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水布局 » 住宅风水 » 梦里梦见抓小鱼吃葡萄被别追的简单介绍

梦里梦见抓小鱼吃葡萄被别追的简单介绍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09 阅读数:30人阅读

本故事已由作者梦里梦见抓小鱼吃葡萄被别追:寒笑半步癫梦里梦见抓小鱼吃葡萄被别追,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梦里梦见抓小鱼吃葡萄被别追,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梦里梦见抓小鱼吃葡萄被别追,侵权必究。

林多娇心里有一份这辈子最好都不要再相见的人人名单梦里梦见抓小鱼吃葡萄被别追,这份名单上大概有十个人左右,包括小学欺负过她的小男孩,初中势利眼的老师,大学的渣男男友,还有留学时候的奇葩舍友。

当然这个名单上的人来来回回,有的人混得过分不好到林多娇已经懒得再讨厌了,有些时间久了她就忘了。但是高居榜首的那个人始终没变,是那个从初中开始就相看两厌的死对头,单哲。

不算两年前的偶遇,他们有五年没见。林天娇打死也没想到,再相遇时她在手术台上,拿着针要帮她缝合伤口的就是她的死对头。而她做的是,痔疮手术。

偷摸做痔疮手术,上手术台她傻眼,缝合男医生是她的死对头

1.失恋

有句话怎么说的,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林多娇在二十八岁生日到来的前一个月充分理解了这句话。

先是谈得不咸不淡的恋爱灭了,而后为了赶设计图纸加上放纵自己吃了一个月火锅,发现自己的菊花和以前不太一样。她拿出百度一顿查,哦,原来自己的了痔疮。

林多娇今年二十七岁,今年一脚踏进大龄未婚女青年的行列。好在她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长相也算清秀漂亮,主要是身材高挑匀称,而且还有个谈了一年的男朋友。这几天家里人还在催她要不要考虑结婚,就在她绞尽脑汁怎么往后拖一拖结婚这件事的时候。

她的男朋友,相亲认识的老乡,提出了分手。原因简单,林天娇是个建筑工程设计师,偶尔闲一阵子,但是大多都是在不停地画图。他们一个月见四次,每天发一句问候微信。恋爱一年,接吻次数都屈指可数。

男朋友觉得这样的恋爱没什么意思,提出和平分手。

林天娇手头正在忙一个大case,也没多纠缠就答应了。等到忙过这一阵子,她和朋友去吃火锅见到刚刚分手的前男友和一个女生举止亲密地吃饭,她才反因过来,自己头上有点绿呀。

看着前男友一脸得意,林天娇心里不舒服。平日里为了保持身材,她一直都很注意饮食。正好放假一周,她借着疗情伤的机会,日日外卖,夜夜烧烤小火锅。

然而就在休假快结束的倒数第二天,她蹲在马桶上,完成一次正常的生理代谢,今天她觉得屁股莫名火辣辣。

心里还想着今天晚上要不要吃苦瓜清清火,然而下一秒她就发现今天怎么一直卡着,不太顺利。用纸巾一擦,诶呦,有点疼,感觉自己的菊花……好像又长了一个花骨朵。十女十痔,她这是中招了。

其实林老爹就得过内外混合痔加大肠息肉。所以对于这个,她家算是有遗传史。

林天娇给还在海边度假的老爹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她爹一向心大,曾经林天娇流鼻血的时候,他大手一挥,等流干净就好了。林妈妈回家就看见六岁的低着头嘴里嘟囔着:血咋还留呢的林天娇半条裙子上都是血。

此时,正在和身边的老外交谈得热火朝天的老爹安慰她:“娇娇呀,没事儿没事儿,自己去医院挂个肛肠科,你就别告诉你妈妈了,省得她赶着要回国。”

