有感情”呢?他自己都不觉得前后矛盾吗?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他做出判断的原因。

因为我跟他妈妈关系太亲密了。

“本来我也不敢确定的。”他回答,“后来我发现,你跟我妈关系太好了——”

“是你妈妈对我热情在先的。”我觉得跟他辩论这个问题非常愚蠢,“我回应她只是基于正常的社交礼仪。她给我发消息,难道我不回复她,或者拉黑她吗?”

我的辩解并没有说服他,他依然自说自话:“我妈让我明天开车带你爸妈在青城逛逛。”

“谢谢你妈的好意,我从来没打算让你跟我爸妈见面。你把车停在路口吧,我到了。”他已经把车又开回了路口,我憋了一肚子火,冷冷地说,“特产麻烦你带给你妈妈,我就不再跟你妈妈接触了。”

“你真生气了?”他终于察觉到了我的冷言冷语。

“没有。”我打开车门下车,关上车门之前,警告他,“如果你没有从失恋的创伤中走出来,没有做好重新开始一段感情的准备,就不要随便去追女生了,这样对你追的女生来说,非常不尊重。”

回家的路上,我越想越生气,干脆把张放和他妈妈的微信全都拉黑了。

4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起床,洗漱好了,乘公交转地铁去爸妈住的酒店,跟他们集合,先带他们吃了早饭,之后领着他们去青城几个著名的景点逛了一圈,在海边拍拍风景照。

我爸妈本来就不爱旅游,两个人对景点兴致缺缺,走一会儿就累了。

我妈一个劲抱怨:“这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还不如在家待着呢!”

“你不是说中秋要加班吗?早知道你不加班,我们也不用过来找你了。”

……

烈日当空,晒得人本来就心浮气躁,妈妈又一直在我耳边聒噪,跟她出来玩,没有一点旅游的快乐,反而分分钟让人抓狂。我看时间不早了,也不逛了,干脆带他们去附近的餐厅吃饭。

餐厅是高歌推荐的,主打菜是海鲜,味道很不错,一楼的水缸里养着各种海鲜,现场选好,直接称重宰杀,交给后厨的厨师烹饪。我带着他们在楼下选食材,妈妈全程开启吐槽模式。

我问她:“咱们来点螃蟹吧?这里的螃蟹挺好吃的。”

她问一旁等着我们点菜的服务员:“螃蟹多少钱一斤?”

“这一种,四十。”服务员指着一个水箱回答,又指了指另一个水箱,“这一种肥一点,六十一斤。”

“你们是什么螃蟹啊,这么贵?”我妈夸张地咋舌,“我在大润发买的螃蟹十二块一斤!”

服务员无语微笑。

我的脸火辣辣烧起来,假装没听到妈妈的话,又问服务员:“大虾多少钱一斤?”

“海虾三十,河虾三十五。”

“不吃!不吃!不吃!”我还没说话,妈妈强势地打断了我们的对话,责备我,“你没看新闻吗!青城大虾都是骗外地人的,一只好几百!”

“妈!”我截断了她的话,大庭广众之下,她嗓门又大,吸引了不少食客的注意,我觉得我们一家三口简直就像动物园被围观的动物,这要是有人拍下来发到网上,没准还能上热搜,我丢不起这个人。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窘迫,服务员主动替我解围:“我们店里最近在搞活动,推出了一个海鲜什锦锅,108,各种海鲜都有,三个人吃挺合适的。你们要不要试试?”

“几斤的锅?”妈妈又抢着问。

服务员顿了顿,回答道:“大概有三四斤吧。”

“才三四斤海鲜,你们卖一百多?”妈妈脸上再次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在她继续发作之前拦住了她,对服务员说:“好的,就要这个海鲜锅了。”

之后我不管她的唠叨阻拦,又点了几个菜。

我们在我妈的抱怨之下,终于吃了午饭。吃完午饭才一点多钟,外面白花花的太阳,正是一天中最晒最热的时候,我提议让他们先回宾馆睡个午觉,等下午凉快一点,我再带他们逛逛。

我妈对逛景点兴致不大:“外面这么热有什么好看的?你要真想带我逛,就带我去你住的地方去。”

“妈,我住的地方挺小的,你们去不太方便。”我可不敢让她知道我和男生合租。

我妈坚持要去:“我又不在你那里住,看看怎么了?难道你那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妈,你说什么呢?”我没想到她说话这么难听,“我那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但她并没有听我的辩解,反而按照自己的理解往下想:“白桐,你不会是跟别的男人住在一起吧?是不是昨天送我们来酒店的小高?”

