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易八卦 » 梦见左边上牙掉了是怎么回事的简单介绍

梦见左边上牙掉了是怎么回事的简单介绍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7 阅读数:73人阅读

上回书正说到陆小倩出现在禅堂门口梦见左边上牙掉了是怎么回事,把徐良白云瑞房书安三个人都惊呆了。

就见陆小倩从门口进来,来到碧云师太面前梦见左边上牙掉了是怎么回事:“徒儿拜见师父。”

碧云师太点点头:“小倩,咱家来了贵客,还是你以前的旧相识,还不过去相见。”

陆小倩又来到徐良三人面前,双手合十:“三位施主,小倩见礼。”

三个人有点蒙,看着眼前的陆小倩,一身素衣,头上没戴首饰,脸上也没擦胭脂,端庄稳重,以前那股淫邪荡然无存,和以前判若两人。

白云瑞忍不住问:“碧云师太,这是怎么回事梦见左边上牙掉了是怎么回事?陆小倩,我儿子现在何处梦见左边上牙掉了是怎么回事?”

陆小倩没回答,走到了碧云师太身旁,碧云师太口诵佛号:“弥陀佛,白施主,陆小倩已经是我入室弟子,早就改恶从善,你儿子也在我的庵中,毫发无损。小倩,把孩子抱过来,还给白施主。”

“是,师父,“陆小倩转身出去了,时间不大,抱过来一个小男孩:“白施主,这就是您儿子白继孝,现在还给你。”

说完了,双手递给云瑞,云瑞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双手颤抖着把孩子接过来,仔细端详,是自己儿子。白继孝刚满月,云瑞就去参加了万国比武大会,此后一直没见过孩子,此刻把儿子抱过来,立刻就有了血脉相连的感觉,自己儿子错不了。

老西儿徐良和房书安也把脑袋凑过来:“嗯嗯,和白云瑞一个模子扣出来的,是白继孝无疑。”

老房心里说话,邵雍先生真神人也,真给他算准了。我们往东边走了四天,遇到大雨,找到了陆小倩和白继孝,但是眼前这是怎么回事?一头雾水。

碧云师太珉口茶:“三位施主,你们现在都有点迷糊了吧?”

云瑞说:“是啊,师太,这是怎么回事?说出来让我们明白明白,这太匪夷所思了。”

“小倩,你给白施主说说来龙去脉,别让他们糊涂了。”

“是,师父。”

陆小倩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一遍,听完了,三个人全都玩这个劲儿,什么劲儿?嘴巴张开,目瞪口呆,坐在椅子上发傻,现在新名词儿,颠覆了人生观。

那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让我们也明白明白?您别着急,咱们得慢慢说。

一年前陆小倩在金华府店房和白云瑞做了一夜夫妻,心满意足,甭提有多美了,她找到姚静芝和满天星金凤英,带着白继孝回了五彩教,心里说话:陆小英,从小你样样都比我强,还嫁了一个如意郎君,如今怎么样?你丈夫我也得到了,你儿子也在我这儿,我让你活活的急死。我呀,可不能让这个孩子饿着,我要把他养的白白胖胖,将来看到陆小英好霎霎她的威风。陆小倩喂养的还挺认真,白继孝还真没受委屈。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陆小倩开始觉得恶心呕吐不舒服,凭经验有喜了,那位说怎么还凭经验?陆小倩十五六岁就倒采花,到如今十多年了,女人什么时期什么反应,一清二楚。找大夫一把脉,果然大夫告诉她:你这是有喜了。

陆小倩心里清楚,虽然回来后和几个老相好的鬼混过,但是从时间看,这个孩子是白云瑞的。她对白云瑞不嫉恨,相反从里往外那么爱。虽然陆小倩性情淫荡,但是她是颜值控,入不了她眼的,给多少钱也不干,她就喜欢云瑞这种刚烈的小白脸。

她认为这辈子和白云瑞在不了一起,和白云瑞有个孩子也不错,将来我带着俩孩子去找你,看你怎么说,难道你还不认自己的孩子嘛?

