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梦见自已被关进女人监狱(梦见自己进了女子监狱)

梦见自已被关进女人监狱(梦见自己进了女子监狱)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0 阅读数:60人阅读

说到金瓶梅大家最熟悉的角色肯定要数西门庆和潘金莲了。之前的节目中梦见自已被关进女人监狱,我们也提到,作者兰陵笑笑生是借用了「水浒传」中西门庆和潘金莲的身份作为引子,讲述了一个围绕西门府发生的完全不同的故事。除了西门庆和潘金莲,金瓶梅中大多数主要角色都是原创。今天咱们就来聊聊书中的女二号,也是「金瓶梅」书名中“瓶”字的由来,李瓶儿。 为什么在人物解析中,我会首先来讲李瓶儿呢梦见自已被关进女人监狱?因为这个人物的塑造非常的立体和特殊。

「金瓶梅」第六十二回中,李瓶儿因病去世,西门庆也顾不得身子底下的血渍,和李瓶儿早已因疾病折磨而逝去的容颜,双手捧着李瓶儿的脸,撕心裂肺地喊道:“我没救的姐姐,有仁义好性儿的姐姐梦见自已被关进女人监狱!你怎地闪了我去了梦见自已被关进女人监狱?宁可叫我西门庆死了吧。我也不久活于世了,平白活着做甚么!” 姐姐是当时男子对于妻妾的一种称呼。此时的西门庆爱的已经不是李瓶儿这女人的一身白肉了,而是她的这个人。即使是李瓶儿的外貌变丑了,这种精神上的爱依然存在。所以很多人都说,李瓶儿是西门庆肉欲世界中的唯一真爱。众多妻妾中,为什么只有改嫁四次的李瓶儿让西门庆真正动了心呢?

李瓶儿一生一共经历过4任丈夫,生的美艳动人,却出身凄惨。书中对于李瓶儿的外貌是这样描述的:人生的甚是白净,五短身材,瓜子面皮,细弯弯两道眉儿。可见李瓶儿虽然不如孟玉楼身材高挑,但是皮肤白净,瓜子脸,柳叶眉。西门庆就曾经跟潘金莲说过,就爱李瓶儿的一身白肉,也体现了这个时代男性的审美观。李瓶儿的生父生母书中并没有交代,只说出生于正月十五。生辰那天,家中得了一对鱼型的花瓶儿,因此就被叫做“瓶姐儿”。

后来,李瓶儿被卖到了梁中书家做侍妾。这个梁中书就是当朝宰相蔡京蔡太师的女婿。

之前的节目中,我们也提到过蔡太师了,是朝中只手遮天的权臣奸臣。 李瓶儿在梁中书家中的日子过得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因为梁中书的夫人,也就是蔡京的女儿生性狠毒,而且嫉妒心极重。吃醋起来,会直接把丈夫宠幸过小妾打死,埋在后花园中。仗着父亲的权势,草菅人命。

不过幸好,李瓶儿有一个还比较亲近的养娘冯妈妈。冯妈妈是梁中书府上专门负责管理姬妾侍女的。在冯妈妈的照料下,李瓶儿才幸免于梁中书夫人的毒手之下。后来,梁山好汉李逵,冲进翠云楼,杀了梁中书家中老老小小,梁中书与夫人各自狼狈逃生。李瓶儿和冯妈妈在慌乱之中,带了一百颗价值连城的西洋大珠,二两重的一对鸦青宝石,前往东京开封府投奔亲戚。

这时候,遇到了她生命中的第二任丈夫花子虚。当时权倾朝野的花太监正在给收养的侄子花子虚找媳妇,就使媒人说亲,想要娶李瓶儿。冯妈妈合计之后就答应了这门亲事,一是可以再收一笔钱财,二是希望下半辈子能有个靠山。李瓶儿嫁给花子虚之后,虽然是正妻,但是日子过得非常痛苦?为什么呢?因为李瓶儿明面上是花子虚的妻子,实则却是花太监的玩物,她与花子虚从来都没有过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他们新婚之际,花太监升任广南镇守,硬生生地是将这对小夫妻拆开,单单将李瓶儿带在了身边,一去就是半年。书中也隐晦地提到李瓶儿是与花太监同住一屋的。

