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植物 » 关于梦见自已被冤杀人还好被菩萨相救的信息

关于梦见自已被冤杀人还好被菩萨相救的信息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2 阅读数:62人阅读

韦驮菩萨(梵文Skanda)梦见自已被冤杀人还好被菩萨相救,又称塞建陀天、私建陀天、建陀天和违驮天。据《翻译名义》,“韦驮”意为“符檄用征召”,菩萨因手执金刚杵而立名。韦驮菩萨往昔因地为太子时,曾在如来处发愿,成佛前常为密迹金刚力士,于诸世尊般涅槃后护持正法,令不断绝,于世界中,燃正法灯。以其本愿故,菩萨示现金刚力士相,护持前千尊佛陀的教法,并蒙佛授记未来世愿满当成正等觉,号楼至如来。

据《道宣律师天人感通传》记载,唐代道宣律师曾感得四天王下三十二将军之首、常周行东、西、南三洲的韦天将军应现说法,韦天将军与韦驮菩萨宛如对影、弘愿同行,手擎宝杵伏魔军,长作法苑之干城,被后世公认为韦驮菩萨之化身。以此因缘,自唐高宗以来,各处伽蓝建立熏修,均供奉身着兜鍪甲胄、手执降魔剑杵的韦天将军像,以令法幢久固,丛林常兴。

愿披万劫金刚胄,护持千佛正法轮

韦驮菩萨因地为法意太子时,曾与千位手足兄弟同在如来处发愿修行。彼时韦驮菩萨愿力尤殊,发愿在九百九十九位兄长成佛前常作密迹金刚力士,降服魔众,护持佛法。众生度尽,千佛愿满,己道方成。据《正法念经》记载梦见自已被冤杀人还好被菩萨相救

“昔有国夫人,生千子,试当来成佛之次。至楼至,当第千筹。其第二夫人生二子,一愿为梵王,请千兄转法轮。次愿为密迹金刚神,护千兄教法。今因状其像于伽蓝之门。”

又如《大宝积经密迹金刚力士会》所载,韦驮菩萨因地为持力捷疾菩萨(亦名为火净药王菩萨),曾与释迦牟尼佛前世宝海梵志等千位菩萨一同在宝藏如来前发愿修行:

“吾自要誓诸人成得佛时,当做金刚力士,常亲近佛,在外威仪,省诸如来一切秘要,常委托依,普闻一切诸佛秘要密迹之事,信乐受憙,不怀疑结。……诸正士听,吾心自誓言,诸仁成佛道,身当劝助使转法轮,适见相劝辄转法轮。”

《佛说如来不思议秘密大乘经》中亦有相似记载:久远劫前有劫名善现,有大国城名极清净。持国转轮圣王有千子,色相端严、勇猛无畏、能伏他军人,各具二十八种大丈夫相以为严饰,深心净信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持国转轮圣王即是后来的燃灯佛,四太子名一切义成,即释迦牟尼佛;国王千子成为贤劫千佛;最小的太子名无边慧,即韦驮菩萨,“于贤劫千佛中最后成佛”。无边慧太子所发之愿正如《悲华经》中所发之愿。

十愿拯拔无间业,悉共令入涅槃城

五浊恶世,魔强法弱,劫难深重。韦驮菩萨因念众生正眼未明,不辨法门正邪,妄受无量诸苦,遂发愿于千佛出世之时拥护正法,令贤劫诸佛教法下的所有破戒、轻慢、谤法者,皆得于其教法中解脱轮回、趣入涅槃。即使自己入灭,也将令齿骨及舍利化为无量众宝,继续化度有情。《悲华经》中记载了韦驮菩萨得佛授记时所发之宏愿:

第一,修菩萨道愿:“世尊,我愿于尔时修菩萨道,修诸苦行、持戒、布施、多闻、精进、忍辱、爱语、福德、智慧,种种助道悉令具足。”

第二,护持正法愿:“贤劫诸佛垂成佛时,愿我在初奉施饮食,般涅槃后收取舍利,起塔供养,护持正法。见毁戒者,劝化安止令住持戒;远离正见堕诸见者,劝化安止令住正见;散乱心者,劝化安止令住定心;无威仪者,劝化安止住圣威仪。若有众生欲行善根,我当为其开示善根。”