她就打算要把孩子生下来,和毒手观音姚静芝商量,姚静芝说什么不同意:“小倩哪,你生下来白云瑞能要你?这是痴心妄想啊,他不要你,你怎么办?你现在还年轻,未婚先孕,带个孩子以后怎么嫁人?”

陆小倩苦笑了一下:“娘啊,我知道即使生了孩子,他也不会要我,但是我的娘,别说我有孩子,就是没孩子,我在江湖上名声狼藉,又有哪个良家子弟肯要我?现在老大不小了,除了一群男人鬼混,没有一个真心的人哪。因此,我就要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

姚静芝就不同意:“你这是拿你自己后半生打赌啊,这个孩子不要为好,你有模样就不愁男人,但是你生了孩子,不仅孩子是累赘,万一身体走了板儿,对你可不利呀。”

陆小倩就是不听,姚静芝叹口气:“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哪。”

陆小倩性格还非常执拗,她认准的事儿非干不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眼看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突然这一天,有人打上五彩教。谁来了?寒江孤雁尚云凤,一字峨眉女马凤姑两位老剑客,率领峨眉八十多女弟子打上门来了。

五彩教专门勾引男人,败坏风气,江湖上臭名昭著,尚云凤和马凤姑今天清理武林的门户来了。

满天星金凤英是五彩教的教主,会采阴补阳,修炼了一身邪功,她手下能打的可不少,都是贪图美色的武林败类。最厉害的有东南二凶,六合童子裴元龙,风流剑客王大头。

因此她一点没恐惧,列队迎战。

头一阵,裴元龙大战尚云凤,真不含糊,在尚云凤面前走了三十回合,才被尚云凤给收拾了。

第二阵,风流剑客王大头上来了,尚云凤和他打了四十回合,一剑把人头砍下。

金凤英连败两阵,亲自出手,一字峨眉女马凤姑过来了,两个人打了五十个回合,金风英抵不住马凤姑,怀里一伸手拽出一件暗器,鸭蛋大小,叫七色电光球,就是今世飞燕张笑颖用的那种暗器,“啪,”奔马凤姑来了。这种电光球里有迷魂药,只要闻着味儿就昏迷,当初白云瑞就中了招。金风英也想用电光球打马凤姑。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球奔面门打过来了,马凤姑也是艺高人胆大,心里说:“我要是躲了,我就不是峨眉山四大剑侠!”

她舌尖一顶上牙蹚,叫出天花宝盖闭气功,把呼吸闭住,同时宝剑一挥,她这口宝剑切金断玉,削铁如泥,咔嚓一下,把电光球劈为两半!这就比当初云瑞强的太多了,云瑞当初要会闭气功,张笑颖的电光球就不会起作用。

再说金风英看电光球被破了,心里有点慌神,马凤姑一个箭步窜到她身旁,宝剑一道寒光,把金凤英脑袋给卟勒下来了。她一死,五彩教群龙无首,马凤姑和尚云凤就扫平了五彩教。

陆小倩和姚静芝还真挺幸运,姚静芝有个老相好,叫活泥鳅朴一圣,别看其貌不扬,对姚静芝死心塌地,他率领一帮人,保护着姚静芝和陆小倩,逃出五彩教。书中代言,马凤姑和尚云凤可不知道陆小倩在五彩教,要是知道陆小倩在五彩教,说什么也得把她抓住。

姚静芝这帮人虽然逃出五彩教,但是跑出来了去哪?姚静芝一琢磨干脆投奔栖霞山太上老尼,她师弟铁伞先生司马徽被房书安两口子杀了,找她去。带领人马就投奔太上老尼。太上老尼还不知道自己师弟死了呢,闻听师弟死的这么惨,背上乾坤伞就要去找房书安报仇。

无巧不成书,她刚要走,碧云师太来拜访。碧云师太看:“师妹你这是干什么去?”

“我师弟司马徽房书安杀了,我要找他们报仇!”

“报什么仇?你师弟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呐?说好听点,七十二路黑道总瓢把子,难听点,偷坟掘墓的贼,顶风臭八百里,他死是罪有应得。你报什么仇?”

一顿雷烟火炮,把太上老尼说没词了。

碧云师太又训斥姚静芝:“你本是南海派派主陆天林的妻子,只因为你行为不端,不仅被南海派除名,在江湖上也是臭肉一块,五十多岁的人了,不知羞耻,再不悔改,恐怕死无葬身之地!”

