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易八卦 » 梦见自已打骂自己的大女儿(孕妇梦见打骂大女儿)

梦见自已打骂自己的大女儿(孕妇梦见打骂大女儿)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3 阅读数:62人阅读

昨天梦见自已打骂自己的大女儿,我们分享了患者乐菱的患病过程和前期心理干预经历。乐菱的父母不懂科学的家庭教育方式梦见自已打骂自己的大女儿,长期对孩子实施高压式、打压式的教育梦见自已打骂自己的大女儿,缺乏认可和心理上的关爱。而且夫妻关系长期不良,家庭氛围非常压抑。

所以,乐菱从小的性格敏感、胆怯内向,遭受了大量来自家庭的叠加性的心理创伤,其次是来自校园欺凌的心理创伤。

上高中后,乐菱先出现严重学习障碍,成绩下滑,引发了强烈的焦虑和自残行为。她一度休学,但复学后还是无法坚持上学。之后母亲带她就诊,曾被诊断为抑郁症和焦虑症,长期服用拉莫三嗪、草酸艾司西酞普兰和喹硫平。不排除开药的精神科医生考虑她是非典型的双相障碍,但药物治疗并不理想。

而且从小学起,乐菱就有个奇怪的嗜好:总是抠掉皮肤上的伤疤,然后把带血的痂疤吃下去,心里觉得开心、舒服。相信对于这个行为,常人实在难以理解。

带着迫切的康复意愿,乐菱的妈妈带女儿找到我们,开始接受系统化的深度心理干预。

前期的心理干预中,我们利用深度催眠找到了她“吃痂疤上瘾”背后的病理性记忆,该症状的心理根源令人震惊梦见自已打骂自己的大女儿

(回看点击:16岁女孩罹患抑郁症,抠伤疤、吃血痂上瘾,这竟然源于4岁时的心理创伤)

经过这一次深度催眠后,乐菱吃血痂的行为大幅度减少,近10年来的病理性行为在短短几天内几乎消失,一家人都非常惊喜。然而,这只是她接受系统化心理干预的开端,以下继续分享其后续康复过程。

01

从第二次深度催眠治疗开始,催眠治疗师Lucy主要围绕乐菱的情绪症状进行处理。

比如,乐菱有时在家会独自发呆、出神,接着很容易想起过去的心理创伤,继而悲伤、愤怒,冲家人发脾气。

由于爸爸经常在外工作,主要由妈妈陪着她,妈妈也就成了她主要的情绪发泄对象。而且,妈妈不太敢主动询问女儿的心理活动,怕进一步刺激她。所以在她看来,女儿本来安安静静、好好地呆着,可莫名其妙就生气了,给人感觉很不正常。

通常来说,患者对家人感到愤怒,往往主要源于家人曾对其造成过叠加性的心理创伤,Lucy在深度催眠下发现了相关的叠加性的心理创伤并给予高效修复。

乐菱的妈妈有几个姐妹,也都生了小孩,乐菱是这一代孩子里面最年长的,但似乎也是里面最不够自信、开朗。

逢年过节,她经常随着妈妈到姥姥家,表弟、表妹和姨妈们也都来相聚。表弟、表妹性格比较活泼,不仅会说话讨姥姥开心,还主动帮大人干活。姥姥总夸表弟、表妹嘴巴甜、勤快,大家也都附和。

在乐菱的内隐记忆里,此时她爸妈就会拿她来做对比,“你们看,乐菱就不太会说话!”姥姥也说乐菱老实、厚道。

乐菱觉得爸妈和姥姥的这些话其实是嫌自己傻、笨、不够聪明。尤其是爸妈,不但不维护她,还用嫌弃的眼神看着自己,与姥姥、姨妈们一起笑话自己。她既委屈又生气,“我觉得自己明明就不笨”,她立刻满脸的不高兴。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下子就有点恶性循环了。本来她就不太爱说话,人也不自信,认为自己没有得到肯定后,后续她在这种场合里就总是皱着眉头,表情阴郁,更不爱说话;爸妈和长辈也就更加说她老实了。她对父母的讨厌、排斥也越积越深。