后来花太监因病告老还乡,回到了祖籍清河县,也就是西门府所在地,这才使得后期李瓶儿与西门庆有了交集。花太监死后,将大量财产留给了花子虚夫妻。而且 这些东西是由李瓶儿掌管的。

李瓶儿另外还藏有四箱值钱的珠宝,也就是私房钱,花子虚对此一无所知。再加上当初从梁中书府上出逃时带走的宝贝,此时的李瓶儿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妥妥的白富美。

花太监死了,按理说,李瓶儿是不是就能和花子虚过上平凡的夫妻生活了呢?并非如此。花太监生前霸占凌虐李瓶儿,使得花子虚夜夜流连于风月场所。现在花太监死了,花子虚仍然是不愿意回家,天天泡在妓院里,从来都不看李瓶儿一眼。

之前给梁中书做侍妾时,因夫人善妒,李瓶儿根本不可能和梁中书亲近。后来被花太监霸占,饱受凌辱。与现任丈夫花子虚的婚姻也是形同虚设。可以说,李瓶儿是一个身心都被极度压抑的女性,这才使得之后遇见西门庆时,一发不可收拾。

话说花子虚随着花太监来到清河县之后,与西门庆成了左右邻居,后来两人结拜成兄弟。两个浪荡公子,没事儿就聚在一起吃喝玩乐,流连于花街柳巷。

花子虚经常得意洋洋地对西门庆说,妻子李瓶儿是多么的漂亮贤惠,嫁妆又是多么的丰厚。这老兄以为西门庆也跟自己一样,没事就喜欢逛逛妓院而已,没想到西门庆还撬别人家墙角。西门庆打那时起就对李瓶儿充满了好奇,终于有一天得以一睹李瓶儿的芳容。

那天,花子虚早早出门办事去了,临行前写了帖子给隔壁的西门庆,约他中午一起去吴家妓院。西门庆接了帖子上门去寻花子虚,偏偏这么巧,在门口与李瓶儿撞了个满怀。

西门庆抬眼间看到李瓶儿那白皙姣好的面容,一瞬间魂飞天外,歪心思蠢蠢欲动。但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落花有意,也得流水有情啊。巧就巧在,李瓶儿第一眼也被西门庆所吸引了。她招呼西门庆进屋,说了下面一番话:

妇人隔门说道:“今日他请大官人往那边吃酒去,好歹看奴之面,劝他早些回家。两个小厮又都跟去了,只是这两个丫鬟和奴,家中无人。”

(大意是今日我家官人邀您去妓院吃酒,您好歹看我的面子,劝他早点回家吧。家里一共两个男仆,都跟着他去了,就只剩下两个女婢和我在家了,没有其他人了。)

李瓶儿说“好歹看奴之面”,可他与西门庆初次见面,何来的颜面和交情呢?但这一句话便拉进了她和西门庆之间的关系。后来啰七八嗦说的这一堆,总结起来就6个字:今晚家里没人。西门庆乃情场老手,瞬间就明白了李瓶儿的意思。从此,西门庆就愉快地做起了隔壁老王。

说起来,这花子虚也实在是个倒霉蛋, 自己的结拜兄弟给自己戴了一顶绿帽子不说。族中的几个兄弟,花大花三花四跟他打官司,要分花太监留下的遗产,就这样花子虚被关进了监狱。李瓶儿找西门庆商量,随手就拿出三千两银子让西门庆上下打点送人情。西门庆说,三千两太多了,一半就够了。李瓶儿却说:多的大官人收去。甚至还将花子虚不知道的那四大箱花太监留给她的金银珠宝都搬到了西门府。