第三,末法燃灯愿:“彼诸世尊般涅槃后正法垂灭,我于尔时当护持之令不断绝,于世界中然正法灯。”

第四,劫难度众愿:“刀兵劫时,我当教化一切众生,持不杀戒乃至正见,于十恶中拔出众生,安止令住十善道中,灭诸盲冥开示善法。我当灭此劫浊、命浊、众生浊、烦恼浊、见浊,令无有余;于饥馑劫,我当劝化一切众生,安止住于檀波罗蜜乃至般若波罗蜜。亦如是我劝众生住六波罗蜜时,众生所有一切饥饿,黑闇秽浊怨贼斗诤,及诸烦恼悉令寂静;于疾疫劫,我当教化一切众生,悉令住于六和法中,亦令安止住四摄法,众生所有疾疫黑闇当令灭尽;于半贤劫断灭众生如是苦恼。”

第五,末后成佛愿:“一千四佛,于半劫中出世、涅槃。正法灭已,然后我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第六,无别千佛愿:“如千四佛所得寿命声闻弟子,我之寿命声闻弟子,亦复如是等无差别。如千四佛于半劫中调伏众生,愿我亦于半贤劫之中调伏众生。”

第七,调伏余众愿:“是半劫中诸佛所有声闻弟子,毁于禁戒堕在诸见,于诸佛所无有恭敬,生于嗔恚恼害之心,破法坏僧诽谤贤圣,毁坏正法作恶逆罪,世尊,我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悉当拔出于生死污泥,令入无畏涅槃城中。”

第八,化佛教化愿:“我般涅槃后正法贤劫一时灭尽,若我涅槃正法贤劫俱灭尽已,我之齿骨并及舍利,悉当变化作佛形像。三十二相璎珞其身,一一相中有八十种好,次第庄严遍至十方无量无边无佛世界。一一化佛以三乘法,教化无量无边众生悉令不退。若彼世界病劫起时无有佛法,是化佛像亦当至中,教化众生如前所说。”

第九,摩尼宝珠愿:“若诸世界无珍宝者,愿作如意摩尼宝珠,雨诸珍宝自然发出纯金之藏。”

第十,作大医王愿:“若诸世界所有众生,离诸善根诸苦缠身,我当于中雨忧陀娑香、栴檀、沉水种种诸香,令诸众生断烦恼病、诸邪见病、身四大病,于三福处勤心修行,令命终时生天人中。”

韦驮菩萨内怀菩萨弘愿,外现天将之身,摧邪显正,拯拔群迷,正是菩萨道护法精神的真实写照。一十七世为真童身,誓愿“佛佛出世,拥护佛法”,修成一百七十世庄严宝杵,报得金刚不坏身;宝华琉璃佛会上受佛付嘱,现天神身,护法卫僧,圆成无上之佛道。其手持之金刚宝杵重八万四千斤,一杵砸下,须弥重罪,无不摧毁,然此不过法器之威力;菩萨以己身当炉镬,以悲愿化群萌,凛凛肝肠坚似铁,雄雄力量重如山。宁坐最后之道场,亿万劫不忘从前之愿力,其度生之勇毅,远超宝杵之威神,巍巍盛德,垂范后昆。

护僧净戒示佛意,韦天弘愍遍三洲

韦驮菩萨现韦天大将军身时,姓韦,讳琨,为南方增长天八大将军之一,四天王座下三十二将之首。生而聪慧,早离尘欲,修清净梵行童真之业,修行勇猛精进,受佛陀付嘱而镇护东西南三洲,担当佛教中驱除邪魔、保护佛法的重任,为佛教中护法金刚力士的代表之一。《重编诸天传·韦天将军传》记载:

“天神姓韦,讳琨,南方天王八将之一臣也。四王合三十二将,而为其首。生知聪慧,早离尘欲。清净梵行,修童真业。面受佛嘱,外护在怀。用统三洲,住持为最。亡我亡瑕,殷忧于四部;达物达化,大济于五乘。光明鬼神品中有韦䭾天神,梵语韦䭾,此云智论,今此则以韦为姓,虽类华夏一经之裔,而其天神隐显其号,乌可恻量。”

唐高宗干封岁,道宣律师曾听闻诸天神亲述韦天之身世前缘,护法威德,并撰有《灵威要略》《律相感通》二传,详述其实:

