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自然 » 梦见自已女儿偷了别人钱(梦见自已生个女儿)

梦见自已女儿偷了别人钱(梦见自已生个女儿)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1 阅读数:72人阅读

人满为患的菲律宾闹市街头

吆喝声呼喊声叫卖声此起彼伏

瘦小的布兰卡来回穿梭在熙攘的人群中

衣衫褴褛饥肠辘辘的她

正打算向过往的人们伸手乞讨一些食物

可当脏兮兮的她一靠近人群

换来的就是人们的大声恐吓与驱赶

无处可去的布兰卡像往日一样蹲在街角

看着一旁无忧无虑玩耍的孩子们

她们是那样的快乐与幸福

玩累了就可以回到家里吃上香喷喷的午饭

不像自己只能够捡别人剩下的食物露宿街头

都是同样的年纪

别的孩子还在爸爸妈妈的怀里撒娇打滚

布兰卡却在为自己是否要饿肚子发愁

打从一出生就没有见过父亲的她

被酒鬼母亲带到这一片喧闹的地区生活

后来因为被嫌弃是个累赘

就连她的母亲也转而弃她而去

离开母亲的这些年来

可怜的布兰卡每日靠着乞讨

以及见不得人的扒窃手段坚强地活了下来

特殊的生活环境教会了小布兰卡

不得不耍一些小聪明来维持自己的生计

每次结合附近无家可归的野孩子们

一起偷窃时她都会走一大部分钱

而后再把偷来的钱装进一只铁盒子

埋在一处隐蔽的石头底下藏好

布兰卡这种自私的举动很快就引起了

小伙伴们强烈的不满

由于谁也不敢出头欺负比他们高一截的布兰卡

于是就只能够私下里偷偷的

拿布兰卡搭在废墟上的“家”出气

那是一个由一块废布和几块纸板搭起来的帐篷

这个温暖的小窝在很多个日日夜夜

都帮助过无家可归的布兰卡遮风挡雨

因此看见自己爱惜的“家”被破坏了之时

心如刀割的布兰卡忍不住地哭出了声

哭着哭着她又就这么在路边沉沉地睡了过去

隔天在街上四下游荡的布兰卡

看见了电视上一则大人领养孩子的新闻

灵光乍现的她也想为自己领个妈妈

因为电视山广告说有钱了什么都可以买来

布兰卡暗自猜想那是否有了足够的钱

她也可以买一个温柔和蔼的母亲呢

本着这样的想法女孩开始四处筹钱

她看见了路边每天来此卖艺的盲人皮特

只要皮特弹一弹琴就有很多人会给钱

机灵的布兰卡见此便心生一计

她仗着皮特是个看不见瞎子

便明目张胆地拿走了小铁盒中所有的硬币

可谁料早就已经认识了布兰卡的皮特

听脚步声就已经发现了是她

善良的皮特不仅没有生气

反而还关心布兰卡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他还让布兰卡把钱全部拿走吧

可良心未泯的女孩闻此不禁停下了脚步

感到愧疚的她默默的将钱还给了皮特

然后自顾自地在一旁帮助皮特乞讨了起来

一个可怜的女孩外加一个瞎了的老人

这一幕不禁勾起了过往路人的怜悯之心

大家无一不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

这也使得这一老一少小小地赚了一笔

得此经验布兰卡决定要和皮特合作

而皮特也恰巧因为城管总是要他交保护费

交不出来就要赶他走而发愁