遗产官司的结果是,花子虚要变卖房产庄田,供花氏兄弟均分。此时, 李瓶儿又让西门庆赶紧低价买了紧隔壁花家的房子,还说道:不日, 奴也是你的人了。可见在丈夫与情夫之间,李瓶儿坚定地选择了后者。一场官司下来,花子虚房子没了,田产没了,连家中的三千两银子也没了。后来, 花子虚勉强凑钱买了一所很小的房屋,搬过去不久就害了伤寒,再加上因为官司的事儿,越想越气,一病不起。 开始李瓶儿还请医生来看,后来怕花钱,就只让花子虚挨着。一日变两日,两日变三日,挨到二十多天,花子虚就呜呼哀哉,断气身亡了。年仅24岁。

花子虚一死,李瓶儿就恢复了自由身。以前她还只能和西门庆偷情,现在就盼着能够正大光明嫁入西门府了。西门庆和她商量说,等她过了夫丧,五月二十四日行礼,六月初四日迎娶。本来这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儿,可兰陵笑笑生偏不这么写,Ta让李瓶儿又遇到了生命中的另外一个男人。

上期我们提到,西门庆将女儿西门大姐嫁给了80万禁军杨提督的亲家陈洪的儿子陈敬济,西门庆也因此巴结上了陈洪和杨提督这座靠山。可就在西门庆准备迎娶李瓶儿的期间,朝廷出现了一场政治风波,杨提督被问罪了。这下树倒猢狲散,西门庆的女儿西门大姐和丈夫陈敬济逃难来到了清河县,躲在了西门庆家中。

西门庆担心自己也许会受池鱼之殃,吓得魂飞魄散,当即命人带了金银珠宝上京去打点。与此同时,大门紧闭,也不想让清河县的人知道他摊上了此等大事。在这种情况下,西门庆还哪儿顾得上迎娶李瓶儿的事儿。

眼看约定好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李瓶儿的养娘冯妈妈三番五次带着李瓶儿的头面去敲西门府的大门,可这门关的就跟铁桶相似。

过去女子出嫁时,女方会将头面准备好送到男方那里,男方收下头面,不日就要迎娶。五月的一天,冯妈妈终于见着了西门庆的小厮玳安,好说歹说让玳安把头面给收下了。可玳安将头面交给西门庆之后,出来跟冯妈妈回话说,头面先收下了,娶亲之事稍后再说。冯妈妈这下次就摸不准这是什么意思了。李瓶儿左等右等,五月过去了,六月初四,原本过门的日子也过去了。李瓶儿对西门庆 朝思暮盼,却音信全无,只觉自己是被抛弃了,因此卧病不起,还日日做噩梦,梦见自己被狐狸精缠身。冯妈妈很担心李瓶儿,就找来了大街口的医生蒋竹山给李瓶儿诊病。诊着诊着,蒋竹山竟对李瓶儿起了非分之想。

病虽然是给看好了,但蒋竹山也说了西门庆一堆的坏话。 最重要的是告诉李瓶儿,西门庆的亲家出事了, 也牵连到了西门庆,朝廷已经下令捉拿他,他怕是再无翻身之日了。这一点,正中了李瓶儿的命门。李瓶儿曾是梁中书的侍妾,后又成为花太监的女人,跟政治高层多有接触,对官场也甚是了解。她知道卷入政治风波往往吉凶难保。

李瓶儿被蒋竹山说动了,决定嫁给蒋竹山。但蒋竹山是入赘,因为一个穷医生,也拿不出聘礼,而李瓶儿却有的是钱。书中这样的写法,让很多人都感到费解,前一秒李瓶儿还对西门庆用情至深呢,怎么后一秒就决定改嫁他人了呢?这其实是李瓶儿性格所致。