其实,老实、厚道本来不是贬义词。后来,乐菱妈妈得知了这个创伤后向我解释,当时她和乐菱爸爸、还有姥姥其实没有贬低孩子的意思。相反,他们是想突出乐菱与表弟、表妹不同的性格特点:不爱耍嘴皮子,为人老实、厚道。在她印象里,也不记得曾用“嫌弃的眼光”看着乐菱。

而且,姥姥一直对乐菱爸爸这个女婿的能力很满意,所以也很喜欢乐菱这个大外孙女,对她期待很高。换言之,在妈妈的角度看来,其实大人的这些话是对她的夸奖和肯定。

可为什么到了乐菱耳里就成了贬低和揶揄?这当然与她不够自信、还有当时长辈们“夸奖”方式不够科学有关。

但在更深层次上,这说明乐菱那时已经有一点敏感多疑、容易把别人的好意当坏意的偏执型人格改变的表现,根据我们的经验,这背后肯定有更早期的、来自其父母的心理创伤。这也是在那一次深度催眠下找到的。

乐菱比同龄人早读书,5岁便上小学,同班同学都是6岁、7岁。有一次考试,很多孩子考了双百,乐菱却是倒数第3名。

人类的大脑在生命早期发育得快,所以在幼年儿童时期,虽然不同的孩子年龄仅相隔1、2岁,但大脑发育、认知能力却相差甚远。所以,乐菱落后于哥哥姐姐们一大截,这实在太正常了。

但乐菱的爸妈没有看到这个规律,他们发现孩子成绩这么差,忧心忡忡,偷偷讨论乐菱是不是智力低下。很不幸,这被乐菱听见了。

后续,爸爸妈妈总认为乐菱天资不够,经常说她“笨”、“傻”、“死脑筋”。乐菱说:“妈妈总是唉声叹气,觉得我不可救药,不想管我了。爸爸辅导我做作业的时候,无比的耐心和关爱,他看着我那种可怜的眼神,就像对待智障儿童一样,也总说我笨!”

其实到了小学中高年级后,乐菱学得很好,成绩优秀。但因为父母总是给她贴标签,她也自我否定,认为自己智商不行,只能相信勤能补拙,不断自我施压。

而且,她非常讨厌父母总说自己笨、没能力,对父母也越来越反感。所以,有时父母说的话其实不是贬低她,但她很容易从负面去理解,把很多中性的话语理解成父母说她“笨”,这又反过来加深她的负性情绪和对父母的怨恨。

在做这一次深度催眠期间,乐菱的爸爸来广州参与家庭治疗了。他得知了女儿内隐记忆中遭受来自于他带来的叠加性的心理创伤后,触动很大。他对女儿感到很愧疚,他提出既然女儿现在对他感到愤怒,不如他搬到家外住,与女儿隔离开来。

可能他确实心疼女儿,不愿意女儿受情绪折磨之苦,但也可能有他逃避、不知如何面对也不想面对的心态在作祟,想一躲了之。总之我一听,马上劝他三思。

我跟他说,以前我们收治过的一个患者小璇,其父亲对她造成大量的心理创伤,她视父亲如仇人。后来父亲既怕刺激了女儿,也受不了整天看女儿的脸色,就搬出去住。结果小璇更加生气,认为父亲把自己伤害成这样,现在一走了之、乐得自在,父女关系更加跌到冰点。

而且,很巧的是,与乐菱相似,小璇因长期遭受父亲带来的大量叠加性的心理创伤,父女亲子关系恶劣,她也萌发过成为同性恋者的念头。

所以我非常严肃地对乐菱爸爸说:“乐菱现在对你实际上是又爱又恨,如果她不愿意你搬出去,你非要这么做的话,很有可能会让她觉得你是消极对待,逃避问题,而不是真心诚意地想改变。这样,她和你的关系会进一步恶化!”