“如《要略》中天神姓费,自述云:弟子迦叶佛时生,在初天韦将军下,诸天贪欲所醉,弟子以宿愿力,不受天欲。清净梵行,偏敬毘尼,韦将军童真梵行。不受天欲,一王之下有八将军,四王三十二将,周四天下,往还护助诸出家人。”

韦天将军于三十二将之中,最存弘护。佛陀临涅槃时,亲自付嘱将军镇护东西南三洲(东胜身洲、西牛货洲和南赡部洲),守护众生,不使魔挠。即使毁禁之人,菩萨也善加愍护,终不舍离;见魔扰道力微弱之比丘时,恓惶奔赴,应机除剪。其护法之实德,为四天之王共同礼敬。道宣律师在承灵嘱而笔受的《律相感通传》中云:

“四天下中,北天一洲少有佛法,余三天下佛法大弘。然出家人多犯禁戒,少有如法。东西天下少有黠慧,烦恼难化;南方一洲虽多犯罪,化令从善,心易调伏。佛临涅槃时,亲受付嘱,护持东、西、南三洲之佛法,并令守护出家人,不使魔挠;虽见毁禁,愍而护之,见行一善,万过不咎,事等忘瑕,不存往失;若有道力衰微之比丘被魔事挠害,将军必恓惶奔赴,应机除翦;凡遇斗诤陵危之事,将军无不躬往,和喻令解;可谓亡我亡瑕,殷忧于四部,达物达化,大济于五乘。故位居四天王下三十二将军之首;若有事至四天王处,王见皆起,以尊其护持正法之德行。”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十载,道宣律师因精持戒律、德行淳厚、缁素共仰而感得韦驮菩萨诸天之子应现,为其勘正所出律抄之谬,示佛真意:

“弟子是韦将军诸天之子,主领鬼神。如来欲入涅槃,勅弟子护持赡部遗法,比见师戒行清严,留心律部,四方有疑皆来咨决,所制轻重,时有乖错。师年寿渐促,文记不正,便误后人,以是故来示师佛意。”因指宣所出律抄及轻重仪僻谬之处,皆令改正。宣闻之悚栗悲喜,因问经、律、论等种种疑妨,神皆为决之。又问古来传法之僧德位高下,并亦问法师。神答曰:‘自古诸师解行互有短长而不一准,且如奘师一人,九生已来备修福慧两业,生生之中外闻博洽,聪慧辩才,于赡部洲脂那国常为第一,福德亦然。其所翻译,文质相兼,无违梵本。由善业力,今见生覩史多天慈氏内众,闻法悟解,更不来人间,既从弥勒问法悟解得圣。’宣受神语已,辞别而还。宣因录入着记数卷,见在西明寺藏矣。据此而言,自非法师高才懿德,乃神明知之,岂凡情所测。”

澄怀大悲应千古,怒目狮吼断众流

有关韦驮尊天菩萨化度众生的感应传说,古往今来一直盛行于民间。例如,梁昭明太子隐居天目山期间,因将《金刚经》分成三十二品,恶报现前,双目失明,后因忏悔感韦驮菩萨显灵,指引其取石池水洗目而复明。又如宋末元初的临济宗大德高峰禅师,为降伏睡魔,毅然置生死于度外,于天目山莲花峰之峭壁上参禅,先后两次坠崖,均得韦驮菩萨现身相救,毫发无损。又如,清光绪十五年,因韦驮菩萨祷雨灵应,德宗帝御赐“福佑潜城”匾额悬于寺中。

《憨山老人梦游集》记述了憨山大师偶发背疽,诚祷韦驮菩萨得痊愈的经历:

“是年冬十月,云谷大师,建禅期于天界,集海内名德五十三人,开坐禅法门。大师极力扳予往从,少师翁听之,乃得预会。初不知用心之诀,甚苦之。乃拈香请教,大师开示审实念佛公案,从此参究。一念不移,三月之内,如在梦中,了不见有大众,亦不知有日用事,一众皆以予为有志。初不数日,以用心太急,忽发背疽,红肿甚巨,大师甚难之。予搭袈裟,哀切恳祷于韦䭾前曰,此必冤业索命债耳,愿诵华严经十部,告假三月以完禅期,后当偿之。至后夜,倦极,上禅床,则熟睡,开静亦不知。及起,则忘之矣。天明,大师问恙何如,予曰:无恙也,及视之,已平复矣,一众惊叹。”