“妈!”我真没想到,我妈想象力这么丰富,我要是再藏着掖着,估计她的思维更发散。

我没办法,只能带他们去我住的地方参观。

怕给室友们带来不便,我提前给他们发消息,告诉他们我爸妈要来我住的地方参观。何尊照例不在,王唯一和他女朋友也去自己新买的房子盯装修了,家里没人。这让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妈妈果然对我住的阁楼一万个不满意,正好是一天最热的时候,阁楼里闷热得像个蒸笼。

“你就住这种地方?”她在我床上坐下,哪里哪里都不满意,皱着眉把房子挑剔了一通,“你说你图什么呢?家里好好的房子不住,跑到这里来睡阁楼?”

因为这里有自由。

但我没有对我妈说,就算我说了,她也不会懂的。

“我真是不明白。”见我不说话,我妈继续数落着对我的不满,“国家公务员,铁饭碗,多好的工作,考了三年才考进去,说辞职就辞职!还有张立清,小伙子哪里差了?就算离过婚,但是人很靠谱,你为什么要跟他分手?”

“妈,要不然你先跟我爸在我这里休息一下,我去菜市场买点菜,晚上我们在家里吃。”我实在不愿意继续跟她待在同一个空间里,看样子她晚上肯定不会出去吃,我还不如借口买菜,赶快躲出去。

“这屋里这么热,我怎么睡!”妈妈气恼地坐起来。

“那要不然你到客厅沙发躺一下,我给你开空调。”

“养个闺女,这么不让我省心!”她抱怨着坐起来,“到哪儿去买菜?我跟你去!”

“不用——”我本能地拒绝。

“你别给我婆婆妈妈,就你这么憨憨傻傻,买菜还不得被人坑?”她强势地要求跟我一起去菜市场。

在我住的小区附近就有一个菜市场,穿过我们小区,再走一条街就是。爸爸留在家里午睡,我带着我妈去菜市场买菜。

5

虽然说,我知道张放的妈妈也会在菜市场买菜,但是我真没想到能这么巧,能在下午遇到她。

张妈妈依然热情如火,老远看到我跟我妈就打招呼:“白桐,这是你妈?你带你妈来买菜?哎呀,你买什么菜啊,我不是给你说了嘛,让你们来我家吃螃蟹!”

“这是?”妈妈等着我给她们介绍。

“你是白桐的妈妈吧?昨天你送给我们的特产,今天中午我们把那个蘑菇做了,真是太鲜了,比从菜市场买来的好吃!”张妈妈夸赞,见我妈还没反应过来,又解释道,“昨天晚上,我给白桐打电话,她说她爸妈来了,给她带了特产,要给我送点过来。我还说不要,没想到我家孩子不放心白桐,开车去车站接她,白桐就把特产分了我们一些。”

“哦~”我妈从张妈妈夸张的语言中,也明白了大概,嗔怪地看了我一眼,怪我隐瞒了这么重要的情报,“这蘑菇吃着还行?这是我托人从山里买的,新鲜更好吃,但是不方便保存嘛,就买的晒干的。我都不知道白桐拿着它送人,要是知道,我特意准备一份了!这孩子,什么事都不跟我说。”

“可不是!”张妈妈也嗔怪地笑道,“本来我想着中秋节,她一个小姑娘又不回家过节也怪可怜的,就想让她来我们家吃饭,你还不知道我们家在哪儿吧?就在路北边那片小区!我家孩子上班的地方跟白桐上班的地方挨得挺近的,他经常开车接送白桐。啊……说到哪儿?我想让白桐来我们家过节,她不来,说爸妈来青城了。我想着,那就把你们一起叫来,来我们家吃呗,让我们家孩子开车带你们到处逛逛,也方便,没车可真不方便……”