“而且,她现在一想到跟男孩子谈恋爱,就想到你粗暴的脸,心里很反感,性取向已经有不合主流的苗头了!如果你再不积极面对,深刻地作出更多自我反省和改变,努力修复和女儿的关系,那她的性取向很可能会继续朝你不能接受的方向发展!”

这次干预之后,乐菱妈妈给我发来详细的反馈。她说Lucy和我精准化的心理干预虽然狠狠地批了乐菱爸爸一顿,但一针见血,有刮骨疗伤的感觉,触动了爸爸的灵魂深处!

我与乐菱母亲的聊天记录截图

我再引导乐菱妈妈要看到丈夫对家庭的付出,不能一味否定他,也要看到丈夫的改变和进步,改善夫妻关系,然后继续带动丈夫作出更深刻的自我反省、改变和提升。

这一次干预后,乐菱说以前经常梦见爸爸打骂自己,但现在很少梦到了。我很高兴,初步引导她要有塑造高逆商的意识,用积极的心态看到目前学业上的落后和外界的评价。

02

在昨天的文章里,我们提及乐菱还有一个比较罕见的症状。

很多抑郁症患者的情绪症状“晨重暮轻”,上午起床状态不佳,甚至起床非常困难,但到了下午、晚上,状态反而有所缓解,积极思维和行为有所增加。

可乐菱虽然早上醒过来情绪也低落,但是几乎每天到了黄昏时分,她的抑郁情绪不会缓解,反而加重,在校无法晚自习,在家也难以集中注意力做事,心情特别压抑、难受,经常眼泪哗哗地流,爸爸妈妈在旁不知所措。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在与她交流时,特意问她,这个时候是否有想起过去遭受的心理创伤或者发生什么事情。她非常肯定地告诉我,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也没有想起以前发生的具体事情,就是到了这个时间段,就会莫名其妙地感到非常压抑。

我一听,这就是精神科大夫眼里“不明原因地出现情绪低落”,是以前所谓的“内源性抑郁症”的重要表现,往往也会被精神科大夫和心理咨询师认为是生物学因素导致的,简单地说,就是大脑5—HT降低所致。

但我们现在深度催眠下创伤修复的临床实践经验告知我们,这种病理性条件反射的背后根源肯定是遭受过叠加性的心理创伤。

果不其然,Lucy通过深度催眠发现,这个独特症状背后的创伤事件可追溯到乐菱3岁时。

那时,乐菱的爸妈工作都很忙,所以经常请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到家帮忙照顾她。

在乐菱的记忆中,爷爷奶奶来了之后,经常在客厅看电视、嗑瓜子,把自己晾在一边。如果是姥姥、姥爷来了,他们就总爱数落乐菱哪里做得不好。

好不容易等到妈妈下班回家了,可妈妈要么跟爷爷奶奶发生争吵,接着一直黑着脸,转头也朝乐菱发脾气;要么就是妈妈听了姥姥的投诉,接着又把自己臭骂一顿。

有时候,老人家没空过来,妈妈就把乐菱留给爸爸照顾,但乐菱觉得爸爸总是不管她,自己干自己的事,连陪自己睡觉也不闻不问。

总之,从幼儿园到小学,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年。乐菱觉得家里根本没有人理解、关爱自己,她经常在自己房间里看窗外的夕阳,越看心里越悲伤、孤独,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哭。黄昏时分给她带来的浓重忧伤就从这时埋下缘由。

另一个创伤事件是在她高一的时候。当时,她从学校的老校区搬到了新校区,不但与知心好友分离,失去了唯一能倾诉的对象;而且新校区设在市郊,周围一片荒凉,校内的学生人数也少,更显萧瑟。

