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梦见自已头痛头照镜子白了一边的简单介绍

梦见自已头痛头照镜子白了一边的简单介绍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09 阅读数:35人阅读

河南商报记者 刘梦鸽马纪霞是个来自河南商丘的90后姑娘。如果有选择梦见自已头痛头照镜子白了一边,她希望时间永远回到三年前。和所有平凡而幸福的家庭一样梦见自已头痛头照镜子白了一边,她有体贴的丈夫、可爱的女儿,一家三口在江苏昆山勤勤恳恳地生活,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有盼头。

2018年5月的一个深夜,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降临,就此改写了他们的人生。丈夫杨蒙蒙因车祸身受重伤,双目失明。死里逃生后,陷入黑暗的他一度一蹶不振,曾经温暖的家也险些分崩离析。

但马纪霞没有放弃。在她的鼓励和陪伴下,杨蒙蒙自学吉他,逐渐走出阴霾。2020年,他无意间在抖音电商开启带货之路,挣到了三年来的第一笔钱。这份收入让他找回了自信,他说梦见自已头痛头照镜子白了一边:“感觉自己又有用了。”

图说:躺在ICU的杨蒙蒙

熬过漫长的黑夜,他们余生还会相扶相守。马纪霞说:“上天夺走了他的光明,往后余生,我就是他的眼睛。”

“家里的天塌了”

2018年5月6日,那是马纪霞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临睡觉前,她还和丈夫杨蒙蒙通了电话,丈夫说很快到家,让她先休息。她躺在床上等他,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一切都是那么平常。

图说:2017年春节期间,带女儿在公园玩

凌晨三点多,熟睡的她被手机铃惊醒,看着身边空空的床铺,她的心陡然被拎到半空。电话那头,噩耗传来:“这里是昆山市急救中心,你老公出车祸了,正在抢救,赶紧过来。”

双腿瘫软的马纪霞一路被老乡架到医院。一个多小时的焦灼等待后,她却等来了那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病人已经确定双目失明。”她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也不敢相信。“我老公失明了?失明不是电视剧里的情节吗?”那天之前,她觉得这种事情离自己非常遥远。

图说:杨蒙蒙写给妻子的纸条

杨蒙蒙伤势严重,必须转院救治。来不及消化震惊与悲伤,马纪霞硬着头皮坐上了开往苏州的救护车。一路上,丈夫痛苦地叫喊着,猩红而腥气的鲜血从口中涌出,监控仪器不断发出紊乱的提示声……马纪霞害怕极了,感到死亡近在咫尺。她说,直到今天,她还会在噩梦中回到这个场景。

在苏州,更多坏消息接踵而至:“胸椎断了,可能瘫痪。”“右手手腕废了,以后拿不了重东西。”“肺部感染了,积水。”“颌面部粉碎性骨折,容貌恢复不了了。”“脑袋出血,救好了可能也是个傻子。”

图说:2008年,两人恋爱时的合影

手术室外,马纪霞不知哭晕过去多少次,但面对一张张缴费单,她不得不擦干眼泪。后续治疗预计需要七八十万,这对漂泊在异乡的他们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夫妻俩来自商丘农村,是技校同学。马纪霞1990年出生,比丈夫小两岁。2008年毕业后,他们一穷二白来到昆山,尝试过各种工作,靠双手一砖一瓦打拼出一个家。出事前,马纪霞做家具销售,业绩好时月薪近一万。杨蒙蒙性格内敛,刚辞了不擅长的保险推销,正在学做美缝,学成后每月也能挣上七八千。他们在老家盖了房,分期买了车,把放在乡下的女儿接回身边。生活眼见有了点起色,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有动力和希望。

而一夕之间,曾经的希望都成了泡影。丈夫倒下后,马纪霞辗转医院、交管局,忙着拿方案、办手续、安顿女儿,整个人焦头烂额。她以前一直是个不管事的“马大哈”,家里大小事情都靠丈夫操办。等轮到自己,她发现银行卡也弄不懂,暂住证也找不到,好多事情无从下手。当天塌了,她才意识到,丈夫一直是守护着她的天。此刻,她只有逼迫自己扛起生活的重担,支撑起这个风雨飘摇中的家。