得,自家爹娘指不上了。林天娇在心里默默祈祷,只要不严重到手术就行。

2.故人与肛肠科

医院一楼大厅,挂号的队伍,长长地排了起来。林天娇觉得医院是个让人无奈的地方,在这里,因为病痛聚在一起的人,在这里,能看到人生百态。

一愁眉不展的外乡人,风尘仆仆的样子,挂号柜台的工作人员一脸不耐烦大声地问他:到底哪里不舒服?那人颇为局促地搓搓手,带着浓浓的乡音说:“就是腰子疼……”

站在那人身后的林天娇动了恻隐之心,想起远在大洋彼岸的父母,会不会因为老爹的英语不标准而被人不耐烦对待?她微微弯下腰上前对着窗口处说道:“这位老伯伯说他腰部不舒服,但是他不能确定是哪科,可能是肾脏的问题,也可能是腰部肌肉或者骨头的问题。”

工作人员看着她,问:“你谁呀?”林天娇无奈地说:“路人”“你一个路人说什么话呀,还肾脏和骨科,站回去排队。”

林天娇看着老伯给了他一个无奈的微笑。老伯是一脸歉意的对着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怎么了?”耳边传来一个清爽的男人的声音,林天娇转过头去,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背影,他走过去询问着。

林天娇在心里感叹,这个白衣天使长得真高,背影真好看,声音也好听,竟然还有几分熟悉,估计是和她曾经喜欢过的哪个明星声音比较像。

正感叹着,那边那个医生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老伯拿着挂号单,一脸感激地对着那个医生说:“谢谢小伙子了。”走出队伍的时候,还回头对林天娇笑了笑:“刚才也谢谢姑娘你了。”

那医生本来都要走了,听见老伯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林天娇就在那么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和天使四目相对了。真是个好看的男人,利落的短发,棱角分明的脸是她最喜欢的小麦色的皮肤,戴着一幅无框架眼镜让他带点了书生气和斯文败类的感觉。

然而,这个人她认识。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份这辈子最好别遇见的名单。

单哲就是其中一个,而且是常年位居榜首的那种。这个名单里的人如果遇见,林天娇希望是在一个大雨天,她开着一辆低调的红色BMW或者黑色奔驰,而那些人正在路边打车,没带伞,样子十分狼狈。

她将车子停在路边,摇下车窗,看着落汤鸡的他们,嘴角上扬,一脸无奈地说:“好久不见呀,哎呀,没带伞呀,我倒是想载你一程,但是我这座位是真皮的,不能沾水,而且我要去见我老公李东旭,哎,不能让他等着急了。”然后扬长而去。

当年她把这个想法告诉损友刘阳晨时,她摇头说,说那么多显得太贱了,你就应该摇下车窗,看着他们,然后来一个三分凉薄,五分嘲讽,还有两分高傲的微笑,戴上限量的Prada墨镜,摇上车窗,最后飞驰而过,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将路边的水全部溅到他身上。留下一个气急败坏跳脚的他。

林天娇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好像刘阳晨的设想更贱。

林天娇和单哲的孽缘从幼儿园就开始了,从小两个人因为英语晚会竞争谁当主持人开始,一直到初中矛盾最为严重,那时单哲为了甩了他前女友铺,声称他其实和林天娇有一腿。

那个长得还不错的前女友报复性地抢了林天娇当时的男朋友,也是她的初恋。中考的时候单哲以比林天娇高了0.5分的优异成绩拿到了,全省最好的三中的配额名额。

林天娇在那个暑假咬牙切齿诅咒单哲,而人家因为单爸爸高升,搬到别的地方去住了。从那以后,他的名字就留在她早已经不用的QQ好友里。

收回思绪,女收费员打断了他俩的对视。“哎,下一个,你看什么?”那个女孩子此时的声音格外轻柔,眼睛粘在单哲身上,显然,单哲有点懵,还在看着她。

林天娇真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单哲这么盯着她,她怎么说?于是她凑近窗口,压低声音:“肛肠科。“

女收费员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没听清,大点声。“

林天娇此时脚趾扣地,稍微大了点声:“肛肠科。“

女收费员继续问:“到底是啥?大点声,后面那么多人呢。“

林天娇感觉站在一边的单哲的目光像激光灯一样,射向她的每一寸肌肤,她能感觉到从耳根,到她的脸和脖子,已经开始发烫。

她颤抖着开口:“肛肠科。“好了,音量够了,她感觉旁边的单哲好像发出一声略微尴尬的轻咳声。

本着负责任的原则,收费小女孩追问了一句:“什么症状。“林天娇今天出门真是没看过黄历,她又凑过去:”痔疮。“

这次小女孩真是被她弄得不耐烦:“能不能大点声!”