她们两个人一见如故,热情地攀谈起来。

我站在一旁,几次想要打断谈话,但没人理会我。

妈妈也从张妈妈口中知道了,我还有张放这个追求者,看我的眼神,嗔怪中带着惊喜,嗔怪是怪我隐瞒她;惊喜则是没想到我居然还有一个追求者。

两个人在人来人往的菜市场里聊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张妈妈热情邀约:“白桐租住的那个房子里缺油少盐的,你们也别做饭了,今天晚上去我们家吃!我们家正好买了螃蟹,可肥了,我再做条清蒸鲈鱼,你尝尝我的手艺。白桐吃过的,她知道。”

“那怎么好意思?”妈妈假意拒绝,“太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这人就喜欢热闹!人越多,我越开心!”张妈妈笑呵呵地说,“你们可一定得来,不来我就亲自上门去请了!”

因为还要做菜,她跟我妈约定好,就先回家做饭了。

“我怎么没听你提过你还认识这样一家人?”妈妈意犹未尽地目送张妈妈离开,问我,“你跟他们家这个孩子谈恋爱了?他们家情况怎么样?”

“没有,妈,你别想了,我跟张放没戏。”

“怎么叫没戏?我这听他妈说,昨天他还去车站接你?要是没戏,他能接你?”

她要是不提接我还好,一想到张放昨天晚上给我说的话,我就生气。

他本来就觉得我跟他妈妈关系好,是对他有所图谋,我也义正严辞地澄清了自己,如果再带我全家去他家里吃饭,让他怎么看我?昨天我说的那番话是放屁?

“没戏就是没戏!他有女朋友了!”

“不能吧?”我妈明显不信,“他要是真有对象,他妈能对你这样?你看看他妈妈对你多好,这不明显就把你当成儿媳妇了吗?”

“那是张放他妈喜欢我,张放又不喜欢我。”我回嘴。

“他妈喜欢你,也是你的优势。那她为什么不喜欢别的姑娘?这说明我们家姑娘有过人之处。”

“我也不能跟他妈过啊。”在我印象里,这是我妈第一次夸奖我,我却被夸得浑身不自在,“反正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自己会处理。”

“你会处理?!”妈妈鄙夷地看了我一眼,“眼看着都三十了,等着你处理,四十岁也嫁不出去!”

又来了。

反正不管我跟她说什么话题,到最后一定会回到我找不到对象这件事上来。我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不再跟她争辩,转身进菜市场买菜。

妈妈跟了上来,在身后问我:“你说咱们去他们家,给他们带点什么东西?空手去也不合适。”

我诧异地停下脚步:“你不会真打算去他们家吃饭吧?”

妈妈也用同样诧异的神态反问我:“为什么不去?”

“妈,这真不合适。我们买点菜在自己家里做饭就行了。”

我试图说服她,但我也知道,我妈是那种刚愎自用的人,想让她听我的话,根本不可能。

“要去你们去,反正我不去。”阻止不了她,我只能消极抵抗。

“人家妈妈请我们吃饭也是一片好心,你这么大的人了,一点礼貌都不懂!”妈妈认为我是在赌气,数落我一通,然后就自顾自地去准备要送给张放家的礼物了。

采购归来,妈妈把遇到张放妈妈的事跟爸爸说了,评价道:“昨天那个小高虽然家里条件不错,但他年纪太小了,还在念书,跟白桐不般配;况且他们家条件好,要真嫁过去,也许他们会看不起咱们。我看这个张放倒是挺好的,有房有车,他妈还挺热情,对咱姑娘也挺好。我觉得他们俩挺好。正好趁人家请咱们去吃饭,去打探打探。”