再加上,他们学校实行军事化管理,每天吃饭、休息的时间都有严格规定,早上要晨跑早读,晚上要挑灯夜读,学习上的压力非常大。

在这种环境里,乐菱本来就非常压抑,偏偏每天傍晚大概5点钟时,学校外总会传来一些曲调哀伤的音乐,这更令乐菱无比伤感。

“我觉得心里好孤独,好悲戚啊,身边没有朋友,学习又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胸闷、想哭,太压抑了”。

在深度催眠下,Lucy先修复了以上创伤,再引导她对黄昏建立轻松、愉快的感受,引导她的内心要逐渐变得强大起来。这次深度催眠做完后,乐菱再次想象黄昏的景象,竟说其实夕阳挺美的,心里轻松了很多。

到了心理干预的这个阶段,我与乐菱做了一个小结,进一步分析了她罹患精神心理障碍的根源,引导她积极看待父母曾带给她的伤害:其实父母是很爱她的,只是过去的方式愚昧、无知。

此时,因为心理创伤得到了初步修复,乐菱确实对父母更加理解了。她还带着憧憬,说希望回家之后,能跟爸爸、妈妈一起看一次黄昏,欣赏晚霞,感受夕阳的美好!

03

考虑到乐菱妈妈与我们一开始商定的心理干预时长并不算十分充裕,乐菱的情绪症状得到较大缓解后,我们便开始加紧处理她的学习障碍。这个现实难题对她能否顺利康复有很大的影响。

前面提及,乐菱无法坚持上学,在学校和课室环境中非常焦虑。即使在家自习,她也容易烦躁,想逃避;尤其是学数学时,几乎完全学不进去。可是如果她放任自己不学习,事后她又非常内疚自责。

她还经常做与学习相关的噩梦,早上醒来感觉整个人似乎还留在噩梦中,非常痛苦压抑。Lucy这次给她处理的问题,就是噩梦背后的心理创伤,尤其是来自于学校的。

在深度催眠下,Lucy找到了3个学校情景的创伤。比如初中有一次没有完成练习册,老师检查时发现了,虽然没有训她,但阴沉着脸,让乐菱感觉非常恐惧。

还有高一时她第一次休学复学,就读新班级,原来的同学都成了她的师兄师姐。乐菱非常烦躁,“我觉得自己总在原地踏步,走不出来了,很焦虑很焦虑”。

图片来源于网络

修复了这3个创伤后,乐菱说当天回去就睡了个好觉。但她对高考、数学还存在排斥心理。妈妈和她仍然很担心。

我表示,这后面肯定有关于数学和高考的心理创伤,只能后续再继续修复。如果时间来得及,还可以塑造高效学习状态。

这一次心理干预后,乐菱跟爸妈回家修整了一段时间。此时她对学校、学习的感觉已经好了很多,按理来说,可以尝试上学。但乐菱还是不情愿,她不想参加国内高考,很想出国留学,希望父母替她报读相关培训班。

乐菱爸爸很后悔,因为可能是他过去无意中的一句安慰“你要是学不好也没事,咱们可以送你出国”,令乐菱现在一心想出国,逃避高考。但其实乐菱的家庭难以负担起这笔费用。

更何况,不久前乐菱妈妈告诉我们,乐菱爸爸的工作出了差错,被扣了很大一笔钱,家里更是拮据。以前,乐菱爸妈不敢告诉孩子,怕她担心。但现在爸爸想告诉孩子,打消她想出国的念头。

其实这个决定是有风险的,万一孩子承受不了,梦想破灭,又担心家庭经济,可能会引发情绪波动和灾难化思维。最后,爸爸还是自行决定告诉了她,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乐菱就说不出国了,第三天就背起书包上学去了,还安慰爸爸:“我会努力学习参加高考的,爸爸,你不要太担心!”

这一下乐菱爸爸喜出望外,高兴极了!他甚至又产生了一些偏激的认知:孩子其实没啥问题,就是要逼一下,不逼不行,现在没退路了,自然就愿意上学了!