林天娇本着早死早超生的原则,气沉丹田,一声大吼:“痔疮!”

这次她能确定,单哲真的是发出了一声嗤笑,噗的一声,让林天娇想死。

拿到挂号单,林天娇一个箭步,冲向二楼肛肠科。留下身后貌似还盯着她的单哲。

3.血染菊花

直到林天娇被叫进诊室,趴在病床上让那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医生看诊的时候,她满脑子想的还是单哲。

说起来她已经五六年没见到他了,自从他高二全家搬走,但是其实在英国读研的时候他们碰过一次面,只是经历不怎么美好,她选择性遗忘了。

那是在一个明媚的四月,那时候英国粉色的樱花都开了,当时因为专心钻研美食和连着几天熬夜写论文的林天娇在公园溜达的时候遇到了和女朋友一起游玩的单哲。

此时的林天娇将近一百二十斤,面色焦黄,主要是曾经浓密的黑发,那时却枯黄还有有些秃头。她这辈子都忘不了单哲的眼神。惊讶中带着一种疑惑。

于是就在他抬手要打招呼的时候,林天娇拉着还在和金发碧眼的小哥抛媚眼的刘阳晨,一路狂奔而去。

事后刘阳晨说,她以为见了鬼,不然一百二十斤的林天娇怎么能跑得那么快。

一阵巨痛让林天娇从记忆里走出,林天娇脑子轰的一声,难道医生把她的痔疮捏爆了?

她哇的一声哭出开,此时各种委屈和疼痛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抽噎着问:“大夫,我的痔疮是不是……爆了?”

老医生一脸疑惑:“这孩子长个痔疮,怎么连脑子都不正常了?”看见林天娇盯着自己血淋淋的手套,医生笑了出声:“你自己来生理期了你不知道?”

林天娇察觉到一阵暖流。在她的生命里,大姨妈虽然会晚来,却从不缺席每次她人生最重要的大事。比如,每次重要的考试,包括高考,中考,还有那年她要坐飞机从英国回国的时候。

她这才不好意思地从病床上起身,看见医生的胸牌,刘桂香,肛肠科主任。她这才反应过来,明明挂号的时候选了一个女的,结果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

刘桂香主任,一边写病历一边对她说:“你这个有点严重呀,光靠药物也是不行的,十天后你生理期结束,就过来开刀吧!”

完了,今年本来想留着年假出国逍遥一下,既然要手术还是要告诉老妈一声,果然林妈妈一听就想赶紧回国,因为改签机票有点麻烦,林天娇想着一天手术完估计会一直睡睡睡,就让他们按原计划回国。

林天娇最后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妈,你和单哲他妈妈还有联系吗?”

林妈妈觉得莫名其妙:“有呀,人家小单可厉害了,医大本硕连读的心脏科的,后来还被推荐去了英国进修两年。”

还好不是肛肠科,那应该就不会碰到,林天娇放下一颗心。

4.手术台上遥相望

手术前林天娇明智地选择拿了泻药和工具回家清理肠道。

当年林爸爸选择在医院灌肠,结果排队排了好久。好不容易结束了一次,刚出厕所又来了感觉,林天娇那年刚拿到驾照,但是为了她爹,硬是开车开到110迈,违章无数。

她这辈子都记得她爹,那个面对地震台风都临危不惧的那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被她架着回家的,而她爹一进厕所,就是关上厕所门的那一刻,她听见了砰的一声,紧接着如机关抢那般,突突突,射击着,仿佛自家厕所里正在拍战争戏一样。