“妈,你能别这样吗?”对我妈来说,现在我是人尽可夫,只要是适龄单身男青年,她都会把人家当成女婿来衡量,说她她又不听,我都快被她逼疯了。

“这件事你别管了!”妈妈不耐烦地打断了我。

“要去也行,要去你们去,我不去!”被逼到绝路上,我只能放下一句狠话。

被安排的婚姻刚失败,母亲又张罗她相亲,30岁的女儿终爆发

我说这句话也有我自己的打算,我已经拉黑了张妈妈和张放的联系方式,我爸妈也并不知道张放家的具体地址,只要我坚决不松口,不带他们去张放家,等过了饭点这件事也就算了,顶多被妈妈骂一顿,反正我挨她的骂也不少了。

我决心跟张放家断绝关系,不能再把我爸妈牵扯进去了,否则,我跟张立清发生的婚姻悲剧又会再一次重演,那我逃到青城来还有什么意义?

6

到了六点多钟,妈妈果然坐不住了,问我:“他们给你打电话了吗?现在咱们该过去了吧?”

“没有。”

“他妈妈电话是多少?你给我,我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

“不知道。”我继续做着消极抵抗。

“胡说,你还能不知道他们的电话?”妈妈不相信。

“我真不知道。平时我跟他们微信聊天的。”

“用微信打电话也行。”

“他们的微信我删掉了,找不到他们的联系方式了。”

妈妈也看出了我的消极怠工,问我:“你闹别扭给谁看呢?”

“我不想让你们去。”我看她没生气的样子,试图说服她,“妈,我跟张放真不行。人家心里喜欢别的姑娘。”

“他喜欢别的姑娘,昨天晚上还会去车站接你回家?”

“他不是对我有意思才去接我的。”每次跟妈妈聊天总也聊不下去,让我感觉我妈就是一堵水泼不进去的墙,我强忍着发火的冲动,想要平心静气地跟她沟通,“他找我,就是告诉我,他喜欢别的姑娘,我没戏,让我别再去找他了。人家都说这种话了,今天咱们全家又上门去他们家吃饭,你让他怎么看我?我在他跟前不是更没脸做人了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死缠烂打,非缠着他不放呢。”

妈妈沉默不语,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没想到她也有听我说话的时候,我受宠若惊,再接再厉,巩固战果:“妈,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找对象的问题,但是这也得有缘分是不是?你也不能从大街上随便拉过来一个人来就让我嫁给他,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好人。你看看新闻上,那些杀老婆的男的,万一,我要找一个这样的老公——”

“呸呸呸——”妈妈打断了我的话,“你就不能说点吉利的?那结婚的女人那么多,也不能个个都遇上杀人犯!”

“但是如果你姑娘遇上了,那就是百分之百了。”

“我只是过去吃个饭,顺便帮你看看情况,要是不行就算了。”妈妈还在为她的行为辩解。

“没必要,真没必要,我跟张放真不可能。我们去吃了人家的东西,那我跟张放又不成,这不是白白欠他们一个人情嘛。”

我妈眼看着被我说动了,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家里的门铃大作,刺耳的声音打破了温馨的氛围。

“谁啊?”我心里已经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走到门口去拿电话。

“白桐,我打你电话怎么没人接啊?”张妈妈热情如火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过来,几乎要灼伤我的耳膜,“那个饭做好了,给你打电话,又没人接,我只能亲自跑一趟,过来叫你们了!”

我一惊,我从来没有跟她说过我家的住址,她是怎么找过来的?难道是张放说的?

“阿姨,不用了,我们已经在家做饭了,就不过去吃了。”我对着听筒拒绝。

“我不是说让你们去我们家吃饭吗?你还做什么饭呢?你妈呢?让她接电话,我来跟她说。”好家伙,她把对讲机当成电话了,难道还要在电话里聊个家长里短吗?

我妈听到声音已经走过来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听筒里张妈妈的话,但通过我跟对方的对话,她应该也能猜个大概了。

“白桐啊,阿姨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你就别让我爬楼去叫你们了,赶快下来吧。我在楼下等你们。”

“阿姨……”

我的话还没说完,妈妈已经从我手中拿走了听筒:“是大姐吧?哎呀呀,你怎么还亲自过来请了?”