本来原定稍作休整后,乐菱继续来广州接受我们的心理干预,但乐菱不愿意耽误学习,希望等到放长假再过来。

据妈妈反馈,孩子现在很少做噩梦了,还鼓励爸爸要努力上班,减少经济损失。学习主动性比以前好多了。以前父母不能在她面前提高考,一提就情绪爆炸,但现在可以提了。

从这时开始,我们开始为她逐步减药。她认为拉莫三嗪对自己的记忆力有影响,所以首先减少的是早上拉莫三嗪的药量。此后她情绪稳定,没明显的减药反应。

更令我们高兴的是,乐菱开始对异性有朦胧的情愫了。她最近跟妈妈说对某个同级男生产生了好感,还特意买了与男生的同款运动鞋,穿去上学心里很美。

乐菱的敏感多疑的偏执型人格改变也有所改善。她以前很爱看哲学书,对一些社会现象和人生问题的理解有时比较偏激,爱钻牛角尖。但现在她看动漫,跟同学有了很多共同话题。

当然,除了乐菱之外,其父母的改变也很大。她的爸爸虽然对家庭教育还有一些错误认知,性格仍然比较偏执、自以为是,但他对女儿的关爱确实多了很多,让乐菱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

我与乐菱母亲的聊天记录截图

不过,康复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乐菱当时最大的压力来自于数学。父母给她报了补习班,但注意力还是不行,做题遇到困难时还是容易陷入焦虑,偶尔会习惯性地抠一下皮肤。

后来,乐菱再次回来接受心理干预,跟我诉说她当时承受的学习压力真的很大。而且,我们想减少她服用的喹硫平,但只要减量她的睡眠质量就下降,又开始做噩梦,做梦时还“嗷嗷”地叫,表情很痛苦,妈妈非常担心。

当时,针对这个问题Lucy又进行了一次深度催眠,寻找背后的心理创伤。

首先呈现出来的心理创伤是新近发生的,就是她这次重新回到学校后。

“我们老师每天都在强调高考的重要性,说竞争很激烈,如果没有考好,上不了211,就找不到好工作,这辈子就完蛋了。然后同学们也在抱怨,说题目越来越难了”

“老师和同学这些话,我一听到就觉得身上有一堆虫子在爬,非常难受,一点积极的动力都没有。但每天还是要听,还是得逼自己去学,生活一点都不美好,高考带来的东西太痛苦了!特别讨厌高考!”

“还有数学对我来说像个魔咒似的,我很想学,但就是学不好,注定学不好似的。在学校学3天我就好累,很想休息,但压力大,只能坚持。”

还有,乐菱当时做的噩梦经常有一个重复的场景,一个玻璃鱼缸里,全是密密麻麻的小鱼尸体,她感觉死掉的鱼随时会跳出来落在自己身上,非常恐惧。

深度催眠下,乐菱又看到了这个奇幻的场景。Lucy把这个场景处理掉之后,呈现出来的是她的彷徨和担心:“爸爸可能要失业了,我非常担心家里最后连房子都没了,一家人露宿街头,非常凄凉”

可想而知,此前爸爸告诉她家庭经济危机的事,再加上巨大的学习压力,已经对她造成心理创伤了。爸爸还觉得效果很好,沾沾自喜地认为“教育孩子就得靠逼”。从这个结果来看,当时他的做法虽然让乐菱重新上学了,但是如果不处理背后的相关创伤,最终她可能会在重压之下再次出现抑郁发作,而且病情会加重,因为她会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出路了。

做完这次催眠后,乐菱不再做那个重复的梦了,想到高考和家里的经济也没那么担忧了。我引导她明白,家庭经济的问题父母会想办法处理,虽生活水平下降一些,但不至于吃不成饭。她现在需要集中精力学习,以后奋斗出成绩,也会反哺到家庭上。