积蓄都花在了房和车上,面对天价治疗费,马纪霞一时只拿得出3000块钱。为了筹钱,她抛开脸面,到处打电话、拍视频,把能借钱的人都问了个遍。期间她遇到过骗子,微信几次显示异常登录。她急得大哭,“想不通什么人这么丧天良,别人好不容易凑的救命钱也要去弄。”好在亲戚朋友都鼎力相助,几百、几千地转钱。她拿了个本子,一笔一笔都记了下来。

几天后,杨蒙蒙终于在ICU苏醒。不幸中的万幸,他没有瘫痪,智力也没有受损。一次探视结束后,他请护士传了一张“盲写”的纸条给马纪霞:“这十年,我认识你,是最伟大的事。”

那天,对着这几个歪歪扭扭的字,马纪霞哭成了泪人。杨蒙蒙后来告诉她,写完纸条后,他也哭了很久。大家都说他在受苦,他觉得自己没什么,只是躺在床上,却把所有压力留给了妻子。

“我是你的眼”

两次进ICU,五次病危通知,六次全麻手术……在医院的两个月,杨蒙蒙整个人就像被拆成零件重组了一遍,光颌面部重建就做了14个小时。面部纱布拆掉前,马纪霞心里忐忑难安,但还硬着头皮和丈夫开玩笑:“说不定会变成刘德华呢。”

纱布拿下来后,她还是被吓到了。凹陷而萎缩的眼眶,瘦骨嶙峋的面颊……想到丈夫以前帅气的脸庞和明亮的眼睛,她的眼泪立马掉了下来。她不敢流露出异样,故作轻松地说:“还好嘛,出入不大。”然后一个人跑到走廊上偷偷地哭。面容的改变还是其次,她这时才彻底相信医生的话——丈夫的眼睛真的没救了。

最初的悲痛与恐惧褪去后,漫长的接受过程像久不愈合的伤口。在没有光明的无底黑洞中,杨蒙蒙对外界充满不安,“几点了?”“这是哪?”几乎走到哪问到哪。从前温和体贴的他变得暴躁易怒,在家摸索着走路,其他人好意提示一下,他都会发大发脾气,常把身上撞得青一块紫一块。

白天和黑夜对他失去了意义。那段时间,杨蒙蒙经常两三天才睡几个小时。马纪霞只好陪着丈夫,和他彻夜讨论以后的出路。她像哄孩子一样,假装兴高采烈地出主意:“可以学按摩呀,当个按摩师。”“学做饼也行,以后我们开个早餐摊。”……就这样一直把丈夫哄睡着。但往往没过一会,杨蒙蒙又把她推醒,说他想了想,觉得这些提议还是不可行。

回忆起那段日子,马纪霞说:“好像是泡在苦水中。”家里愁云密布,夫妻俩的争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有一次,杨蒙蒙甚至说:“我这个人已经没用了,你趁年轻再找个好人家吧。”这句话让她非常心碎。认识十年来,两人相爱相守,从未提过分离。

读书时,杨蒙蒙外形帅气,身边总围着不少女同学,但他只对马纪霞好。他说喜欢她活泼爱笑,“像个小太阳”。在日复一日的的争吵与焦虑中,太阳般的能量从马纪霞身上渐渐抽离,她变得抑郁而孤僻,朋友也不联系了,最爱拍的抖音也不拍了。她说:“我甚至觉得这辈子再也不会笑了。”

有一次,站在5楼的窗边,想到以后要一直面对这样的生活,她突然觉得非常疲惫。某一瞬间,一个恐怖的念头掠过她的脑海:是不是跳下去就能结束这一切了……下一秒,想到在黑暗中苦苦挣扎的丈夫和尚在幼年的女儿,她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害怕。她跑回丈夫身边,什么也没说,抱着他大哭了起来。丈夫也跟她一起哭。

后来,杨蒙蒙告诉她,有半年时间,他都会反复做同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在洗手间照镜子,镜子里清清楚楚,是他以前的模样。他激动地冲出来,大喊着:“老婆,我能看见了梦见自已头痛头照镜子白了一边!”……然后就醒了。

马纪霞突然领悟到,连她都如此痛苦,失明的丈夫只会比她更加难捱。如果她也倒下,这个家就真的毁了。她决定把日子过下去,顺应命运的洪流。“上天夺走了他的光明,往后余生,我就是他的眼睛。”像过去十年一样,她和丈夫约定此生彼此依靠,相扶相守,永不放弃。

“感觉自己又有用了”

