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物品 » 梦里梦见韭菜车前夫什么意思(梦见别人送韭菜)

梦里梦见韭菜车前夫什么意思(梦见别人送韭菜)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1 阅读数:74人阅读

文/姜楠

本文部分来自 戏剧《烂柯山》

01

老王给韭零后找到这个故事~

特别合适

“今年的上已节一定很热闹吧梦里梦见韭菜车前夫什么意思?”崔氏想着。

听说从前的闺蜜、现在的郡守夫人梦里梦见韭菜车前夫什么意思,随上计吏从长安来了。

“她插着长安最时兴的春胜梦里梦见韭菜车前夫什么意思,裹着最好看的绣锦”,崔氏听姐妹说。

崔氏已经六、七年没去上已节聚会了,年轻时她非常热衷聚会,总是穿上最好看的衣服,打扮的也特别好看。

而在上一次聚会,姐妹们都是深衣曲裾,金银华胜,她却粗布短褐、铜钗草绳,崔氏显得格外扎眼。

“算了算了,今年不去了,买臣都不记得吃饭”。崔氏给找了个的理由,尽管没有人在乎。

想起买臣,崔氏叹了口气。

02

年轻时,给崔氏提亲的可真不少,她却独独看上了穷书生朱买臣。

买臣有着一种迥异于粗野村夫的书卷气,这让崔氏急急说动了父母哥嫂,随着朱买臣来到了这间破茅屋,一住就是三十五年。

春天的穹窿山野花鲜艳,冬日里遍山白头。

无论季节更替、岁月变迁,夫妻俩都住在这间阴湿茅屋,漏风漏雨也没钱修补。

春节,别人家杀猪煮菜,吃煎肉饼、鱼鲊,还按风俗将剩下的年夜饭扣在马路上,寓意去疾祈福。

这两口子糙米豆粥的仅能果腹,面黄肌瘦,连口水都不舍得往外吐。

过年回娘家,崔氏只带些糙米、鸡子、干柴,这已是崔氏能拿的出手的了。

买臣好酒,平时喝不起,去了丈人家就放开了喝,敞开了吃。

丈人很吝啬,款待姑爷,一次只上一壶酒、一碟獐子肉。但每上一次,买臣都一口而尽。

如是再三,丈人脸色难看,叫来女儿训斥:“你们穷,都是因为姑爷喜欢喝酒...”

哥嫂脸色也都很难看。

崔氏不忿,催着买臣做生意,不仅被骗的血本无归,还惹上了官司,吓得夫妻俩连夜逃进穹窿山里,一连住了十多天。

后来,崔氏托娘家哥哥给买臣寻了个郡里写文案的差事,油水足,还有机会见到郡守,甚至太守。

可不到一月,买臣就跑回来了,愤愤地说同侪小吏欺压他,瞧他不起,可以挨饿,但绝对不能丢面子。

天无绝人之路,这几年碳价高昂,买臣进穹窿山砍柴,有人收来烧炭,崔氏在家纺布,日子倒也过得下去。

崔氏想着,嫁他了,就事事辅佐他,背后弥补,日子只要过得下去,总还有白头到老那天。

东汉壁画 夫妇宴饮图(局部)

夜里,崔氏在柴火旁缝补衣裳,买臣一旁吟着那些古老的诗词。

那些晦涩神秘的诗词,被这个40岁失意的男人有声有色的演绎,加上略显浮夸的表情,崔氏忍不住嗔笑。

崔氏试图弄懂那句“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可即使买臣破开字,掰开句,大白话讲给她,她也懵懵懂懂。

两人之间仿佛有堵墙,一边的崔氏妄图撞过去,那边的买臣却在那边背着手,诵着诗,悠游的笑着。

买臣活在这里,但不属于这里,他的眼神总是穿破头顶的栋梁烂瓦,穿到不知名的地方去,那是一个崔氏连想象力都够不着、触不到的地方。

汉代壁画 夫妻对坐图

03

大雪封山前,崔氏决定跟买臣一起砍柴,必须得去,家里已经断粮了。

别的柴夫一天背三十多捆柴,去市场上能买一、二斛糙米,而朱买臣却连十捆都背不到。

山路崎岖,买臣在前,崔氏在后,耳边传来买臣聒噪的吟咏,一折三叹。

崔氏饿着肚子,默默低头捡起买臣洒落的干柴。

这对夫妻引得路过樵夫讪笑。

“别背书了,天都晚了,赶紧吧。”

崔氏催促着,她饿的难受。

听见妻子抱怨,难得被搭理的买臣像喝了醇酒一样兴奋,越发急促的诵读,引得周围游客樵夫讶异的盯着夫妻俩。

崔氏到了忍耐的边缘~

突然想起年轻时,去参加祓禊节,她一袭长裙、带着娘亲的春胜,亮晃晃的压在乌发上,耀眼梦里梦见韭菜车前夫什么意思!引得多少人驻足回头。

她想起一直以来的怨念,“回娘家能带口小猪、牛犊,年夜饭吃上煎肉饼,黍米饭里拌上肉酱油脂”,有这么难吗?