在布兰卡的建议下

二人转而搭上顺风车来到了另一处街头

抱着吉他的皮特就坐在椅子上卖唱

而活蹦乱跳的小布兰卡就充当他的助手

两个没有家的人就这样艰辛的生活在了一起

碰到看起来就非常有钱的路人

小布兰卡也会忍不住手痒做起偷窃的勾当

直到她认为自己已经攒到了足够的钱

就学着路边张贴的广告那样

为自己打印了一些“花钱买妈妈”的广告

一张一张的贴在街道的墙上

路人见此不禁纷纷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但小布兰卡对此却并不在乎

夜晚无家可归的二人在路边的长椅上席地而睡

等到第二天早晨起来再就地卖唱

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让布兰卡有些失落

她的广告已经贴出去那么多张了

可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个妈妈和她联系

年迈的皮特也仿佛察觉了布兰卡的情绪

为了能让这个善良的小女孩开心

他特地弹了一首平日里布兰卡最爱唱的歌曲

就这样一个老人弹琴一个女孩唱歌

布兰卡稚嫩美妙的歌声引得路人纷纷驻足

人群里一位开酒吧的老板看中了这对

不走寻常路的奇妙组合

于是便热情邀请二人以驻唱歌手的身份

去到他的酒吧里参加演出

不仅包吃包住每晚还有1300的报酬

就这样 兴奋的布兰卡迫不及待的

拉着皮特正式开始了这份难得的工作

二人住上了风吹不着雨淋不到的砖房子

吃到了新鲜美味热腾腾出炉的饭菜

每晚来听他们唱歌的人也是络绎不绝

一天突发感慨的布兰卡问皮特会不会做梦

而皮特则是笑着说他当然会做梦了

每天他听到的摸到的感觉到的

都有可能会在夜晚出现在梦里

信以为真的布兰卡闻此突然起身

她默默的将皮特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

然后神秘而又严肃的告诉皮特

这下晚上在梦里就可以梦见她长什么样子了

布兰卡说自己的梦想就是

可以一辈子住在这样的砖房子里

吃上一口热乎乎的饭有一个陪伴她的人

而皮特也笑着说道如果幸运的话

梦想一定会实现的

但这也仅仅只是在幸运的前提下

布兰卡和皮特的生活逐渐过得风生水起

这也引来了酒吧一些不怀好意之人的嫉妒

一位员工见布兰卡深得老板赏识

便私下里栽赃陷害布兰卡偷了酒吧的钱

愤怒的老板怎么也想不到自己

竟然从外捡了一对白眼狼回来

于是一气之下又将二人彻底扫地出门

突然间又一无所有了的二人

只能默默的回到了曾经卖艺的街头

失落的皮特无意间听到路人说

布兰卡四处张贴告示要花三万元买一个妈妈

而皮特怎么也想不到布兰卡哪来这么多钱

他本不相信布兰卡是个小偷

可现在似乎也由不得他相不相信了

感到有些委屈的布兰卡认为皮特不相信她

也一个人赌气地跑开了

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游荡的布兰卡

遇到了在这一片扒窃的混混男孩阿穆

以及阿穆屁股后面的小跟班小米

他们和布兰卡一样都是无家可归的“野孩子”