马纪霞知道,想改变现状,就得把杨蒙蒙从幻想和焦虑中拉出来,让他学会和失明相处,重新找到人生的坐标。

出事后没多久,姐夫送了杨蒙蒙一把吉他,说他爱唱歌,可以学着弹唱。颓丧了近一年后,2019年3月,在马纪霞的鼓励下,杨蒙蒙终于拿起了角落里蒙尘的吉他。

最早,马纪霞把教程读给丈夫听,但往往丈夫已经学会了,她还一窍不通,读得磕磕绊绊。后来她在抖音看到,原来盲人可以在读屏模式下使用手机。从此杨蒙蒙就跟着抖音上的教程视频自学。

图说:弹吉他的杨蒙蒙

两个月后,他已经能在女儿生日时弹唱生日歌。音乐给了他安慰和勇气。马纪霞欣慰地发现,随着学会的歌曲越来越多,丈夫逐渐找回了生活的信心。

有一天,马纪霞回到家,发现阳台上晾着一排衣服。衣服滴着水,领口、袖口都搓得干干净净。她非常惊讶,不知道丈夫是怎么做到的。面对她的夸奖,杨蒙蒙笑得既腼腆又得意:“以后你一件衣服都不用洗,我全包了。”

洗衣、做饭、换灯泡、修家具……大小家务很快被杨蒙蒙一一接手。家里买了需要组装的柜子,马纪霞看着说明书都不如丈夫装得趁手。他脸上的阴霾逐渐少了,笑容多了。他说:“只要还能做事,一切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现在,马纪霞忙碌了一天回到家,立马就能吃上热气腾腾的可口饭菜。她心中有一种久违了的幸福感。她知道,他们终于扛过来了。

杨蒙蒙做饭熟练,以至于有网友质疑他假装盲人。马纪霞说:“我也希望他是装的。”

家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马纪霞重新拍起了抖音,记录劫后余生的日子。

在抖音,他们收获了很多祝福和鼓励,其中不乏同病相怜的家庭。很多盲人家属留言问马纪霞:“盲人怎样才能像你老公一样弹吉他、做饭?”“怎样才能像你们一样乐观?”“你们是怎么走过来的?”杨蒙蒙俨然成了盲人中的榜样。有位大姐说,她弟弟刚失明,情绪非常低迷,家都快给他弄散了。他们听了感同身受,和那位大姐直播连麦,向她讲述一路走来的经历。马纪霞说,她和丈夫都是普通人,自认为平凡又渺小,从未想过会给那么多人带来力量。

平时,杨蒙蒙会给抖音上的朋友直播弹琴唱歌。大家很热情,总是刷礼物。他们不好意思白拿人家的,有人就提议,不如你们开个橱窗带货吧。

就这样,杨蒙蒙有了失明后的第一份工作。粉丝中宝妈多,马纪霞就选了些小零食、日用品,先在家试吃试用,再把好的推荐给大家。比如他们上架的一款香菇酱就是女儿的最爱。有粉丝给孩子买了小蛋糕,觉得不错,留言说:“以后零食都在你这买了,我家两个孩子,每天零食不断。”马纪霞知道大家在支持他们,心里非常感动。

今年1月,杨蒙蒙用直播挣的钱买了一个手机。拆开快递后,他对马纪霞说:“咱俩换换吧。”马纪霞说:“我不要。这是你自己挣的。”他把手机郑重地塞到妻子手里,说:“好久没有给你买过东西了。三年来挣的第一笔钱,感觉自己又有用了。”他笑得很灿烂,马纪霞却哭了。

马纪霞说,他们过的就是这样笑中带泪的日子,充满遗憾和艰辛,但依然相信一切在变好。就像三年前,深陷绝望的夫妻俩怎么也不会想到,5个月来,杨蒙蒙在抖音带货销售额近7万元,收入能撑起家里的半边天。随着本子上的欠款被一笔一笔划掉,杨蒙蒙说:“我们的磨难已经到头了,该触底反弹了。”马纪霞知道,对丈夫而言,这笔钱不仅是经济来源,更是尊严。

他们以前也对生活有过很多想象,说有钱了要自驾游,要开着越野车,去丽江、西藏。这个梦现在看来已经无比遥远,但马纪霞依然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丈夫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她会带着他抚摸河水,聆听鸟鸣,感受清风,呼吸山间的新鲜空气。

像她的抖音昵称说的那样,“我是你的眼,陪你看世界”,她要把人世间一切美好风景描绘给他听。

(编辑 吉倩倩 施尚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