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公解梦 » 自然 » 梦见自已七窃流血(梦见自已手破流血)

梦见自已七窃流血(梦见自已手破流血)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9 阅读数:29人阅读

睡姿不好梦见自已七窃流血,神经麻木。做梦梦见自已七窃流血,梦见自己慢慢的死去,七窍流血,还不忘告别,却不是很痛苦。右耳流血,右边侧躺。

以上看到的杂乱无章的表述内容是我梦醒时第一时间记录的大概,因为有很多的梦太容易被遗忘了,最快的可能醒来时分就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当然也有刻骨铭心的梦,所以只是描写了大概以作后面的回忆提示用。下面是梦中发生的情节,请允许我娓娓道来。

梦中我看见两个迟暮老人,风烛残年。一个似乎有点凄惨落魄,冬风凛冽下裹着破烂不堪的军大衣,佝偻在卧榻下,放眼望去,是一片废墟和瓦砾,原来是房子被拆了,剩下一个无家可归的老人,老人孤苦伶仃不愿离去,又无其他去处,只能像个乞丐一样简陋的找个地方落脚,而最合适最可能的地方就是他之前耐以生存的老宅。他蓬头垢面似乎几年都没洗过澡,旁边的是一个年纪和他相仿的她,估计是他的邻居,老人向她诉说着什么,也许是在拉拉家常,但从表情动作上感觉不不到什么抱怨。老人的家左侧边便是我家的老宅,现在也是废墟一片,死气沉沉,都没人住了。我在河的对面,看着这一切,每一秒每一帧无时无刻不在触动着我的神经,我静静地注视着,想起过世的奶奶,想到以后年迈的父母,暗自发誓以后绝对不会这样对待自己的父母。他们在聊着,可直到他们起身要走的时候,我也没能及时的偷照,最后还是大胆的准备打扰他们,请求他们能够让我把这画面保留下来,看到他们我也许会想到走的匆忙的奶奶,也能告诫自己孝顺是一个人基本的道德。可是就当我大声说出自己的心声的时候,他们却似乎听不到我说话,我一遍重复着一遍向他们招手,可是半点反应都没有,我只能看见他们站了起来看向我这里,中间似乎隔了一道天然的空气屏障,隔绝了一切物质传播,除了光。

就在这时,我惊愕的发现他们的背后燃起了火苗,火越烧越大,逐渐照亮了他们的身影。我拼命的呼喊着,挥舞着手臂来提醒他们,却不见他们丝毫的反应,他们依然背对着燃起的熊熊烈火。。。。。。我万分的焦急,却无力回天。

回忆的过程中,我逐渐想起了梦的起源。梦的开始原来是我和亲戚一起玩,似乎是春节时分。看他们打牌,堂弟让我让个位置让他到我舅舅旁观战,我一开始不同意后来同意了,细节不多说重要。这时候二舅抱着小娃出现了,场面还是很温馨的,我先是向二舅问好,然后就和小娃逗乐,奇怪的是才几个月不会走路的她竟然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还有些成人的思维,我当即就不吝啬的夸赞她。。。。。。

中间不知发生了什么,我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来了。突然间我就和刚来的外婆吵了起来?越吵越厉害,最后我爆发了但又很快的压制住自己的行为,自己一个人出去了,我的父母似乎也没问问我怎么回事。我在幽暗的小路上走啊走,也没人追我,突然间就经过菜地,算是长豆角,有黄瓜,还混杂着其他蔬菜,它们都长到了一起,仿佛是原始生林。我从中爬过,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又走了一段路,发现前面竟然回到了开头,这条路是个圆?父母都在那,让我消消气?我还是走,但是已经没那么气了。我帮了他们点忙?然后反方向走,走到了老家,看到了邻居家的老人,也就是开局的描述的那位老人。大火疯狂的燃烧着,似乎都能听到它那噼里啪啦的声音,而他们也在被吞噬着却没有半点反应。这时候,我看见马路尽头不远处有吹喇叭,死人召唤的,还有黑白无常打扮的,他们做着法事,那一刻我像开了八倍镜挂一样,清晰的能够看见他们脸上的任何一个毫不起眼的表情。我也想喊他们求援,但他们似乎也听不见,继续围绕着圆台转圈做法。渐渐地,老人们被大火湮灭了,此时我感觉自己下肢麻木,慢慢的向整个身体由下而上蔓延,就像中毒一样,我感觉命不久矣。又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突然就觉得憋得慌,心想总不能憋尿吧,死之前也要干净点把最后一泡尿尿出来,还担心还没尿出来就没感觉了,随即试试还好能控制。。。。。。