碧云师太这几句话,把毒手观音给说恼了:“老贼尼,我干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用不着你来说三倒四,休走,拿命来!”

舞动龙头拐杖,大战碧云师太,碧云师太叹口气:“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姚静芝啊,死在你手里的人也不在少数,也罢,今天我要给江湖除害,给死难者报仇!”

她背后抽出宝剑,大战姚静芝,姚静芝叫毒手观音,能耐不含糊,她还善打阴阳太极针,咱们说过这种针体积很小,长不过二指,细如发丝,剧毒无比,打上就完。就装在她那根龙头拐杖的龙嘴里。她和碧云师太大战五十回合,赢不了碧云师太,碧云师太这口宝剑上下翻飞,剑剑不离她的哽嗓咽喉,这一个不小心,自己就得性命之忧。干脆,用暗器取胜!打着打着,她一按蹦黄,啪啪啪,打出三颗太极针,扇子面形奔碧云师太打来,碧云师太手疾眼快,一闪身,躲开了。

碧云师太看姚静芝用龙头拐杖的龙嘴对着自己,就明白她想要打暗器,因此加着小心呢。

姚静芝看太极针打空,心里没底了,招数就有点发虚,这时候碧云师太也打出暗器,叫火云针!她这个针平时还可以针灸治病,关键时刻也可以当暗器用,啪啪啪针打出来,姚静芝没躲开,左边肩膀给扎进去了,“噗!”哎呦!一捂肩膀,转身想走,碧云师太能让她走嘛。飞身跳出来就是一宝剑,姚静芝单手提龙头拐招架,碧云师太的剑来的快点,咔嚓一下,把龙头拐杖的龙头给砍下去了,同时把右手给砍掉,宝剑继续往下走,姚静芝的脑袋也给削掉了。

姚静芝就得了这么个结果。

陆小倩看她婶娘死的这么惨:“娘。”扑过来抱住姚静芝的尸体,放声大哭,她一哭不要紧,动了胎气,就觉得肚子怎么这么疼?昏迷不醒。”

活泥鳅朴一圣看老情人被杀了,心头火起:“老贼尼,拿命来!”手中舞动长把儿牛头督,奔师太就砸下来了,碧云师太知道锤棍之将不可力敌,这牛头督也是重兵刃,杆有鹅蛋粗细,脑袋西瓜那么大个儿,自己手中的宝剑吃亏,不敢碰人家的牛头督,因此,就加着格外小心,施展缩、绵、软、小、巧的功夫,与他交手。两个人打了三十几个回合,没有分出胜负。

碧云师太计上心头,打着打着,宝剑平着点朴一圣的前胸,朴一圣用牛头督一封,坏了,这是假招儿,碧云师太手腕子一翻,奔双腿来了,朴一圣想躲来不及了,齐着磕膝盖留给砍上了,“噗”双腿给他砍断,朴一圣仰面摔倒,血流不止。碧云师太把牙关一咬:“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杀恶人即是善念,把你打发了吧!”过来一宝剑,扎个透心凉。

这就是,色色色,大丈夫难把美人关过,朴一圣因为迷恋姚静芝,把命搭上了。

他手下的人,看朴一圣死了,哗!都跑了。师太也没追,追他们没必要。太上老尼命庙里的尼姑把死尸都拖下去,把院子打扫打扫。

当下看看陆小倩,这个女人昏迷不醒,下体流血,手里还抱着一个孩子,这个孩子不满周岁,大哭不止,书中代言孩子就是白继孝,这么小的孩子,如此血腥的场面,怎么能不怕!故此大哭。