“我本来是想给白桐打电话叫你们过去的,打了好几个,也没人接,也不知道咋回事,我只能过来。”张妈妈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

“你可别说,我正跟她在这里生气呢。她也不知道闹什么别扭,不让我过去,非得在家吃。在这里跟我吵架呢。”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我妈,真没想到她会把我们俩私下的争论无所顾忌地告诉张妈妈。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为了向张妈妈解释我们失约的原因吗?为了不让张妈妈责备她失约,所以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我身上?

“你看看,还让你白跑一趟,我怎么过意得去?”妈妈还在喋喋不休地解释,满怀歉疚,“你别爬楼梯了,你在下面略等一等,我们这就下去。”

挂断电话,她风风火火招呼我爸:“你怎么还坐着?赶快拿上礼物,走啊!人家在下面等着呢,别让人家等太久!”

“你们去吧,我不去。”我站在原地不动。

“又来了!”妈妈风风火火的样子跟过去出门走亲戚时一模一样,显然她自己也沉浸在这样的角色之中,“马上就三十多岁的人了,闹脾气还跟孩子一样,一点礼貌都不懂!”

“说我不懂礼貌,那您懂尊重吗?”我反问她,“如果您今天认识一个新朋友,您去她家里是正常的朋友聚餐,那您去您的,我不会拦着你。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没有必要你去做客,我也跟着去。”

“你……”这是我记忆里第一次硬杠我妈,她大概也没料到我态度这么强硬,气得不轻,提高嗓门质问我,“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去他们家,是为了吃他们家的饭吗?我还不是为了你!”

“如果你是为了我找对象的事,为了打探男方的消息,我早就告诉你了,我跟他没戏,而且昨天就已经闹翻了,我把他和他妈的微信都拉黑了,现在我就更没脸去见他们。是你自己自作多情,非得给我张罗,不管我怎么劝,你都不听,那你就去呗。只是你别想拉着我。”

“你去不去?”她被我堵得说不出话来,只好拿出家长的气势来逼迫我。

“不去。”

“啪!”我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已经挨了一个火辣辣的耳光。

我没想到她能打我。

以前哪怕我惹到她,她对我动手,顶多是做做样子吓唬我,或者拍我的背,从我有记忆以来,她从来没打过我耳光。今天为了吃饭的问题,她竟然打了我的脸。

我被她打懵了。

也许从她的角度来看,这算不上一件多大的事儿,不就是去一个新认识的朋友家里吃饭嘛。可她不知道对我来说,这顿饭意味着什么。

昨天晚上,张放已经很明确地跟我划清界限了,而我也在他跟前放下狠话,以后不会再跟他有任何联系。没想到才过了一晚,我又在他家里出现了,还不只是我一个人,我还带着我全家。这让他怎么想我?

我好不容易在张放跟前建立的一点自尊,就这样被人打得稀碎。打碎它的,还不是别人,是我妈。

“你干啥?”爸爸看情况不对,过来拉架,“孩子不想去就不去吧,你打她干什么?多大的人了,你还这么打她,孩子不要面子啊。”

爸爸的这句话无异于一颗催泪弹,我的眼泪立刻就下来了。

“今天她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有爸爸拉架,妈妈嗓门更大了,“她这坏毛病就得治!”

“白桐妈妈,你们在家吧?”门外响起了张妈妈的敲门声,原来不知道是谁给她把门禁打开了,她等了一会儿,见我没下去,就上楼来找我们。

妈妈正在门边,顺手就把门打开了。

张妈妈和张放就站在门外,看着门里剑拔弩张的我妈,和满脸泪水的我,一脸错愕。

“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妈妈没好气地说,“跟犯病了一样,就是不愿意去你们家吃饭。”

“白桐,阿姨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得罪了你?”张妈妈问我,“你为什么不愿来我们家?”

到了这一步,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妈丝毫不顾及我在外人跟前的脸面,对着我又是一通数落。

本来我想着他们来青城找我,也许是我们母女相互了解的一个契机,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而已。我妈,她从来没有站在一个平等的位置倾听过我,她只是把她认为对我好的东西强加给我,逼迫着我按照她的意愿生活。

我在老家,从嫁给张立清,到一步步走入绝境,都是她造成的。如果她不逼婚,我不会这么仓促地跟张立清结婚,也不会让自己陷入绝境,更不会自杀。好不容易重新来过,我从那个环境中逃出来了,她又开始逼迫我。是不是把我逼死了,她才能够消停呢?