小护士把东西给她以后,教了她一遍怎么用,有点担心,欲言又止。

折腾了好久,林天娇终于穿着手术服,被推进去,一个小护士在给她消毒,一边安慰哆哆嗦嗦的她别害怕,刘主任技术特别好之类的。其实她不是因为害怕哆嗦而是因为手术室里太冷了,她冻得直哆嗦。

刘主任上面的手术有点耽误了,她就在这冷风中哆哆嗦嗦着想着一会儿麻醉了就好了,睡一觉被推出去就好了。

然而,当手术开始了,她还在疑惑自己怎么还没睡过去的时候,刘桂香主任开始和她聊天:“小姑娘几岁啦?工作了吗?”

林天娇麻痹自己:一定不是和我说话,一定不是和我说话,我要睡着了,对,睡着了就不怕了。

“不用闭眼睛,我就和你说话,这是局麻……”

林天娇任命地睁眼睛,颤着声音回答:“没有。”

桂香主任开心地说:“挺漂亮的小姑娘,怎么能没对象呢,来来来,看看我后面这些人咋样?”

林天娇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后排被她忽略的一排带着口罩的年轻医生,重点是都是男的。

“刘主任,咋……咋还有人围观?”

“你这内外混合痔疮,很稀有的,让他们学习一下,观察一下…….”

紧接着他还像招呼他们吃饭一样,“过来过来,凑近了看看,诶呦,你们看看,像葡萄一样的……”

林天娇就这样,被五六个人围观着,心理安慰自己,会过去的,会过去的.

就在手术快进行到最后,刘桂香高高兴兴地说:“好了。缝合一下伤口就好了!”

那种高兴和劫后余生的情绪一瞬间充斥在她全身,看着各位实习医生也陆续要退出去,刘桂香像是想起什么来,对着那帮医生说道:“诶,刚才一直没凑过来的那个小伙子,叫小单,对,就是你,过来,你导师说你缝合技术好,来,你来收尾!”

林天娇此后很多年都记得这个场景,像是梦里的场景,和她少女时期读书读过的桥段一样,那个惊艳了岁月的男生逆光而来,出现在女主面前,从此空气都温暖了。

就这样,林天娇看着那个带着口罩,且露出一双干净清澈双眸,他的脸被他头顶巨大的手术灯照有几分朦胧,如果林天娇不是躺在手术台上,她可能会开开心心赞美一下。

但是那个人是她最不想见到的单哲,此时四目相对,电光火石,惟余尴尬。

5.尴尬的重逢

等到林天娇被推回病房的时候,她都在心里默默念叨:刚才是梦,刚才是梦……

然而第二天早上她被菊花麻药过后的疼痛弄醒时看到的不是自家爸妈的脸,而是单哲的天,他好像正在床头向玻璃杯里倒水。

看见她醒了,两人再次四目相对,林天娇本能把被子蒙在一把拉起来,盖在脸上,拉扯间,碰到了伤口,她不禁啊了一声。

单哲手忙脚乱地把她从被子解救出来,小声说着:“你别动,小心伤口…..”

一阵折腾以后,单哲坐在一边,好几年没见的两个人都有点尴尬。许久,林天娇开口打破沉默:“那个,你怎么去了肛肠科?”

“我写病历的时候犯了错,被导师罚去肛肠科一周。”

然后又是沉默,冷不丁地单哲冒出一句:“我的缝合技术很好的,你那个地方…的伤口很好看的….”

林天娇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你可以走了。”

林爸妈因为当地龙卷风延误两天,林妈妈联系到了单妈妈,单妈妈让单哲这两天照顾一下她。

林天娇一个白眼翻了过去,天呀,她妈妈也太坑了。

单哲本着妈妈的话要听的原则,按时按点过来喂水喂药,惹得护士和同病房的人一阵赞叹:你这个人医生男朋友真好。

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林天娇不忘辟谣:“不是,不是……”

单哲接过话:“还不是男女朋友,是青梅竹马。”说完还用那双桃花眼略有些委屈的。

戏精,林天娇看着他那个样子,心里冒出了一句。

借下几天,因为林天娇一直没有“排气”导致只能吃流食,单哲指挥着她,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才能顺利排气。

林天娇照着他说的做了,还配合运气,吐气,余光就看见单哲捂着嘴笑得浑身发颤,原来自己被耍了。

林天娇气的抄起手边的纸巾就扔了过去,她就不应该信他!