这个时候我还没发现自己在做梦,我一步一步,气息微弱,还是那条路,我要去找我的家人,去和他们告别。这一次,这条像生命走廊像时间长线的道路两旁站满了陌生的面孔,仿佛是游戏刷新了一下,刚刚还有人影瞬间一下子全出来了。我走啊走啊,这个时候我的耳朵已经快听不见了,右侧似乎还有液体流出,我知道那是血,将死之人都这样,七窍流血而死我也不例外,但我似乎并不慌张也不害怕,我还用小手指挖了一个耳朵,果然是浓浓的黑血。我举步维艰,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历历在目,它是我在世间的最后一次唯一的画面记忆。渐渐地下体已经毫无知觉,没有疼痛却也欣慰点,双腿不受控制的向前踱步,人生?好不容易看到了亲人,先是有我的外公,第一句话就是微弱的呢喃着“我快走了”,向他努力做着最后的告别,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见我的话语,索性他是有反应的,也似乎知道我快不行了,因为我基本上没有外伤,看不出来,也能踱步,只是一个不受自己控制毫无自我感知的躯壳,但我也知道他们应该能够从我的状态看出我是有问题的。此时的我依然无法听见一丝丝的声音,并且视线也越来越不好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最后,见到刚刚被我凶的外婆还有我的父母。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向外婆道歉希望刚才的粗鲁能够被原谅。最后还是终于奄奄一息的见到了,但我似乎也只能说出“”我要走了”四个字,没有多余的力气。。。。。。

然后就在此时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机制让我立马清醒,然后就发现自己向右边侧躺,睡姿不对,下肢和右耳也都麻木了,我笑了笑,赶忙记录这件有趣的梦。凌晨4点不到,写完草稿已经是半小时后了。虽然我经常会有睡姿不好导致梦中梦见死亡情节的梦,然后梦中情节最后也都能及时醒来,也告诉自己不要慌张,梦里的死亡都是假的,那些都是梦,你只不是在睡觉,醒一下就可以了,只要遇到死亡就一定是梦,醒一醒就可以。但是还是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做梦,梦见如此相似的梦。这些梦都是在慢慢的提醒自己,从形成到挣扎到清醒,都是过程性的,从而调整现在的睡姿,不然血液不循环会对机体不利。如果没有这套“叫醒机制”’,我会不会在睡梦中真的死去,事实上是因为睡姿不好导致的局部血液不循环导致的死亡。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梦,应该会有吧,我觉得这套保护机制是通用的,是进化的结果。当然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是真的,白天遇到的一切,不只是看的听的想的说的经历的感受到的只要是和你有关的,晚上梦里也许还会反复出现,举个例子,玩游戏玩上头了,晚上做梦还会梦见自己操作的细节,细节,像慢动作一样被你捕捉,异常清晰,而且这些梦大多数能够被记下来。还比如说通过梦的帮助第二天起来你会发现昨天不会做的难题被攻破了。也有很多梦醒了过不了多久就忘得什么样子了,只能隐约的记得说出自己梦见过,具体的一个字似乎都无法想起。当然梦见的也有是近进阶段的总结还有对未来的推演。总之我觉得,梦有所依,不可能无中生有。不过仔细想想好像这句话也不对,无中生有的问题,类似于基因突变,突变也是从无到有的过程,自然界不存在的基因,只不过概率太低,失败率太高而已。那么我相信,梦,想法也是可以突变出来的,没有任何参考,依据,也不是思维的总结和发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无中生有,不存在任何的继承性,仿佛是诞生的石猴,也或是第一个生命体的诞生,像我生活中经常会冒出许多奇怪的想法,没有参考,但是向别人说来,别人说这个那个有了,你这点子前人都想过了,不过我觉得吧我的想法99.99%的成分应该都是有依可寻,只不过是创造,属于灵感,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中生有,俗称鬼点子太多,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无非就是比别人更会以点及面的发散思考,或者更多是长期的喜欢胡思乱想的结果。这里插一句题外话,关于创新创造,我的看法就是,想要有这些,必须基础扎实,了解底层原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有有了更多的材料,才会摩擦碰撞诞生出更多的新思维,这就是创新,创造,当然啦创新肯定要比创造low的喽,一个是二次开发一个造轮子级别相差还是很大的。现实中我也问过很多人,我好奇的是他们很少会做梦,而我似乎从小到大几乎每天都会做梦,有时候一晚好几个梦,像是在看电影。。梦的内容稀奇古怪,有时候真想半夜三更爬起来立马记录下来,说不定哪天就发现新大陆了,即使没有也可以当作故事来回忆,但是大多数梦是醒来没过多久似乎是三分钟热度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想不起来。也为此担心自己的睡眠质量,打呼的人都是死猪,如果说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那打呼的人肯定是真睡,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做梦吧,有时候还挺羡慕的,不过特别劳累也会打呼?以上都是个人的经验之谈,欢迎吐槽,来一起说说你们的梦吧。 身体是由细胞组成,细胞是由基因控制,犹如编辑好的程序一般,有着自己的预警系统,经常听说有人过劳死,所以有的人快死之前都会接受到来自身体mouxie器官或者大脑的最后通牒,当然这种告密可能会很微妙很细节,需要留意,我觉得是不是可以在此时打住,拉一把正在走向死亡的自己,就像梦中梦见自己死亡的时候立马叫醒正在沉浸梦中的自己。