李瓶儿的前半生没有过依靠,没有得到过丈夫的疼爱,她比起肉体上的满足,更想要的是一种精神上的安全感,不愿再漂泊无依,要想一个实实在在的家。西门庆是清河县有名的地方恶霸,蒋竹山之所以敢在李瓶儿面前如此说西门庆坏话,是因为当时清河县的大部分人都认为西门庆这次肯定翻不了身了。李瓶儿的下半生也没了着落。蒋竹山便借机趁虚而入。

婚后,李瓶儿出手阔绰,立刻拿出300两银子,给蒋竹山开了间药铺。但清河县所有人都低估了西门庆的实力,他很快转危为安,之后甚至权势更涨。

李瓶儿也很快发现她的真爱还是西门庆,仍然是一心想要嫁给西门庆。结局就是蒋竹山入赘不到3个月就被扫地出门,李瓶儿最终还是进了西门府。但是李瓶儿转嫁蒋竹山对于西门庆来说不仅仅是意想不到,更是耻辱。上一回我们就说过,西门庆家就是做药铺生意起家的。李瓶儿在西门庆有难时,转嫁他人不说,还帮着蒋竹山成了西门庆的生意对手,这让西门庆怒火难平。所以当李瓶儿最终嫁给西门庆时,不但在新婚的头几天收到了冷落,还遭到了一顿鞭打。

● 李瓶儿之恶

西门庆从政治风波中满血复活后,得知李瓶儿招婿蒋竹山,还花银子给他开了药铺,生意红红火火。这使得西门庆火冒三丈。他安排鲁华张胜二人,设计让将蒋竹山吃了官司,被绑去官府。 而官府已被西门庆买通,蒋竹山被毒打一顿不说,还被官府判定要赔偿三十两银子。他强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回到家,苦苦哀求李瓶儿要银子。而此时的李瓶儿也已经厌倦了这个吃软饭的丈夫。再加上,蒋竹山夜里确实不如西门庆,这让李瓶儿仍然是心心念念的想要嫁给西门庆。她一口唾沫吐在蒋竹山的脸上,骂道:“没羞的王八,你递过银子在我手里吗?问我要银子?早知你这王八砍了头是个债椿,就瞎了眼也不嫁你!”

蒋竹山看李瓶儿不肯给自己银子,怕又会被打,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地哀求。最终,李瓶儿扔给了蒋竹山三十两银子,但说到,就当我是齐僧布施了,赶紧拿着银子卷铺盖走人。就这样,蒋竹山被李瓶儿给休了。

回看李瓶儿与花子虚的那段婚姻中,在花子虚病入膏肓时,李瓶儿不肯花一分钱给他治病。虽然李瓶儿不像潘金莲,直接喂药毒死了武大郎。但她故意不请郎中,拖延病情,也等于间接让花子虚去死。到了和蒋竹山的这段婚姻,李瓶儿在自己最痛苦和凄惨的时期,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蒋竹山,后来没用了就一脚踢开。可以说至此为止,李瓶儿的前半段人生是充满了人性的恶与自私的。可是后来嫁给西门庆之后,心理上的安全感和生理上的欲望都得到了满足,这使得她开始走上了灵魂净化之路,收起了昔日泼辣狠毒的性情,身上开始散发出小女人柔情似水的一面,不争不抢,不贪心,也不勾心斗角。可以说是于前期的李瓶儿判若两人。

● 爱的卑微

李瓶儿对前几任丈夫虽然强势无情,但对西门庆却自一开始,就爱的卑微。

花子虚刚过世的时候,李瓶儿就向西门庆表示“休要嫌奴丑陋,奴情愿与官人铺床叠被”。 这算得上是李瓶儿对西门庆的第一次求婚,当时西门庆就推脱说,等李瓶儿夫丧结束再说。后来,李瓶儿又向西门庆求嫁说,“娶奴到你家住一日,死也甘心。” 在休了蒋竹山之后,又通过西门庆身边的小厮玳安,向西门庆求嫁, 同样是言辞真切。这次,西门庆还在气头上,对玳安的冷冷地交代一句:“贼贱淫妇,既嫁汉子去罢了,又来缠我怎的?既是如此,我也不得闲去。你对她说,甚么下茶下礼,拣个好日子,抬了那淫妇来罢。”