单哲估计也没想到她能这么生气:“诶,我开玩笑的,你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那么爱生气。”

林天娇无语道:“你还提,你小时候干得是人事吗?”

6.青梅竹马那些事儿

林天娇和单哲因为彼此父母认识从小就相识,单哲安静,天娇活泼,完全就不是一样的人。

单哲最开始只是觉得这个脸圆眼睛圆身子圆的姑娘太吵了,对着毛绒玩具都能讲一下午故事。后来两人一起学了国际象棋,单哲本以为天天玩的林天娇怎么也下不过他,结果在一起父母聚会上,连胜他两局,从此单哲算是恨上她了。

在此后很多年里,单哲都以找茬为乐,林天娇后来才知道这些年为啥单哲那么烦她。就连坐校车都喜欢坐在她后座,然后用膝盖顶着她的座椅,看着她恶狠狠地回头问他:“你能不能放下你的腿,不到一米六的个子应该不用担心自己的腿放不下吧?”

侮辱性不大,伤害性极强!

单哲后来天天喝牛奶,终于在初中毕业前,突破一米八。

最过分的一次,单哲偷走了天娇第一次来大姨妈的卫生巾,害得林天娇一天没更换姨妈巾,最后在体育课上,血染校裤还不自知。

初中时期,林天娇消沉迷于各种小说,特别喜欢把年纪里长得好看的男生和单哲组成cp,写成文章发放给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单哲和某个人某个男生勾肩搭背或者是出去玩的时候,就会引得一些女生对着他尖叫。

甚至到后来林天娇开始研究成人文学,单哲又成了当之无愧的主角,那段时间上着感觉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如狼似虎。

单哲为了证明自己取向正常,于是开始和年纪里各种漂亮的女生恋爱,每次想分手的时候就会告诉女友,他喜欢林天娇,这也导致了林天娇后来和初恋分手。

絮絮叨叨说完这些事,林天娇突然觉得这好像也都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为什么那些年两个人就分道扬镳,弄得一副老死不相往来呢?

林天娇想起来了,当年单哲把她送给他的超级英雄手办送给了隔壁班的王雪,后来还和王雪去看了复联2。

王雪一直和林天娇不对付,是林天娇高中时期最不喜欢的女生。

“就因为这个原因?我怎么和你说话你都不理我?”单哲觉得奇怪,“还有上次在英国是吧,我好像看到你了,你也没理我。”

女生真奇怪,因为这点事情就绝交?单哲想。

直男真可怕,这都不明白?林天娇腹诽。

7.走廊一笑泯恩仇

林爸妈第二天终于回国了,而单哲又回到了心脏科,开始了他的忙碌的实习医生时期。被单哲闹腾了两天的林天娇,竟然有一点点失落感。

为了早日排气,林天娇偶尔会下床活动一下,有时会去医院的后走廊,有时也会去外面的小花园逛一逛。

凌晨了,因为饿的实在睡不着的林天娇,跑到走廊打开窗户想透透气.就在林天娇享受着夜风拂面,就听到了,楼下一层发出了类似于抽气的声音。听别人说医院的晚上总是会发生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此刻的林天娇想到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传闻,吓得连脚都不敢动了。

最后大着胆子探头一看,竟然看见了单哲坐在医院台阶上蜷缩着仿佛身子一颤一颤的,好像在抽泣。

“你知道吗?那孩子在上周还和我讲,手术出院以后他会去迪士尼玩,下一秒他就死在了我面前,你知道那种感受吗?”

“我大学5年,研究生三年,好不容易走上手术台,哪怕只是当个助手,我也觉得我终于能做到治病救人,可是我没想到第一次登上手术台就会…….”

