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自然 » 梦见自已关门并且看见锁(梦见自已看见蛇自己赶紧跑)

梦见自已关门并且看见锁(梦见自已看见蛇自己赶紧跑)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3 阅读数:75人阅读

出门倒个垃圾却把自己锁在门外梦见自已关门并且看见锁;孩子把自己反锁在屋内梦见自已关门并且看见锁,家长在门外急得团团转……类似的窘境,很多人都经历过。前一段时间,“独居女孩被锁在卫生间30小时”成了热门新闻。解救女孩的,除了好心邻居,还有专业的锁匠。

而在锁匠眼中,每一桩生意都是一个故事,是家长里短,是悲欢离合。记者采访了三个锁匠,和他们聊一聊开锁这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

故事

坏了的锁与出不去的门

“这房子是租的还是自己的梦见自已关门并且看见锁?”

“身份证带没带?”

“一会儿门开了,您要拿不出证件来,我可把门锁上,报警啊,听清楚没?”

高俊涛连珠炮似的问题,一个一个“砸”向被锁在家门外的老戴。57岁的高俊涛是一个锁具修理工,他在北京从事开锁这个行业,已经超过20年。

高俊涛(左)、王凯(右),每年都会遇到十几起被反锁在卫生间的情况

“登记完了,下面开始开锁。”高俊涛合上登记簿,搭档王凯进入开锁流程。一个简单工具、两三个动作、几十秒的工夫,王凯轻松帮老戴开了门。老戴从家里找出证件,证明了身份,这次开锁任务顺利完成。

对经验丰富的锁匠来说,这大概是最简单的一类开锁操作。而被反锁在卫生间里,则完全是另一种情形。

“被锁在卫生间、厨房、卧室,几乎百分之百是因为锁舌坏了。锁舌卡在门框里面动不了。从里从外都没法开,只能把锁拆掉。”高俊涛每年遇到被锁在卫生间等室内场景的情况,大概就有十几起。

王凯(前)、高俊涛(后)成功帮市民打开门锁

一个住亦庄的单身女性,被锁在自己卫生间里长达48小时,最后被高俊涛开锁解救。“也跟春节这回的女孩一样敲水管子,被邻居发现报警。”打开卫生间门后,被解救女性已经饿得无法站立,高俊涛满屋子寻找,找到一盒牛奶给递了过去。

一个来自德国的女性租住在顺义,被锁在卫生间,最后被王凯解救。“比较幸运,那是个明卫,可以打开窗子求救。但她语言又不通,只能往窗外扔东西。”香皂、洗发水、沐浴露……最后终于被好心人发现报警,通知锁匠开锁。

在此类事件中,“独居、女性、租住”都是高频出现的关键词。独居——呼救困难;女性——无法暴力开门;租住——意味着挑选的门锁追求便宜,而不是耐用。

“我看有些评论,在那质疑春节被锁的那个女孩,说怎么自己一个人住,进卫生间还锁门啊?咱不说个人习惯问题啊,就从技术上说,也是外行话。”王凯说,很多人进了卫生间,是随手关上门,不是有意锁门。就在关门锁舌被撞击那一瞬间,“咔”,锁舌坏了卡在门框里。本该是纯铜打造、能经受10万次撞击的锁舌,因为偷工减料,极易损坏。

虽说每一次损坏,都会给锁匠们带来一桩“生意”,但高俊涛和王凯都很讨厌质量低劣的“烂锁”。因为他们不知道被锁住的门背后,究竟是什么情况。

门外是焦急的人们,忙碌着的锁匠;门里可能是单身的女性、独居的老人、熟睡的幼儿……因为坏了的锁、打不开的门,造成损失、付出惨痛代价等极端情况,“什么情况都有,什么都遇到过。”

意外

锁匠大年三十晚上最忙

相对于被反锁在门里,因各种原因被锁在门外、进不了家门或者家中无人但漏水、着火等需要开锁进门的情况,更为常见。

“就拿过年来说,出门贴对联,随手一带把自己锁外面了。这种事每年春节都特别多。”王凯说,锁匠们在大年三十晚上最忙,能在半夜12点前下班,“就算早的了。”

节假日无休,24小时在线,电话随叫随到。一个锁匠,不仅忙碌,还需要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刀山火海也得上。”高俊涛没开玩笑。有一次,他在亦庄的店里休息,被火急火燎的街坊喊起来——“我家楼下冒烟了,老高快跟我来看看!”