平日里嚣张跋扈习惯了的阿穆

对布兰卡这个外来者非常不友好

他甚至还自暴自弃的直言

没有出生证明的孩子都是被丢掉的垃圾

但善良的小米却恳求老大将女孩收留下来

他们一起住废弃的轮船一起偷路人的钱包

可是此时的布兰卡却厌倦了这样的勾当

她想回到和皮特在一起的日子

那样的日子才让她感觉温暖阳光

小米听闻了布兰卡的想法

忽然间也向往起了那样有家人的生活

他想让阿穆也学着布兰卡那样买个爸爸或者妈妈

然后阿穆当他的哥哥布兰卡当他的姐姐

他们一家人在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可是被抛弃的事实

已经让阿穆对“家人”这两个字深恶痛绝

他恶狠狠地嘲笑小米与布兰卡是自不量力

还扬言让小米如果喜欢布兰卡

以后就再也不要跟着自己混了

感觉和世界格格不入的布兰卡

在思索再三后还是决定回到皮特的身边

一位观察布兰卡许久的人贩子

得知了布兰卡在找那个老瞎子后

便谎称自己知道老瞎子现在在哪儿

她还表示自己可以带着布兰卡一起去找

说罢便拉着布兰卡兜兜转转进了一处偏僻的巷子

原来人贩子是想将孤身一人

且还算有点姿色的布兰卡卖去当应召女

直到看见人贩子正在数钱之时

惊觉不妙的布兰卡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她迅速起身拨开窗帘拔腿就逃了出去

而一直蹲守在门外的阿穆见此

便拉住追出来的人贩子表示

他有想办法困住布兰卡

在商量好报酬后阿穆便一路尾随布兰卡

设计将其困在了鸡笼里

冷漠的他无视女孩痛哭流涕的模样

转而头也不回地去喊人贩子过来接人了

一旁的小米不忍心见布兰卡如此难过

善良的他按照布兰卡的嘱咐

一口气跑遍了附近所有的大街小巷

这才在一处长椅上找到了抱着吉他的皮特

而听到可怜的布兰卡遇到了困难

焦急的皮特立刻在小米的带领下来到了鸡笼

解救出了哀哀欲绝害怕无助的布兰卡

然而与此同时阿穆也带着人贩子闻讯赶到

围堵在了楼梯的出口

此时此刻瘦弱的小米勇敢的

站出来挡在了皮特和布兰卡的身前

他苦苦哀求阿穆要卖就卖了自己

不要为难布兰卡和瞎子爷爷

无奈的阿穆见此也只好悻悻作罢

逃离了危险的老少二人

黯然伤神地游走在夜市的街头

忽然布兰卡向一旁的皮特

提出了去孤儿院的想法

因为就在刚刚女孩才明白了

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她不仅帮助不了皮特

而且还会成为年迈的皮特身边的累赘

垂头丧气的皮特也知道

自己的存在也帮助不了布兰卡什么

去了孤儿院的话女孩就不必跟在他身边

露宿街头的受苦了

隔天二人像约定好的那样

坐上了去孤儿院的车

路途中皮特用手仔仔细细地将

布兰卡稚嫩的脸蛋摸了个遍

看不见的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

记住这个给他生命中带来了光亮的女孩

离别时老少二人如同亲人般依依不舍

但最终他们都明白放手是对彼此最好的选择

初次来到孤儿院

这儿早已打成一片的孩子们

并不喜欢布兰卡这个沉默寡言的外来者

而布兰卡也努力地习惯着孤儿院的一切

这儿有不透风不漏雨的砖房子

有热腾腾的可以吃饱肚子的食物

有温暖的被子有关心她们的老师

但布兰卡仍旧觉得自己心里少了些什么

孤儿院的孩子们每天都祈祷着

自己可以被一个优越的家庭收养做孩子

而这曾经也正是存在于布兰卡心中的愿望

但现在它似乎不在是了

在一个月黑风高四下无人的夜晚

始终按耐不住心中牵挂的布兰卡

还是偷偷的跑出了孤儿院

她沿着静谧宽敞的大道一直跑啊跑啊

终于在闹市的街头看见了令她日思夜想

弹着吉他满脸白胡子的皮特

还有一旁帮着皮特吆喝收钱的小米

似乎是听到了布兰卡熟悉的脚步声

闻讯转过头来的皮特蓦地笑了

那笑容是那么的温暖而炙热

就如同一朵太阳花在布兰卡的心中绽放

泪水逐渐湿润了她月牙似的的眼眶

是啊 有情的地方才有家

情不是花钱就可以买来的

家的定义也只藏在每个人的心中

和热爱的人在一起四海皆可为家梦见自已女儿偷了别人钱

电影《布兰卡》于2015年9月5号在威尼斯电影节上映

由长谷井宏纪主导 希德乐·盖贝特罗 彼得·米拉里

乔马·比基由 雷蒙德·卡马乔等人主演

这部拍自菲律宾的电影由一名日本导演主导

长谷井宏纪关注的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们

扒窃为生的布兰卡

被城管驱逐的盲人吉他爷爷皮特

生活的不易残酷到难以想象

或许我们不能改变这个残酷的社会

但我们能够选择让自己更快乐的方式

小女孩布兰卡缺失的爱

在盲人皮特这里得到了难能可贵的慰藉

冰冷残酷的世道里他们互相给予彼此温暖

可一旦感受过温暖

谁都不会再想回到孤独寒冷的日子

当布兰卡离开皮特去到孤儿院时

老人又回到了曾经孤独卖唱的生活

回想曾经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过了大半辈子

可现在却因为布兰卡的离开

好像从前的日子都变得不能够再承受了一般

他忍者不舍将布兰卡送别

却不曾想女孩布兰卡和他是同样的感触

他们彼此都已经达到了无法割舍的地步

一开始以为能用钱买到亲情的布兰卡

不知道亲情已经出现在她身边

金钱往往是买不来幸福的

感情也不是能够拿来买卖的物品

真正的亲情无需用钱来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