看着有些崩溃的上者,林天娇加半晌说不出安慰的话,在生死面前所有安慰和语言都是苍白的,他轻抚着他的后背,听他说着,他心里的那些痛苦。

“我现在一闭眼睛都是心电图,从起伏归为平线,耳边都是那滴滴滴的警铃声,最后连成一片。”

此时他们站在走廊的窗边,晚风吹起他的头发,林天娇发现那个天之骄子单哲,也是个普通人,面对生死,也一样是苍白和无力的。

“这不是你的错,医生是天使,但他是人间的天使,他不是神,他没有法力让人起死回生。单哲你知道吗?医院是个很神奇的地方。

今天我一直在这个医院的走廊里来来回回走,看见了好多事情我来挂号那天就一个女人,当时她在和她同伴说,现在有一种技术抽一管血就能发现全身哪里有癌细胞,我还记得他说那句话的时候,对着医院大堂吐了口浓痰,但是把我恶心的够呛,我觉得这人怎么这么无知又没素质?

然而今天我就在这里,我听见她在4楼妇产科的走廊里哭,她得了癌症,她对着电话那头哭泣,她不想死,可是家里的钱不一定能治好她的病,却会拖垮整个家,甚至让儿女没办法继续上学,已经选择放弃了治疗。

那一刻我已经忘记了她之前的行为,只觉得她真的非常可怜。

楼上有个男人在打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情人温言细语,而他的老婆此时正在产房,艰难的生产着。那男人对着电话那头说,他舍不得的让他的心肝儿受罪生孩子,以后就算他和他老婆离婚了,这孩子就当做他们的儿子养。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产房里他的妻子还有那个刚出生的孩子,是多么无辜,尤其是那个孩子,他刚睁眼,他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就要面临着父亲的背叛和以后不知会发生什么的明天。那一刻我感觉脚下石子头上是生,我处在生死之间,却都感觉到了悲哀。所以说这世界上悲哀是基调,无常是常态。我们能做的好像就是平静的去面对所有的这一切吧。”

过了很久单哲叹了一口气,“这是我听过最莫名其妙的安慰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有被安慰到。”

“就给你10分钟,肩膀借你靠一下,10分钟之后,我可是要回房睡觉了。”林天娇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夜风习习,吹得人莫名的有些难过,此时的走廊非常的安静,只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默默地将头靠在旁边女人肩头,这个画面莫名有些不和谐。可是单哲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和温暖。

气氛真的有点好,如果不是空气里突然发出了“噗”的一声。

随后是林天娇兴奋地大叫:“我终于放屁了,可以吃东西了,哈哈哈哈哈。”

单哲扶额,林天娇真是气氛终结者。

8.社死瞬间

此时林天娇的同事们大概有七八个人正在她的病房里,他们提着大包小包来看病。

而林天娇和他们大眼儿瞪小眼儿,因为是痔疮手术,所以她一直只能趴在床上,但是鉴于她觉得一个美女得了痔疮听上去不太好,所以对外都宣称她是得了盲肠炎,只是割了盲肠而已。

天娇提前和父母说好了,让他们尽量不提有关于痔疮伤口之类的问题,正当同事们问候完了打算打道回府的时候,单哲走进来。

今天他刚写完病例,打算来看看天骄看见天娇坐在床上,他赶紧跑过去对他说,你怎么能坐在床上呢?你应该趴着呀,你这样伤口一你这样的伤口容易裂了,快快快趴着说着不由分分说,把林天娇抱起来,翻了了个儿,放在床上。

同事们一脸惊讶问,割个盲肠为什么要趴着?

此时单哲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不是割盲肠,她是割痔疮…..”疮字刚落下,他就看见了床上的林天娇对他投来了仇恨的目光。

他瞬间反应过来了,忙找补道:“对对对,她就是割盲肠,不过她盲肠长得比较偏后,她的伤口啊,在后面,所以要趴趴着….”