高俊涛抄起工具箱就跟着跑,走到楼梯口,就已经闻着烟味。“打开门之前,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经验告诉他,八成是厨房的燃气灶忘了关。但是门里究竟是什么情况,开门后会发生什么,高俊峰没工夫想。

门打开后,浓烟往外直窜,高俊峰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往厨房摸。果然,燃气灶的小火苗还蹦跳着,高压锅的橡胶圈已经被点着了。“按理说锁匠只管开门,这种火情应该交给消防员。”可消防员还没赶到,锁匠决定先排除险情。高俊涛赶紧先关了燃气灶,然后再端着呼呼冒火的高压锅,小心平稳地往屋外转移。当他带着“腾腾腾”的心跳,把高压锅放在空地上的时候,“噗”一声,锅盖边缘的火苗,把他的手烧伤了。

一双粗糙却灵巧的手,是锁匠施展所有技艺的基础。通俗说,手就是锁匠吃饭的家伙什儿。烧伤手的锁匠,有失去谋生能力的风险。但高俊涛决定开门的瞬间,就把这些风险都抛在了脑后。“咱也不是说多高尚、多英勇。怕吗?也怕。但是有这门手艺,到那关键时刻,咱不上,现场也没别人啊。”

门道

一把好锁守住一家平安

高俊涛和王凯都是在公安系统备案的锁匠,也都是北京锁业协会的注册锁匠。39岁的王凯不但在锁具行业比赛中拿过大奖,还已经晋升为考官。

王凯(左)、高俊涛(右)都是在公安系统备案、在北京锁业协会注册的正规锁匠

“他俩是技术和道德水平都属于顶尖的锁匠。”能点评这两名顶尖锁匠的是黄永强,人称“中国锁王”,全国劳动模范,现任北京锁业协会会长。

北京锁业协会的正规锁匠制服

黄永强的办公室里摆满了锁,他跟锁打了几十年交道,好锁烂锁,一眼便知。甚至扫一眼钥匙,就知道所匹配的锁质量如何。“说实话,现在很多市民家里用的锁都质量堪忧。尤其在路边小五金店买的锁,使用寿命非常短。”黄永强经常遇到,入户大门的锁很考究,但卫生间、厨房、卧室的锁应付了事。

“你看这两个锁,哪个好?”黄永强拿起手边的两把锁,乍一看没什么区别。但他说,锁舌更宽大、坡度更顺滑相对寿命更长,锁舌窄而陡,则容易在频繁撞击下损坏,“这就会发生被反锁在卫生间的情况。”

左侧这个锁,锁舌更宽大、坡度更顺滑相对寿命更长

锁的质量良莠不齐,有些开发商为了控制成本,使用小厂生产的低质锁。“小厂的锁,除了寿命短,容易坏,往往互开率还高。”互开率是锁业专有名词,简单说,就是不同锁之间,会存在相互能用钥匙打开的概率。互开率越低意味着越安全。国家规定,A级锁的互开率应该≤0.03%,也就是说一万把锁有三把可能是一样的;B级锁的互开率为≤0.01%;超B级锁的互开率更低,约为≤0.0004%。

北京市某小区,就曾经被发现门锁互开率过高。居住在五层的某居民,因醉酒错把四层当做自家。拿起钥匙就开门,没曾想竟然真的打开了门。四层住户看见破门而入者大惊失色。而醉汉发现“自家”居然有陌生人,也无法接受。两人互不相让,扭打在一起。最终被惊扰的邻居报警。警察到场,先化解了矛盾,再用醉汉的钥匙进行测试,结果又在同楼打开了另几扇门。“我也是在接到给这个小区换锁的任务后,才了解的细节。”

去正规店面,购买正规厂家,最好是大品牌的锁具,是黄永强的建议。“别以漂亮不漂亮为标准。”拿在手里掂量掂量,沉。锁体大,锁舌厚实,都是基本的判断依据。即便是高大上的智能锁,也要去仔细观察其配备的机械锁芯是否可靠。“一旦发生火灾,智能锁失灵,是需要靠机械锁芯逃生的。”

现在,黄永强主要的工作是安保和教人开锁。虽然收了几千个徒弟,但他一直想打破师傅带徒弟的传承枷锁,推动锁具相关专业走进高校。

“世界上有三种人会学开锁技术,安全人员、锁匠、小偷。”黄永强说,锁匠和小偷,有天壤之别,“锁匠是以开锁为目的,把锁打开,您还能继续用,不破坏锁、也不破坏门。小偷是以进门谋财为目的,他不会考虑锁坏没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