蕅益大师的《见闻录》有一则关于轻毁三宝而毙命的因果公案:

“泉州庄奇显,癸丑科榜眼,年少嗜酒。忽一日饮于承天寺,醉后往藏经所,见有法师讲大佛顶经,遂大怒取案上经掷地,以脚踏之。又仆韦䭾像于地。后数月以脚踢一厮,误中柱上,脚指破裂成异疮,渐肿至身,楚痛异常,见韦驮诘责而死。”

破灭三宝之人虽已造下五逆重罪,却不知悔改地屡造新殃,因果不虚,必遭苦果。韦驮菩萨在其临终的诘责并非见苦不救,如菩萨本愿所言,唯有此时的警策能令其幡然悔悟,速消后世罪殃,早日出离苦趣。

《现果随录》记载了一则韦驮菩萨警示僧众明因识果、慎重三宝物的往事:

“福严费老人会下一戒子,禀戒时欠攒单银五钱四,四载未还。老人迁化后,戒子梦韦驮尊天命还此银。且曰:‘本虽五钱,以利算应二两矣。’戒子曰:‘和尚已去世,将还谁乎梦见自已被冤杀人还好被菩萨相救?’韦天曰:‘和尚已过,可送至灵隐,完此公案。’僧觉后,遂将银亲至灵隐,自陈颠末,奉供先老人。老人鸣鼓白众,令众谨慎因果曰:‘此间修造钱粮,出入甚广,故韦天以此示教诫也!’”

清朝福严费老人会下有一位受戒僧,受戒时,欠攒单银五钱,四年未归还。老人圆寂后,此受戒僧梦见韦驮菩萨命他归还银两,并说:“本钱虽是五钱,加上利息,应还二两。”受戒僧说:“和尚已经逝世,应还给谁梦见自已被冤杀人还好被菩萨相救?”韦驮菩萨说:“和尚不在世,你可送到灵隐寺,了却这公案。”该僧醒后,便将银两亲自送到灵隐寺,说明情况,用来供奉先师。该寺住持鸣鼓集合僧众,说明此事,告诫大众谨慎因果,并说道:“寺中目前正进行修建,钱粮的收支数目很大,韦驮菩萨特用此事对我们作警诫!”

在近代丛林有一桩著名的韦驮菩萨推选法门龙象之公案。1952年虚云老和尚赴北京,云门寺一时群龙无主,虚老示僧众普书众名,在韦陀菩萨下求断,三次都现佛源和尚之名,虚老于是将云门宗第十三代之重任,嘱咐与佛源和尚。虚云老和尚示佛源禅人偈曰:“妙心胜德不可量,恺志雄能振宗纲;佛慈梵畅摩诃衍,源远流长法海康。”1953年6月3日,韦陀圣诞,佛源和尚于云门寺升座,自是檀信依皈海众安和,农禅并举,家风重振。

菩萨度生之方便,或折或摄、或寂静、或愤怒,无不是出自空怀澄澈之大悲心。韦驮大士,哀怜护助,令有情福不障道,苦不忘修。而众生力微业重,德薄衅深,为魔所惑,见倒情迷。菩萨善友见之,亟生悲悯,开谕呵责,还得本心。如《禅林宝训》云:“煦之孕之,春夏所以生育也;霜之雪之,秋冬所以成熟也。”春风化雨之慈怀易于让人感念,而金刚怒目之深悲,却尤需深心体解。韦驮菩萨常以金刚手眼、潮音狮吼化导群迷,其殷重拔苦之悲愿,勇猛护念之慈力,将在亿万劫时空里伴随一切有情,直至彻见本心之时。赞曰:

四王三十二大将,南方韦天以为先;

生知聪慧离尘欲,清净梵行威仪全;

修童真业持禁戒,迦叶佛时志已坚;

四部殷忧常守卫,三洲护法应机缘;

每在伽蓝或兰若,熏修之所现威权;

头顶金兜横宝杵,合十指掌儿童年;

或警行人令进行,或随方所护其边;

却除外障令无恼,庶几佛日照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