7

“高谖,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我不顾爸妈和张放妈妈的阻拦,从家里逃出来,直接逃到了高歌的咖啡馆,本来是想来找高歌的,可她不在,咖啡馆里只有高谖。

“怎么了?”他看我脸色不对,关切地问。

“你是不是能操纵人的梦境?”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想让我爸妈做个梦,梦到我跟张立清结婚后自杀。”本来我已经决定把那段不愉快的事情忘记,现在我改主意了。我爸妈根本不知道,他们曾经失去过我。如果不是高谖给我重新来过的机会,我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他们伤害了我,却没悔过,在我重生之后,继续伤害着我。

我恨他们打着爱的名义伤害我,看我遭受痛苦却没有受到惩罚,我要报复他们,让他们尝尝丧女之痛。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他神色严峻,“你真打算这么做?”

“没错。我就要报复他们。”

九月的青城,夜凉如水,皓月当空,院子里的蟋蟀和鸣。高谖给我做了一杯热可可。

未语泪先流,我抱着滚烫的杯子,汲取着温暖,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我知道他们爱我,他们为我好,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他们更爱我的人了。”

“我的人生,读什么样大学,跟什么人做朋友,找什么样的工作,都是我妈决定的。我只能顺从她的意愿,不能有任何异议。一旦我抗议,她就觉得我不孝,威逼利诱、软硬兼施,逼着我按照她的想法来。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这都是为你好!’可是她从来不会耐心地倾听我的心里话,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她真的是为我好吗?”

“我有一个玩偶,是我的好朋友送给我的。她爸爸在她初中的时候,失足掉进工厂运转的机器里死掉了。因为是违规操作,工厂赔的钱不多。她妈妈本来身体就不好,家里也没什么钱,爸爸出事后,她妈妈就在学校门口卖煎饼果子赚钱,养活她和她妹妹。她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又没有爸爸,特别自卑,班里还有女生欺负她。我常常跟她一起玩,后来又主动找老师,要跟她做同桌,我们的关系变得特别好。”

“有一天,我约她去逛街,在一个商场里看到了一个玩偶,两百多块钱。我高中那会儿,生活费一周也就三四十块吧,两百块钱对我来说也挺贵的,我就没舍得买。没想到等我过生日时,居然收到了她送的那个玩偶。我当时就震惊了,我知道她没这么多钱,就不想收,让她退回去,心意到了就行了。她告诉我,那个玩偶不贵重,不过是每周从零花钱里拿出几块钱而已,这也是她的一片心意。”

“我只要一想到,她每周都从不多的零花钱里存下钱,持续了一年,是为了给我买玩偶,就感动不已。那是我长这么大,收到的最珍贵的东西。”

“后来呢?”高谖问我。

“我去读大学,有亲戚家的小孩到我们家做客,她到我的房间里乱翻,喜欢上了那个玩偶。妈妈就做主把玩偶送给她了。我回家后,得知她把我的玩偶送人,让她把玩偶给我要回来,哪怕让我给那个小孩买一个新玩偶都可以。她不肯。她说,‘不就是一个玩偶吗,你都二十多岁的人了,玩这种东西幼稚不幼稚?送人就送了,我没脸再去要回来。’我崩溃得大哭,她不为所动,只说我矫情。”

“我们跟舅舅家住得很近,有一年过年,舅舅让我们过去吃年夜饭。我不喜欢我舅舅。舅舅有个女儿,我表姐比我大一级,是一个学霸,舅舅就常在我跟前夸赞表姐,秀优越感。我不想去他们家吃年夜饭。妈妈非去不可,她认为这是一家团圆的象征,所以我们就去了舅舅家。”

“在饭桌上,舅舅果然开始夸赞表姐,问我的成绩。我那一年正好考得很差,是我整个学生时代考得最差的一次。舅舅又拿着我和表姐攀比,说我成绩这么差,要不然别读书了,干脆辍学找个工厂干活去吧。他这样说我,我妈不但没有回护我,反而跟舅舅一起讽刺我,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我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赌气就要走。舅妈见状,赶快来拉我,说大家开玩笑,让我不要放在心上,赶快吃饭。但是你知道我妈说了什么话吗?”