不是说江南丰饶,不忧冻饿吗?

为什么她只能跟着男人,在寒风里背柴,忍饥挨饿。

“够了”,一个念头不可抑制的蹦出,崔氏没有能按住它,尽管在几十年里,这个念头已在潜意识了千寻百转了无数次。“我们离婚吧。”

崔氏侧身把柴火卸了下来,立在路边,不往前走了。

这是个曾被认为是大逆不道,现在却已经成熟了的念头。

她不能忍了。

崔氏头上的黄色野花被寒风催地瑟瑟发抖,撩起了一缕白发。

“纳尼?”朱买臣问,崔氏就又说了一遍。

“我五十岁注定富贵,你都跟了我三十多年了,再等等,我会报答你的。”

朱买臣依旧笑着,因为他难得跟妻子说这么多话。

“再等等吧!”

朱买臣还是笑着,只是略显牵强,但并没有做什么。

听到妻子要离开,他恐惧了,并不是因为失去崔氏而痛苦,而是因为要跟某种安稳生活做决裂,突然被一脚踢到未知的悬崖上而感到恐惧,他并没有做好准备。

崔氏冷笑一声,转头寻下山的路。

朱买臣依旧没动,背着长长一捆干柴站在那里。

突然,她回身大声咒骂了一句:“像你这样的,注定终身饿死在沟渠里,别做梦了”。

说完掉头而去,终已不顾。

04

后来崔氏嫁了一个木匠,木匠心地好,人也安分,两口子精打细算的,总算撑起了一个家,崔氏多年惶惶的心有了着落。

她偶尔也会想起买臣,像母亲惦念不成器的子女。

穹窿山周围数十里,县城虽小,但也可以一辈子碰不到。

一个清明,崔氏挎篮,盛着祭祀的食物,随小木匠到穹窿山上坟,碰到了路边的买臣。

买臣面黄体瘦,又饿又冷缩在荒草地里。

崔氏心下悯然,眼里涌起一股热气,她赶紧掀起蒙在篮子上的粗布,拿出尚温热的炒饭和煎肉饼给买臣吃。

她看了小木匠一眼,半跪下,递给买臣水,买臣像往常一样接了。

他没有多看夫妻俩一眼,一口一口,将食物送进肚子里。

崔氏收起碗盘,在上山的转角处,回望了买臣一眼。

崔氏不知道,这一眼才是两人人生真正的分界线,她的人生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大汉朝想要当官,只有贤良方正和举孝廉两个正当渠道,要不就是长官推举下属。

20万人的郡县才推举一个孝廉,买臣想都不要想。

在崔氏赠饭的第二年春日,45岁的朱买臣争取了一个押车的差事,跟着上计吏去京城送文书账本。

他听说,只要伏阙上书,在皇宫脚下,把自己的策论投给皇帝,就可以得到召见。

这也是一条渠道,主父偃不就是因此得到面见皇帝的机会,步步高升,衣绸缎食五鼎了吗?

朱买臣在皇宫脚下徘徊月余,粮食吃光了,去会稽蹭饭吃,小吏们可怜他,拿粮食周济他。

如果再这样下去,上计吏返乡,买臣终究得回穹窿山砍柴。

人生有趣的地方99%集中在意外。

东平汉代壁画

05

那天,会稽官邸来了个贵人老乡——汉武帝的重臣严助,他是汉武帝的智囊文臣,太中大夫。

严助与买臣交谈中,发现买臣对春秋,楚辞研究甚深,随即将他推荐给了汉武帝。

买臣口才极佳,在汉武帝面前丝毫没有畏惧,他对春秋、楚辞的演绎,完全符合汉武帝的文学审美。

汉武帝非常喜欢朱买臣,没犹豫,直接将买臣提拔为顶级文学侍臣,与严助一样的太中大夫,俸禄千石。

要知道,天才儒生贾谊花了一年时间才被文帝提拔为太中大夫。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从穹窿山砍柴的柴夫,到未央宫天子身边的贵人,朱买臣逆风翻盘,水涨船高,摆脱了旧阶层,实现了阶级跨越。