这次干预后,乐菱又回家继续上学。妈妈又给我们反馈了一些好消息,比如爸爸希望养狗,但乐菱不愿意,并且勇于表达自己的意愿,“第一次敢于挑战爸爸”,妈妈很惊喜。

我与乐菱母亲的聊天记录截图

可随着乐菱好转,爸爸对她的要求又高起来了。毕竟还是康复阶段,有时乐菱想在家休息,但爸爸就容易发脾气,认为妈妈对孩子太多依赖和纵容了。夫妻还因此大吵一场。

好在,乐菱的大部分心理创伤已经修复,情绪总体稳定,对待父母的关系也更加理性,未引起她太大的心理冲击。

04

后来,因原定的心理干预时间不多了,我们仍然围绕学习烦躁、注意力较差的问题,对乐菱再进行了一次深度催眠治疗和认知干预。

此次呈现出来的都是校园里学习压力、人际交往的创伤,不一一赘叙了。接着我又利用深度催眠下条件反射重建技术(CRRDH),为她建立自习时比较愉悦、兴奋的状态,还有一些涉及到做题时的心理活动处理。

在实施认知干预时,我了解到父母的剧烈争吵对她还是造成了一定困扰,她想劝劝爸爸,但爸爸不听,她觉得非常无奈,甚至说“要是他们觉得离婚合适,那就赶紧离吧!”

虽然她嘴上那么说,但如果父母真的要离婚,对孩子的内心肯定还是有冲击的。我担心她心里纠结,想表达想法,但爸爸不尊重、不理解,有可能会引发父女间的冲突,形成新的心理创伤。

而她爸爸那时不可能再过来接受家庭干预了。我只能尽量引导乐菱看清楚父母冲突、父亲性格缺陷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并从她一生的角度去看待和解决。

我自我开放了部分亲身经历,引导她明白,现在父亲对她的意见还不太重视,是因为在他眼里她还是个孩子,对此她不要太过在意。但她可以将此化作动力,专心学习,积累本领。

不管父母作出什么选择,当她以后有能力证明自己、作出了优秀成绩时,那时候她说的话自然更有分量,父亲也就更有可能听进去了。

这次之后,乐菱的心理干预又告一段落,她马不停蹄地上学去了。据妈妈反馈,乐菱后续的情况整体上是不断改善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我的临床指导下,她服用的药量越来越少,拉莫三嗪和西酞普兰完全停掉了,就剩下晚上服用25mg喹硫平帮助睡眠,这已经是非常、非常低的剂量了,几乎不会有明显的副作用。

乐菱的自信心和胆量也大了很多,还敢自己骑着电动车出外买东西,以前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敢骑的。最近她主动要求参加了一门学科的摸底考试,结果考了全班第一名,老师和爸妈都非常惊喜!乐菱也备受鼓舞,决定接下来的期末考再参加3科考试,循次渐进,逐渐找回状态。

此时,乐菱妈妈觉得女儿康复效果很不错,提出可否提前终止心理干预,我们也同意了。

我与乐菱母亲的聊天记录截图

虽然在我们看来,她的康复还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比如,她厌烦学习数学的问题,还来不及寻找背后的心理创伤并修复;而她父亲仍有可能是个“不定时炸弹”,造成家庭关系不稳定,从而导致乐菱的情绪波动。

不过,后来根据妈妈反馈,乐菱的爸爸看到女儿逐渐的良性进步后,他也有了更多的改变,对孩子更加宽松。虽然他嘴上对妻子还是缺乏认可,但也有意识地模仿妻子,学习积极正确的与孩子相处的方式。

关键是,自从乐菱生病,她的妈妈痛定思痛后,她逐渐蜕变为一个非常有智慧的家长。在她的陪伴和引导下,我们相信乐菱后续应该不会遇到太大的心理问题。

我此前提及,乐菱父母各自的原生家庭中也有很多问题,但缺乏自我觉察,这直接导致他们对孩子的教育方式犯下了很多错误。

今天的文章来不及展开了,明天我会继续分享、分析乐菱父母的一些成长经历及其影响,希望对广大父母有警醒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