“我妈说,‘让她走!她没有钥匙,看她赌气能走到哪里去?这么小的孩子就学会撂挑子了,以后还得了?我就是要治治她这个毛病!’那天我从舅舅家出来,就在大街上游荡。除夕夜,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路边的积雪还没有融化,夜空不时有烟花绽放,我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在外面溜达了一圈,我没地方去,就在广场的石凳上,一个人看烟花,祝自己新年快乐。那时候我就在想,我到底是我妈亲生的吗?她为什么会这样对我?”

“这些事在我妈看来都是一些小事,过几天她就不记得了。但是她永远都不知道,这些被她遗忘的小事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创伤。”

我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那个失去玩偶的我,一个人在寒冷的除夕看烟花的我,和此刻的我重合,那些伤口从来不曾愈合。

“我不明白,他们明明是最爱我的人,为什么也总是他们在伤害我?”

夜空突然绽放了一束红色的烟花,溅落的火花像喷泉般溅到我身上。

我条件反射般向后躲,却差一点从长椅上跌下来,高谖眼疾手快地扶住我。

就在此时,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本来还是初秋,但月光之下,所有的草木都蒙上了一层白霜,像是没有融化的积雪。

烟花一朵又一朵绽放,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孤独的除夕夜晚。

“现在市内不让放烟花了,我只能用能量代替,可能没有真正烟花的效果。”原来烟花是高谖弄的。

“你看,你并不是一个人在看烟花。虽然小时候,你觉得一个人看烟花很委屈,但总会有一个人,不强迫你做这样或者那样的事,不会以爱的名义伤害你,他只会陪着你看烟花,让你成为你自己。”

我跟高谖默默地坐着看烟花,眼泪流得更凶了。

给我生命,辛苦把我抚养长大的妈妈,还不如刚刚认识了半年多的人了解我。

可那不一样。

父母的爱是无法取代的。要不然我也不会耿耿于怀这么多年。

8

“别哭了,衣服都被你哭得湿透了。”我呜呜咽咽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再也流不出眼泪,高谖才调侃地安慰我。原本我跟高谖是并肩而坐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脸埋到了他肩上,把他的衣服哭湿了一大片。

“你真打算让你爸妈知道你自杀的事?”高谖问我。

“是他们逼我的。”痛痛快快哭一场之后,我对爸妈的不满冲刷了大半,但还是嘴硬地说。

“还是尝试着跟他们沟通沟通吧。”高谖安慰我。

“我试过跟他们沟通,不管用!”我又烦躁起来,“我妈顽固得就像一堵水泥墙,你别想泼一点水进去。每一次沟通,都会让我更加崩溃。”

“冰山不是一天融化的,慢慢来吧。”

安慰完我,周围的环境逐渐恢复了原状,我想打电话给我妈,却诧异地发现,时间距离我来咖啡馆刚过了十分钟!

这不可能!

说我哭了一个小时,我都信,怎么才只过了十分钟呢?

高谖察觉到了我的疑惑,解释道:“我想让你痛痛快快发泄一场,现实中没这个条件,不然你看你手机,是不是有很多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如果你失踪时间太长,他们肯定会更着急,我只能想这样一个办法。”

我查看手机果然有很多消息,都是问我在哪里的。

张放甚至把电话打到了高谖那里,问他,有没有见过我。

“她在我这儿呢。”高谖回答。

挂了电话,他告诉我:“张放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你爸妈也一起过来。他们……没去张放家里吃饭。”

我爸妈果然跟着张放过来了,我妈的脸始终阴沉着,看到我立刻要骂我。

“阿姨,阿姨,是我的错。”高谖拦住了她,和颜悦色地说,“是我打电话叫白桐过来的,您要有什么火冲着我来。”