两位师太于心不忍,把孩子接过来,又给陆小倩检查,这孩子有孕在身,不能见死不救,两位师太都懂医道,经过抢救,这才把陆小倩抢救回来,但是怀的孩子没保住。

陆小倩醒过来发现孩子没了,婶娘死了,天下之大,自己并无一个亲人,地域虽广,自己却无处容身,天塌地陷一般,急火攻心加上产后虚弱,就病倒在栖霞山。

两位老尼慈悲为怀,给陆小倩精心治疗,又给针灸,又给汤药,足足两个月,陆小倩才逐渐好转。

这养病期间,听闻了不少佛法,心里转变不少,陆小倩回忆自己这一生,淫荡无度,人们图的都是她的身体,没有一个真心人,大好青春白白浪费,觉得万念俱灰,想要出家。

两位师太就解劝:“小倩,你能迷途知返,说明你有慧根哪,但是出家清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别一时冲动,你再考虑考虑。”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随着和两位师太接触越来越多,陆小倩对佛法感触越来越深,经文诵读一遍,就能记住。外人看清修很苦,但是小倩每次诵读经文,头脑都是一片清明,心里感觉充实和温暖,她出家的欲望更强烈了。

两位师太看小倩的转变,也是非常高兴。

这一天,碧云师太说我离开碧云庵的时间不短了,想回去看看,太上老尼说这样吧,我也闲着没事,庵里也没事,我去你庵里看看。也当散心。小倩也要去,抱着白继孝,四个人这么着来到碧云庵。

这到了时间不长呢,两位师太问小倩:“这个孩子既然是你姐姐的,她们满世界在寻找你的下落。你打算怎么办?”

“师父,我舍不得这个孩子,相处快一年了,这个孩子每次叫妈,我觉得自己的善念就多一层。就忏悔以前那些错事,但是毕竟是我姐姐的孩子,我和我姐姐不愉快,现在我不敢见她,师父,你们抽空替我把孩子送回。”

两位师太点头答应,这话说完了没两天,可巧,徐良白云瑞房书安因为避雨,误打误撞,进了碧云庵,太上老尼想试试徐良和白云瑞的武功,这才把他们叫住。

陆小倩把经过讲完了,三个人能不吃惊嘛?做梦没想到,陆小倩去恶从善,还打算出家。

陆小倩来到云瑞面前:“按理说,你是我姐姐的丈夫,我该叫你姐夫,我偷了你的孩子,今天任凭姐夫处置,我心甘情愿!”

白云瑞听陆小倩管自己叫姐夫,自己还曾经和她一夜风流,心里也翻腾:“小倩,你能弃恶从善,你姐姐不定多高兴呢,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亲人。什么处置不处置的?继孝不也挺好吗,白白胖胖没受委屈。二位师太,小倩跟着你们,我心里放心。”

云瑞话出口,在场的人无不钦佩:不愧是上三门总门长!两位师太心里说话,有的人说白云瑞狂的没边,有人说白云瑞得理不让人,气死小辣椒,不让独头蒜。今日看,白云瑞可不是鼠肚鸡肠的人,说话办事都让人敬佩!

陆小倩看白云瑞不仅没处置自己,还把自己当亲人,更觉得对不起白云瑞了,你说我干的叫什么事儿!想起以前的所作所为真是羞愧难当。她喊了一声:“姐夫……”泪如雨下!

云瑞看小倩梨花带雨,哭的泪人一样,有点于心不忍,但愿她真心忏悔,痛改前非:“小倩,别哭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别在想了。你有天大福缘,二位师太收你为徒,好好修行!”

二位师太也说:“你们化敌为友,又认了亲,应该高兴,来人呐,准备斋饭,三位施主想必也该祭五脏庙啦!你们衣服都湿透了,找个空房,我命人生火,把衣服拧一拧,烤一烤。”

三个人还真饿了,赶路,淋雨,避雨,又和太上老尼过招,五脏庙早就空了。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确实难受。小尼姑给三个人找个空房,生了火,三个人把湿衣服脱下来,拧了拧,用火烤的差不多了,回到禅房,斋饭都做得了,小米粥,馒头,咸菜,一盘热豆腐,一盘摊鸡蛋。两位师太说:“三位,庙上清苦,委屈三位了。”

三个人有的吃就不错啦,每人喝了两大碗热粥,喝完了,全身舒畅。

吃完了,碧云师太给三个人找个空房,这时候陆小倩又把白继孝抱走,哄着他睡觉。

徐良和云瑞躺下了,老房睡不着了,又想起邵雍先生的话,明年牢狱之灾,我是怎么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