此时,西门庆答应娶李瓶儿,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冲着李瓶儿的财力。当初西门庆就是看上了孟玉楼的嫁妆,不惜冷落了好不容易得手的潘金莲好一阵子,先将孟玉楼娶进了家门。可孟玉楼的财力跟李瓶儿相比,那就好比土财主和马云的距离。

李瓶儿好不容易如愿嫁进了西门府,可西门庆却在新婚的头三日都没有去李瓶儿房里。这对于新妇来说是极大的羞辱。李瓶儿闹着要上吊自尽。没想到,西门庆拿着绳子就来了,说到,让你寻死,你再吊死一个给看看。说罢,让李瓶儿脱了衣裳跪着,西门庆则拿鞭子抽她。边抽还边责问:“我比蒋竹山那厮谁强?” 瓶儿说:“他拿什么来比你,你是个天,他是块砖;你在三十三天之上,他在九十九地之下。”

还说“你就是医奴的药一般,一经你手,教奴没日没夜只是想你。” 挨着打,此时的李瓶儿已经不是一般的痴情了,简直就是着了魔了。李瓶儿的示弱让西门庆的自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便丢了鞭子,拉李瓶儿起来,搂在怀里,两个人这才算是和好了。

对待西门府中的其他人,李瓶儿也是处处想得周到,与人为善。她本来有一个九两重的黄金发髻,嫁给西门庆后,发现这等豪华的首饰连正房吴月娘都没有,她觉得不好戴出来,就让西门庆打成了别的首饰。 对待下人也可谓千金散尽, 一众人请客吃饭都由她出大头。围绕着西门庆的6个妻妾,大房吴月娘是因为责任,三娘孟玉楼是因为认命,其他的几个有的为了生存,有的为了满足肉欲,唯有李瓶儿是因为爱,或者说是接近于爱的某种情感类的东西。西门庆也慢慢地发现了李瓶儿的好,开始对她偏爱有加。西门庆的这份偏爱也更加拔除了李瓶儿原本用来与外界对抗的毒刺,性格也变得温婉起来,不争不抢。后来李瓶儿给西门庆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官哥儿”。这是西门庆除了女儿西门大姐之外的第二个孩子,也是西门家的第一个儿子。从此,李瓶儿更得西门庆的宠爱,但同时也引来了潘金莲的嫉妒。面对潘金莲的一再刁难,李瓶儿却不愿与其计较。有一次连李瓶儿下面的丫头奶娘都替她打抱不平,李瓶儿却说:天不言则宽,地不言则厚。

潘金莲知道官哥儿胆子小,就故意把孩子举得高高地吓唬他。每次官哥儿刚刚睡下,潘金莲就在隔壁打狗、打猫、打丫鬟,弄得鸡飞狗跳。 李瓶儿也只是捂着孩子的耳朵,偷偷掉眼泪。西门庆回来,问她眼睛怎么红了,李瓶儿却只说迷了眼。最终,官哥儿被潘金莲养的狮子猫扑倒,身上被划破,口吐白沫,手脚抽搐。1岁半的小娃娃,活活给吓死了。西门庆气得直接抓起狮子猫,狠狠地摔在地上。

按说,儿子都给人害死了,李瓶儿该反击了吧,可并没有。金瓶梅第61回,西门庆从外面回来后,一身酒气的进了李瓶儿的房。此时,官哥儿走了,李瓶儿自己也被潘金莲气病了,她内心的难过和酸楚,可想而知。她问西门庆在谁家吃的酒,西门庆说,是韩道国家。说韩道国看他没了官哥儿,特意跟他吃酒劝解。可是一个月前,西门庆的生日宴上,韩道国的妻子王六儿头上戴着西门庆赠她的寿字金簪来赴宴。全家都知道了王六儿和西门庆有奸情。