我妈的脸这才稍微缓和了一点。

高谖趁热打铁:“阿姨,我有事跟您说,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虽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我妈还是跟着他去了后厨。

过了一会儿,他们回到院子里,高谖又说:“叔叔阿姨,你们是不是还没吃饭?要不然我带叔叔去附近买点吃的吧?张放,借你的车用用,你送我们过去呗。”

连哄带骗,高谖帮我清了场,院子里只剩下了我和我妈。

我妈依然沉着脸,不说话。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仰着头看着快要圆起来的月亮。

“你从小就记仇!”妈妈冷哼一声,打破了沉默,“我怎么说也是你妈,就算有一千日不好,总有一天好的时候,怎么到了你心里,我就成了这样!”

“我没记仇。”我辩解道,“我只是因为你不尊重我感到难过。”

“你有什么好难过的!我是你妈,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我难道还会害你吗?”

又来了,还是那一套说辞。

“妈妈,我知道你出发点是为我好。”我鼓起勇气对她表达了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你做的一切真的都是为我好吗?你从来没有站在我的角度考虑过问题,你只是把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强加到我身上。我只有按照你的要求来,才是一个合格、孝顺的女儿,否则就是不孝。妈,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一个有独立意识的人。”

“我知道你不会害我,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爱,也可能会变成一种伤害!”我决定把我和张立清的结局半真半假地告诉她,“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逃婚,要来到青城吗?因为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跟张立清结婚之后,得了抑郁症自杀了。如果这个梦变成真的,我真的自杀了,你怎么办?”

“还自杀?”她脸上又呈现出那种鄙夷的神情,“你就矫情吧!我就不信,结婚的人那么多,也没见人人都过不下去,要自杀。”

“结婚,结婚,结婚!”被催婚这么多次,我听到结婚这个词简直要疯了,“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结婚?我是得了不结婚就得死的绝症还是怎么着?那让我死了算了!”

妈妈依然固执得让我抓狂。

我们的沟通又陷入僵局,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跟她往下聊。

“妈,这件事就这样吧。”眼看着沟通无望,我只能偃旗息鼓,想要赶快结束这个话题,像鸵鸟一样扎进沙子里。只要我躲起来,这些困难和绝望就不存在。

“都说母女没有隔夜仇,我真没想到,你会记你妈的仇!”原本咄咄逼人的妈妈,委屈地哭起来。

“你小的时候,不知道多可爱。那么小小的一只,小手软软的,胳膊软软的,脸蛋软软的,眼睛大大的,我那样抱着你,心都要融化了。真想把全世界都送给你。”这是我妈第一次对我说情话。过去她一直都是一个强势泼辣的女人,我从来没有看过她柔软温和的一面。

我怔怔地看着她,不知道这是梦境,还是幻想。

“可是那个小宝贝,越长越跟我疏远,也越来越闹别扭。有一年,我带你去舅舅家吃饭,你被你舅舅说了几句,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撂筷子走人!从那以后,你好几年没去过你舅舅家,让你舅舅数落我不会管教孩子。让人更好气又好笑的是,你一个人跑到广场上坐着,显得自己好像多可怜似的,看得我牙痒痒,恨不得上去给你两下子!我不给你钥匙,你就真不问我要,你要的话,我能不给你吗?”

我愣住了。

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除夕那天晚上,她并没有放任不管,让我一个人在广场上?她一直在暗中跟踪我来着?

“你以为我想催婚吗?我还不是为你好!我想让你尽快找一个归宿,成家立业,有老公孩子,代替我们保护你。你早一点成家,我就早一点安心,哪怕我立刻死了,我也不用担心你孤苦伶仃一个人。”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如果问这个世界上谁最爱我,肯定是他们。我从来没怀疑过他们的爱。

可我不只要他们的爱,我还想要他们的尊重和理解。

但看今天晚上这情形,我知道,想要妈妈理解我,几乎是不可能的。那就算了吧,我认命了。

一想到,也许在另一个平行空间里,没有高谖救我,我早就自杀了,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种报复吧。我不再奢求太多。(原标题:《逃婚记:以爱之名》)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