那年东越王在浙南、闽北一带叛乱,朱买臣提出,东越王刚迁到泉山以南,濒海而居,犯了极大战略姓错误,很容易被朝廷包抄剿灭。

汉武帝说,你提出的战略,就你来实行吧。

于是封买臣为会稽太守,负责储备粮食,治战具,等到朝廷大军到来,一起剿灭东越。

两汉最重太守,太守不仅享受顶级俸禄二千石,权力也非常大。

所属县令的任免均由其荐议,郡府各属吏均由太守自己从本郡人中任免,掌握虎符,竹使符,以此节制本郡驻军。

党政军权一把抓,就是本地百姓的王。

会稽郡管辖长江以南至福建一部分,疆域辽阔,实打实封疆大吏。

临行前,汉武帝半玩笑的说:“富贵不还乡,犹如衣锦夜行,您感觉如何?”

买臣伏在腾龙凸起的阶下,激动的浑身战栗。

终于,可以了!

当夜早时,买臣没有带侍从,着旧衣,徒步到了京里的会稽官邸。

人们都认识他,买臣坐在小吏中间,一同吃喝。

吃饱喝足,朱买臣微微起衣襟,露出大汉太守官印 ,旁边小吏看不真切,当那个小吏凑近看清,大惊,跌跌撞撞的跑向外面,把郡守等人叫出来。

一个平素轻视买臣的家伙自告奋勇进去查看,也是连滚带爬出来,所有人齐刷刷跪在院子里。

买臣整理了一下襟袍,慢慢踱了出来。

这时 已经派车马来接他了,他也不看众人,上车而去。

自此,那个穹窿山砍柴的穷酸书生彻底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天子亲封的会稽太守朱买臣。

之前那些,负过他,帮过他的人们,来吧,一笔一笔清算。

轩车羽盖下的贵人是买臣,伏在路边劳作的是崔氏和她现在的男人。

好友严助是上任的会稽太守,卸任前,给买臣安排了最盛大的欢迎仪式。

郡里出动百辆车马迎接新太守,在通往太守官邸的路上,官吏们安排了民间劳力来扩展铺平道路,其中就有崔氏和木匠。

在崔氏眼里,上次见面还是卧在荒山里奄奄一息的买臣,今天怎么就成了会稽太守,省里的顶头上司。

她与前夫伏在路边,混迹在人群里,被买臣看到了。

买臣偏头向御者说了什么,御者停了下来,官吏随即上前将崔氏和木匠请到了后面的马车上,一起载归太守府邸。

在新府邸,崔氏和她男人被安排到后园居住,每日有专人送衣食,人们赞扬新太守的不计前嫌,连忘恩负义的前妻都养在府中。

还把当年对自己有恩的人或以官或以钱,都有所报答。

没有人知道,这个前妻,每日闭锁园中,出不去。

侍奉的婢子们面上恭敬,但背地里唤她为傻子。

即使出去,包括娘家人在内,所有人也都会指责崔氏,说她短视愚蠢,她成了会稽忘恩负义的道德典型,在郡里已无容身之地。

她不仅一次的想,自己究竟错在哪里了?

朱买臣如今的煌煌富贵,跟自己究竟有什么关系。

她只是想好好的安分的过日子,这有什么错?

幸运的是买臣,妻子无偿付出三十年,供他吃穿,读书。

不幸的是崔氏,如今已是全郡人耻笑的重点。

一个黑夜,崔氏等木匠入睡后,来到一间装旧帛棉的仓库,一条绫子系到脖颈上,一踢凳子,很快就像风里的树枝一样,簌簌摇摆,归于安宁。

崔氏死后,买臣赏给了木匠一些丧葬费。

这一页也被无声无息的翻去了。

从此后,这女人再未出现在会稽太守的梦里。

战争没等开始,东越内乱,买臣兵不血刃就赢了。

买臣因此升任为主爵都尉,那是中央九卿之一,回京任职。

宦海险恶,自己的贵人也是同乡严助,陷进刘安谋反案里,被酷吏张汤杀掉了,买臣因严助的死而仇恨张汤。

张汤在发迹前曾经在买臣麾下奔波听命,恭谨且卑微,买臣犯错被贬为丞相长史,地位一落千丈,被代替丞相行使职能的张汤屡次羞辱。

新仇旧恨,买臣心下怨毒,于是联合他人诬陷张汤泄露皇帝机密,导致张汤自杀,事情被揭穿后,买臣被武帝下令弃市,拖到市场上杀掉了。

离他荣华富贵发迹,不过十余年。

东汉墓室壁画(内蒙古出土)

有好事之人在,给崔氏修建了一座羞墓,羞辱她嫌贫爱富的短视。

老王感觉韭菜们 都该去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