更重要的是,这金寿字簪子,原本是李瓶儿送给西门庆的定情物。 如今西门庆说是去韩道国家,实际上明摆着是去私会王六儿了,可他居然还打着官哥儿没了的借口。这一句句话,就像是插在李瓶儿心上的刀子。李瓶儿跟西门庆说身体不舒服,让西门庆去别人屋里去。不识趣的西门庆竟然说:那好吧,我去潘六姐那儿。明明知道是潘金莲害死了李瓶儿的孩子,这次李瓶儿终于忍不住了,说:你赶紧去吧,人家正等着你呢,省得委屈了人家。西门庆说:你这样说,我不去了。李瓶儿又笑笑,说道:我哄你呢,去吧。西门庆走后,李瓶儿拿着药,扑簌簌掉下泪来,长叹了一口气,才吃了药。

前期狠心自私的李瓶儿,与现在处处想着西门庆的李瓶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讽刺的是,李瓶儿的处处退让,不但让她失去了孩子,还将她自己一步步逼向死亡。

● 李瓶儿之死

官哥儿被害死后,李瓶儿就郁结成疾,一病不起。 但病后,她也没能把自己的身体放在第一位。在李瓶儿带病宴重阳那一回,她强忍着病痛,坐在重阳宴席上。期间大房吴月娘劝酒说“李大姐,好甜酒,你吃上一钟。” 李瓶儿不敢违阻,拿起酒钟来饮了一口儿,却立刻感到下面一阵阵热,回到房间发生血崩,晕了过去。李瓶儿得的是崩漏之症,最忌讳的就是生活不规律和喝酒。当晚就病入膏肓了。没几日的功夫,原本花朵般人儿,瘦弱得黄叶相似。而且房中都是经血带来的恶臭,床上只能铺上草纸,丫头在屋里烧香去味。李瓶儿临死时的惨状被兰陵笑笑生刻画得相当写实,简直就是一部绝症病人实录,画面难堪,尊严尽失。可就是在这样一幅残酷的画面中,兰陵笑笑生竟然挖掘出了西门庆人性的温暖面。他在李瓶儿最后日子里不离不弃,四处求医,求神拜佛。就在李瓶儿即将离世的当晚,道士不让西门庆去李瓶儿的房间,说恐怕不利于他。西门庆长吁短叹,最终还是进屋来看李瓶儿,李瓶儿惊愕万分,两个人抱头痛哭。

临终时,李瓶儿还是一心只为西门庆,说不用花大价钱为她置办棺材。西门庆还有这么大一家子,将来用钱的地方多。这一次西门庆终于没有让她失望,哭着喊道:“我的姐姐,你说的是哪里话!我西门庆就穷死了,也不肯亏负了你!” 此时,西门庆终于理解了李瓶儿的爱,也敞开了心扉。李瓶儿死后,西门庆在房里离地跳得有三尺高,大放声嚎哭。三日之后安放李瓶儿时,西门庆哭得都呆了。后来给李瓶儿举丧唱戏时, 西门庆看唱到‘今生难会面,因此寄上丹青’一句时,又止不住地落泪。

金瓶梅中大多描写都是不可遏制的金钱欲,物欲和肉欲,李瓶儿与西门庆之间的感情,让我们从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感受到了一丝丝人性的温暖,也使得李瓶儿的死最让人感到惋惜。鲁迅说,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李瓶儿就极具悲剧色彩。

兰陵笑笑生的可怕之处是将人性的善与恶都撕开了给你看。Ta笔下的潘金莲的性格逐渐由嫉妒恶毒走向扭曲极端,而李瓶儿的则由冷漠无情变得温柔娴淑。就在我们沉浸在西门庆对瓶儿的深情中时,兰陵笑笑生又狠狠地给了我们一巴掌,西门庆很快又跟官哥儿的奶妈如意儿搞上了。这就是西门庆,深情是真,纵欲也是真。成年人的世界并非非黑即白,这就是人性,有善亦有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