可是此时同事大概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天娇觉得她的脸又再次红起来,就像那天她在单哲面前说她要去看肛肠科一样…..

社死现场也不过如此了吧!

林天娇扭过头去,不再看单哲。单哲心里咯噔一声,完了他好像又直男了。

直到天娇出院那一天,她都没再理过他,林妈妈还问:“你和单哲怎么闹矛盾了?”

她不情愿意地说:“我和他从来就没和好过!”林爸爸在一旁插嘴:“那天你们在走廊里,他还靠在你肩膀上,我还以为你们在恋爱。”

林天娇瞬间炸毛了,:“你你你你你,你怎么看见了。”

爸爸说:“你那天回来的太晚,我和你妈有些担心就去找你,结果就看见了那一幕。”

“那就是个意外,是我善心大发安慰他,你们都别误会……”

没想到她出院那天,单哲还特意跑到楼下送了她,临走时他突然拉着她问了一句:“可以加一下微信吗?”

天娇有点意外,颇有些傲娇的说:“加我微信干什么?”

单哲掩饰性地轻咳了一声,脸微微发红,两个人突然同时说话。

“你不给我我就去找我妈妈要你的微信。”

“好吧,给你吧!”

两人彼此都愣了一下,看着对方,而后突然都笑了。

那一刻林天娇听见了自己的心,咚咚咚的跳着,那大概就是心动的感觉吧。

9.蓄谋已久

有人说男孩子喜欢一个女孩子时,就会想尽办法欺负她,引起她的注意,这句话单哲最开始不以为意,直到很多年后他想起那段时光时,他想他应该从很早时候就很喜欢林天娇,不然他不会每天变着花样的折磨她,也不会在别人问他喜欢谁时,脱口而出他喜欢林天娇。

他想过很多和林天娇久别重逢的场景,只是他没有想到第一次是在英国到时候,他刚想伸手打招呼,她跑得像兔子一样快。

第二次是在医院,他没有想到他被分配去肛肠科,竟然会在手术台上见到她,虽然以这种尴尬的形式见面,但是那天他能感觉到自己莫名的开心。

他还记得那一天他在走廊崩溃的时候,是林天娇站在他身边讲了一个不明所以的故事,可是他突然就释怀了。

在他的人生里很少有失败,而他从来不需要别人安慰,可是那一天他发现自己也是个凡人,也有懦弱的时候,而身边这个人可以给予他人间烟火般的温暖。

接下来俩的剧情可以说是非常俗套的,先是约着看电影,后来又一起吃饭。可是真正推动两人在一起的却是林天娇那个劈腿前男友。

他们有一次吃饭的时候看到了林天娇的前男友挽着一个女生走过。其实林天娇早就看见他们了,可是却不想搭理,埋头吃自己的蟹肉煲。

偏生她男朋友好死不死凑过来打招呼,看见坐在天娇对面的单哲,颇有些阴阳怪气的说:“这是谁呀?不介绍介绍?”

如果按照爽文的桥段,单哲这时候应该说,嗯,对我是她男朋友之类的话,打脸渣前任。

但是林天娇觉得单哲这种大直男是绝对不会这样说的,然而他就听见了对面人开口:“我是她朋友,也是他的青梅竹马,目前正在追求她。”

前男友听了以后说颇有些不屑的说:“哼,这么无趣的人竟然还有人追求。”

单哲,笑着回应说:“你品味不好,不代表所有人品味都不好。”

最后前男友拉着他的女朋友气呼呼的走了,在一旁美滋滋的嗦着鸡爪的林天娇说:“好俗套的剧情啊!”

单哲挑眉,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微带笑,那眼神,仿佛在问他,难道你不喜欢吗?

天娇笑着说:“但是好爽啊,我好喜欢!”

“不过我这句话可不是假的,所以,我可以追你吗?”

“那我让你追到我,我们可不可以点一个中辣的蟹肉煲?或者明天可不可以吃麻辣烫?”

“……..”

“不可以!你还想犯痔疮?”

“你能不能小点声?……”(原标题:《痔女多娇》)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